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大姨的信仰

  • 凌晨5点
  • 宜圣钿
  • 2215字
  • 2017-10-18 17:22:06

大姨属于标标准准的农村妇女,迷信过度,思维混浊。刚上三十岁的时候头上就戴着一个白凉布帽,一年四季不脱去。别人说话,她一般听不懂,待听懂时就泪而泡蛋,哭的稀里糊涂。人家明明说张三了,她非要说是嘲讽她了。你说今儿饭里放的葱多了,她就心思谋你嫌她没放蒜了。一不留神她就在哪里抹眼泪了。

为此大姨要是准备来我家,母亲提前就给我们小孩们安顿好了:“你大姨来了,你们可不要乱说话啊,不了她又多心了!”

为此大姨哪次来我家提前两天就有了压抑感了!

问题是亲戚不多,还想和她家多走串。最后品出来,去她家她的这种毛病还好些。尤其她家有四个孩子,倒是有两个还挺和善,能玩的来。还有一个被大姨非常器重的是第三个孩子,因为她被大姨要扶植的做马童。

大姨旁边有个好邻居,顶大仙的。大姨一有点蛛丝马迹赶紧过去和大仙的弟子汇报,只等来求大仙办事儿的人多时,大仙下来一便给解答了。凡事都请大仙下凡来给指拔指拔,生怕有一点做错的事情成不了大仙第二个相中弟子的好家庭,所谓的采马童。

我和母亲有一次正好碰上大仙下凡来了。

顶大仙的神官家大概有七八十来个人。那主角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不胖不瘦,个子偏高。盘起脚坐在自己家的炕头上,喝着茶水。面前放着一张四方炕桌。上面有供香炉,有烟,有茶水,有黄裱纸。她老头微胖,光头,手里提着个水壶给她倒水,专供大仙和他弟子水喝。大姨也神情严肃的在地上忙乱着。大人们有坐的有站着,我们几个仅限于走后门进来的小孩都站在角落里,等着开场。大姨时不时的看着我,尤其对我不放心,怕我笑场。进来时还特叮咛:“千万别出声啊!”

大仙的弟子做准备,要请大仙上身了:就见她上了三根香,点起一支烟,喝了一口水,边喝水边抽烟,刚开始还和旁边两个邻居聊一两句,一会儿打起了呵欠。跟前的人都紧张的看着她,她老头也忙给人们摆手示意,别说话了,大仙来了。

就见那女人扔下手里的烟,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呵欠,用手一拍桌子,嘴里念念有词唱开了:“问声众凡人你们是听,本仙家在南山灵台道上正修行。过路好几家仙友又相邀,要把南山北川都逛遍。忽见你处香烟袅袅升上天,莫非有事告本仙。有什么的赶紧说。”

大仙弟子尊邻居说完后,她老头赶紧又给重新点了一支烟,又倒上水。然后对着来人们说,你们有什事儿赶紧问大仙哇。

这时大姨和其他几个人都上前来,低声细语的悄悄的一一诉说着她们最近的遭遇和事儿,求解答和解危。

也就大概半个来小时,大仙忽然请来了他的好友,不知道是来自哪里的仙友,看着大仙望向门边高兴的做着邀请让坐的动作,凡人们肉眼看不见,只能欣赏此大仙一个人在那里的动作。然后听见此大仙借用彼邻居一天书也没念过的嘴,兴高采烈的和他的仙友用蒙语互相攀谈着。一个人两角色,在众凡人面前说着没人听懂的蒙语有十来分钟,两大仙累了要走了,仙友先走的,此大仙还要做最后陈诉:“凡人们求事儿不可空着手,神仙也的访亲走友把面留。今日告诫你的事儿要牢记,改日有空再约期。”

见仙家也要钱了,神官家的老头忙示意人们给掏钱孝敬大仙以备下次的香火钱。

大仙走后,神官女人坐那儿靠着后墙睡着了,大概两三分钟后醒来了,才知道大仙已从她的身上离去了。回过神来和人们拉起了家常。然后叮嘱人们照着办。有路远的就此告辞回家,跟前邻居们就依然坐着说着温馨温暖的话。

求过大仙的人们,都感觉很准,大仙的确指点对了,于是方周二围的人们只要是知道的都来求大仙。大仙住的这家神官女人的名声也在外,越来越信任自己的仙家了。

转年这女人的二女儿怀胎十月即将临产了,村里的接生婆告诉这神官女人说她家女儿是难产,要求去县医院。神官女人说,我们有仙家了,就在家里生,一来不跑那么远去受那个罪,二来不花那个冤枉的钱。接生婆也相信神官女人的超能力。于是看着二女儿疼的一天一夜哭天感地的生不出来的痛苦,接生婆也不敢说什么话,只是隔段时间问问神官女人怎么办?跟前邻居们出来进去忙乱着,包括大姨也急的说:“姐,是不这会儿大仙出去转了,叫不回来,要不咱们还是先去医院吧。”

神官女人嘴里默默叨叨,抽着烟,上着香,等着她的大仙下凡来救她女儿脱离这可怕的鬼门关。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大仙死活不下来,女儿那头快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人们都着急万分,大姨都给大仙跪下了,求大仙下凡来救救命。

最后老头发话了,二女婿也出声了,“赶紧去医院,”

好不容易联系好来了一辆车,刚把产妇抬上车去,车却启动不了,任凭司机怎么打车死活就是不着走不了。这时就见村里的一个小女孩夜里也是随着母亲过来帮忙,她就看见有个人拽住产妇的脚往下拉。孩子忙告诉她妈:“妈你看那个人不让走。”大人们看过去哪有什么人了?这孩子别胡说。人都着急成个这样了,你还在哪里瞎说。这孩子看见产妇的家人都着急的哭了,她也跟着哭着说:“妈妈,你看那个人就拉着不让走。”

大姨心里一惊,忙低声也问她的女儿:“你看见么?”女儿摇头,说我没看见。

“你一次也没看见?”

“妈我真的什么也看不见。”

车就是走不了,一个小时后,当救护车过来时,产妇已用尽了最后的一丝气息死去了。

顶大仙的神官家里至少有几个月没来过人,神官女人也不再打理她的神位,还是以前上供的果品都已经朽了。只有老头偶尔给上两根香,一来惯了,二来也换一换家里的沉闷闷的空气。

最是大姨没精神了,本来她做好了最好的打算,要培养自己的女儿做大仙的另一个神官,要扬名十里八里的。可是当晚,一来大仙没到场,二来还有个灵童被人们议论纷纷,她能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事儿。那么下一个大仙要采的马童就不是她女儿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