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告白和惨败

安立蒙学院——这所名字古怪的学院在蒂亚大陆上无人不知。它地处著名的中转之所,汇聚了大陆不同爱好和平种族的学院,接纳几乎所有16岁以上的大陆居民加入,正如学院所说——

“我们邀请所有的人,因为,我们是为了更多的八卦!更多的真相……嗯?!”

安立蒙学院一年一度的对外公开会上,对外发言人脸色里有一股不可名状的黑,这时意识到不对的学生才从演讲台的一侧将正确地稿子递来:“错了错了,教授——稿子是这个!”

“安立蒙学院建立从一开始……”

……

“负责发言稿的人是谁?”那位学生拍了拍胸脯,胆战心惊地从讲台一侧回到后台,接着听到耳边响起了十分冷淡的声音,抬起头一看,便看到了一向以严厉著称的教授盯着他问。

“是……柯丽学姐……”他腿有点发软,不得不如实回答。

“她人呢?”是不会放过撰写发言稿的人的意思了。

“额?一年级那边今天好像有个重大八卦……咳咳,新闻,她去跟进了。”

……

“总之,如其他人所说,这个学院,被称作【奇迹】。”

============================

“特蕾莎!我喜欢你……能不能……”

“不能。”

============================

象征着金色和硕果累累的歌颂之月好比飞过天空的肥鸟,慢悠悠地、心满意足地降临在安立蒙学院的上空,瞅着学院——这所被称作【奇迹】的学院,今天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战斗部二年级,金犬族的修尔在众目睽睽之下向理论部一年级,金雀族的特蕾莎告白。

这件事情因为被刊登在《安利蒙八卦小报》2560期而被流传。

浪漫么?年轻人恋爱传说主题其实也不过是告白告白和告白,不过修尔对金雀的告白却不太一样。

——它很长一段时间,作为一个恐怖故事被流传着。

因为作为这个“爱情故事”的主角,两个人组合起来着实是太诡异了。

“你们没有在乱发新闻吧?”拿到最新小报的学生刚看完这段八卦的题目便惊恐地瞪大眼睛,望着售卖小报的报童,“信不信我们去学生会投诉你们?!”

“柯丽学姐亲自跟进,不会有错——”报童也瞪大眼睛,反驳,“信不信我告你们诽谤啊!”

……

【所谓告白的——现场】

金雀特蕾莎用她那完全没有金雀族特征的,有些沙哑的声音,不客气得近乎冷酷地回应修尔的告白后便径直朝远处走去了,伴随着那娇小的身体向前移动的动作,有金色的头发在脸颊旁晃动。

稚嫩的、还有雀斑的脸上有着和表面年龄丝毫不相符的冷漠。

除了这个根本不讨喜的外表,更多的原因让大多数人不愿意和她呆在一起。

《安利蒙八卦小报》——这份由学生主办的,并作为唯一一份被学院公开承认的报纸中曾经还刊登过《金雀特蕾莎》的特辑——该特辑从数十位“受害者”嘴中披露了有关该金雀族学生的恶劣行径。

比如金雀在宿舍里拒绝舍友发出任何声音,在图书馆看书时,不接受身边有任何一个人——甚至包括在教室上课时,这些被她认为“打扰到她”的人会被暴打一顿并丢出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更令人心生畏惧的是她那冷漠犀利的言辞,会对任何一个在她看来“充满威胁”的人恶语相向,对象甚至包括参与学生管理的教授,每一个试图在这些方面战胜她的人都被她以更胜一筹的姿态骂回去。

这一切的后果是金雀在安立蒙学院一个学期没有结束,便换了至少十个舍友——性格恶劣,脾气恶劣,行为恶劣——外号“恶魔金雀”。人们看到她如同见到瘟神,使她身边总是有一块“安全区域”,是人们避之不及的对象。

因此当这段有关于告白的八卦被传出来时,所有人的注意力并不在“两人是否在一起了”这个点上,而在于“为什么会有人与金雀特蕾莎告白”。

现场——看到这一幕的学生心生这个想法,他们在风中凌乱,百思不得其解。

“呜!为什么!”旁观者还在风中凌乱时,金犬修尔——这位告白者,金色的眼睛瞪大了一些,同色的尾巴随着声音起伏扫了扫,立即追了上来。

他追上金雀,迅速在她面前蹲下——虽然同样是金发金眸的种族,金色在金雀身上显得暗淡,而在修尔身上显得无比耀眼,任人怎么想也想不出,这样一位在外表上十分出色的,面庞英俊成熟,有着挺拔的身姿的少年——竟然露出了这类似小孩子的“幼稚”本性。

虽然他会对金雀告白这件事情已经足够让人震惊了。

“愚蠢。”金雀冷眼看修尔,随着冷嘲热讽,绕过他,步伐与先前没有区别。

“嘤嘤嘤!特蕾莎!”可金雀这次依旧没能走多远,随着耳边响起的簌簌声,她感觉眼前一花,发现修尔又一次蹲在了她的面前,眼巴巴地看着她。

金犬这种种族的特性令修尔脸上自然而然地形成一种,被金雀称为“傻气”的表情——此时傻气与委屈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融入了一双金色的大眼睛中,紧紧地盯着金雀。

纤长浓密的睫毛下,那是一双比女孩还要漂亮的眼睛,在耀眼的阳光中犹如流金满溢。

要溢出的还有委屈的情绪。

围观的群众都感觉有些窒息……因此一时间周围很安静,连原本的窃窃私语都没有了。

“你以为你露出这个表情我会答应你吗?”金雀正视他,丝毫未被感染地,出人意料地露出一个冷笑。

能够将对方的委屈视为威胁——旁观者为这位少女心中的险恶思想冷汗连连。

“你会不会不理我了!”金色的大型犬见状更加委屈,摇尾巴的动作慢了下来,金毛都暗淡了一些,整个人像是萎靡的小树苗,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的,透着一股莫名的寂寥。

路人的心被揪了一下。

金雀看起来一定不会理他了吧……

……真想摸一把他的金毛安慰他。

在这样的注视下,金雀立刻皱眉,身体看起来也僵硬了一些,仿佛下一秒就要发飙。

……

“然后呢?!”听完报童的描述,观众们都紧张地问。

“没了啊。”报童看了一眼报纸——她刚才纯粹是在照着报纸上的内容念,听到询问摊了摊手,“还能怎么样——恶魔金雀会毫不犹豫挫败可怜的修尔吧。”

“嗷!特蕾莎太可恶了!”

“修尔太可怜了——啊那个二年级战斗部的金犬族我以前听说过,超帅的啊啊啊啊!”

“不仅帅脾气还好,天哪,真的好心疼啊。”

“恐怖故事,果然是恐怖故事。”

“他们到底是怎么……”

“世纪之谜。”

很显然,在这些人的眼中,面临挫折的修尔与坏脾气的特蕾莎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于是,全剧终。

……!

【x】

其实还有一段后续——只是因为金雀的“拒绝”被人们认为没有其他的结果,从而被忽略。

===================================

“那你就不要再说这种话!”金雀最终甩了甩脸颊旁的头发,十分不耐烦一般加重语气,态度很坚决地从他身边走过。

语气一如既往地非常恶劣。

不过——好像哪里不对?

修尔眨了眨眼睛,依旧可怜巴巴的。

“还不快过来——不要浪费我的时间!”金雀背对着修尔,那看似坚决无比的脚步在略微的挣扎后,顿了顿,用凶狠的口气将句子念得飞快。

接着又继续往前走,速度快了一些。

修尔立即明白了金雀的意思——他脸上的委屈和落寞一扫而空,尾巴摇得欢快,加快了脚步,走到了她的身边,伸手接过了她的书。

金雀觉得手里一空,表情顿了顿,轻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我们去吃饭吧!”

“不去。”

“嘤!为什么!”

“没到吃饭的时间。”

“特蕾莎……没有拒绝我吧?”

“我并没有答应你。”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