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终于表白

一路来到鲜花店。选了一束百合花。抱着花一路微笑着走回店里。把花放在心爱的人面前。

“这花才适合你。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

阮余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惊喜。看来是樊小鹏的事起作用了。

“这个不太适合你。”拿着刚才的玫瑰,丢到门口。

“你为什么突然送花给我。”

看着行为幼稚的男人。心里早就开心死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

“只是看你来了这么久,也没送过,就去买来给你。”阮宇突然发现自己表现的太紧张了。故作轻松。

“原来是这样啊!还以为你是看到有人喜欢我吃醋呢!”

“我都被你称呼小叔了,有什么吃醋的”

阮宇很介意自己的被这介绍成长辈。转身走楼梯。

“哼哼……看你能装多久,就算是我先爱上你的。也要让你先对我告白。等着接招吧。”

阮余生捧着百合花暗暗发誓。也跟着上楼。

阮宇去了厨房,而阮余生座在沙发看着没看完的电视剧。从厨房出来的看着认真看电视的人影,神情有些恍惚。

“阿生,在你心里我真的就像个长辈吗?看你最多也不超二十岁。而我都已经二十六了。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接受吗?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也是你应该喜欢青春活力的男孩,他们比我浪漫会哄你开心。”

“饭好了吗!”感觉有人盯着自己,回头看到正在看自己的阮宇。

“好了!准备吃饭吧!”反回厨房。两人像往常一样摆好饭菜坐下。

阮宇今天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低头吃饭。看到一直不出声的人,阮余生故意再刺激他。

“阮宇,你感觉樊小鹏怎么样”

“为什么要问我。”

“你作为我的家人,当然要问你的想法了。”

“不错,长得虽然没有我成熟,又瘦小。但是很会哄你开心的。”

“你也太不负责任了,万一他对我不规矩怎么办。”

“凭你的身手,只要你不愿意,能打他好几个。”

“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你们年轻人在一起,很正常。我能说什么。”

“哼……今天饭真难吃,你自己吃吧。我去睡了。”阮余生看着无所谓的阮宇。

看到起身就走的人“阿生,你真的只把我当家人,这样也好还能在你心里有一点位置。”

等二天为了让阮宇快点告白,阮余生做了一件惊人的事情。正在整理水果的阮宇时不时看看门口,内心愤怒的看着樊小鹏在外面等着阮余生。

“阮宇!看我这件裙子好看吗!今天我要去约会。所以你自己看店吧!”

阮余生故意转了几圈,让他看到后面露出来的背。效果很好,阮宇眼睛一亮心里酸酸的。

“天气这么凉,不适合穿裙子。最好换一件。”

“怎么会呢!约会就应该穿裙子。这样才会有女人味。你不懂。好好看店,不用等我吃饭了。拜拜。”故意刺激着他。

樊小鹏看到阮余生过来,伸出胳膊揽住她。

“你今天真漂亮。”

阮余生微笑了一下。跟着一起走了。好转过路口就挣开樊小鹏的胳膊。

“我们刚认识,这样不太好。”

“好,我带你去座过山车。”放下胳膊有些尴尬。

看着一起走了的两人,阮宇也没心情摆水果了。座在收银台看着心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搂着走远,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每次顾客走后,阮宇就盯着门口,等待着熟悉的身影。可是时间一点点过去,天渐渐黑了。座在楼上看着自己煮好的饭菜,一点胃口都没有。看着对面的空椅子,又看看时间都快九点了。

怎么还不回来。一个人座在餐桌上看着对面的位置。又看了一下手腕上的红豆手链。好像看到了永远嘴馋的小女人。吃饭总是开心的陪他说着好话。想起刚认识啊生的时候,第一次给女人买内衣的时候,在商场的时候。一起看店的时候。回想着过去的一切。阮宇真的很开心……又找到阿生收到花时的笑容,和被别的男人带走的画面阮宇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起身回到卧室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樊小鹏和阮余生站在水果店不远的路灯下面。

“樊小鹏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今天和你出去只是想让阮宇嫉妒。其实我喜欢的是他。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阮余生坦白。

“你们不是?”樊小鹏不解。

“不是,我们三个月前认识的,可以说我是故意接近他的,我也真的爱上了他。我不想再等他告白了。回去我就会告诉他我爱他,要和她一起生活。所以对不起,利用了你。”

“呵呵……没事,看的出来他也很爱你,只是没有说出口。只要你能幸福就好。还好我陷得不深。祝你幸福!”樊小鹏知道再多说也是无用,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

“嗯。我会幸福的拜拜……”转身走向水果店。刚想上楼就被跑下来的阮宇狠狠的抱在怀里。

“阿生,我爱你。真的爱你。”

这一刻阮余生幸福的都要飘起来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推开阮宇。

“你干什么!弄疼我了!”就要上楼。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心疼的道歉。忙拉住要走的阮余生。

“阿生,我爱你。我不想再猜你是不是恢复记忆后会不会离开,会不会嫌弃我比你大,会不会说我不浪漫。我爱你,无论你爱不爱我。我都要告诉你我爱你。”

“你就不怕我回想起来,我有一个超帅有钱的未婚夫!”终于等到告白了。还故意逗着紧张的阮宇。

“就算你有,我也不会放手。我要做一辈子饭给你吃。阿生,可以吗?”

阮余生终于忍不住了,踮起站在阶梯上的脚尖,这个高度刚好可以轻松吻到阮宇的唇。

阮宇又一次感觉到甜蜜的柔软。抱起娇小玲珑女人,夺回主动权狠狠的亲吻着怀了的人。一直到餐厅里才不舍的松开。看着被自己吻的水润的唇,忍不住又啄了一口。

“你占我便宜,讨厌!”气喘吁吁的阮余生红着脸撒娇。

“是你主动的,第一次没吃够,这次可要过下瘾。”坏笑的看着心爱的女人阮宇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可以这么不要脸!

“让我等这么久才告白,而且还没有花。”

“啊呀!你干嘛咬我!”推开脖子里的脑袋。

“宝贝,这是深情的吻,不是咬。送你的花,喜欢吗?”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指着阮余生脖子里的红色唇痕。

“讨厌。”突然阮余生反手把阮宇挤在门上。眼神凶狠。

“说。这些都是在哪个女人身上练的。手法这么熟练。”

只见阮宇轻松就把按着自己女人抱在身上。轻点了一下唇。“看到你自然就会了,不用学,这是情到深处自然流露。做好准备吃饭。都要凉了。”

看着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

“阮宇,你知道吗我刚见到你就开始喜欢你了。后来相处下来慢慢的就离不开你了。”说的有点煽情。

“你不是跟别人说我是你小叔吗?”阮宇没好气的问一句。

“呵呵,那是故意刺激你的。现在像我这样的小萝莉就喜欢你这样的大叔,谁让你总不告白我才想到这个方法。事实证明效果还挺好的”

“你真行!我看樊小鹏是来真的!”阮宇表情明显不悦。

“放心,刚刚我跟他坦白了,不会再来了。”

“再来小心我揍他!”阮宇是认真的。

“你还欺负小朋友,哈哈……”

“什么小朋友,敢拉你的手,搂你的腰。早都想揍他了。”

“明天带你去看爸妈”

“嗯。我也想他们了。”

座了几十分钟的车终于到了爸妈家。

“爸妈我回来看你们啦!”

“小宇回来了!”

“伯母,还有我呢!”

“好快进来吧!”

“爸呢?”

“去张伯那里了。可能快回来了。”走到门口的阮爸看到门口的车就知道儿子回来了!

“小宇回来了!”

“伯父回来了!”在院子洗手的阮余生看到门口的人。

“阿生也来了。快去屋里。”

“好”屁颠的跟着。四个人坐在客厅里,阮宇先开口。

“爸妈,我和阿生在一起了。”握住旁边的白皙小手。

“好好,阿生这么好的女孩,不嫌弃你,就偷着乐吧!”阮妈妈开心的不行。

“怎么会呢伯母。阮宇很优秀。我也很喜欢他。”阮余生大胆的示爱。

阮妈妈像是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站起身。“阿生,我带你去看看乡下的风景。”

“好呀!伯父我们去了。”

“老阮中午的饭就交给你了。”

“好,放心去吧!”看着两人出去,阮爸爸看着自己已经长大了儿子。

“决定了。”

“嗯。无论以后阿生是什么身身世,我都不会离开他。”

“嗯。好小子,真是长大了,不是哪个莽撞的少年了。”

“走去完成你妈交待的任务去”

“爸。我们家男人的地位是上不去了”

“臭小子,敢笑你爸!你的日子也快到了。”

“哈哈……我是效仿爸爸。要向您看齐。”

“臭小子。”

站在一面写着几个大字的老墙旁边。

“阿生。你看这上面的字,小宇的爷爷年轻时写的。”

“嗯。写的真好都被重点保护起来了”

“是啊!那时候小宇的爷爷是这里的名人,学问很好写了一手好字。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每年的对联都是他写的。街道邻居都来抢着要。”

“这么厉害。后来呢!”

“后来,当时村里的队长嫉妒,怕小宇的爷爷夺了他的职位。硬说私自买卖字画,把他关在黑屋里三天。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出来后就疯了。”

“真可恶,谁这么坏。”

“是那个队长的儿子秦兵”

“秦兵”阮宇余生听着有些耳熟。

“对就是秦兵,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把小宇的爷爷逼疯了。”

叮玲玲一震手机铃声响起

“老阮,是不是饭好了。”

“饿了吧?我们回去吃饭。”

“走吧!我好像真的饿了,呵呵。”

因为阮余生第一次来,还是以未来儿媳妇的身份。多烧了个好几个菜。吃饱喝足后一会,就带着阮余生回去了。车里的小女人想起下午听说的事。

“阮宇,你的爷爷很厉害吗?”

“是的!小时候总听人说。他很有学问还能过目不忘。你说这么强大的基因怎么就没遗传给我呢!”

“呵呵…说不定会隔代遗传给你的下一代呢!”这也是这次来的初始目的。没想到会深深爱上他。

“今天累不累,去冲个热水澡睡一觉。晚饭做好叫你。”阮宇揉了下小女人的头。

“好,那你一个人去收拾水果吧!”

洗好澡趴在床上的女人突然想起秦兵这个名字。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爸,你公司的董事是不是有个叫秦兵的。”

手里一边翻着报表一边听着电话

“是啊!秦懂是集团的大股东,前段时间还带着他的儿子,做了一个不错的企划。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公司了。”

“那他老家是河南的吗?”

“是的。怎么了宝贝女儿。”

“没事。你要注意身体别老在办公室呆着。”

“那怎么办,其他股东都有接班人。甩手享福了。可怜我这个我还在等你的继承人呢!”

“快了,快了。你先忙拜拜”

还真是冤家路窄。就这么被我给撞上了。

舒服的睡了一觉,醒来就看到快要煮好饭的阮宇。

“真香!”

“醒了,洗洗脸吃饭。”

每次看着吃的开心的阮余生都会心动。

“阮宇真的会爱我一辈子吗?”

“当然了。”

“如果那天你发现我骗了你呢?”

“只要你不离开我,不管什么我都会相信你。快吃饭。别瞎想。”

洗好澡的阮宇座在正在看电视的小女人身边。

“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下午睡多了,不困,你先睡吧!”我也不困陪你一会。

突然打了一个好响的雷。可能雷声太大,电视一下断电了。

“啊。真气人刚看到精彩的地方。”

“别气我陪你啊!”

“阮宇外面下雨了吗?”

“对呀!我带你回房间。”用手机照着漆黑的房间。

阮余生躺在自己的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

“阮宇我一点也睡不着。”

“阿生,我想和你一起生个宝宝。”已经欲火焚身的阮宇强压着身体的躁动。

“阮宇,只要你不辜负我。我就愿意。”

阮宇狠狠地吻着身下的人,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阿生,你真好!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最后一个。”

“我也是”身下的人回应着。

不久算阮余生在洗手间惊讶的看着显示两个红线的验孕棒。拿着就跑进卧室。还在睡觉的男人朦胧的看着跑来的人。

“怎么了老婆。一大早这么开心。”

“快看看这是什么意思。”

阮宇眯着眼看到两条红线。突然激动的坐起来。

“老婆快,快躺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大熊猫。想干什么只要动下嘴就行。”

“你太夸张了啊!矫情!”

“一点都不矫情,听话。我给爸妈打个电话”

看到阮宇出去。兴奋的拿起手机。

“爸你的继承人有着落了。”

“好的。宝贝,看人一定要准,不要吃亏了啊”段爸还不知到祥情。以为是找了个男朋友呢。

阮余生怀孕真是太幸福了。一家人在身边照顾的无微不至。很快就生产了。等在产房门口的阮宇紧张的走来走去。

“你这个臭小子别晃了,晃的我眼花”阮爸爸也是比较紧张的。

“是啊!小宇坐下耐心等,阿生是双胞胎,不会这么快出来的。”

阮宇在下又等了很久,产房的门才打开。走出了一位医生。

“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

“别激动。你老婆很好。给你生了两个儿子。母子平安,你小子真有福。”

“哈哈。我能进去吗?”

“再等一下马上就出来了。”

看到身后躺在床上被推出来的虚弱女人。阮宇心疼死了。看着被包着的两个小崽子。幸福的笑了笑。

“两个臭小子看把你妈妈折腾的。这么长时间才出来。欠揍。”

阮余生恢复的很好,过了几天就回家了。阮宇每天更努力的挣钱。爸妈帮忙照顾孩子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着。时间过的很快,阮宇和往常一样,进门就喊个儿子。

“阮毅,阮灼快来亲亲爸爸,”

正在打游戏的两个小朋友同时看了眼门口。

“哥!你说爸爸这智商还不如我们小孩呢!你说我们三个大男人每天有什么好亲的。”一脸嫌弃的阮灼看着自己的哥哥。

“弟弟我们才三岁,再怎么说爸爸也比我们厉害。不过每天都亲实在有点困扰。又不是亲妈妈。”阮毅轻轻摇了一下头。

听到声音的阮余生从厨房出来,像看到了大救星一样。

“老公,你终于回来了。快来帮我。”

“怎么了,这么急。”

厨房的菜板上躺着一条被砍了好几刀血淋淋的鱼。周围一片狼藉。

“老婆你没受伤吧。”看到这种画面最想到的是不会下厨的爱人。

“你看,手指都被戳破了”

看着被划了一道浅浅的伤痕的手,心疼的把老婆送到客厅坐下。

“以后不许下厨,更不可以碰菜刀。”

“两个宝宝想吃红烧鱼,爸妈今天又不在。我怕他们会饿。”

“这两个臭小子竟然敢让你做饭。以后不可以在做了。”

两个身高体型差不多的小小人刚出了房间,就听到这样的对话。走在前面的阮毅侧头看了看身旁。

“弟弟,你好像要落难了。”

“呵呵,妈妈好像说的是两个宝宝。哥,马上我们又要做落难兄弟了。”

“爸爸妈妈我们来了”刚想扑向妈妈怀里的阮灼突然被一只手臂挡住了。

“爸爸在你还往上冲”旁边的阮毅早就猜到了结果。

“不试试怎么知道,万一今天爸爸心情好呢!”

“看到你抱妈妈,他心情会好吗!”

“呵呵,干嘛要说破呢。明白就好。”

“你们俩别嘀咕了。警告你们,以后就算饿肚子也不能让妈妈做饭。听到没有。”

“爸爸,你也就能欺负我和哥哥了。”

“臭小子你欠揍是不是。”

“妈妈在你敢揍我吗!嘿嘿”

“老公你快去做饭吧!都饿了。”

“一会儿在收拾你”

回到厨房把鱼重新洗了整理好。

“阮灼你就不能别惹你爸,小心他真揍你一顿。”

“妈妈,爸爸他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要揍我。哪次成功了。”

“你这个小鬼。”

“阮毅暑假你们就要上幼儿园了,你可要看好你弟弟。”

“妈妈,放心吧,弟弟就是爱玩,还是很靠谱的”

“对呀!说不定到时候会有很多美女爱上我的。可能我还得教给哥哥怎么谈恋爱呢!”

“弟弟,女生你随便追。我可没兴趣。”

这是三岁小孩该有的逻辑吗。阮余生看着两个孩子无奈。感觉自己的担心多余了。

“你们聊,我去帮爸爸。”

“妈妈,爸爸不在亲一下。”

阮余生幸福的被两个宝贝一边亲了一口。

“好了!要乖乖的。我去帮爸爸了。”

“好”两个小不点同时回答。看着去妈妈厨房。两个小不点开始嘀咕。

“弟弟你忘了上次亲妈妈的后果了。还上去亲。”

“哥哥,你不是也亲了吗。”

“爸爸说过我有连带责任,万一被处罚了,不亲就亏了。那感觉可不好。”

“哥哥,你真是会狡辩。”

厨房里忙着翻炒的阮宇看到老婆进来。随手关小了火,把走进来来的女人扣在墙上一阵火热的激吻,感觉怀里的女人呼吸乱了才松手。温柔的盯着胸部起伏较大的老婆。

“老婆,你真美。看到你就能让我全身起火。”低头还想继续。

“好了,菜都糊了。宝贝也在外面。”阮余生幸福的轻轻推开热情的男人。

“吃了饭再继续。”阮宇回头继续炒菜。

“老公我感觉我都要跟不上两个宝宝的思想了。”

“老婆,他们两个太聪明了,不能像教育普通孩子那样。”

“我想这几天带他们去体检,马上开学,就要去幼儿园了。”

“好,都时候我们一起去。菜好了先吃饭吧”

坐在市级体检中心的阮余生,安静的等待着检查结果。一位女护士走到面前。

“小姐,你是阮毅和阮灼的家长吗?”

“是的,怎么了?他们有什么问题吗?”阮余生紧张了起来。

“这个我不清楚,只是我们院长让我来叫你。”

“院长叫我?”有点不可思议。

“是的,请跟我来”跟着女护士走了一会,来到了院长办公室。

“请进吧!院长在等你。”打开门一位头发花白面容激动的半百男人热情的招呼他坐下。手里拿着两份全面的体检报告。搞得阮余生本来就紧张的情绪更加紧张了。

“院长,我的孩子怎么了。有问题吗?”

“小姐!你的孩子很健康。放心。”

阮余生才放下悬着的心。

“这两个孩子的基因真是太完美了,可以说我国有很少有同时具备这么好的基因,又完全健全没有任何先天缺陷的孩子。”

“院长什么意思?”

“有很多孩子某方面天赋异禀,但是在其他方面就会有缺陷。但你的两个孩子真是天才中的天才。”

“什么!”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请最好导师来引导她们。日后绝对是站在最高点的领导人。”

咚咚。段董事长的办公室进来一位年轻男人。一身西装显得非常干练。看见来人放下手中的文件。

“王特助,有什么事。这么急着进来。”

“董事长,我发现最近内部操作有些问题。好像有人试图侵入保密系统。”

“有没有拦截到是谁?”

“还没有,只是及时发现,没造成威胁。”

“好,你最近加强一下管理。暗中调查一下。”

“好。我会的。”

另一间办公室内两个男人真在对话。

“这保密系统做的还真好,差点被他们追踪到。”一个年轻男子愤恨的瞪着电脑。

“子坤,成大事的人,要沉住气。这次他们一定会加强防范,我们先按兵不动。找机会再下手。”真是老谋深算。

这个人正是当年的秦兵。只是多了一些岁月的痕迹。

“也不知到段英去哪了!想追都找不到人。追到她事情就简单多了。”年轻的秦子坤打着如意算盘。

王特助刚出去,就看到宝贝女儿的来电。

“宝贝你终于想起爸爸了!最近过的好吗?”

“爸爸,有一个天大的事要告诉你,给你五秒钟做好心理准备。”

“别卖关子了。说吧,你还能有什么天大的事情。”

正在听手机的中年男子一拍桌子,表情惊讶对着手机不可置信的吼了一句。

“你说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