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终结与开端
  • 若爱若幻
  • 逸霂
  • 1496字
  • 2022-02-25 20:15:02

过了很久后重读自己以前写过的文章,沉心代入加重新查阅资料才找回当初的心绪。

2021年,本觉得可以结束2020年那种小丑感的年份,回过头来发现虽然不像前一年带着层烦闷或黯然,但成就寥寥,说是平静更不如说是毫无建树。

心血来潮点开了过去的日志,发现自己居然一年没动过笔写随感写心绪。人为不显幼稚不太愿意表露情绪或许作为一层原因,一年内确没遇见什么人什么事值得自己像曾经一样吐露心扉或许作为另一层原因,可望着如此长的时间间隔,我却突然觉得哪怕抱训练文笔的想法也应该给过去的自己一些交代,高中时对未来满怀信心憧憬的他应该不会愿意看到有个和他一样名字一样性格的人碌碌无为到他只要能见到他就会拉着他教育一晚上。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作为年终,却不对今年这一年度的总结。

于是紧接开头,从我写过的第一篇我认为生僻字比白话多的《雨》开始,再一次写下那句我知道只有自己能看懂所以硬要写出来抒发情感,结果后来自己也开始看不懂了,却坚决认为写出来就会让自己很帅的——

“飞鸿踏雪倒映倥偬现实却尘封伶俜故梦的瞬时,旧忆缱绻的韶华之澜渊穆而终不浟湙潋滟”

翻译过来是:

往事留下的痕迹万千,一边对比着如今琐事的纷繁迫促,一边埋葬着过去憧憬的明天。至于那些回忆,它们依旧美好,可时间长河终不停息,心间那份不变的美好,也终于逐渐不再那么耀眼。

对于那时的过去而言,如今便是未来。那时写那份回忆逐渐黯淡,或许更多是给自己暗示,而现在回顾一番,确是给了过去一个答复。

当时写那篇《雨》,中间夹杂个人情感的“几个人距离的时近时远”部分,一边倾注情感又一边极力隐瞒;结尾部分写涟漪与平静湖面冥和一体,一边悄悄给自己暗示一边又其实并不能阻止自己的思绪;包括后来昵称改名逸霂——逸宕,霡霂各取一字,暗示洒脱之意如小雨蒙蒙,虽不太感得到,但它确实存在。当初自己的确是在矛盾中纠结中逐渐成长的,于是在«雨»后,高考后最放松的那年,踏上成长的路途,《离》开了幼时的温室。

“就像雏鹰第一次展翅,逞强着挥动颤抖的翅膀,试图在广阔的蓝天划出属于自己的弧线,驶向未来的火车上踌躇满志的少年少女,满怀期待的眼神中也流露着不舍与不安。”

写下这些时自己踌躇满志大于不舍,后来重读时自己不安大于踌躇满志。踌躇满志什么时候被消磨得大抵是找不到具体时间,不安什么时候出现的我倒大概能记得。那也是我写文章从偶尔蹦出几个生僻字,借此隐藏情绪偷偷抒发感情,到完全开始自说自话,把白话也说得像故弄玄虚的第一次尝试。

那时,月亮《落》了。

“路没有变窄人没有转弯充实的忙被空虚的碌取代。

微光偶尔拉扯着场景映入眼帘。月落我看见未干的水泥地上只有图案相反的两种脚印。”

那时描绘着生活环境转换后各种落差带来的巨大不适应感,自己的生活方式没有改变,同高中一样的忙碌也没有改变,但高中的忙碌是为着具体的目标,那时自己感觉的忙碌是无趣且只让人烦躁。

实际上那时的烦躁还来源于另一件不被现在的自己当做事情的事,不过具体事件与本文无关,也就不多聊,不过当时《落》一文的确是花了一半篇幅写了这件事,我把一个人比作了珍珠还是月亮还是光我已经忘记了,但和这件事与本文无关相似,那个人在那篇文章里也不是情绪主导者。

主导者,是那句“未干的水泥地上只有图案相反的两个脚印”。写那句时我认为这句在文章中最直白却又最隐匿地把我的情绪全盘托出。

后来我又成熟又幼稚地找到了针对这种情况的又简单又复杂的解决方案,这是在《雨》以后的成长,但又和《雨》那时不同,这次成长看上去是能解决各种事情,实际上却让消极与逃避占据了大半的解决方案空间。

或许这才是让自己久未写文字的最深一层原因。

虽然最后又是没打算清晰表露想法,但总结是结束了。

逸霂,写于2021年12月31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