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新房客(一)

本宫叶赫那拉.阿枝,年纪么……记不清楚。

曾混迹于紫禁城、颐和园、圆明园,还在太庙当过司灯油灵鼠,长期监守自盗,未曾被人发觉。猫儿倒是见过几只,不提也罢,提起来怕。

本宫原在圆明园修炼得好好的,不料一日祸从天降,大火烧了三天,慈禧太后跑了,一些黄毛的黑毛的畜生夺走了本宫的金银珠宝,从此本宫的圆明园算是彻底毁了!

心痛了几日不得不另寻一个落脚之处,几经辗转才找到一快新的风水宝地,就是现在的泰安府,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本宫决定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从此在这里潜心修炼,位列仙班指日可待。

诚然,天底下的好地方,都被那些霸道不讲理的人类占据了,为守住这块清静之地,本宫也是煞费苦心,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本宫的努力下,终于令本宫现下居住的老王府成为一个远近闻名的“鬼屋”……啊,终于清静了。

一晃多年,吱大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数十年如一日的闭关清修,愈发觉得自己有了些仙家模样。

这天吱大仙抱元守一刚要入定忽听到门外仿佛有吵嚷声——咦,时隔多年竟然还有不知死活的人类闯进来。

霍青霖刚到胶东,副官胡燕归说道:“这地方以前是王府,卑职专门请了风水师看过,坐北朝南,背山面水,是个十足的好地方。”

“又不是选墓地,看什么风水。”

胡燕归没绷住,腮帮子抽搐了一下:“是。那回头让人改一改重新翻修一下,改成欧式的别墅,前边的院子铲平铺上草地,然后……”

霍青霖不耐烦地抬起手止住:“不用麻烦,我看这房子都还像样,打扫一下就这样住吧。”

“卑职想着霍帅从苏联回来,也许不习惯。”

“有什么不习惯,仗打了这么多年,睡坟地都习惯。”

霍青霖,军中的人都叫他一声少帅,或者霍帅,也有些性格活泼一些的叫他霖帅,只不过他这个“帅”与冯大帅的“帅”不是同一个意思,冯大帅的“帅”是职务,而他的这个“帅”字大约是由于长相。间或他是冯大帅手下的得力干将,颇得大帅垂青,叫他一声少帅也可看出大帅对他的另眼相待。

当然这都是不太相熟的人,一些相熟的,比如他手底下的兵,也有的就叫他“老大”,因为这个词颇有些匪气,与他平时的作风也很相称。

吱大仙偷偷躲在墙角里瞄一眼,刚好看到这一幕。一个身穿戎装的年青军官和另一个脸部抽搐的年青军官。

虽然穿戴有点怪,或许是进贡的番邦,不过还挺好看的。关键还是长相,那眼睛,那眉毛,那鼻子,那身板,啧啧啧,要不是本宫阅尽千帆,见多识广,保不齐会凡心大动,逼良为娼,把他……

不,本宫是以挑战极限、重登天庭、位列仙班为目标的有理想、有道德、清心寡欲的正经耗子,怎么能和那些资质普通的妖艳耗子一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还是要一视同仁的把他轰出去方为上策。

吱大仙抖抖毛,化作人形,决定先礼后兵。

霍青霖等人正扇着帽檐说天气热,忽然看到走出一个女子,一袭素白道袍,袅袅娜娜,顿时都看得愣了神。

吱大仙暗自得意,一定是自己的美貌令他们惊艳。

胡燕归揉揉眼睛:“霍帅,我是不是眼花了,怎么看见个白衣美人?”

霍青霖微微蹙眉问道:“敢问姑娘是?”

吱大仙抬手,“你不必知道本宫是什么人,只需要知道这老王府阴气重,不是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该待的地方,你们还是走吧。”

“阴气重?”霍青霖不觉发笑,“你不如说我印堂发黑,近日必有血光之灾。”

吱大仙挑挑眉梢,斜着眼睛打量他一眼,深深地点点头:“是这个意思。”

一阵哄笑。

有什么好笑的,吱大仙想。

只因她不知道霍青霖的遭遇,据霍青霖自己说,自己从小到大遇到的每一个道士神婆都会对他说一句话,那就是“你印堂发黑,会有血光之灾。”但是他血光见了不少,是不是灾就不敢说了,亦或是说,究竟是他的灾还是别人的灾就更不敢说了。

吱大仙对他们的反应很不满意,既然如此,愚蠢的人类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宫的无上法力!

阿枝大仙,法力无边!

吱大仙转身背对着他们捻起一道法诀。刚才还是阳光普照、万里晴空,转眼之间便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这泰安府的天气怎么这么奇怪,说变就变。”胡燕归看着天纳闷不已。

“看到了吧,这就是阴气。”吱大仙见缝插针地说道。

阴气?霍青霖不屑地看她一眼,拍拍胡燕归的肩膀说:“跟兄弟们说一声,就在这里落脚,安置行装。”

什么态度!吱大仙非常不满。

突然空中传来一声巨响,豆大的雨滴落下。

霍青霖看看天,又看看吱大仙,脸上分明写着嘲讽两个字,却叹口气说:“好大的阴气!”

胡燕归咧咧嘴招呼道:“咱们先去里面避避雨。”

竟然如此的……目中无人!

吱大仙瞪着霍青霖气得直哆嗦,暗暗又摸着胸口告诫自己,淡定,本宫是得道仙鼠,不能和这些愚蠢的人类一般见识。

话虽如此,吱大仙看着满庭满院的大兵还是有些郁闷。

这算什么,原想着吓吓他们,却成了人不留客天留客,不禁腹诽:“老天爷!你是不是欺负我!”

“咔嚓”一声雷,吱大仙“吱”一声,直接吓得显了原形,幸好没人注意,慌忙钻到洞里。

“哎,那里有一只白毛老鼠!”胡燕归跳起来。

“瞧你这没见识的样子,白毛老鼠比黑毛老鼠好吃?”

“霍帅,您这话就没劲了不是。”

吱大仙躲在洞里“呸”一声,好吃你大爷!小猫崽子!

吱大仙看来,小猫崽子,是极恶毒的话,但是这帮子丘八大兵当之无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