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亮红灯的烧烤摊

“李白斗酒诗百篇,张飞醉酒失徐州”。

我就一普通人,偶尔爱喝点儿小酒,喝断片了就一睡了之。喝了这么多年的酒,我没有诗仙的斗酒百篇的情怀,也没有醉酒丢徐州的过错。我还是那个早已经习惯了自己的我。我喜欢微醺的感觉,这样我才能麻木自己,忘掉生活的烦恼和艰辛。

也许有人问我,年纪轻轻谈什么烦恼和艰辛呢?有资格吗?没事别老无痛呻吟装老成。

我的经历呢,可不是常人所能忍受。其中的波折无法形容,都是些不想再提及的伤心事。要是非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那就是诸事不利!

我叫李涛,今年26岁,典型的北方汉子,五年前从南方的一所职业技术学院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至今一直在IT界摸爬滚打数年,自营的几家公司都坐落在繁华场所,人口密集之地。而我呢,在此领域也颇有建树,无形中遭到同行的嫉妒和排斥,还有个别人身攻击。

说到这,我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上面所说的是些混话,主要是为逗大家乐一乐。我现在的职业就是给人贴手机膜,县中心上百平米的过街天桥就是我的旗舰店铺,由于影响县容经常会被城管和同行撵的东躲XZ,久而久之也摸索出一套防撵的策略,使我比同行少损失一点,销量也翻一翻。挨打和排挤那都是真的,因为我的出货价比别人便宜,扰乱了市场秩序,挨打也是正常的。

但这毕竟也是小生意,平时也挣不上什么大钱,最多混口饭吃,典型的穷屌丝一枚。要说我人生最失败的事,还是连个真正的女朋友都没。毕业后参加过几次相亲,也没一个看上我的女孩。

我的生活挺简单,就像一杯质朴的白开水,平淡无味,只是水杯中飘了很多令人牙碜的水垢,让我无法如愿的喝下去。

想想唯一能在我生命的浪花中激起涟漪的还是每年的大小节假日。一到节假日,平时在外奔波的哥几个都回到县城,手里都或多或少有点钱,我们便开始筹划着我们期待的饭局,每次都让我小激动好几天。

等到了那天,几个要好的哥们在县城里最大的火锅店定个大雅间,我们便胡吃海喝起来。酒席间你一言我一语,你来我往的斗酒,好不热闹!

说说工作中遇到的趣事,骂骂克扣工钱的黑心老板,聊聊刚骗到手的妹子,气氛十分融洽。

偶尔也因为某件事争执到脸红脖子粗的地步,但只要酒杯一端所用的矛盾也就化解了。这也是我为什么老喜欢和他们一起喝酒的原因。

本以为我这一生就如此波澜不惊的度过,但直到有一我喝下一杯古怪的酒后,我的命运从此被改变了。

……

又是一个周末深夜,醉醺醺的我往家走。今天本来又是哥几个组局的日子,但喝到一半,一个朋友家里打来电话,说他父亲晚上去邻村吃酒席,回来的路上从拖拉机上摔下来,到现在昏迷不醒,家里人正在送往医院送。

挂了电话后,朋友急匆匆的回家了,我们几个询问了几句也帮不上什么实质性的忙。又都没了开始的兴致,就早早散摊了。

其实我挺失落的,特别想喝酒。这段时间生意也太不好,天桥多了三家贴膜的对手,没挣到什么钱,房租都还不上了。转行又没什么技术,干不了苦力活。本来想今天喝酒的时候和大家聊聊,帮着出出主意,结果大家都散了。我自己也再不好说什么了。

回家的路上,我想着这些烦心事,越想越难受,越想越觉得没尽兴,决定找一家烧烤摊喝点啤酒。

我边走边四处打量着,这条路不经常走,具体那里有店还真不清楚。走了不一会恍惚间看见北面拐角有家门店开着门,里面亮着红色的灯。我心里还想这老板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把个烧烤店整的和洗头房一样了。

附近也就这一家店,我只好走过去。进店后四周空落落的,诺大的店里竟也没一个客人,要是按平时时间来看,这个点应该正是烧烤摊客人最多的时候。

站了半天也没人招呼,尤其呼呼的冷风吹得我很不舒服。我刚准备走,一位漂亮的妹子迎来出来,“您想吃点什么?”

一看有人招呼,我找了个靠墙的地方坐下了。

“来10个羊肉串,1盘毛豆,2瓶青岛啤酒。”我说道。

妹子用甜到我发酥的声音说:“帅哥,我们这有自酿的啤酒,客人都爱喝。要不要试试呀?”

“行!”

说实话妹子的出现让我眼前一亮。想不到小县城还有如此美女。她长的有点像电影明星柳岩,尤其身材那更像。穿着一件白色深V背心外加紧身热裤,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借着酒劲我体内的荷尔蒙亢奋起来,我放肆的打量着妹子的全身。

妹子也没说什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我,笑着走了。

“对了,美女,你们店为什么点着红灯啊?”她刚走,我想起这件事,急忙问道。

“娱乐!”妹子回过头冷冷的说道。

“娱乐?这是什么意思?红灯还能娱乐?”我心里诧异的想。

很快羊肉串和毛豆上来了,酒却迟迟未上。

“美女,上啤酒!”等了半天也没人理我,我提着嗓子又喊了句:“老板,上啤酒!”

“来了,久等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吓的我头皮发麻,好险跳了起来。

回过头看,只见一位老妇人抱着个褐色的坛子呆呆的站在我背后。

“你……你怎么在……在背,这酒……酒……坛子。”我指着酒语无伦次的说着。

“这是我们自酿的啤酒,味道很独特,必须用坛子装,平时在旁边的屋子里存着。”老妇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好,那放这吧,谢谢!”人吓人吓死人,被这个老太太突然的出现吓得我汗毛都立起来了。

本想安安静静的喝点酒,怎么这里处处透露着古怪,“红灯、娱乐、坛子装的啤酒、神出鬼没的老太太?”我脑子里满是疑问,管他了,赶紧吃完走人。

我抱起坛子将酒倒了出来,黄褐色的液体里面弥漫着淡淡的酸腐味。我也没多想,又喝了两杯,感觉头晕的更厉害了。

要说起我的酒量,虽然喝不多,但半斤八两还是没什么问题。但今天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几杯下肚,头越来越晕,我迷迷糊糊中喊出服务员,胡乱结帐出了门。

边走边还想,怎么刚才结账的时候,是漂亮妹子收的钱,付钱触碰到手的感觉却像枯木一般,毫无生气。

出门一看手机,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大街上漆黑一片,道路两侧的灯都不亮。我嘴里轮番问候一遍路灯的管理者。

平时几分钟到家的路,今天走了好久都没到小区楼下。不对啊!过了菜市场就到小区了,现在半天走不到。难道是走错方向了?

没道理啊,此刻我虽然无法自如的支配四肢,但脑子还是特别清醒的。

这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帆布搭的棚子,门口木棍上挂了个灯泡。典型的县城卖瓜棚子,我准备上去问问路,看看走哪了。

我踉跄的走到帆布棚前,眼前一幕彻底吓傻了我。只见棚里放着一具红绿相间的大棺材,外面套着大塑料袋,口子还拿绳子扎着。棚子两边摆满纸人纸马,瞪着黑漆漆大眼睛在看我。

这那他妈是卖瓜呀,这是灵棚啊!我大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往外跑。边跑边回头看,这一看不要紧,看清了桌子上摆的照片。她……她正是给我抱酒的那位老妇人!

照片中的她竟然动了起来,对着我咯咯直笑,阴森森说道:“小子,喝了我的酒,你就得跟我走了!”

话刚说完两旁的纸人纸马竟然都动了起来,僵硬的向我走了过来,看着样子要把我拉回灵棚里。

我挣扎着想跑,突然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我拼命的挣扎着,想摆脱它,但都无济于事,眼看着这些纸人纸马离我越来越近。

我一着急,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