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hapter1.
  • 一路人
  • 阿顷
  • 3184字
  • 2020-08-27 15:06:47

每一年的毕业季,仿佛都是写尽了无数的别离,曾经争吵过的人,背后骂过的人,到了离别的这一天,突然发现,原来还是会舍不得。

然后,你会突然发现,开始喜欢上了学校图书馆的安静,喜欢上了自习室和谐的氛围,还有食堂里曾经不喜欢吃的烤肉饭。

那是真真正正存在的四年,虽然不是同所有人都关系好,但是到了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原来自己还有一点割舍不掉,也有一些无法忘怀。

每一年的六月,学校里都会攒集无数返校的人,匆匆的写论文,匆匆的投简历匆匆的面试,匆匆的拍照。

当一群群人拍了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当那些油腻的老面孔离开了,清爽的学姐走了,毕业季,就没了。

苏雅选择拍照的地方,是在一颗大的枫树下面,那是学校里最老的一颗树,枝桠覆盖的面积十分广阔,夏日灿烂的阳光透过一一片片青愣愣的枫叶,落下的只有一点点的亮点。

相机卡擦一声,就定格了大学四年的时间。

苏雅高高的扔起了学士帽,身上宽大的学位服更加衬的她人娇小玲珑,跳起来的那刻,苏雅使劲的抬头去看,却仍旧止不住眼里落下的泪水。

于是,直到照片都拍了完了,苏雅眼泪就铺满了整张脸,她擦了擦,才发觉,哭了的,原来不止她一个人。

苏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是觉得这种情况下,伤感才是对的。

苏雅把学位服还了回去,广播里还不断的重复:“请毕业学子下午两点到礼堂集合,参加毕业典礼。”

苏雅插上耳机,隔绝了一切声音,和拍照的人说了一声,嘱咐人把照片的电子档发给她,就头也不回的朝学校外走去。

于她而言,大学四年,到底还是没有什么好回忆的。

以后?

苏雅闭上眼,从铺满碎石子的路走过去。

考研,出国,嫁人,一辈子也就这样过去了吧。

想到这里,苏雅突然笑了,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没了再去猜测他们心里想着什么的想法,只是加快了步子,想逃离这个地方。

苏雅走了十几分钟,才堪堪的看见学校的大门,在一座桥的后面,一根高高立起来的石头上,写了她的学校。

苏雅走过桥,那桥上五彩的旗子迎风飘着,好看极了,苏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学校的时候,就是从这座桥走过去,后面在学校里迷了路,在开学后的一个月,苏雅终于改变了自己觉得学校很大的看法,开始觉得小了。

如今从体育馆那边走到校门口,苏雅叹了叹气,原来,还是挺长的一条路。

苏雅回头,最后看了一眼,终于离开。

和过去的一切,说再见吧。

一切,所有的。

故事。

苏雅打车回到公寓,已经十一点多了,合租的李程还没有回来,苏雅换鞋就去收拾东西。

她的东西不多,书已经全部快递回去了,被子和一些生活用品。早就被她一点点的扔了,剩下的就只有衣服,苏雅开了行李箱,把衣服全都塞了进去。

刚好,一个大箱子。

大学结束,她也要走了。

收拾好了东西,苏雅把钥匙放在茶几上,拖着行李箱走了,她不喜欢离别,李程没有回来也好,也不用哭的死去活来的。

说来,她和李程的相遇也挺巧的。

李程是BJ人,家也住在BJ,但是在上海读大学,她们虽然专业不同,但是都是属于不合群的那种人,所以,就在外面,一起租了房子。

认识李程,还是因为大一时社团招人,她闲来无事就打算去转转,别的社团大都是敲锣打鼓,比如汉服社,前面都是古装的美女,还有动漫社和毛笔社,各类的社团都是五花八门,只有李程的社团简谱至极。

李程当时大二,从学姐手里接过了志愿者社团,到她这一届。就只有寥寥的几个人了,因为学校的团总支本身就有一个青年志愿者协会,所以,几乎都是去了学生会,参加社团志愿者的就少了。

苏雅在李程面前停了很久,于是李程问了一句:“你要加入我们社团吗?”

苏雅忘不了那个笑容,明媚的,像星星一样,几乎没有犹豫,苏雅立刻留了自己的身份信息,交了会费,进了志愿者协会。

在后来,苏雅实在是受不了宿舍里面的女孩子,就和李程一起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住。

大学四年,李程没有少给她帮助,不管是忘了带书,还是月经来了人不舒服,或者感冒发烧,李程都是陪着她,两个人像一个相护拥抱取暖的人,温暖了彼此的大学时光。

那怕是李程实习的时候,也都会隔了几条街,特意回学校这边住,苏雅也是这样,即便实习的地方离学校很远,她也是坚持每天晚上打车回来住。

如果说大学还有朋友的话,那李程,应该算是她唯一的朋友,到了可以用娘家人来形容的地步。

苏雅怅然,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或许,他们还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姐妹。

可是,发生了,那就是永远的发生了,忘不掉,抹不去,擦不掉。

苏雅关上门,就打车去机场,回家的机票是前两天才买的,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在学校呆几天,只想着一结束,马上就回去。

离起飞还有三个小时,苏雅排队,去办托运,冷不丁的看见一个妇女拉着小孩子在前面排队,那小孩子回头,冲她开心的笑了笑。

苏雅感觉自己心底某一刻,突然的柔软了起来。

苏雅脸上带着笑,突然的想起了福利院的孩子们,福利院算是她做志愿者服务,去的最多的地方,几乎每一周,她都会去一次。

苏雅看着航班信息,拉着行李箱拉杆的手缩了又缩,最终,她从队伍中插进出去,打车去市里。

她还是应该回去看看那一群孩子。

苏雅打定主意,就直接去了一个快递的门面,把行李箱寄回去,称重,付钱,然后去超市买东西。

她买了很多玩具零食,大大小小的装了几个口袋,想是把以后不能来看他们的东西,全部都买完了,才打车去天堂孤儿院。

天堂孤儿院是一个福利院,里面大多的孩子,都是被父母送进来的,有些是父母承担不起,有些是父母不在了,被人送了进来,他们虽然身世凄惨,但是,脸上却常常带着笑意,就像福利院的名字一样,是一个个一个的天使。

苏雅把东西放下了,在门口登记名字,那保安看着她,问:“小姑娘,你要毕业了吧。”

“是啊。”苏雅麻利的填自己的名字,“你怎么知道?”

“就是每次和你一起来的那个男生,说啊,以后来的时间就没那么多了,毕业了,要找工作了,不像上学,那么轻松。”保安笑吟吟的说。

“是啊。”苏雅点头,眼睛往前面一看,就看见了苟智然三个字,她手僵了僵,脸上却还是带着笑意,说:“这次来了,可能以后来的就少了。”

“姑娘心地好,那些孩子都会感激你的。”保安慢慢拿出了叶子烟,说:“孩子们天天都说着你们这些大姐姐,大哥哥。”

说完,保安又叹气,默着:“可惜了他们。”

苏雅笑了笑,把名册递了回去,又把装东西的口袋提了上去,说:“麻烦大叔拿进去一下,我就不进去了。”

“来都来了,不去看看那些孩子?”保安惊讶,他可还是第一次看见面前这姑娘,只放了和东西就走了。

苏雅抬头,正巧一些童声传入苏雅的耳朵里。

小孩子们的嬉笑着,说:“智然哥哥,我们来玩老鹰抓小鸡啊。”

“好啊。”

“不去了。”苏雅唇角弯起,“我急着回家,就先走了。”

原本,她还打算和孤儿院的小朋友道别,现在看来不必了。

飞机已经起飞了,苏雅去了火车站买火车站,幸好,还有硬卧,晚上五点钟,苏雅捏着票上了车,一边算着到家的时间,明天晚上十一点多。

二十五个小时。睡一觉,就差不多了。

可是,当火车轰轰的走起来的时候,苏雅看见那一个城市的霓虹灯,她睡意全无,坐在床上,透过那一扇小小的窗户,苏雅独自和这个世界告别。

苏雅觉得自己应该会很平静,马上可以回家了,马上可以离开这个城市了,可是,苏雅还是哭了。

她已经死了,在苟智然离开她的那一刻,她死了。

心同样的,也被冰封了。

她以为她对这个城市不会再有留恋,可是,她错了,才离开了两分钟,才离开了两公里,她就现发了疯一样的想回去。

最终,变成了无声的哭泣。

黔城的空气比上海的空气湿润的多,春天一到,就会长满绿油油的小草,当地人都叫做春草。苏雅喜欢哪种草,生命力旺盛,几乎承载了她所有的乡愁。

夜凉如水,苏雅没有弄出丝毫动静回了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就要睡觉。

绕是这一天在疲惫,苏雅也不敢闭眼,因为一闭眼,满脑子都是苟智然修长的身影。索性爬起来抱着平板码字。

成功发表后,苏雅刷了微博,通知臾粉们《若能寻一世安稳》结局了。

没到多久,臾粉们纷纷举手回应。

苏雅的笔名是须臾,几年来,她已经是一个比较著名的作家了,在网上拥有几千万的粉丝,粉丝也自发的把自己称为臾粉。

这次,苏雅倒是很快的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