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悸动

同时阮宇也是一惊。就在阮余生闭上眼准备落地的时候。却没有感到疼痛。感觉是撞倒了一堵墙,怎么没那么痛!阮宇反应快一下抱住了要摔倒了人。就像抱着一个孩子,一只手接住了被一只手搂住了大腿。而阮余生张开的双臂却下意识的钩住了阮宇的脖子。这画面太美了。周围的人看到有人接住了,都去各忙各的。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一睁眼就看到一张熟悉的帅气的脸。还靠的这么近,阮余生抬起下巴在阮宇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感觉到柔软的阮宇心跳一下漏了几拍。这是第一次和异性接吻感觉还不过瘾。看着怀里的女人,用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低头还想去尝一尝她的红唇。

“还不放我下来,这么多人看着呢!”阮余生看自己的目的已达到。

“哦,好!”阮宇回过神。稳稳的把怀里的女人放下。怀里一空还有些不舍。

阮余生就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挑衣服。阮宇看着不停挑衣服的背影眼了充满了情愫,心里说不出的悸动。没想到刚认识几天的人会让他感觉如此的贴近。就像是认识了好多好多年一样。

“阮宇,你付钱后在这等下。我去个洗手间。”说是去洗手间,其实是偷偷打电话去了。

“段懂我觉得这次企划案真的不错。针对现在的年轻人生活节奏。如果成功,我们集团会收必定会提高。也会让更多的人记住我们集团。”

“不错。是很有想法。这个季度就重点实施这个方案。”宽敞严肃的会议室里的圆桌上,座了一圈西装革履的男人。都相互讨论着,时不时点点头。

“各位懂事还有什么意见吗?”做在主座的中年男子看着下面的人。看没有人反对就起身向门外走去。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隐蔽的楼道两个人在嘀咕着。

“这次的企划很好,可以稳住你在集团的地位。记住要想得到段氏还要细水长流。你如果能娶了他的女儿,胜算就会大很多。”中年男子野心勃勃。

“爸!你等着段氏总有一天是我们的。”这正是会议室里提出企划案的股东,也是段氏的第二大股东。

办公室桌上的私人手机震动着,刚把电话放到耳边就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爸,你还在忙吗?我这边已经安顿好了,你别担心。”

“你这丫头在干什呢?神秘的都不告诉爸爸。”

“别问啦!到时候给你惊喜。保重身体拜拜……”正说着突然看到一个猥琐男子,正要把手伸进一个美女的背包里。挂了电话跑过去抓住了男子缩回来的手腕。手里还攥着刚偷的钱包。

“胆儿挺肥,敢在本小姐眼皮底下偷东西。一把夺过钱包,交给身边被偷的美女。”

“谢谢!”美女后怕的道声谢。

“你谁呀!敢管老子的闲事!”从地上起来的男子愤怒着指着阮余生。

“我呀!是你的克星。长得五官还算端正,四肢健全,到哪不能找个工作。非要来偷。”阮余生正义凌然的训斥着眼前的男人。

“你这女人是找打是吧。”愤怒的男人挥着拳头逼近。

阮余生现在原地眼看拳头来到眼前。一个扫腿,又加一个侧踢就把大了自己一截的男人踢到地上。嗷嗷的叫疼。看到有人打架很多人都围过来看热闹。人群中男子的同伙看到是自己人,冲出来就对阮余生动手。作为跆拳道黑带的阮余生来说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只见阮余生个冲来的男子矫健的过了几招。双方隔开了距离,同时停下来防守。

“呀!来了个练过的。刚好让本小姐练练手。”阮余生耸耸肩膀,表情认真起来。对面的男子也饶有趣味的看着阮余生抬抬头。

“美女练的不错,就是实战经验不足哦!”

看到男子挑衅自己,阮余生激起了斗志。主动攻击。当然围观的人群只是看热闹,都怕惹祸上身,在一边议论着。

阮宇看看时间,过了这么久都没等到人。就顺着阮余生离开的方向找去。看到不远处围了很多人,本不想去管的,可是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快步走过去。这时阮余生气喘吁吁,和对手比,还是体力上差了点。双臂交叉格挡着对方的攻击。就在周围的人都紧张的出汗,阮余生等待着疼痛到来时。一条修长的腿踢过来,挡住了攻击阮余生招式。那人吃痛的后退几步甩甩腿。被阮宇拉到身边的人看着又救了自己的男人,脸上浮现了崇拜之情。没想到阮宇这么强,可以轻松挡住这样的高手。惊喜不断真是让人越来越爱。

“阿生,你没事吧!”

不可思议的看着累的小脸通红的女人。没找到她竟然能和王子强过这么多招。

“阮宇,你怎么会在这?”

男子后退几步。看见来人,脸色平静下来。小时候没少被阮宇欺负,没想到去学了跆拳道,也能和他一个教练。天赋不及阮宇,每次都输给他知道打不过他,也不挑衅了免得吃亏。

“王子强,你出来了。我看你是还想再进去。”阮宇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王子强。

“怎么会呢?知道你们认识,我绝不会动手。遇到一个会打的女孩忍不住讨教了几招。”王子强痞痞的笑着。

“要不我陪你练练。”阮宇面无表情的说着。

“不用不用。”

“趁保安没来,带着你的人走吧!不然麻烦的是你。”看在是发小又是师兄的份上提醒着。

“好,有空我找你喝点,到时候别嫌弃。”带着自己的人大摇大摆的走了。围观的人一看情况都散了。

“你们认识啊!”恢复正常脸色的阮余生纳闷。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一般。”阮宇轻描淡写。

“哦。我还真不是她对手呢!”阮余生觉得自己还要多练习。

“你一个小身板。他可是从小实战长大的。”

“真的假的?”

“王子强从小到大,唯一的爱好就是打架。无论对方有多少人。”阮宇笑了笑。

“难怪这么厉害。”

“休息够了吧!回家吧!”提起新买的衣服向门口走去。

公园树荫下的男子捂着受伤的屁股。疼的龇牙咧嘴。

“老大你怎么放了他们。哎呀哦我的屁股。

“狗子,以后别惹刚才的男人。记住了。”疲惫的抽着烟。

“为什么老大。”狗子不解。

只见王子强深吸一口口烟陷入了五年前的回忆。那年自己二十岁,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加上自己爱打架总是得罪很多人!

一天回家的路上遇见一群人个个都凶神恶煞。手里拿着武器。

“哟……这不是大名顶顶顶王子强吗。”带头的不怀好意的挑衅着。

“手下败将。这是想打群架!以为我会怕吗!”王子强说的硬气。天不怕地不怕。

“呵呵,有种,一会就让你跪地求饶。上。”带头的人手一挥。几个人就冲着王子强动起手来。

王子强也不弱一会打趴了几个,显然对方人多,自己有点体力不支,脸上被奏出了几处伤。看到受伤的王子强,带头的男人笑的狂傲。

“给我狠狠的打,直到他跪地求饶。哈哈……”

看到对方狂傲自大的姿态。王子强更怒了。这时阮宇看到被围攻的王子强。迅速的跑过去打趴几个人,扶起受伤的王子强,眼神凶狠的看着围上来的几个人。对身旁受伤的人说了句。

“这就打不过了,真逊。教练天天安排你和我练手,真是浪费了他的苦心。”

王子强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笑着看了一眼阮宇。

“这不是给你表现机会吗!”说着就冲向围过来的人。阮宇解决着围上来的人,王子强打趴一个人冲向带头的男人。自己被揍的这么惨都是拜眼前的所赐,心理的恨意上来,随手捡起地上的木棒,就抡打下去。男子应声倒地,害怕的求饶。可是已经恼羞成怒的王子强根本就听不到。使尽全力抡打着。眼看身下的人就要没命了。愤怒的拳头被挡了下来,

“够了在打就出事了。”

这时几辆警车停在了路口。把所有人带去了警局。在审讯室里,平静的王子强自己这次犯的错误有点严重。主动对审讯员招供。

“那些人是我打得,刚才和座一辆车来的人,只是路过好心过去阻止我罢了。放了他吧!”一个坐着的警员看了眼身边的搭档。就出去了。来到阮宇身边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打量了一下穿着干净也不像他们的同伙。

“你可以走了。这没你的事了。”

阮宇一听就知道王子强是认罪了,也没有说什么就走了。过了一段时间法院公布王子强故意伤人情节严重,判五年。这件事就过去了。

抽着烟的王子强脸上多了几许苍凉。突出浓浓的烟雾起身拍拍屁股扬长而去。

水果店里的生意一如即往的好。每天开开开心心的忙完生意,就聚在楼上煮东西吃。

今天和往常一样忙完的阮宇和阮余生围在厨房里。当然是阮宇忙着饭,而阮余生则是焦急的等着要出锅的菜。

“好了吧!都炒了这么久了!”流着口水看着锅里的菜。

“吃了这么久,还那么馋。真是败给你了,端去吃吧!别等我了。”阮宇熟练的盛菜。脱掉围裙就去了餐桌。看到刚把饭盛好的阮余生。

“不是让你先吃吗。”语气里满是宠溺。

“那怎么行。你这么幸苦,我至少也要帮你盛饭。呵呵……”阮余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快吃吧!一会凉了!”两人相互笑着。满足的吃着饭菜。不知道的会以为他们是一对小夫妻。

现在都是两人一起洗完碗。阮宇把洗好的碗给阮余生让她用布擦干。画面真是太和谐了。

“阿生,还记得你刚来那天吗?”阮宇轻笑着。

“当然记得了。过的真快!都快三个月了。”

“是啊!你还是没想起自己的家人吗?”

“嗯!不过和你一起生活也不错。”阮余生故意转移话题。

阮宇没说话只是看着眼前的人心想。“等你想起来是不是就要走了。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为了我留下来吗?”

“唉!想啥呢!看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阮余生拍了一下阮宇。

“阿生,我……”

阮余生在心里焦急的“说出来,快说,我就等你这句话呢!”

“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阮宇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身去了卧室。

“这个笨蛋阮宇,到底在犹豫什么。几次都不说出口。看来我要再努力一下了。”

第二天下起了大雨。店里没什么生意。座在收银台上想着怎么才能让阮宇告白。站在门口躲雨的人看了阮余生好一会了,忍不住进去打招呼。

“你叫阿生是吗?”男孩小心的问。

看着一个小鲜肉进来,还问自己的名字。心里一喜。友好的伸出手。

“是啊!我叫阮余生,很高兴认识你!”

男孩激动的伸出手握住柔软的手。

“你姓阮!那这里的老板不是你的男朋友!”

“不是!他呀!是……是我小叔”阮余生想到一个刺激阮宇的称呼。

“真的!太好了。”男子很激动了。手也握得更紧了。

“是是,真的,”阮余生有点烦了!强忍着笑。

“那……那我可以追你吗?”男孩紧张的看着阮余生。

一听这真是一个好机会,说不定可以刺激到阮宇。反正自己也不会吃亏。除了那个王子强还没有人打得过我。打着如意算盘。

“呵呵……当然可以。那就看你能不能打动我的心啦。”阮余生笑的灿烂。刚下楼的阮宇第一眼就看到了被男孩抓着的手。快步走过去拿开

“干嘛呢!哪来的毛头小子”

“你干嘛呀!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看到阮宇生气的脸。阮余生故意又加点料。跑过去抱住男孩的胳膊。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抱着别人的胳膊,阮宇更生气了。

男孩看到阮余生护着自己。提起勇气对阮宇说。

“就算你是小叔,也不能剥夺她交朋友的权利”

“小叔?”

阮宇看了一眼心爱的女人。转身上楼可能真是,我比你大了这么多。你喜欢那样的男孩是应该的。

看阮宇失落的表情。阮余生心里和不好受。

“你先走吧!我还有事。”

“好。我叫樊小鹏。那我走了”男孩心情极好。

“嗯走吧!”男孩刚出门阮余生就跑去找阮宇。

“你怎么了?”

“那个男孩长的很帅,年轻有活力你们应该有话题聊。”

“呵呵……你吃醋啊!在我心里你比任何人都完美”阮余生就想刺激阮宇让他告白。

“你这么漂亮,又这么优秀是应该选择更好的。”阮宇有点不自信。

其实在爱的人面前,都会感到不自信。再完美的人都会有危机感。

第二天刚忙完,樊小鹏就来找阮余生。手里拿着一束鲜花。

“阿生,送给你。”

“谢谢!”阮余生收到花还是很开心的。

阮宇看着开心的阮余生。心里酸酸的。好像自己都没有送过呢!

“可以去走走吗?”男孩小心的问着。

看了一眼不开心的阮宇。

“可能不行。我还有活没忙完。下次吧!”

“好吧!你先忙,我走了。”樊小鹏知趣的走了。

阮余生闻一下花,很新鲜。顺手插在面前的收银台上。

“这么喜欢花。”阮宇走过来看了一眼。

“当然啦。每个女孩收到花,都会开心的。”

“看着店!我有事出去一下。”

“你去干嘛”阮余生喊着已经出门的背影。

阮宇走向樊小鹏刚走过的方向,手揣在裤兜里,表情严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