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迟来的蜜月

等到情绪稳定后阮余生准备跟阮宇坦白。

“老公,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其实没有失忆。当初就是来找你的。我的真名叫段英,来找你的那天就感觉你很不错,后来就慢慢的爱上你了……老公,你生气了吗?”

“阿生我说过,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什么都听你的。无论是谁,你都是我最爱的人。这点永远都不会变。放心,我永远不会生你的气!”

“老公,能嫁给你真好!明天我们去民政局用我的真实身份登记结婚证。这么好的老公别被人抢走了。”

“傻瓜,两个臭小子走了。我们再去造一个女儿。”抱起心爱的女人去卧室。

来到目的地车子停到一栋别墅门口,这里并没有那么豪华,只是一栋普通的别墅。段中兴是要培养继承人的,不是把两个外孙接来享受的。如果只知道一味的追求物质财富,一个人就会失去自我。总有一天会自觉坟墓。白手起家的段中兴非常明白这一点,才使得段氏成长的这么稳定。

安排他们在这样的住处,可以很好的隐藏身份,又能很好的保证他们的安全。现在集团已经有人想下手了,他必须要让他们更快的成长起来。段中兴知道,未来是属于这些年轻人的。

“外公,你这么多钱,就让我们住这。我看这也不比爸妈那大多少呀!”阮灼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清楚这是想让他们历练。想得到更好的就要自己努力。

“这里只是让你们落脚的地方。过段时间我会送你们出国。”

“外公,弟只是爱开玩笑,这里很好。进来时我看了一下安保系统还不错,也很隐蔽。”

阮毅一直都是心思缜密,段中兴满意的看着才十三岁的孩子洞察力就这么好,心里很是期待他们长大后会是多么耀眼。

“哥,就这系统还叫安全。你不用出手,我一个人分分钟就能破解。”

“好了,这栋房子就是你们俩的了,等到你们有能力的时候,自己去买更好的。我是要把你们培养成优秀的继承人,又不是请回来做皇帝。”

“外公放心吧!你真以为我是那种追求物质金钱的肤浅之人。金钱虽好,过渡迷恋就会失去自我丧失理智。”阮毅很是赞同的搂了一下弟弟的肩膀。

段中兴没想到小小年纪就看透这一点,感到很是欣慰。阮宇还真是教育出两个优秀的孩子。

“你们能明白这些真是让我惊讶。不愧是我段家的血脉,没让我失望。”

“外公,你这句话要是被爷爷听到。可能会比来的时候吵得还凶。”

“快去整理自己的东西吧。这里我都安排好了,我走了”

想起来之前和阮老头吵架的事情,笑着摇摇头。真是二十多年都没这么开心了。

过了这么多年,家长第一次见面很是热情。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两个长辈热情客套的握紧对方伸开的右手。作为主家的阮爸爸首先开口。

“亲家公,你好。招呼不周请见谅。”

“哪里,哪里亲家客气了。”

“快坐下吃饭,我这儿子别的本事没有。这菜做的可是堪比五星酒店了。这么多年可没让儿媳妇进过厨房。”

“好好,你也座,你也座。”

“这瓶酒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好酒,今天我们哥俩好好喝几杯。”

“真是太好了,今天就陪老哥喝几杯”

“哈哈……来先走一个。”

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真是好酒。有时间去我那,也品尝一下我的收藏。”

“好一言为定。”

“吃菜吃菜。”

一直座在位子上帮老婆扒虾的阮宇举起酒杯。

“爸我也敬你一杯。”

“好,以后要照顾好我的女儿”看着宝贝女儿幸福吃虾肉的表情。心里更加放心了。

“爸,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自己的爱人伤心难过的。”

其乐融融的吃完饭,棋盘两端的人突然争吵起来。

“段老头,你凭什么一来就要带走我的宝贝孙子。十几年来都是我在照顾他们,你做过什么。我绝不会同意你把他们带走。”

“他们是我的外孙,段氏集团的接班人,当然要跟我走。难道跟你这个糟老头一样,一辈子在这小地方呆着。井底之蛙。哼!”

“段老头,你以为谁都稀罕你那点家产啊!我养了十几年的孙子凭什么要继承你的家产。你做梦。”

“我养了十八年的女儿都下嫁给你儿子了,要不是我的宝贝女儿,你会有这么优秀的孙子吗!他们两个必须跟我走。这样才能给她们更好的教育,我绝对不允许你断送他们的前程。”

“段老头你别拿这些糊弄我,我不会同意你带走他们”

“你这糟老头真是目光短浅。我才不管你同不同意呢!”

看到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老爸。但很是无奈。阮宇拉着自己的爸爸去了卧室,留下阮余生和段爸爸。

“爸爸,你先别生气。公公把他们俩照顾了十几年,你突然说要带走,你得让他有个心理准备,是不是。”

“爸,没想到你还会吵架呢!我以为你只会照顾妈呢?”

“臭小子,你儿子都快没了,还有心情开玩笑。”

“爸,就算他们去了也还是姓阮,又不会改姓。再说了我们这的教学质量你也知道。为了两个孩子的未来,还是让他们去吧!”

经过两人的劝说引导,两个老人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相互道歉。握手言和。才顺利的把外孙接过来。段中兴心里想着,等到他们留学回来就把集团交给他们,自己也去过一过轻松愉快地晚年生活。

孩子不在身边,两人过着甜蜜的二人世界。难得今天没有早起去上货,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搂着怀里面色红润的爱人。褶皱的床单和微喘的气息,有一种暧昧的信息。怀里娇柔的女人,把微红脸贴在男人的胸口,听着熟悉的心跳声。

“老公,你是不是已经知道爸爸一直在资助阮毅和阮灼了。”

“嗯,怎么了?”阮宇温柔的抚摸着爱人的头,就算过了十几年,对怀里的女人还是会有当年的冲动。每次都感觉那么美好,让自己爱的无法自拔。只想一辈子这样宠着怀里的女人。

“这些年你挣的足够我们用的,为什么不问问我把钱花哪了!”

“老婆,我只负责挣钱把钱给你,绝不会问你怎么用。”

“你就不怕我去养小白脸!”

阮宇猛的翻身把怀里的女人压在身下,看着红晕未退的粉色脸颊,狠狠地吻下去,唇齿间挤出一句带有强烈占有欲的话。

“老婆,我对自己的技术还是很有信心的。不然我们再巩固一下”

“停,老公我求饶,我不会找小白脸的。”阮余生推开身上带有强烈占有欲的男人撒娇。

“这次就放过你,小傻瓜。”

“对呀我是小傻瓜!你是大叔哈哈。”

“老婆,对不起,这么多年都没有带你出去走一走。”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开心的模样。温柔的搂在怀里。

“老公,我们去补蜜月吧!这些年你挣得钱都在这里。可是不少的存款呢!”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张卡在手里摇了摇。

两人为了方便,乘高铁来到了一个美丽的城市。他们的蜜月没有时间规定,只要玩够了才回去。就算钱不够,段英的身份,分红的钱也够他们挥霍的了。人生苦短,阮宇只想再有限的生命中,陪着心爱的女人,让她开心快乐。为了方便,两人在租车公司租了一辆车代步。

酒店房间里午睡刚醒的阮余生,暧昧的钩住阮宇的脖子撒娇。

“老公你就带我去会所玩吧!自从认识你后,十几年都没去过了。”

“那里就像一个猎场,到时候有多少男人盯着你看。换个地方带你去。”

“我只想去会所,老公你就带我去吧!”知道自己打不过阮宇,不能从他身边偷跑成功。只能软磨硬泡。

看这自己老婆这么想去,实在不忍心。只好妥协。

“好,晚上带你去。现在就去买衣服。”

“老公你真好,嗯嘛……我去洗个脸。”

正如商量好的,晚上两人去了一家会所。包括娱乐住宿条件非常优越。来到灯光酒色,红绿相映令人目眩神迷的酒吧。

其实阮宇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还真是让人神魂颠倒。想象着老婆以前的生活方式,和跟着自己的十几年的生活对比,对老婆的愧疚更深了。可能是因为生活环境不同,也可能是因为出于对老婆的愧疚,阮宇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目光投向玩的尽兴的老婆,偶尔喝一口手中的酒水。

有几位穿着性感,身姿妖娆的高挑美女,看到座在角落的成熟又不失帅气的男人。魅惑的走过去搭讪。

“先生,在这样的地方一个人喝酒,是不是太没意思了。要不要去楼上我陪你一起喝,也算认识一下。”

看到自己老公被别人搭讪,阮余生快速走过去。挤开站在自家老公面前的妖娆妩媚的性感女人。顺势在阮宇唇上亲了一下,座在他怀里看向旁边郁闷的美女。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是我的了,你另寻良人吧!”

同时阮宇也抱紧扑过来的老婆,宠溺的眼神没有离开过。

始终是夜场的女人,一下就看出了阮宇眼中的情愫。识趣的离开了。

“老公,你这是故意勾引那些美女。”

“老婆,我可没有。我眼里只有你。”

“这还差不多。我去下洗手间。”

“我陪你一起。”

两人一起走到洗手间一左一右各自进去。在卫生间里的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的对话。是一个女孩在打电话,看样子也只是二十一二岁。长相甜美。

“你们能不能不要逼我,就算我欠你们的钱,也不会答应你们去做那种事。”

挂了电话女孩无助的蹲下身去,抱着膝盖痛哭着。好像全世界再也没有人会来保护她。唯一保护她的爸爸,一个月前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她。

同一家会所里的包厢里,男子笑的神迷,放下手中的手机。身旁坐着几个的衣衫不整的男人,神情涣散,桌上还放着残留的违禁品。

“老大,那小妮子还不愿意做吗?本以为,弄死他老子,没了牵挂她就会乖乖听话。”

“闭嘴,这件事绝不能让她知道。否则她永远不会相信我们”

“是,老大。那我们要不要把她找过来。”

“不用,她就在这里工作,总有一天会心甘情愿的过来。”

从洗手间出来,好奇的走向蹲在角落哭泣的女孩。

“你怎么了?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听到有人说话抬起头擦了擦眼泪。

“谢谢,我没事。”女孩知道没有人会帮自己,也没有人愿意得罪王哥的人。在这个残酷的现实社会,谁会愿意帮助一个陌生人,去得罪一个有一定实力的地头蛇。

看着走出去的女孩,阮余生也没太在意,谁还没个伤心事!等在外面的阮宇看着走出来的老婆笑着迎上去。

“老婆还想去玩什么,我带你去。”

“我饿了,去吃东西吧!”

“好我们去对面的餐厅。”

这是一家西餐厅气氛很是浪漫当然消费也不低。两人享受着美食,当然以阮余生的身份就是在奢侈的东西也有能力拥有。吃完饭出来看到不远的地方有几个人围着一个女孩,好像还动手了。阮余生看到女孩时就认出了是刚刚在洗手间的那位。慢慢地靠近并没有马上阻止。阮宇也跟在后面认真的听着几人的对话。

“曹云,拿了老大的钱,现在你的问题解决了,却不愿意遵守约定,帮老大办事。你以为我们是慈善机构的,想不来就不来”

“我是拿了你们的钱,可是我爸已经死了,医药费也不会退了。我会想办法把钱还给你们的。”

“还钱,你以为我们老大会缺你那十几万块钱。告诉你,只要你帮老大办完这一次的事。就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你们骗三岁小孩呢!只要我帮你们走私这一次,肯定会染上毒瘾。到时候我还有好日子过吗?”

“你还挺聪明吗!怪不得老大会看中你”

“钱我会尽快还给你们,我是不会去贩毒的”

“好,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说着就要动手,曹云吓得蹲下身抱着头。没想到被人拉了一把。睁开眼看到在洗手间认识的女人,又看着把几个人打趴下的男人走过来。定了下神。

“谢谢你救我,可是他们是王哥的手下,一定会来报仇的。你们快走吧。”话刚说完就有几个人围过来,一看就是刚才包厢里的几人。。领头的男人看了一眼阮宇。

“是你打了我的人。”

“是的。”

“好,有胆量。敢在王哥的地盘动手。”

“难道你就是王哥?”

“想见王哥,你也配?把人交出来,伤人的账我们一会再算。”

曹云不想连累好心救她的两个人。张口劝阮宇和阮余生离开。

“谢谢你们救我。他们不好惹。你们走吧我跟她们去。”

“不行,你们走私毒品,还这么猖狂,今天我就教育教育你们。真是给国家造成麻烦。”

“你知道的还不少,那别怪我不客气。兄弟动手。”

几个人哪里是阮宇和阮余生的对手,一会就趴下了。这时停在会所门口的车上下来一个跟阮宇年纪差不多的男人。身后跟着几个身材魁梧的保镖走向他们这边。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在自家门口动手。”

“王哥,这两个人来砸场子,一点没把你放在眼里。”真是恶人先告状。

在看清双方是谁之后,两人都很惊讶,然后相视一笑。

“阮宇,是你。”

“你小子现在过得不错。”

“让你看笑话了,走,进去聊聊。”

几人一起走进去,跟在身后的男人心里非常忐忑,这次可能瞒不住了。

坐在偌大的包厢里,王子强把手下都支出去,只有留下相识的三人。

“阮宇,你怎么舍得出远门了。十几年前说去找你喝酒,没有去。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王子强,没想到你会堕落到如此地步,竟然贩卖毒品。”阮余生实在没忍住,在她眼里看到的王子强就是当年偷钱包的小偷,现在的毒犯。

“段英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贩卖毒品可是重罪。我可不想再去坐牢。”王子强半开玩笑,他手下的人,虽然有干些违法的事,但是他规定不可以有任何人贩毒。

“你知道我的身份”阮余生和阮宇都很惊讶。

“当然,我对阮宇可是非常关心的。当年还和你打了一架,难免好奇。在有能力后就顺便查了查。”

“刚才那几个是你的人吧。他们在逼迫一个女孩为他们贩毒。还是打着你的名号”

阮宇是很了解王子强的,知道他不会去贩毒。

王子强气的拍案而起,眼神冒着怒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