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老木匠和小木匠

  • 凌晨5点
  • 宜圣钿
  • 2836字
  • 2017-10-24 08:52:17

小的时候,村里来了老小父子两个木匠,为人朴实,不善言辞,勤恳工作,成本低廉。但木工活稍有鲁笨。也是村里人家的摆设,稍有差次也都无所谓的。所以父子俩人在本村及跟前村庄揽的木工活儿来来回回有个两三年。他们自己的地不多,忙时就回去走几天,忙完就又回到这里做工,即使没啥木匠活儿了,他们还可以帮助本地人庄稼地里劳作也都挣钱。所以对他们来说算是走对地方了。

有那么一天,父子俩给一户人家里干完木工活儿后已是傍晚时分。吃完饭后,闲暇无事儿父子俩就想出去溜达溜达。想起了前段时间应承下的村西头,过了柏油汽路四五里路的养路段家属区域的一户人家,要打做个放碗筷厨具的门箱柜和四五个大小板凳,老木匠领着小木匠顺便过去接洽一下,因为这边的营生快做完了。

父子俩来到了养路段叫杨生生的家里后,坐下抽烟聊天,也看了木料,够做这些家具。便把工钱等算好。只等几天后就来他家。拉呱的看看时候不早了,父子俩便起身告辞要回现东家家里休息去。出来走过那家房后二百来米,碰见有户人家,从外面看黑灯瞎火的,大门口站着一个人,应该是本户人家里的。夏天人们拉了家里的灯,怕蚊子进家,站在外面歇凉也是正常的。那人上前来叫住老木匠:

“你是贾师傅吧?”

“嗯,我是了,你是谁了?”

“噢,我也是养路段的哇,我叫杜东方,这俩天休息了,家里头的一个红躺大柜上面的盖子烂了半个,贾师傅能不能给修整修整?”

老木匠心里不想给做,因为已经十点多了,累了一天,也想早点睡觉,每天一大早六点多父子俩个就起来工作了,实在不想应承。于是便说道:“你要不着急就明天吧,明晚我吃了饭早点过来给你修整看看,要是不费功夫,一会儿的个事儿还,现在还有这个孩子了,也累了一天了,想回去睡觉了么!”

“贾师傅,我是看见你刚才去了老杨哪儿,等了你一会儿了,我也是忙,这里是个旧房子,我现在调到另一处养路段了,只是有时也回这里来。这个老房子多年不维修了,有点漏雨。恰好漏雨的地方是在那个柜子的上面,里面也放点衣服东西,看见有的发霉了,所以麻烦你受点负累修修吧,我也是实在没时间回来搭照。哪怕我多给你点手工钱了。”杜东方诚恳的说。

看见他这么说了,老木匠有点不好意思走了,便说那就进屋里看看再说吧。父子俩便跟着杜东方进了屋。那是个一进两开的户型,家里的家具也都是些简单的东西,那年代有个大红躺衣柜已经不错了,有的人家连那些也没有。只是有工作上班的人家要比村里人生活吃喝上要好点。

老木匠随着杜东方领进了里屋,拉着灯看,是有个红躺大柜,盖子的确烂了一小半,老木匠一看这柜有点年头了,要做半个补上再钉钉,也到是好做的,做完后再上上红漆就行了。可还的过去取刨子等工具,真是麻烦。杜东方忙说,不用回去取了,我这里都有,原来有个师傅的一套工具他放我这儿一直没来取了,你就用这吧。老木匠一看有家具了,省了不少功夫,看看活儿也没多少,就对小木匠说:“你先回去睡吧,这里有我一个做就行了,迟了我就不回去睡了。明早再说吧。”小木匠听后也就一个人回来了。

小木匠回来后,把他爸半路给人留下干活儿的事儿对现东家说了。现东家俩口子说养路段是有两户姓杜的。可家里住人的那户是在杨生生家的南面不是北面。他们也是外地人也不常过养路段家属区域那边去,况且是孩子说话也是黑夜了,也就没多再问他什么。

第二天小木匠早早起来做活儿,父亲不在,他只是能做点简单的打下手活儿,眼看着七点来钟东家饭熟了,老木匠还没回来。东家女人说了:“你爸这会儿了还没回来,这是昨晚做到多会儿完不了了?回来迟了这面条就要坨了。”

小木匠说:“要不我去叫他去。”

“快别了,你去叫他,回来你的也坨了,你先吃吧,估计也快回来了。”

东家男人吃的快,出来外面收拾地里劳动的家具。准备等女人吃完一起到地里去。就在这时他瞭见老木匠拉着两条腿无精打采的回来了。就问他:“你这是黑夜做到几点累成个这样?”

“唉,做到是两个来小时做完了,又给他刷了漆。我说也十二点多了,要不就在他那儿睡吧,他说让我回来了。不远还,我说回来就回来吧,走到半路困得实在走不动了,不知道怎么就能睡在路上。早上还是老杨看见把我叫醒的。”

东家男人问他:“你是给谁做的?你儿子说老杨北面,老杨北面哪还有人家住的了?老杨南面吧。”

“是北面啊,我从老杨家出来后时间还不太迟,十点多点,我父子俩想从北面上了油路往村里走,就碰见了老杜。”

“哪个老杜?”

“杜东方么。”

“你咋也碰见鬼了哇,路南住着杜不高,原来路北是住着杜东方。杜东方两三年前调到西面苏家湾养路段,前两三个月刚死了,你咋就能给杜东方做上营生?”

老木匠一听,腿一软,当即跌坐在地上。“他跟我说的清清楚楚的就叫杜东方,还说他调到另一处了,不经常回来,说是红躺大柜漏雨了,我也是做完后有一片刻有点看模糊了眼,看上去就和一个棺材有点相似。难不成真的让杜东方叫上给他修整棺材去了?”

“杜东方的棺材那是用的他老子的,他老子的棺材早做下十几年快二十年了,他老子现在八十多了没死,他先死了,死的时候没棺材只能先用了他老子的。”

东家男人忙放下手里的工具领着老木匠又过去指认了下现场。果然是在杜东方的旧房子。问题是那院里院外的大小门都用锁子锁着。别人就根本不可能进去的。又把老杨找来,老杨也是奇怪的说,怎么就会在杜东方外墙角睡了一晚?

那天上午老木匠在父子俩人住的小南房里直躺到了中午才起来吃了口饭,还是感觉没精神,直到下午好点了,才出来外面和小木匠赶趁着往完做那点活儿。父子俩个一天没说一句话,到了晚上要休息了,房东男人过来安慰他说:“不要怕,没事的。你是恰巧走到他那儿了,可能跟你开个玩笑。那杜东方活着的时候是个好人,即便死了他也不会害人的。”听了这一番话,老木匠心里好受点,夜里做梦还是梦到了杜东方对他说话,谢谢他给干了一晚上的活儿,就是说忘了给钱了什么的,以后再说吧等等模糊的话。老木匠又被吓醒了,心想这还挂念这点钱了,还说什么以后再给的话,这明摆着自己不是也大限快到了!唉,管它呢,人活着多会儿也的一死,再过几年自己也都六十多了,死了就死了吧,只要暂时还活着没事儿就行了。这样一个人睁大眼睛头脑想开后也就精神了。早上起来后,心情又和往常一样恢复了正常。说说笑话,吃了饭,父子俩精神充沛,干劲儿十足,把剩下不多的营生都做完了。倒了半下午时分就卷包好铺盖拿上工具搬到了养路段家属区老杨家里,又开始干活儿。老杨更是个豪爽直性子的人,告诉他说什么也别怕,只干好活儿就行了,老杜生前和老杨关系还不错,他要再来,你让他找我来聊聊的话。俩人说笑了一番。

那年冬天老木匠父子俩回家了。好几年再没来过这地方。前后过了十来年,小木匠来到了村里,给他当年处下的好朋友娶媳妇搭彩礼钱来,人们这才问起了老木匠,知道了他的一些情况:从这里回去后,父子俩个就包了一户搬到城里的人家的地,每年收成还不错。小木匠也娶了媳妇,一家人在家里呆在一起很好。老木匠岁数大了不想在外面漂泊了,木匠活儿也基本不干了。身体也一直不错。只是到了五年前得了一场大病死去。人们唏嘘,终归还是被杜东方叫上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