第24章 白头牛

  • 凌晨5点
  • 宜圣钿
  • 3694字
  • 2017-11-16 00:11:55

老李两口子从年青时就想生一个儿子。那时候在农村,人们极其喜爱男孩,谁家儿子多也就代表势力大,儿子们长大后棍枪个栏的,一般人是不敢轻易招惹的。谁家要是没有儿子,那是会让人小瞧一辈子的事儿。

老李曾经梦见有一条白头的牛进了他的家里,同样的梦他做了两三次,跟老婆说了,老婆高兴的说,那是咱家要添儿子了。人们常说梦见牛进门要不就是来财要不就是生儿子了。咱这生活能吃饱饭就不错了,还指望发财?去哪发去!老婆自嘲了一顿。因此俩人欢天喜地就等着抱儿子了。可是一年一年过去了,看的自己也老了,俩人都五十来岁了还没生下个儿子来。三个女儿也都已成家,想生也再生不了了,为此两个人常常郁闷的唉声叹气。

有一年东面邻村有一户人家已经有三个男孩了,又生下一个儿子,本来挺高兴,可谁知这孩子满身白,稀疏的头发和隐隐约约的几根眉毛上也是白的。过去人们讲究也多,听老一辈传下来,生下孩子白头的,是个妨主的货,意思是对父母不好克父母。于是这家人就不敢要这个孩子了,反正已经有了三个儿子了,况且还能生嘛。传出话去,村里村外谁要就要,不要了自己就准备尿盆里淹死了。

农村相邻的两个村子其实很近的,很快话就传到了老李家里。老李俩口子想要儿子想疯了,巴不得谁能给自己生一个,这下好了,真的生下了,就是没送上门来。那还等什么?赶紧过去抱吧。管他白头黑头了,抱在手上先过过瘾,甚不甚也有个儿子了。说时迟那时快,十几分钟后老李俩口子小跑上就到了隔壁村里这户人家里了。进门二话没咋说,给产妇放了一斤红糖,抱上孩子就走。那会儿人孩子多不当回事儿,不留送人的,扔了的,尿盆里淹死的经常事儿。这家是‘你不想要就白送给我吧’,那家是‘我不要了,你要要就抱上走吧’,就这么简单,两人中间连个手也没握,更别说贵重点的补品和钱了。

俩口子抱着这个孩子看见挺喜乐的,就是整个白,但肉嘟嘟的还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回了自己村后,碰见几个房前屋后的人,说起这个孩子的事儿,其中有一个上了岁数的说:“听说这种孩子还真是妨主的,对大人不好,你还不能往家抱的呢,要不抱在树林里让触触树,妨树去吧。给起个名字,就对你们没影响了。”

正好村里后面有一片稀疏的树林,老李就抱着孩子走进树林,他照着听来的话,走到树林里面,找了一棵中间的树,把孩子的身子触在树上,说道:“你要妨就妨树去吧,你以后就叫妨树吧。”然后又用一根树枝在树上刻下了妨树的名字。

第二年,几乎整片树林都被毁掉了,再没泛过青来。人们都诧异的说道:“这孩子妨性真大啊,命够硬的,一般的孩子触哪棵树,哪棵树才死了,他能把整片树林都妨死,可见他的妨性有多大。”自那后,人们谁家用木头的拿着锯条过去锯树去了,谁家没有烧火的了,过去捡柴火木枝去了。可唯独不敢锯那棵刻有妨树名字的树,一直在那里像三千年胡杨一样挺立着。周围的树一棵一棵都成了小板凳。树死了,妨树的身体头发却慢慢恢复了正常,不再是个白孩子了,这真是个奇迹。

转眼妨树长到三岁的时候,老李的二闺女嫁出去也已多年了,可也总是有不了孩子。老李老婆急了,拉着老李的手说:“老头子,你看咱俩也快六十来岁了,眼看着年龄大了,这妨树一天天的在长大,咱俩的精力和能力都跟不上了,将来谁来抚养他?谁来给他成家立业?”老李不明白老婆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说的是事实。所以他也就无奈的跟着点了点头。老婆子接着往下说:“你看咱二闺女结婚七八年了也没个孩子,人们不是常说么,领养个别人家的孩子,自己就能怀上了。这正要领一个合心合意人家的孩子去哪儿领去?哪就正好好给咱又生下了?我看不如把妨树过继给二闺女,正好也省了咱的心,也帮了她,二全其美。”

老李一听这话,立即说:“行是行,可辈分不同啊?再说了,当初领养时说的就是咱俩的孩子,你这半路地又送给了二闺女,让人家知道了不骂咱们么?”

“啊呀,你傻呀,这又不是咱的亲儿子,有啥辈分不同了,乘他现在小还不懂事,记不得事儿的时候正好,反正是在咱家就行,至于是谁名下的那有多大关系呢?还是咱家的孩子,咱只要还疼爱他,不亏待他不就行了嘛?”

听了老婆子这么一说,老李也好像突然开朗了,也就同意给了二闺女家了。

再说这妨树原来叫二闺女叫二姐,现在叫妈了。他到是小叫什么也自己不清楚,可只是别扭了二闺女,好长一段时间也改变不过来。第二年,二闺女果然有了身孕了。九个月后生下了,是个大胖儿子。一家人高兴的直夸奖妨树,都说是他带来了福气了。转眼又过了两年,二闺女又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有了自己的亲生的,慢慢的夫妻俩开始对这个大儿子就不太好了。说骂就骂,甚至说打就打了。老李老俩口平时也不出门,也不去二闺女家,不过问过多的事儿,他们也就不知道二闺女家里的事儿了。后来发现他们对待妨树不好时,老俩口也骂过二女儿,可毕竟又觉得不大好管人家的家务事儿,怕惹下二女婿,只能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妨树长到十七八的时候,早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回过去邻村生父母的家里,可人家根本就不喜见他,甚至他的哥哥们还直言他不要再来这里,以免两家大人们有意见。妨树心里很是悲伤,两头都不待见自己,感觉到了活着没什么意思了。有一天他来到了姥姥姥爷家里,看见他俩老态龙钟的正坐着喝茶。见妨树进来,看他穿着破旧的衣服,老李和老婆子很是心疼,感觉出了他过的不舒心,觉得对不起他。妨树问他:“姥爷,我想听听你当初梦见那头牛的故事,你是真的见过那头牛么?还有你当初把我抱在树林里,在哪棵树上刻的名字了?”

“你问这干什么,孩子?我从来没见过那头牛,咱们前后这几个村子倒是也有花白色的牛,可像我梦里那么特别的一头牛还真没有。至于那棵树哪棵没让人砍倒了,哪棵就是了,你进去找吧。”

“姥爷,人家既然说我是个妨主的孩子,你为什么还要抱养我呢?还不如真让生养我的父母把我倒提起淹死在尿盆里呢,这样我也不必活着受罪了。我想去看看你在哪棵树上刻的我的名字了,看看那棵树。要真是我妨死了那一片树林,我觉得我的罪孽真大了,我真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老李听到妨树这样说了,心里难过,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老俩口掉下了眼泪。于是叫来二闺女说让妨树和他们住在一起吧,他俩岁数大了,需要一个人照顾。二闺女一家巴不得妨树能离开他们,就同意妨树陪在姥爷姥姥身边。

不久妨树来到了树林里,他走进里面去找了找,就见中间有一棵树,孤零零的立在哪里,旁边的早让人们砍伐了。这还真应了姥爷的话了,的确刻有他名字的这棵树人们是不敢用的。妨树走上前去,用手摸了摸那棵树,照着笔画又摸了摸他的名字。秋天的天气也暖洋洋的,妨树靠在树边站了很久,他想到了死,他觉得此刻能死在这里是很幸福的。慢慢的他觉得困了就蹲下来靠着树睡着了。这时就见北面不远处有一头牛缓慢的走来,那牛走进时,妨树一看,牛头上清清楚楚的有一道白条纹。牛走近妨树的跟前,停了下来,眼睛望着他,嘴慢慢的张开“哞~哞,”朝着妨树喊了一嗓子。妨树的眼睛立即湿润了。他忽然感觉到这才是自己的知己。最数它和自己心心相念不舍了。妨树刹那间才明白了生活的不易和活着的艰难。既然别人替自己选择了活着的命运,那就要好好的活下去吧。

梦醒后,妨树看了看这片树林,已经荒废了很久了,整片地大约有两三亩大,妨树突然有了灵感,他要把这片地和周围的荒地都利用起来,既然他的命运跟这树和牛有关系,那他就要圈地种树种草养牛。他不相信他的命运就是由人来摆布的,他要靠自己给命运做主。打定主意后,妨树住在姥姥姥爷家,每天起早贪黑辛勤的劳作着,经过几个月的辛苦,终于打拼出了自己的事业蓝图,他和姥姥姥爷栽了500棵树苗,种了一片草,养了第一头牛。

买牛时,妨树和姥爷只挑头上有白条纹的牛,可是挑来挑去,怎么也不合心意,不是他们梦里的那头又圆又可爱的牛头。就在一筹莫展时,忽然有一天看见从北面的方向来了一条牛:圆圆的脑袋,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妨树。妨树惊喜道:这不就是他和姥爷梦中的可心牛吗?它是如此的有亲切感。只是有一点,头上是黄色的,没有他们想要的白条纹。妨树有点失落。这时那牛低头吃草,一片白塑料纸正好挂在了牛角上,从牛面上耷拉下来。妨树一下子有了灵感。原来人与动物的相识相处也是讲究缘分的!这头牛从老远的地方来,哪也不去,不偏不倚的正好走在了他的眼前。说明冥冥之中它就是为了寻找他。妨树把牛买下后,买来了一桶白油漆,他在牛头上刷了一道白,叫它牛王。看着牛王,妨树和姥爷高兴的合不拢嘴。他知道他们做对了!从此后他的牛群慢慢增大,由一头变成了二头,再成了十头、二十头。最后养成了二三百头牛的大群户。他的养父母,众弟兄都在他的牛群里打理着。妨树种的树也重新在那片土地上长大长高,绿树成荫。妨树成了十里八乡的种养植大户。他也不忘为村里做好事儿,做贡献。他说因为我妨死了这一片树林,我得赔偿大家,我的树林里的树每家都有两棵,什么时候用你就什么时候来砍。村里人也跟着妨树开始养牛,种树。周围的村子甚至十里八乡的都开始了养牛种树,在妨树的带动下,那片土地上的人们生活质量大大的得到了改善。家家户户富裕了起来。

妨树的那头牛王一直活的很健康,就在老李和老婆子相继去世的第二年,它也去世了。妨树把它埋在了牛圈的北面,让它一直照看着牛群,保佑着牛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