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过去的过去(2/2)
  • 若爱若幻
  • 逸霂
  • 2430字
  • 2017-07-21 09:37:52

离那不远的一个中午,阳光一如既往的明媚,课桌被晒得稍稍有些烫手,连空气中都处处弥漫着暖暖的味道。窗外不知是哪个班的同学调皮折了只纸飞机,那飞机在走廊上的低空飞过好几米,盘绕,回旋,然后坠落到地上。

我们初中中午没有老师上课。每天中午11点50早上放学,直到下午两点才正式上课。中午的午自习从12点40开始一直上到开校门。在12点40静校之前在学校吃饭的同学是可以去校外买东西的。

我的班级中午在校的学生不算多,而且我们组只有我和M。我们下下棋,或是做做题,然后各自回各自的位置睡各自的午觉。

那一天不一样。那一天,L带着招牌微笑,轻踩着阳光进来了。

我看着她拉开我右手边的椅子坐下身来,问道:“你今天中午...”

“我小学同学过生日,”她用手在空中比划着什么,“我们刚刚吃完蛋糕回来。”

“哟,蛋糕?”

“你的关注点就非要在食物上吗?”她看着我故作无奈地笑笑,然后从口袋里摸出几份巧克力放在桌上,她看了我一眼。

我也看了她一眼,两个人都没说话气氛怪怪的。

她一笑:“你瞅啥。我那同学偏要我拿着的,我就想着拿来给我们组员分了。”

M突然转过身来,拿了一份巧克力就又回去写作业了。

“哎我说M啊,你就非要跟我抢吃货这个名号吗?”我笑着喊道。

M无辜地转头看了我一眼,弱弱地说道:“大兄弟你有所不知,现在这个世界上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情太多,我对这巧克力的渴望呢,其实也是刻意表现出来的。我的真实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想抢在你们之前验证一下这块看似普通的巧克力,是否真得平淡得像它看上去的一样。”他的表情很夸张,用L后来的话说就是,“不当演员可惜了”。

L忍住笑,看似很认真地问:“那,巧克力里有毒吗?”

M的眼睛向上瞅,好像是在回味巧克力的味道。他突然露出一个谜样的微笑:“嗯,没毒,这绝对是居家旅行的必备神器!”

我皱皱眉:“哪有这么玄乎!”随手拈来一颗扔进嘴里,细品一会儿,翻起白眼,浑身抽搐起来——“骗人!分明有...毒...”

“哈哈哈哈!......”L和B的笑声把教室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我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有多中二,立刻恢复到了正常状态,一手托额头直着身坐着,我告诉自己要高冷。

L轻拍了我肩膀一下:“你们俩要是在学校搞个谐星组合,只要有人拍下来,绝对能上热搜!”

我和M看着她。M说:“那到时候你得在我们后方做足宣传!”

她的笑容没有敛过:“到时候我一定做你们的头号小迷妹!”

于是我们都笑起来,与此同时我还在认真地思考谐星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个话题结束了,M便转过身继续学习了。L拿出本小说津津有味地看,我瞥了一眼,那是九夜茴的《匆匆那年》,在那时也是本成书很久的小说了。

我歪着头看书的封面,那上面有行印刷的很潇洒的字。

“你曾说过的永远,现都成了遥远的匆匆那年。”

即便是在初三的我,也读懂了这句话究竟概括了多少在人们眼中所谓的爱情那最后不尽人意的结局。我那时的脑海中浮现两个词。永远数不清数目的虚假誓言,永远看不清究竟多远的一声声“永远”。

她注意到了我,看了我几秒,笑道:“你这表情怎么这么深沉?”

我的思绪被拉回现实,也笑了笑:“日常发下呆,看有没有资格被看成忧郁小王子。”

她把书拿在一边合上了。

“你曾说过的永远,现都成了遥远的匆匆那年。”她读出声音来,她的声音很纯,没有刻意演出的那种嗲,听起来很温柔很舒服。她看着我说道:“你喜欢这句话?”

“有点感触。”

“诶?说说看?”

“不了吧,怕你智商理解不了。”

“你走开!”

我哈哈大笑,看了她一眼然后把她的书拿到自己面前来,她没有阻止。

“我说...Z,你有喜欢的女生吧?”她看着我问道。

我楞了楞:“可能有吧。”

“有陈寻喜欢方茴这么喜欢吗?”她又问。

我翻书的动作停止了。

“应该...没有吧。我...好像都没和她说过几句话。”

她眼睛转了一转:“我猜猜看啊...不会是...H吧?”

我感觉我耳朵有点发烫,一时间不置可否。

她看着我笑出声来:“你居然还会害羞!”

我打了个“嘘”的手势。

“那你呢?暗恋哪家花美男呢?”

她笑容敛住了,目光好像锁定在我看不到的远方。

“确实是暗恋吧...”她顿了顿,“哪怕是在他两年前的毕业礼上,我也没有勇气把精心准备的贺卡送出去。”

“学长啊?”

“当时年龄小,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注意起他来了。没有他的QQ,也没有他电话,所以我对他最深的印象也只是他喜欢打篮球。在球场上的他特帅,真的特帅。三分球投进篮筐的那一瞬间,我只感觉......说出来可能显得花痴,我感觉,就像他赢了全世界。”她继续说着含笑,“那段时间我总喜欢在篮球场旁的一棵树下远远地看他,有时他也会看见我,然后他一看我我就害羞了低下头了,还总会莫名其妙傻笑,感觉丢死人了...”

“没有,挺可爱的。”我说。

她笑笑,继续说:“这么丢人好几次,他终于在我笑的时候问我:‘小丫头,你叫什么啊’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但我当时...”

“小丫头,你叫什么啊?”我笑道。

她瞪了我一眼,没理我的调侃,继续说着:“但我当时直接就回答了她,也了解到他叫J,学习不差,英语尤其好,他们班有不少学姐暗恋他...”

L没再说下去,我以为她突然难过了。我刚打算暖男一次安慰安慰她,一回头却看见她站起身跑向窗子。

“有纸飞机!”她趴在教室窗台看了眼窗户外走廊上在空中徘徊的纸飞机,然后转过头来向我叫道。

我笑了笑,从桌洞里掏出一本练习簿撕了一页纸,也折了一个向她丢了过去。她用两只手接过,然后朝着窗外比那些走廊上的飞机更高更远的天空扔去。

看着纸飞机飞得越来越远,看着窗户旁那活泼可爱的身影,我倏忽感觉自己被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叮了一下,冥冥中好似有什么种子在我心中发了芽。

我的脑海里不断重复起她讲自己经历时的画面来,我被自己吓了一跳,她有喜欢的人这件事刚被说出口时,我心中着实有一丝异样的不爽。

于是我便开始思考了。

如果下次L再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生时......我是不是就可以直接大喊出声,“小丫头就是你”了?

那天我的日记里有一段话写的特别工整。

“阳光下,一个女孩举起一架纸飞机,扔得很远很远。纸飞机与凉爽夏风作伴,同温热阳光为伍,飞过葳蕤草木,,承载着斑驳树影的梦与幻,飞向辽远的天空那一头,飞向我们的,遥远的未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