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竹木简
  • 麟殿惊飞
  • 糖芽
  • 3052字
  • 2022-06-06 12:01:53

逍遥别苑

“凤少在不在?生意找上门来了!”一个人高马大,身着黑色西装的三十出头男人走进别苑叫道;

“呵呵…今天吹的是什么风呢~能把金杰你这个大忙人吹到我这里来。”一阵风铃般清脆的声音从阳台传了过来;

“你来瞧瞧这个,就知道是什么风了。这是老板让我交给你的资料!”金杰晃了晃手里拿着的一个文件袋走进客厅对着阳台方向说道;

从阳台外走进来一个身着白色衬衫休闲装的少年,阳光照在一张二十出头俊俏白净的脸蛋上,加上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简直就是个绝世美人,不对!是美男子!

“啧啧啧…凤少啊,瞧你这脸蛋、这身材真是一个能让男人疯狂、女人都尖叫嫉妒恨的翩翩美少年呀!”金杰左手拿着文件袋递过去,右手食指和拇指搓着下巴打量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长得太娘了呗?”凤惊飞微眯着眼,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抽过金杰手里的文件袋说道;

“NO,NO,NO!我的意思很明显是说你穿男装帅到没朋友,穿女装也是个美人胚子!哈哈哈…”金杰双手边摇边笑着打趣道;

凤惊飞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转身打开文件袋。

里面有一张身份证和一张跟身份证里一模一样面孔的人皮面具,另外还有一张竹木简的照片,下面还附带了地址。

“金杰,你家老板似乎对这种东西十分感兴趣呢?”凤惊飞右手拿着照片,坐到沙发上左手摊开放在沙发的背上,食指轻轻敲击的说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老板说这个东西对他很重要!现在被放在一个很严密的地方,那个地方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能进得去的。所以…这才派我来请你出手!”金杰坐在凤惊飞的对面很无奈又很慎重的说道;

“你老板眼光很不错!这个的确是个好东西!”凤惊飞点了点头说道;

照片拍得比较远,看得不是很清晰,但是可以看出这个东西年代十分久远。

“这个是订金,到手后会把另一部分转进去!”金杰从西装内袋里拿出一张卡放在桌上推到凤惊飞面前说道;

“什么时候要?”凤惊飞看都没看那卡就问道;

“他要你现在就出发!”金杰拿起茶几上的苹果边吃边说道;

“行,我去准备一下!”凤惊飞站起身往二楼走去说道;

别苑从外面看起来跟现在的别墅没什么两样,一楼是欧式风格,宽敞明亮,楼梯是螺旋式。

二楼却是古朴的风格,放眼过去四房一厅一卫,整个二楼飘散着淡淡的檀木香~可见二楼所用的木制材料皆是檀木,非同寻常。

凤惊飞走进其中的一间,这是他的卧室,他从衣柜拿出一套黑色卫衣换上。又走进另一间房间,里面全是他需要用的武器和装备。

不到十分钟,凤惊飞从二楼走了下来,他的脸已经贴上了那个人皮面具,右肩上还背着一个黑色双肩包就对着金杰说道:“走吧!”说完走出别苑。

金杰紧随其后跟上去说道:“老板说这事有些紧急,希望你能早点把东西拿到手!”

“嗯!”凤惊飞点点头走到别苑外的一辆黑色的路虎越野车旁,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金杰立马坐进驾驶座,开车前往照片上的地址。

凤惊飞所在的地方是福建省内,而现在他们要去的地方是BJ的某个博物馆,相距两千多公里,连续开车需要二十五个多小时;

两天后,他们到达BJ的博物馆附近;

“我在这里下车就好,你先回去!”凤惊飞指了指旁边的临时停车点说道;

金杰把车停了进去,转头看着凤惊飞问道:“不需要我在外面接应你吗?”

“不用,人多容易暴露!”凤惊飞说完打开车门,自己下了车带着耳机,顺着BJ的街道悠哉的散着步;

虽说是悠哉但他的眼睛始终观察着周围的地形,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那是一座被护城河环绕包围住的岛屿;

岛上是一个大型的博物馆,只有一座拱形的大桥与之相连。这个博物馆修建成塔状,共有七层,据说每一层的古物越往上就越是稀世珍宝。

而照片上的竹木简恰巧就被放在了第七层里,看来这个竹木简对他们而言也是非常的重视,可惜很不幸它现在已经不属于这里了;

这种塔防御起来很难能全身而退,估计那群人尝试过不少次,最后没办法了才会找上他。

想要从里面盗出那个竹木简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得先进去看看再说,他随意逛了一圈之后,到附近的旅馆登记入住。

第二天,凤惊飞买了一张门票进去参观,博物馆一至三楼是开放式的,可供人参观。

他随着人群边走边四处观察,各朝各代的物品有很多,但是想要进来除了大门以外似乎只有头顶上的空调管,默默数了一下这一层有四十四个通风口。

随着人群来到二楼,转一圈后发现这层只有三十八个通风口。

如果第三楼是三十二个的话…凤惊飞来到第三楼看了一遍果然是三十二个,那么照这个样子来算的话第四楼二十六个,第五楼二十个,第六楼十四个,最后一层第七楼便应该是只有八个通风口了。

参观完里面,凤惊飞又晃晃悠悠到博物馆外墙转了一圈,大致的情况和位置已经记下来了。

他回到旅馆开始准备需要用的东西,然后就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心里计算着来回的路线。

等到凌晨时分,便开始行动,他穿着一套纯黑色紧身装,打开旅馆三楼的窗户顺着排污管滑了下去,直接来到旅馆后面的小巷子。

这是白天踩点时计划好的,从这里拐过三条小巷快速而且很好的避开监控探头就能直接到达河滩边的路线。

凤惊飞来到河滩边,这里离小岛有六百多米距离,他套上潜水服又拿出一个空心的小竹竿含在嘴里,然后潜水下去。

游了半个多小时,凤惊飞就来到了对岸,他看了看周围,前面不远处有一个排污口,他游过去轻轻的拆掉网格钻了进去,然后重新关上。

凭借着估算出来的方位,凤惊飞来到了博物馆的监控室外的污水口,推开污水盖他从里面爬了出来,脱掉潜水服藏在草丛里。

监控室里坐着两个保安,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麻醉冰针和小型发射器,对准两个保安的脖子射了出去。

两个保安瞬间陷入昏迷状态,他偷偷进去关掉了七楼的监控,然后找到外墙边的排风口,撬开网盖,由于管道较小他只能用缩骨功把自己缩小到孩童般能从里面通过。

缩骨是需要拆骨重组,过程极其痛苦,但对凤惊飞而言这种痛他已经麻木了。

随着管道爬了近一小时才到达第七楼,他透过排气孔往下看,三四十个古物都被单一的放在玻璃盖内。

凤惊飞带上特殊的眼镜,就能看到整个房间布满密密麻麻的红紫外线,只要轻轻触碰到就会引起整个塔的自动报警设备!

凤惊飞手上带着黑色半指形手套,抽出手套中的冰玄丝。

冰玄丝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天蚕丝在万年不化的冰川里经过千年才形成的丝线,极细但非常有韧性。

他顺着冰玄丝滑了下去,然后伸展身骨,使身体恢复原样就开始穿过密集的红紫外线,或爬或跳,半蹲,下腰,凤惊飞做得行云流水,如果金杰在场的话,一定会万分感叹的。

花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就来到放置竹木简的玻璃箱旁,凤惊飞拿出银针,挑开玻璃卡口,他用重量相差无几的石头把竹木简换了出来。

“啧…果然,是秦国的东西。”凤惊飞在看到照片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便只是轻啧了一声说道;

他收起竹木简转身往回走去,没走几步眼角鄙见不远处另一个玻璃内的东西,瞬间便被它吸引了过去。

那应该是一本书的残页,比较吸引他的是上面写满了的符文,那种符文竟然是他从未见过的;

他自认为中国历上的古文里没有他不认识的符文,而现在这里却出现了这种让他很陌生的符文,怎么可能不吸引他呢…

凤惊飞随及以同样的方式挑开玻璃卡扣,把残页换了出来,他发现这不止是他陌生的符文,连这材质他都摸不出是什么做的。

残页上除了符文整页上还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他收起残页把它一起带走。

凤惊飞退回到来时的排气孔往上爬去,当他从排污口出来的时候,东边已经升起了淡白色的光线。

回到旅馆后,凤惊飞首先把刚得到的那两件东XZ在洗手间的天花板上,然后脱掉身上穿的这身衣服用特制的液体倒在上面把它们都溶解掉,最后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收拾好后就躺在床上睡觉。

不出所料才躺下去不到三个多小时,外面的警笛声四起,他起身打开窗户的一角看到博物馆外被几十辆警车围着,他随手拿起摇控器打开电视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