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傻小姐

  • 凌晨5点
  • 宜圣钿
  • 6239字
  • 2017-10-14 10:24:40

从前有个老员外有三个女儿,一个比一个漂亮。可是眼见的都大了,就是怎么也嫁不出去。这可难坏了老员外。于是他想了个办法,找人写了条征婚启事,意思是谁要能娶了我家女儿,送他五百银两做嫁妆。而且是三个女儿随便挑,挑中哪个算哪个。

这一天从外面来了个秀才,因为一般的但凡说起秀才来,就都是寒门子弟。这秀才家境贫寒,娶不起媳妇,有人就给引荐了这么个好事儿让碰碰运气去,说不定有这点桃花运呢。

秀才心想:“一来好赖我也有点知识,肚肚里头有点东西,一般人他是不敢小瞧的;二来咱长的也不赖,也能端出去。”有了这点自信心后,这秀才就来了。

来了后一作自我介绍,这老员外一看秀才长的是眉清目秀,外表俊朗。当即高兴的就领回了客厅。老员外招呼秀才落座后,这就又开始打量他,越看越喜见,心想:“这后生不赖,我这三个闺女不管哪个能找成也行。”

不说这老员外打量秀才,这秀才也得打量打量老员外了吧,虽说是找闺女了不是找老丈人了,可是看见大人要行,一般这家人家的孩子们也就错不了多少。反正一般人们衡量这家人是什么样的,大致都是这种想法。秀才就看这老员外:眉眉眼眼的倒是精明的,听说话也行了,没有露空话。人和人之间见面后,虽没多说多少话,但是基本上也就观察个八九不离十了。秀才心里头又思谋了:这家人间又有钱又有势,咋能三个闺女就都没找下人家?这问题吧倒不是太大,关键是还有一条,谁娶了后还赠送纹银五百两,这是个什么概念?秀才心里稍微有点不踏实。

这时秀才就问了:“老先生,你这三个女儿都多大了?”

“大的十八二的十七老三十六,一个比一个大一岁。”

“那怎么三个都没嫁人?”

“唉,说来话长,我这三个女儿虽是不小了,可小的时候贪玩,三姐妹感情非常要好,曾经约定,要嫁人同一天嫁,可你想哪有那么正好就能把三个女婿同时招来?所以一来二晃都大了,我这不是着急了,才出此方法吗。”

“噢,原来是这样。”秀才喜形于色,心里终于有点安妥了。不在怀疑其它遗传什么的问题了。

既然这样了,那就把三位小姐们一起请出来吧!老员外也是这心思,心想你快看中领上一个走吧。于是这家里的丫环就去了后厢房请小姐们去了。这秀才坐在前厅和老员外喝着茶,看似坐着不动,可是这心里早已‘咚咚咚’紧张的跳个不停了。这也是有老员外坐着压镇呢,要不然早站起来小便紧的上厕所了。

不大功夫听见门外走廊里有脚步声姑娘们来了。就见老员外刚才还笑咪咪的脸上不经意间闪现出了一丝紧张。秀才的脸上发着光,炯炯有神的眼睛满是期待的望向客厅门口。第一个女孩儿进来了,噢,是那个带头的丫环;紧跟着她后面的是个漂亮的小姐,第二个,第三个相跟着一起进来了。三位小姐是如此的美艳绝伦:白皙的面容,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嘴似樱桃。

只见这三位姑娘穿戴整洁,衣着艳丽,手里好像各自拿着个东西在把玩。进来后都不说话,按长少依次中规中矩的挨着坐了下来。老员外教女有方,懂套路,看来这大户人家的子女们就是不一样。秀才见状赶忙起身来问好,老员外忙让秀才坐下,说不必客气。姑娘们不说话就只笑笑,水灵灵的大眼睛齐刷刷的看着秀才,秀才羞涩的脸一红,便低下了头。

秀才心里激动啊,这么如此优秀的小姐,还用赠送纹银么?就怕拿着钱抢都抢不到。我这是走了什么鸿运了,能有这等福气?如果能全娶了,我都愿意。于是忍不住又抬起头观察了一下:只见这老大手里拿着一块儿方巾在晃悠,老二拿着一根小棍在手里盘旋,老三手里拿着一个兰幽幽发着弱光的细绳,还在自顾玩着打结的游戏呢。秀才心下一惊,当即有种被特别灵光侵袭的感觉,又转念心想怪她嫁不出去都顾着玩把式了。

老员外眼观六路,一会儿用严肃的眼光看看几个落坐一旁的女儿们,一面这边又观察着秀才表现出来的每一个神情。看见这秀才已经表现出了满意的神色来,心里也自是一阵高兴。

老员外看着秀才亲切地问道:“晚辈,你看我这三个女儿怎么样呢?”

“噢,老先生,我看见三位姐姐们都不错,都漂亮,很好!”

“那你是看中哪一个了?”老员外又是关切的问道。

“这?”秀才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回答。

“噢,呵呵呵,你是不是三个都看中了?不知该选哪个?”

“老先生见笑了!”秀才羞涩的低下了头。

“这好说,你再仔细看看,看哪个跟你有眼缘,你再挑哪个,好吧?”

“谢谢老先生,不好意思,容我再想想。”秀才心情激动的回答。想不到三生有幸,能碰到这么好的天赐佳人。秀才正暗自高兴时,忽然看见地上爬着一个蜈蚣,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过去。这时就见大女儿忽的离开座手晃着绢子指着虫子惊奇的嚷道:“咦,毛腿腿爬!”二女儿听见也忙跟着奔起来说:“快拿笤帚打”老员外恼怒的回过头去瞅了一眼这俩姑娘。这时就看见三女儿手舞足蹈上下甩着绳子高兴的大声说:“那才好,反正我是没说话。”

秀才一听站起来就往外走。老员外跟着就跑出去,一把拉住秀才的手“小辈,傻有傻的命,傻人能给你带来福气呢。”秀才从小到大在穷人家里过怕了。那苦日子真不是一般人能熬的住啊。听见老员外这么说,多少有点打动秀才那颗被穷衣旧服裹着的心。老员外继续说“你就当救我一命,看在她们长相还是可以的份上,你就挑一个吧。”老员外可怜巴巴的说。

那秀才本来就是穷人家的孩子,见不得人的可怜,见老员外恳切祈求的样子,迟疑了片刻于是说:“那好吧,谁叫我家贫如洗呢。就那老三吧。”

老员外问:“能不能说说你为什么选择了老三。”

秀才无奈的回答道:“这还用问么?她连反正都分不清。反正也是个反正了。”秀才如是说。老员外越听越觉得有道理,心想怪不得人家都说读书有用呢!原来真的和一般人的见识不一样啊!怪不得别人挑走老大老二,不到两天就都给送回来了。于是老员外赶紧又把秀才领回去商讨了迎娶的日子。顺便走时又给秀才拿了好些银两补贴家用。

秀才一路闷闷不乐的往家走,可有种奇怪的是,他老感觉那不久要娶的傻小姐的细绳子弯弯曲折的在他身上捆绑着。眼前还时不时的隐约能看见那兰幽幽的光。秀才好生纳闷。这一趟相亲走的先喜后惊,疲惫乏味,意志昏沉。

秀才拿着老员外给的沉甸甸的银两郁闷的进了家门,然后把前情后理给父母讲了。父母一听也无奈了既然已经兴许了,那就这样吧,等到那天把人迎娶回来就成了亲吧。人常说人穷志短,可总比没媳妇强吧,况且这老员外家里真是殷实,将会给不少补贴家用的银子。以后有了老员外的帮助,这日子也就好过多了。

这夜休息后,秀才刚躺下,又觉得被那兰幽幽的细绳子绕了一圈捆住了。刚觉得别扭想要试着挣扎一下,忽然感到从窗户进来一股冷嗖嗖的阴风,从他的身体上吹过去,秀才紧张的浑身一哆嗦,吓的裹紧被子,又仔细一看头跟前已站着一个眼似铜铃,面目狰狞,张着血盆大口披头散发的女人,”啊呀”秀才一声大喊吓的蒙住被子往里钻。半响也没见有动静,但他已吓的不敢露头,就这样的蒙了一晚上。

再说秀才父母住的那边,过了子夜时,就见窗户外有人影子在走动。秀才娘过惯了穷日子,夜很深了还在纳鞋底,想起了今后家里娶回来个傻媳妇,定会让街坊四邻们笑话的。便忍不住唉叹生活穷苦,可怜儿子为了家庭考虑才不得已娶人家这有钱人家的小姐。边想着边做活,又到了穿针引线了,可这线怎么也穿不过针眼,看的好好的进去了一拉又在外面了,于是又心烦气躁的叹几声。这时就见外面的人说话了,“上吊哇,上吊哇。”这秀才娘想想活的也真没意思,还真不如上吊了。于是找了根绳子搭在房梁上捆结实后就要上吊。可上了两次后都掉下来了。这时那个人影就进了家,忙过来把她扶好吊了上去。

那老头睡的正香,忽然有一股风吹到他脑门,冷飕飕的,老头一下就睁开了眼,看见老太太在窗户那边吊着,吓的出了一身冷汗,赶忙起身抱下老太太,发现早已僵硬了。看着那绳子挽的圈在那晃荡,好像也在吸引着他。这时就见地下站在一个人影用手势指点着他吊上去。于是老头也不明不白的就吊了上去。

天亮后,秀才看到父母双双去世,痛不欲身,怎么也解不开这迷,好好的,怎么就能都上吊呢?

街坊邻居们说赶紧找个懂行的做做法吧,怕是才应了这门亲跟回来不干净的东西了。正待秀才操落这事儿时,忽然从外进来个人,看见秀才,忙说:“请问哪位是东庄员外的三女婿?”秀才听后用手指指自己,顺便问道:“有什么事儿么?”

“老员外今日嫁三小姐,请三女婿准时迎娶。”那人传话道。

“知道了。”秀才心想正好过去退了这邪婚。转头又一想,不对啊,当时不是说的今天啊?怎么就成了今天呢?正待回头问询那人,早不见了影子。

秀才请了众邻居帮忙张罗家里的事儿,自己听上众人的话先来到老员外家准备退了这邪婚。

到了老员外那里后看见已是高朋满座了,秀才忽然发现父母正坐在老员外家的另一张酒席上,高高兴兴的喝酒吃菜呢。秀才惊奇的过去问爹娘,“您二老不是昨晚?”

爹娘对秀才说“儿啊,你以后要好好和儿媳妇过日子”

“爹娘,我今天就是过来退婚的。您二老怎么回事啊?难道您二老没有去世?”

“儿啊,人生在世总有一死,你什么也别说,今天就别回去了,在老员外家就做个招亲的上门女婿。我和你父亲也在这里看着你把亲事办了我们也好放心了。以后再别回咱家那屋里住了,咱家那屋里一直以来就住着个穷鬼。他经常侵入家里祸害,见不得半点好光景,在你小的时候,这穷鬼就常在半夜出没咱家,把锅碗瓢盆经常敲的叮当响,或者在房梁上到处串的走,起初我和你父亲以为是老鼠,可是后来才发现根本不是老鼠。有一次他还曾在你父亲不在家的夜里忽地打我一个耳瓜。我发觉家里根本没外人,那时候你还小,我怕他伤害你,就把你搂的紧紧的不敢伸张”

“现在他终于把我俩害了,因为他害怕你娶了这三小姐回来咱家过上好日子,他是最厌恶这些的,因此过段时间他还会害你的。现在你一定把这老员外的三女儿招了亲,从此安家在这里。因为那女孩子身上有两个魂。白天和夜晚交替出现着,她能帮你挡住灾难。那穷鬼怕你把这员外的富家女子娶回家里害他,所以连夜诱骗我和你父亲上了吊,死后我们才知道,你若能娶了她,便是咱家的福气。只可惜我们被这穷鬼害死,没能享受这福分。”

“儿啊,不要给我们张落丧事,怕老员外知道节外生枝,先娶亲,待三天后再回去奔丧。切记切记。”

“父母,你们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事儿,为何不在家里告诉我,而是要来这里等我?”

“我们怕你不相信反而受到伤害,也怕你退了婚,我们就在昨夜去世以后托梦给了老员外,让他今日务必留你在他家娶亲,否则就要退婚,老员外着了急大清早就开始张罗婚事了。父母要看着你成亲,以后虽然不在世了,也就放心了。”

秀才痛哭流涕说道“你二老刚才去世,我怎能洞房娶亲?”

“儿啊,你不要难过,我们都已经老了,迟早也是一回事儿。只要你能够幸福,父母替你高兴。你虽不能洞房花烛夜,可你一定要先娶了这老员外的三小姐。她能保你一辈子平安!”

秀才直听的迷糊了脑袋,这时就听见老员外喊他,“三小婿,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打个招呼,一大早收到你家里派人送来的请婚书,我还正要派人去请你呢,你怎么站在这里独自落泪?”

秀才这才清醒过来。再仔细看看,哪有父母的影子,这只是老员外家的一个小偏房里。但桌子上明显的放着两个酒杯。

秀才于是就把想要招亲的事儿对老员外说了,老员外那个高兴啊。连连拉着秀才的手进了厢房给众亲朋们介绍了。

当夜秀才在老员外的操办下,与傻小姐先把亲成了。秀才在夜里观察傻小姐,眼神变的异常灵敏聪慧,根本不像是个傻子。只是到了夜晚即不笑也不说话,这让秀才还感到多少有点紧张。

原来父母说的是真的。秀才暗下决心,等天亮后就要领着傻小姐回去先给爹娘磕头敬孝,然后等到半夜捉鬼。一定要亲手杀死这个害人的鬼,给父母双亲报仇雪恨。

当夜秀才因为思念爹娘整晚上没合一眼,倒是见这傻小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睡的挺香。第二天一大早,秀才就来到老员外的客厅里等着和他说话,老员外同意他和傻小姐多在家里住几日再回这里来。于是秀才就领着媳妇一起回到了家里。

进了家门,看见父母的灵棚已搭在了哪里,秀才给自己和傻媳妇穿戴上孝衣痛哭的爬到棺材前哭起了父母双亲。傻小姐直愣愣的在那里看着,时不时的还笑笑,众邻居们看见了都在摇头,可怜秀才一家的遭遇。

是夜,秀才待傻小姐的眼神和面部表情慢慢开始变了的时候,知道她已经换了魂魄,于是领着她来到了父母的棺材旁。他慢慢的打开了他们的棺材,傻小姐来到跟前分别探进头看了看里面,然后掏出来她那根兰幽幽的细绳子,揪断两截分别系在了两个死者的脚腕上,秀才问这是为什么,傻小姐说,你看父母的印堂上面都有个黑点,那是因为刚刚被这恶鬼控制住了。做完后,就见父母的脸色慢慢变的红润,印堂上面的黑点也消退了,好像挺开心似乎想要笑的样子。秀才非常感谢这傻小姐,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这时就感觉握住了一双很大的男人的手。秀才心里一惊,就见这傻小姐也是一惊,忙撒开了自己的手,拿着绳子就在秀才身上比划了一下,秀才立刻觉得又被绳子捆绑住了,甚至感觉动弹不了,眼睁睁的看着傻小姐站在一旁与一股邪风战斗起来。那股风好似从脚底吹来,裹住身体直达头顶。就见这股邪风忽而又转化成了一个瘦小的人身形的黑影,一边在躲避着傻小姐的绳子,一边唰啦一下推倒了秀才母亲的棺材,那尸体即刻从里面滚出来,秀才吓的忙过去护住了母亲的身体。恶鬼见状又过去祸害秀才父亲的棺材,吹了股风,棺材晃动了一下没倒,傻小姐见空来了,忙把那黑影领过了秀才母亲的棺材跟前,乘着那恶鬼跟风似得追过来时,瞅准机会上前一扑把恶鬼带到了棺材里,自己也磕碰在了棺材上,又迅速把她的兰幽幽的绳子揪断半截套在了那恶鬼的脖子上。那恶鬼想起身,就是头抬不起来。傻小姐拿来棺盖刚要盖上去,才想起秀才娘还在外面呢,怎么办?干脆把秀才娘再放进来压住这恶鬼。于是和秀才两人抬着尸体又放进了棺材里,这才把盖盖好。秀才跟着傻小姐心惊胆战的回了家里,刚进门就见眼前一黑脚下一软啥也不知道了。

秀才的魂来到了母亲的棺材前,清楚的看见母亲身下压着那个穷鬼,穿的极其破烂,烂鞋烂裤子烂破衣,身材短小,骨瘦如柴甚是难看。就看见母亲拿着那根兰幽幽的绳子也给恶鬼牢牢的系在了脖子上打上死结,然后自己出来,把棺盖盖好。又打开父亲的棺材钻了进去,探出手来把棺盖盖好。对着外面的儿子说了声你回家去吧。此时秀才的魂就像被娘推着一般,回到了家里,上了炕挨着傻媳妇睡下了。刚躺下便昏昏然睡着了,看见母亲走进来说“儿啊,刚才好危险,差点又害了娘。”

秀才问怎么说?

娘回答“我原本让你三天后回来把我们埋葬出去,以后你也远离这里,那恶鬼一般是不敢追过去你的,因为他怕富裕人家,可你却在今夜行动,那恶鬼就要捉我的尸身藏进来和你们斗,如果你媳妇连我一起把绳子套在脖子上,那我三天之内阳身阴身连死两次就不能和你父亲一起投胎转世去了,那样下一辈子我俩可能就错过相识的机会了。天明后你就赶紧的把我们埋葬了,一定要记得把放着恶鬼的那具也抬出去烧掉。”

“噢,娘啊,我报仇心切想不到差点害了你们。”秀才不无后怕的说到。

到了鸡打鸣天亮后,傻小姐开始摸着脑袋喊疼,秀才一边哄着,一边回想着昨晚的一幕幕。赶忙出去外面看,见两具棺材都还在那里摆着,走过去晃了晃藏着恶鬼的那具,轻飘飘的感觉。再碰碰父母的那具,沉甸甸纹丝不动。傻小姐也出来了,只是看着她那根短了一半的绳子痴痴傻傻的异常纳闷。

秀才请来众邻居们帮忙把两具棺材一起抬出去。抬棺的都惊奇份量轻重如此悬殊,解释不了。到了野外先把藏着恶鬼的那具棺材点着火烧了,就见棺材里渗出几点黑水来,最后烧尽后众人再看,只有一根细绳和一小块木头,秀才又把细绳绑住棺材板一起埋了;然后又把父母的棺材挖了坑也埋葬了。

回来后请众乡邻吃了饭,给了些银两,安顿好生照顾各自,做了最后道别。领着傻媳妇回了老员外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