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过去的未来(1/1)
  • 若爱若幻
  • 逸霂
  • 2274字
  • 2017-07-20 15:24:57

她的空间相册有更新了。

几十张照片,把国外的风情一点一点展示在空间访客面前。很多人都给出了评论,有表达惊喜的,也有的只是几句寒暄。

在评论的最下面,“照片里怎么没有我”这句话挺亮眼。我点开那人的头像。

评论的那人是男的,居住地和L出国所居的城市一般无二。

中国人?

初中毕业的暑假两个月过去的很快。8月的军训开始的比较早,我也能够早一点观览到我的高中学校。这所高中不算大。

在高中的学校第一天,我来的还是比较早的。在校门前等了不短的时间却没有等到她,我便自己去看了分班表。表上我和她名字离得比较近,居然在同一个班。

她从教室外进来的时候左右扫视了一遍,看到了我但是并没有打招呼。我喊了声L,她回头一笑,又转过头去。

请允许我将高中的开学流程一一略过,因为军训和开学典礼说不完的同一段话实在没有太多看点。这段时间我有找她说话,她对我的每一句话也能给出回复,我笑她便会笑,但我不笑,她就绝对不会主动找到我。

我突然发现我们的聊天已经不再自然,而且大概能够猜到这种不自然是来源于暑假前的那四个字。

果然被喜欢左右的异性感情就这么不能持久吗?

在几次对话被她敷衍之后,我在闲暇时间找她的次数就慢慢减少了。我认识了几个新的朋友。,比如脸上很多痘痘常被称“肾虚”的Q,比如一开学就定好自己的“下手目标”的C,也比如性格老实的小胖B。Q是我高中的第一个同桌,看到L对我的冷漠常常会露出很无奈的神情。次数多了,他问我为什么不问清楚。我给不出什么答案干脆就回答不想问清楚。他说我怂了,我想了想居然点了头。

三个人开始给我制造我和她之间的所谓机会,在他们的怂恿下我和L每几个小时就会打一把遭遇战。她对我们四个人的无聊表现没有太大反应,最初见到我会打招呼,后来便只是微笑。

Q告诉我:“可能你还是没有能够吸引到她的注意。”

我看看他,看看她,又看看窗外略刺眼的阳光,叹了口气。

初中的生活,我怎么才能回去。

“那个男生是谁?”收起对高一的回想,我在和她的qq聊天界面上打下这几个字,握着鼠标,不知道该发送还是删掉。

我搞不明白这一瞬间我的黯然,就像高一那时我搞不明白她对我的冷淡。

真实生活中的喜欢远远没有小说中描绘得这么简单。

鼠标在yes和no之间徘徊了十几秒。

“啪嗒”一声脆响。

她好久也没有回应。

C一边大喊着“我看到L了,她就在前面那个拐角正在往操场走呢”一边跑到我面前,我无奈地走出教室门而没有把“你为什么非要将喜欢一个人当成间谍战一样去看待”说出口。

L是和闺蜜一起走着的,在后面的我听不到她们在聊什么。

我一步一步缓缓走近,然后猛的向前跑几步拉住她衣服后的帽子轻轻往她头上一扣。她把帽子拿下来之后,终于与我对上视线,但接下来说出来的话,却饱含了我初中从未见到过的不耐烦。

“你最近到底是想干什么?”

“找你说话。”我没有笑。

她也没有其它的回复。她与我擦肩而过时,步子一点不慢。

于是后来,尴尬甚至压抑,拖着几个月的时间,从我面前洋洋得意地掠去。

几个月里我也会做梦,依然是日记里的那架纸飞机作为主角出现在天地间,依然是树影被它飞跃而过。但纸飞机稍一转弯,它承载的梦就化了秋霜;树影也不斑驳,若即若离的残枝败叶的影子,完全谈不上神韵。

渐渐我开始对喜欢不敢承认,开始对回忆越发向往。我投向她的目光几次被忽略后,我把思绪完全引回过去。

过去的人…

“在?”

“Z?终于知道找我们了?”

“…我…问个事可以吗?”

“问。”

“L…她,有喜欢过我吗?”

“啊?”

“我现在和她还是一个班,我就想问下,她跟你或者W提过我吗?”

“提过。”

“恩。”

“但是没说喜欢。”

S的话很委婉,而且我明白这些话中有隐瞒。兴许我初中经历的一切我拿得出手的回忆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当初S的猜想也本就是漏洞百出只是我们没有一个人看出来。

对喜欢的迷茫在继续,高一生活在继续。

第一学期期末,我的名次从全班第二降到全班第七,她则从十名开外跻身前五。

打开QQ我才发现我们很久没有聊天。上一次的聊天依旧是我挑起的话题,问完作业,我告诉她,看着点时间,早点睡。她说嗯。

寒假只有二十天。原小组本说要聚却没有聚。临开学时我打开和她的聊天窗口,发了一个在,很久才得到回应。

“嗯。”一样的答复。

“这个学期过得不错吧?”

“那当然了我本来就是那种开开心心的人啊。”

我没有将思念寄情键盘间,大概因为本不相信网络可以传递些什么。

我拉开窗帘,夜空灰蒙蒙的一片,月亮微弱的光,穿不过朦朦胧胧的雾气。

“今天,夜空挺漂亮的。”我说。

我又找到那三个男生提起我和L。

Q已经给不出什么说法,B则从未对“感情”投入过什么精力。只有C和我一样对所谓“感情”莫名地疲惫,于是我们开始在一起瞎扯。

我们同样地像受了打击的小姑娘一样把什么话都一股脑地倒出来,找了知己一样,还美滋滋地体验了一把惺惺相惜。

我劝他“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就像自己真的看破了红尘。

然后他就真的喜欢上别人了。

他说大概“喜欢”就是这样吧。如果它让你乐在其中,你就享受;如果它让你展望未来,你就坚持:如果它让你感受疲倦,你就静下心;如果它只让你泪流满面,那么,兄弟,生活还得继续。

我问自己,分明一开始就只是想做朋友,那现在又在不甘着什么。

他还有一句话说的很好。

“你不如当面好好问问。”

我没有借口。

我又沉浸于写文字当中了,感觉自己对伤感的驾驭逐渐变得炉火纯青起来。我向往光明,却只在黑暗徘徊,喜欢在两者的交界进了又退,但若提及无所畏惧大步向前,却什么也做不到。

“无奈/惆怅/冠冕却不堂皇/终于意识到/这片季节/慢慢微凉…”

………………………………

发说说的那晚,天空下着小雨,月亮已经看不见了。

“今天,夜空挺漂亮的。”

我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