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五婶的故人

  • 凌晨5点
  • 宜圣钿
  • 2803字
  • 2017-10-03 20:55:42

五婶老家来人了,戴着个红围巾,穿着个绿棉袄,说话夸夸的,一进门站在地上,笑着不多说话。

我们小孩子看见亲戚们来了,都好奇的跑过来围观。我一见这亲戚就惊奇了,我见过她不下两次,同样的场景,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穿戴着还是和此刻一样,至于在哪里见过,我真的说不清。问五婶说这是她头一回来这里。也就是她从很远的地方来,怎么可能有好几次呢?况且也不是我家的亲戚,我怎么会和她相熟呢?

小孩子也不念事,一会儿过去就忘了。那天中午到了午饭时间,母亲在村里喊我回家吃饭。我答应后玩的又早已忘了吃饭的事儿,正待玩的高兴时无意中一抬头看见那亲戚在一家无人住的空屋里正收拾院子。我忽然觉得好饿,拍拍手上的泥土一路狂奔回了家。进门后发现有两个邻居在我家和母亲正聊天。听见她们在说着五婶的亲戚,啥也不会做那么大人了,来了好几天了也不多说话,别人和她打招呼就知道笑笑。看的出五叔和五婶对她不太喜见。我忙插了一句话,说是刚还看见她了。那邻居忙说那是她不准备走了借院住的,老感觉这人怪怪的。

农村人们肯在夜晚浇地尤其是数伏天干旱,白天晚上人们轮流着浇,这一晚轮在五叔的地边了,他扛着铁锹,放开地头让水进了地,浇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四边上转着看看,恰巧一边是村里的坟圆。就见从坟墓里走出个小鬼吹着“嘶嘶”的哨声出来了,五叔早听夜晚浇地的人说过这事儿,他就在地边上盯着看,就见一会儿出来四五个小鬼,都吹着哨声嘶嘶的叫唤着蹦着。五叔吓的浑身发冷,看着地已浇满了,忙拿锹打住地边开口处,把锹插在自行车后面骑上车就走。刚走开几步一下跌倒,起来后啥也不知道了,只知道骑着自行车往村里走,进村后不进他自己家,直奔挨着他地头最近的坟墓那主家去。夏天人们一般都睡的晚,十一点多了正好这家人还没睡,五叔把自行车扔墙边,进门坐在那家炕沿边就数落:我是谁谁谁,因为那年生了点气一时想不开就上吊了,爹妈你们不要怪怨我。爷爷你也别怪怨我,我现在没房住,你们谁也不管我,你们给我弄个房,五叔坐着那里一顿说……

这家人家的爷爷不说话,赶忙从厨柜里拿出一个碗,撒点米,又倒了点水,然后拿了三根香插在碗里,看这三根香能不能立的住,如果真的在浅的碗水里立住,那就说明他家那年上吊死的孙子真的上了五叔的身。可是看的很真切,那三根香真的就立在了水里。一看这情景,一家人吓的神色不宁,爷爷一边用手摸着五叔的头和后背一边安慰到:“好的,你放心吧,爷爷一定答应你这个条件,你看时候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你也不要跟着老五了,他也累了一天了,让回去休息哇,家里也有大人娃娃的别让害怕,好孩子你听话,听爷爷的回去吧。”

“不行,我受了这么多罪,你们谁替我疼了,我没住的地方,我没个走处,我还的回来了。”五叔嗡嗡嘤嘤的哭着说。

这可怎么办呢?这一家老少一时无有了主意。眼看的没办法了,那爷爷的悄悄打发儿媳妇去了五婶家,把情况告诉了五婶,五婶也着了怕,一听五叔跟了鬼,立刻想到她那远道而来的亲戚姐姐。于是赶紧过去找了她,只见那亲戚不紧不慢一点没有害怕的意思,俩人一起到了那家。进屋后,那亲戚二话不说,坐下就叠起了纸房子,叠好后,拿了点白纸让其家里人烧点纸,然后拍拍五叔的背告诉说:“这回你放心吧,有新房住了,有钱花了,明天上午就给你把房捎到了,时候不早了,赶紧回去吧,这的人们要休息了,以后有啥事托个梦就行了,别在来了。”说完对着五叔的脑门上重重的拍了三下。

“咚,”五叔一头从炕边跌下来,头着地上碰出了血,这家人赶忙扶起来,再问他刚才情况,五叔迷茫摇头啥也不知道。

这事儿过后,村里人开始议论说五婶的亲戚是阴阳人,有特殊功能,一般人路过她哪里都不太敢进院。也有不信她的,说她和五婶一家人故意演戏看,为的是好让她能在村里长久的住着有点威望,不受人的欺负。

这事儿过去半年后,转眼到了大年三十除夕夜。那亲戚打发五叔专门找了几个平时不信她的人,让他们站在院外看着。村里大概来了五六个人,大家带点讥笑的意思看着她。就见这亲戚从家里掏出些许炉灰,来到院外围了一个圈,在北边留了一个小口,然后开始做法。村里的那几个人睁大眼睛看着她。这时就见村里早已死去的人,一个一个的慢悠悠的从那个小口轻飘飘的进入了圈子里。脸色惨白,双目紧闭。村里的那几个人立即吓的妈呀老子的跑下一片。其中一个人认的有一个是他父亲,更是吓的藏在一个车轮下战战兢兢尿了一裤子。

自此后,村里人再不敢对她说三道四。

村后面有个奶奶庙,庙里早先时候放着个白毛女的泥塑,多少年了一直在哪里没动。村里有个年青的妇女向来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那天去地里割草回来路过庙,恰巧天下点雨外面路湿,年青媳妇进了庙搬起那泥塑出外面放倒坐下来歇脚。那亲戚也在一起相跟着,看见了忙制止她。哪知这小媳妇不听还好一听更是来了劲头,非说我看看它还能中邪?拿起这泥塑一下甩烂,笑哈哈的回了家。那亲戚在后面唉叹了一声。一年后小媳妇怀孕生孩子了,刚巧生下来是个女儿,可是一出生就把人们吓一跳,通体全白。白眉白睫毛白头发,细细一看真像那庙里的白泥塑。那年青小媳妇后悔没听亲戚的话,哭了好多年。

这奶奶庙跟前也有一棵树,早听老人们说了,庙跟前的东西尽量不要随便毁坏。可就有另类不怕死的。村里的干部想在村里盖个戏台,看中了这棵老树,他找来亲戚给看,亲戚说:“你千万别碰这棵树,碰不得。”村干部不服气,说树长大了就是为了造福人类的。于是先把树锯的差不多了,又找来了一辆链轨车用一根粗钢丝绳把树缠住往倒拉,就听见“嘭”的一巨响,钢丝绳断为两截,不偏不倚正好抽在了村干部的双腿上,当即断掉。

五婶的亲戚在村里的威信越来越大,不过她越来越感觉到压力大。经常谁家有事儿都去找她,她都竟量的去帮助和规劝大家。

村里有个放羊的羊倌,有一天在山里面碰见一个七八斤的老乌龟,那羊倌稀罕那东西就逮回了村里,村里人看稀罕都出来围观。那亲戚也出来看,见了后,忙让这羊倌在哪里碰见的就赶紧放回哪里去。村里人都相信亲戚也就不敢多围观了。这时就见一个经常不在村里的能人叫文秀,恰巧也回了村,看见后非常喜欢,便不让放生非要他买了回去。羊倌本来就穷见有人要买也不听亲戚的话了,便卖给了文秀。文秀买了乌龟后领了几个朋友回了自己家,越看越嘴馋,于是几人商议杀了乌龟吃吧。可是没有人会做怎么办?忽然想起村里有个叫亮子的人过去是个厨师,便派人把亮子叫过来杀乌龟炖肉吃。亮子本来是不想做的,可禁不住文秀几个人打劝,于是杀了乌龟做了菜。

过几天后文秀正好拉着亮子开着大卡车去后山拉东西,途经一处地方正是羊倌逮住乌龟的地方,正巧撞到在一个大石头上瞬间就翻了车。车头机体立即起了火,把俩人烧的浑身是伤。最后被羊倌看见把俩人救出来,亮子因为烧的特严重,不久后就死了。文秀从医院出来后,两只手抽住了筋,手指粘连,大胳膊和胸腔粘连,后背烧的硬硬的,摸上去和龟背一样。整个人看上去活脱脱一个乌龟的缩影。

亲戚因为这事儿感觉自己没有尽到责任,在一天早上后无声无息的离开了村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