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曲
  • 阳明先生
  • 陈亮城
  • 1976字
  • 2017-07-07 08:37:54

明洪武四年,盛夏。

正午的太阳照得奉天殿前的青灰砖地也不住地往上散发着热气。两个跪在滚烫的地上的老人被烫得呲牙咧嘴,汗水顺着灰白的胡子滴落下来。这二人一个穿着大红色的官服,戴着乌纱帽;另一个看起来岁数大些,却穿着一身布衣,脚上穿着草鞋。

“宣!”一个尖细的声音从大殿的方向传来,“诚意伯刘基觐见!”

“来,”穿着官服的刘基慢慢地站起身来,便去扶身边的人,“性常,同我面圣吧。”

两人都站起来,却不敢抬头看前方——毒辣的太阳光照在屋顶的琉璃瓦上、朱红的柱子上、甚至眼前的砖地上都反射出令人眩晕的光芒。于是,他们只好眯着眼睛,盯着自己投下的阴影,蹒跚地走向大殿。

进了大殿,他们顿时感到一阵清凉。刘基不由得大吸了两口气。

身旁的小太监提醒道:“陛下在偏殿等着呢。”

“是。”刘基答道。说着二人向偏殿走去。

进了偏殿,刘基跪拜道:“陛下万安。”身边的老人也跪下附和道:“陛下万安。”

正坐在书案旁奋笔疾书的朱元璋轻轻挥挥手:“来,起来吧。”

二人站起来,低着头。刘基向前一步,拱手道:“禀陛下,微臣奉旨荐天下之才,今有一人可担大任。”

“哦?”朱元璋抬起头来,“何人?”

刘基指指身旁的老人:“此人名叫王纲,字性常,余姚人。”

朱元璋细细地打量着这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迟疑道:“你就是王纲?”

“草民王纲,陛下万安。”王纲拜道。

朱元璋眯起眼睛:“这......老人家今年高寿啊?”

“哦,”王纲挺了挺身子,“草民今年正是古稀之载啊。”

看朱元璋没答话,刘基道:“性常此人,乐于山林而厌俗世,与臣交好多年。臣素知其本性,绝非等闲平庸之辈。不宜观其龄而论也。”

朱元璋笑笑:“好啊,我深知你刘伯温识人断无有差,可也得知其所长呀。”

王纲正色说道:“人言纲虽已古稀,但神如少壮,只为新朝之立,愿效忠犬马,扶大明社稷。”

朱元璋站起身来,走到王纲身旁,道:“国之方立,先生看如今大明江山有何不足?”

王纲笑道:“哈哈哈。不足者多矣!”

朱元璋有点好奇了,便问道:“愿闻其详。”

王纲分析道:“其一在于吏,今虽天下一统,却百废待兴。元廷之殆,皆因吏治而始,而天下新定,首举便应在于治吏。吏治清,则百姓旺。陛下可观扬州之功,亦因官吏清明所致。”

朱元璋听得连连点头,又用余光瞟了一眼刘基。

刘基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心里却也是敬佩与赞叹,心想若王老先生早一点出山,也许就没有他刘伯温什么事儿了。

王纲继续说道:“其二在于兵,日前陛下挥天师一扫漠北,但前元统领王保保仍未被彻底剿杀,反而新立元廷,妄图与大明抗礼。此实为大患。”

朱元璋笑了,他背着手坐到书案前,道:“好啊,好啊。刘伯温,你果然独具慧眼!这王先生,句句都说到我心坎里啊。”

王纲拜道:“不敢不敢,老朽无非幸运思天子之所思。”

“先生不要客气,”朱元璋道,“传旨,王纲领兵部郎中,即日上任。”

“谢陛下。”王纲跪下要拜,却被朱元璋制止:“先生休要多礼。”

刘基拱手道:“臣恭贺陛下又觅得一治国之才!”

“对对,”朱元璋想起来,“还有你刘伯温!你举荐有功,朕授你弘文馆学士一衔。”

刘基忙摆手道:“陛下,臣无功不可受禄。”

“谁说你无功?此番举荐之功比你征伐之功只大不小!”朱元璋笑得露出了红红的牙花子。

洪武五年,盛夏。

天气竟然比往年还热,但天色却是沉沉的。空气中夹杂着浓重的潮湿的味道。人们都知道——快下雨了。

朱元璋和平时一样,埋头在书案上批阅奏章。他已经坐在那里将近四个时辰了,终于批完了最后一本。他慵懒地打了个呵欠,问道:“什么时辰了?”

“回陛下,”小太监答道,“未时了。”

“天怎么这么热?”朱元璋有点烦躁。

“陛下,这天正憋着一场雨呢,等下了就凉快了。”太监指指天空道。

“嗯。”朱元璋站起身道,“那也去把冰搬来吧。“

“陛下,要是放着冰,这一会儿下了雨,龙体受寒可怎么好?”太监劝道。

朱元璋一想也是,就走到奉天殿门口,望着天,等着这场雨了。

等了小半个时辰,也没见有一滴雨落下来。朱元璋有点着急地说:“这雨为何还不来啊?”

“来了!”说着,前面走来一个太监。

“什么来了?”朱元璋怒道。

“回陛下,”那人答道,“加急密折!”

朱元璋一听,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急忙坐回书案旁,道:“快,呈上来!”

突然一声惊雷隆隆作响,把朱元璋吓了一跳。他摸摸胸口,翻开密折:

臣都察院御史郭纯奏

广东参议王纲携子王彦达赴广州督兵。还抵增城,遇海寇曹真,截舟罗拜,愿得为帅。王参议宁死不从而奋骂,遂遇害。彦达骂贼求死,曹贼不顾,令缀羊革裹父尸而出。臣请吾皇为王参议正名建庙,以励其后。

“王性常!”朱元璋叫喊着,像是在问自己,“就没了?”

太监听到叫声,急忙跪倒:“陛下。”

朱元璋低声道:“传旨,在广东建王纲庙堂,其子孙永守父业。其子王彦达接任广东参议。”

他定了定神,问道:“刘基呢?”

太监回道:“依旨在老家青田种地。”

“哦,”朱元璋点点头,“他还算懂事。可惜了王纲啊。”

他抬起头,发现窗外雨点落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上,发出沙沙响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