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一昏到底,朝堂混乱

离秋就这样被林枫随意地拉着斜靠在了车轿上面,还不等她说什么,林枫就把她亲住了!

一番热烈的口水交流之后,才松开了彼此,离秋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林枫忽然拉下了她的衣裙。

“呀,大王,你可真要这样啊?”

“如何不可?”

“不是……”

离秋正要说什么,外面传来了不良人死士的声音:“大王,是发生了事情?”

林枫似笑非笑地说道:“没事,你们只管赶马走路就行!”

“是!”锦衣卫死士赶忙应了一声,然后对赶马车的车夫说道,“该死的东西,走得稳一点,伤了大王和夫人,我扒了你的皮!”

这里回去咸阳可太久了,不做点事情真的太郁闷了!

所以,不得已林枫就和离秋慢慢地玩了起来,足足一个小时才落下帷幕!

然后彼此都躺着不动了,沉沉地睡了过去!

天黑之前,终于到了咸阳王宫了,林枫正要下车轿,却发现离秋一动不动了。

“离秋,怎么了?”林枫不由得关切地问道。

“大王,腿麻了!”离秋害羞的说道。

“来,搀扶离秋回去休息!”林枫对其中的一个锦衣卫死士说道。

“是,大王!”

锦衣卫将离秋搀扶下来,转身就走了。

那马车夫心里暗暗地郁闷了,锦衣卫不会以为是自己驾车的问题吧?

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大王在车娇里面和离秋在恩爱了,可不关他的事情啊!

好在锦衣卫最后走了,马车夫才松了一口气。

都说锦衣卫杀人不眨眼,整个朝廷里里外外都畏惧他们,而且他们似乎毫无感情,只有律法和规矩!

太恐怖了!

因为在回来的路上挥霍了一番,晚上林枫吃了饭洗了澡,就躺在了床上,看着系统空间,打坐练武,就这样睡了过去!

第二天,喜公公来了。

“大王,大臣们都在殿上等着呢!”

“关于镇压漕运叛乱的事情,需要早朝上进行商讨!”

喜公公现在已经是东厂的厂公了,自然对这种事情有监督的责任。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寡人再睡一会儿,等着几位夫人过来陪寡人批阅奏折呢!”

“有什么事情,让他们上奏折即可!”

林枫才懒得去见他们了,毕竟又没有国运可败。

“大王,有大臣不满您镇压漕运的工人,觉得这样滥杀无辜,恐怕坏了大王在秦国民众之中的印象!”

“哼,迂腐的东西,什么漕运工人?那就是叛乱的贼子!”林枫无语了。

史书上的秦始皇,可是比他残暴多了,什么焚书坑儒的事情少做吗?

自己对付几个加入“黑涩会”的乱民,还暴政了?

“必须镇压,并且以最凶狠最快速的手段镇压,不容更改!”林枫冷哼说道。

在这一点上,他的态度十分的明确。

喜公公闻言,不由得面露出了担忧之色:“大王……解决的办法,修好大渠就行了,完全可以先控制他们,而不是杀了!”

“喜公公你无需多言!”林枫好说的,“更衣给寡人,去安排用膳,早朝延后一个时辰!”

随后林枫站起身来了,伸了个懒腰,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喜公公看着林枫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没有想到啊,年纪轻轻的大王,还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看来他以后肯定是个暴君!”

喜公公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对一些昏庸的政策也就见怪不怪了!

一个时辰后,来到了殿上。

看到林枫来了,一群大臣直接跪在了地上,而且长跪不起!

林枫看着下面一坨下跪的密密麻麻,淡漠地问道:“诸位大臣,这是何意?”

“大王,还请收回猎杀漕运帮会工人的成命!”

“是啊,那些人因为天灾而叛乱,罪不至死!”

“何以至此,用军队镇压百姓?此乃暴君昏君行为啊!”

“……”

一群大臣疯狂地控诉了起来,语气何其呜呼哀哉!

林枫的心里无语了,既然如此,那太好了,这样都是昏君的话,那我就一昏到底了!

林枫不吭声,从宗亲到客卿到寒门,一个个地说着。

最后等他们都安静之后,林枫才深呼了一口气说道:“故意叛乱的人,不管是工人还是农民,都是谋害和平稳定的邪恶分子,寡人就要杀之!”

“寡人的目的只有一个,快速镇压,不让混乱蔓延,诸位大臣若是能想出什么好办法,快速镇压漕运帮会的叛乱,可以不用军队!”

“但是在叛乱结束之前,寡人的政策不会改变,我们的军队依然在几位大将的带领下镇压这些逐渐壮大的漕运帮会!”

堂下的文武百官一听全都惊呆了,一个个傻眼了!

在他们想出办法之前,大王都不会改变自己的策略?

这也太昏君了吧?

“恳请陛下……”

“你们想继续跪着就跪着吧,跪到下一次早朝也可以!”

“寡人做事情,还用你们来左右,寡人决定的事情,就不容更改,未决定之前,还有商量的余地!”

“劝诫的时候,你们一个比一个厉害,但是你们没有能拿出更好的办法平定叛乱的话,就别吭声!”

林枫摆了摆手,转身就离开了大殿。

诸位大臣惊呆了,傻眼地看着林枫离去的背影。

大王怎么现在上早朝都这么咸鱼了,要知道以前可是任何事情都细细地和他们讨论的!

现在任何事情,都是从御书房发出诏令开始,让他们去做,有讨论也只能发起奏折,获批或者驳回。

这样的交流方式,让这些大臣觉得,自己就是大王的奴才,而不是江山社稷改革的参与者!

而且大王用东厂和锦衣卫来强化的皇权,把他们弄得捉襟见肘的,做事情很是放不开啊!

他们压根就没有人长跪不起,快速起身来之后,李斯等客卿怒视着渭阳君这边的宗亲控诉了起来:

“都是你们,庸才一个,却胆敢去修建大渠!”

“就是,若是大渠一开始就修好了,哪里有天灾人祸这种事情?”

“是你们给漕运的工人带来了杀头之罪!”

“以后没有本事,别再什么事情都要掺和!”

“……”

这边赢傒等人也是卷起了袖子,直接骂了回去:

“尔等皆是秦国客卿,有何资格指责我们秦国贵族?”

“我们拉出来的屎,你们都要说是香的,还不明白吗?”

“就是,谁还没有失败过,难不成郑国真的能修好大渠,如果他能修好的话,我倒立吃下一斤精盐!”

“……”

“叮,做出致使【朝堂混乱】的昏君行为,国运扣除500点!”

林枫哪里管殿上的大臣如何争执不休,大打出手?

此时正急着去后宫选妃呢,因为一直以来都在离秋和阿房等几个夫人之间流连忘返,现在该选选“新人”了!

男人总是这样,有时候就喜欢新鲜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