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过去的过去(1/2)
  • 若爱若幻
  • 逸霂
  • 2014字
  • 2017-07-18 22:39:16

刚踏进初中大门的小男孩,背着快有他半个身子大的书包,推开了教室的门。左右动了动脑袋,朝门里瞪了瞪眼睛。他深吸一口气,刚想走进教室,就被后面一个人推到了一边。他烦闷一抬头,望见两个女生,一个在瞪大眼睛看着他,另一个则一脸微笑地看着另一个女生。小男孩可以猜出来,刚刚推到他的是看着他的这个女孩,但他的目光却更多地在意在另一个女生身上。微笑着的她轻轻扬起头,笑容也轻,随风飘动的几根发丝也轻,随着轻柔的阳光一起,被定格成一幅画面,被男孩一直记在心底。

这大概就是我和她初次相遇的场景吧。我还记得她当时穿着一件洁白的女士衬衫,留着高高的马尾。

短短的,不经意间的一个对视,自然没有让我一瞬间喜欢上她。事实上,我和她,整整两年,基本上没有什么对话。初一初二的我太过内向,而且对喜欢实在没有什么概念。

后来,初三了。老师重新分的那一组里,便有我,有她,有那整整一年来自我们的难忘回忆了。至于那回忆,隔了三年,在我脑海中虽稍稍有些断断续续,但在那模糊的轮廓里,也同样有一些在慢慢清晰,慢慢闪烁起星星点点。

“第四组,Z,L,F,S…”当老师把重新分配的组员名字全部报出来时,我还在跟原来组的几个人告别。回过头来,除了我以外的5个人都在老师制定好的位置上坐着了。

我也向那里走,几个同学看着我,我也看向那几个同学,目光经过L时,她白净的脸上礼貌地绽出甜甜的笑。于是我也了一个同样的笑,当然我不确定自己的笑容是否很甜。

那时我还不知道,拥有着能够令我沉醉四年的沁人清香的花,即将开放。

老师的安排里,我和她是同桌。

虽然说是同桌,我们却并不经常说话——这当然是描述最起初的那段时间。我不会搭讪找话题,人家女生也没和我熟悉到非要问我几个问题。我只和她多多少少打了个招呼,而和后位的男生更聊得来。那男生叫F,当时一米七出头的身高,不胖,穿着和我们所有学生都一样的校服,留着学校规定不过两厘米的板寸,眼睛大,颜值还是挺高的。他性格比较开朗,不知为什么和他同桌混的特别熟。他同桌是个很文静的女生,有时上课会带眼镜,名叫W。和F玩熟了,F和W开玩笑时,我也能不尴尬地接上话,所以在最开始,六个人小组的场景通常是我转身找后面两个人,而前面两个人转过来找L,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分裂般的局面居然持续好些天。

前面也是一男一女,男生叫M,女生叫S,他们俩在我前位,这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两本课课通压在桌上。问他们的问题他们总可以马上解出。他们是学霸,自然有学霸之间聊的话题,F和W之间有一个自来熟的F,话题这种东西当然是想少也少不了。倒是我和L…

我终于开始注意她了,但仍然不是多么明显的注意。可能是一直没说过太多话,我还总转过头找F和W谈笑风生,她对我就像我对她一样“冷漠”。放学见不到,下课怕尴尬,我就每天上课用余光看着她。上课的她很认真,在我的余光中,大多数时间里她的侧脸总是微微上扬,长长的睫毛下水灵的大眼睛总是不住地把目光聚焦在黑板上。某一天阳光很暖,穿过玻璃窗映射在教室里每一个角落上。我余光里的她似乎在阳光下更白净了些。我整个脑袋都转向了她,她也注意到了,有些不解的看着我。我们就这么对视了几秒,我也不知为什么,特别义正言辞道:“有苍蝇在飞!”随即伸手去抓面前的一缕空气,随即听到来自讲台前更年期某老师的咆哮声。

“Z!你在干什么!”

我没有把“抓苍蝇”喊得震耳欲聋以至于全班都听得到,但有一点我记得清楚。

轻轻的,仿佛受了委屈一样的三个字从我声带挤出来时,L笑得很开心。

她笑得挺好看的。

这部分我写的仔细,是因为我初三曾经在日记里挺详细的记录过。其实刚发现我写日记的时候我也傻了眼,原来时间过得久了,真的好多事都会被遗忘。

那节课下课,她看着我,又笑了起来。

“有那么好笑吗?”我装作无奈地望着她。

“嗯!”她笑着点头。

我摆出严肃表情,做生气状吼道:“别笑了!”

她把笑敛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但不过两秒,她又笑出声来:“你知道当时你有多好笑吗?那个表情,哈哈哈!”她学着我的动作,把手向前一抓,伸长了脖子,眼睛忽的一睁,随即把头拧向一边,站起身来。我被她的动作逗乐了。她瞅见我,立即也坐回原来的位置上,“咯咯咯”的银铃般笑声响起来,整个小组都充满欢乐的气氛。

我们自那时开始说话,总是她挑起的话题。她问我认不认识谁谁谁(都是她小学的),但我都不认识,她问你怎么谁都不认识啊,我就随便给她提了几个我小学同学的名字想堵堵她,但没想到她居然认识。她说以前是一个幼儿园的。我说你这么厉害啊,我那时候怎么穿裤子脱裤子都记不住呢,她笑了。她还问我喜欢猫喜欢狗,她说她家以前养过狗,但是后来狗总是随地大小便就被送人了,送人那天她伤心死了。我说我养过兔子,那兔子随地乱跑我嫌它脏了用凉水给它洗澡,第二天那兔子就发烧感冒病死了,我难过的哭得死去活来的,到了第三天,我也感冒发烧了还不止地打嗝,后来找了神婆才好的。她又不止地笑。我问她你怎么这么喜欢笑?她反问我你怎么这么逗?

和她一起聊天,挺开心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