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重臣谋天下,昏君也深情

昔日尉缭从鬼谷子下山开始,投效大秦,鬼谷子点出了天下一统之关键必须重法治,重农耕,重军武,强民强国,远交近攻,可定天下!

林枫此前做出的一系列策略,都和强国有关系,都和重军武有关系,都和六大国有关系!

如今秦国收效不错的情况下,还能败了一万多的国运,获得了不少奖励,这还不知足吗?

眼下只有挑起战争才能更加败国运,因为战争是劳民伤财的事情,这是败国运最大的事情!

“赵公公!”林枫对外喊了一声。

赵高躬身走了进来。

“大王,有何吩咐?”

“你让东厂去把、渭阳君、尉缭和李斯、李信等大秦重臣宣来,他们正好都在咸阳!”

林枫表情严肃的说道。

“诺!”赵高躬身一拜,转身走了出去。

等了一会儿之后,四位大臣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臣等参见大王!”

“平身!”

“谢大王!”

“废话不多说,上将军你给他们讲一下我们商量的详细计划,让他们明白寡人的意图!”

“诺!”

王翦让他们过来看看地图,然后分别讲述了起来,然后询问他们的意见。

“诸卿可有什么想说的?”

林枫目光坚定看着面前的四位大臣,威声说道。

“启奏大王,如今赵国在攻打燕国,国中力量困乏,如果我们攻打赵国,就会被魏国支援!”

“所以,攻打魏国,赵国即便支援,也力不从心拿不出有效的兵力出来,臣以为攻打魏国是最佳选择!”李斯出声说道。

“臣觉得似乎有更好的办法!”

尉缭也是出声说道:“魏国南部的韩国,表面上臣服我们,但是疆土被我们大秦蚕食大半,对大秦已经恨之入骨!”

“东出之计,首先是要灭韩,打通东出之路,再图赵魏!”

“尉缭大人所言,渭阳君觉得有道理,我们可以快速拿下韩国,然后再以精盐被窃取征伐魏国!”渭阳君说道。

“李将军,你如何看待?”林枫看向了李信问道。

“尉缭大人和李宰相所言皆有道理,首先我们出兵攻打魏国,韩兵会切断我大军的去路,让我大秦受损!”

“先灭掉韩国,又没有足够的理由,到时候说不准韩魏都要出兵,那时候局面就是大秦以一敌三了!”

“攻打韩国需要找一个契机才行,至少是魏国这样的契机,但是韩国从未进犯我们大秦,如何挑起战火?”李信自己没有半点想法了,所以也拿不出一个自己觉得合理的办法。

李信一言,其他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始终觉得,先攻打魏国,拿下他的一部分城池,让魏王投降,割地给我大秦!”

“然后我们再以韩国支援魏国让我大秦受损为由,灭掉韩国,这契机不就来了吗?”

“此法叫,声东击西,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一个被灭的必定是韩国!”

林枫出声说道。

闻言,五位大臣,纷纷点头,觉得此法是最符合当下情况的计谋。

“大王英明,大秦先拿下魏国一半城池,损耗魏国的实力,然后再灭掉韩国!

韩国灭了之后,魏王肯定寻求他国的支持,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以魏王背信弃义,不遵守和平约定为由,将整个魏国吞并!”李斯出声说道。

“哈哈,到时候赵国和燕国大战的时候,我们响应燕国的号召,合力灭掉赵国,然后以重振燕国为由,拿下燕王政权!”尉缭也是出声笑道。

“好,既然我们彼此的想法如此雷同,那就如此!”

“我大秦如今国力强盛,营兵有百万,蜀地粮草充足,如今欠缺的就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罢了!”

“你们派兵前往魏国边境,做好发兵前的准备,我这就派使臣去魏国谴责魏王窃取我大秦的精盐制法,令魏国禁止生产!”

“魏王必定不从,到时候马上发兵,我要让魏王知道,是盐巴要了他们魏国的命!”

林枫威严出声喝道。

众臣解释称赞,大王的精盐妙计。

兵者诡道也,大王这一策,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就让魏王陷入灾难之中。

正所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鬼谷之谋,不只是尉缭知道,这个年轻的秦王也精通啊!

他不但可以谋国、谋军、还可以,谋天下!

此乃千古一帝啊!

“大王,详细的调兵政策,还需要大王定夺,而不是我们临时决定!”尉缭出声说道。

林枫眉头一蹙,还需要他做决策?

“灭掉魏国在这几处城池的大军,有函谷大营足够了!”

“三十万大军东出函谷,攻打魏国的几座城池,派杨端和、李信前往!”

林枫命令说道。

“诺!”

众大臣纷纷应允。

“臣,不辱王命!”李信躬身一拜,心底激动无比,终于可以打仗了!

“等李信拿下魏国一半城池后,王翦你派兵埋伏在韩魏边境,趁机和李信一道攻打韩国!”

“另外尉卿也有事情要做,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的安排交给尉卿来调动!”林枫又看向了王翦和尉缭。

本以为他们会自己安排的,看来还需要他费费脑子啊!

“臣不辱王命!”王翦和尉缭恭敬领诏!

王翦也是心情激动无比,这一次灭掉韩国,他的功劳也很大啊!

之后。

林枫又和这些大臣们商议了很多远交进攻的计划,一整个下午之后,才落下帷幕!

众大臣离去之后,武将直接带兵出征,而渭阳君和李斯等人也在布局远攻近交,首当其冲就是派人去魏国,呵斥魏王。

用膳的时候,林枫看着一旁侍奉的赵高,“晚膳后,寡人要找其他夫人来陪侍,你就不用跟着寡人了!”

“诺!”

赵高没有犹豫,恭敬的退了下去。

林枫用膳完毕,回到了章台宫内,记忆不由得奔涌而来了。

他今晚想念的是阿房。

想来他拿出了一个锦盒,脸上满是当初的记忆。

“嬴政找了阿房十七年,何等深情,如今除了要安排胡姬怀上胡亥外,阿房还是需要重点照顾才对!”

“那些夫人团选秀出来的夫人,能比她们吗?比不上啊!”

这一刻,林枫不再滥情,似乎变得深情满满了起来。

那时候……

一处农家房中,年少的嬴政认识了年少的阿房。

“政哥哥,你长大后要娶阿房吗?”

“会,等我回去大秦,成了王,我就要娶你!”

后面秦王亲政之前,费尽周折,去找阿房,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带入宫中,此时秦王已经有芈华和离秋了,阿房算是第三人。

但是年少时候的感情和成年后身为帝王的感情是不一样的,阿房一定意义上被嬴政小小的冷落了。

林枫不再思绪,大喊一声:“来人,摆驾阿房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