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深山疑云(一)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206字
  • 2020-02-20 12:30:36

晨光熹微,九妹将最后一个水缸打满已经汗流浃背了。

最近她的睡眠不是很好,常常是很晚睡,很早醒。醒了看看身边酣睡的流心,却不忍心吵醒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将所有的水缸注满。但看着黑黝黝的水缸,她心里的负担并没有减轻多少,而是越发沉重起来。

她也觉得自己可能又些庸人自扰,可每当想起王怀庆死前看柴玉的眼神,一缕阴霾就会慢慢爬上心房。王怀庆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柴玉,他认识柴玉,而且从他死前那深深的一眼看来,他还很尊敬柴玉。但恰恰是这一点令九妹百思不得其解,既然王怀庆如此敬重柴玉,还要利用沁怡郡主之事陷害柴家呢?他究竟有什么目的?

每当想到此处,九妹总觉得头疼的很,她抚了抚额头,觉得自己很可能已经病入膏肓了。

这时,红莲的厢房中传出了咳嗽声。红莲最近算账太勤快,竟然生了病,但即便如此,她照样每日要吃三菜一汤。对此,她给出的理由是,出家人不能糟践东西,可九妹跟流心心里清楚的很,她是太馋,生怕少吃了一顿好的。

九妹叹了口气,又朝自己的厢房看了一眼,房中此时静悄悄的,流心显然还在熟睡中。她起身将袖子卷起,朝厨房走去。

柴玉是在两个月前决定在玉新观附近盖宅子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玉新观周围空气好,便于修心养性。对于这种鬼话,九妹向来是不信的。她虽猜不出柴玉的真实意图,但总觉得这件事跟自己有点关系,搞不好他就是来监视自己的。但很快她又觉得这种猜测不要脸的很,柴玉为何要监视自己?莫非他闲的发荒?

但无论如何,柴玉的宅子还是如火如荼的盖了起来。九妹跟流心边嗑瓜子边坐在门边瞧着一车车匠人来了又去,一车车木材去了又来,真心替柴玉心疼那点子钱。虽说,人家柴大公子是个不缺钱的主儿,但这么挥霍,也是没谁了。

一日,汴梁又送来一车工匠,流心感叹道:“姐姐的大哥对姐姐真好。姐姐不过来这里住个把月,哥哥竟然将宅子都搬过来了。”

九妹呛了一口水,只能苦笑。猎人打猎什么时候听过兔子的?可偏偏可怜的兔子还得给猎人惨无人道的行为做出解释,天理何在啊。

柴玉新宅子竣工已经快入冬。那日九妹站在高高的望楼上瞧见柴玉悠哉悠哉的坐着轿子进了新宅,身后还跟着十几辆装的满满当当的车子。看样子柴玉真打算来此处常住啊。想到自己马上就跟柴玉朝夕相对,她自己就愁的荒。柴玉可是个出了名难缠的家伙,万一他每日来观里找红莲老尼谈经说法,那自己还活不活了。

不,不,一定不会出现这种事的。九妹一个劲儿的安慰自己。

这时,一个声音幽幽的飘进了九妹的耳朵。

“这位公子真是家财万贯啊。”

猛不防被吓一跳,九妹一回头,瞧见她师父红莲老尼一手捏着擦鼻涕的帕子,一脸欣羡的说。

“师。。。师父,你病好了?”九妹问。

红莲感慨的看了徒弟一眼,“还没有。但这种场面可不能错过。”

九妹玩味着红莲的话,心里顿生同情,毕竟人家一直离群索居,如今多了个邻居,的确不能错过。

只瞧红莲狠狠的吸了吸鼻涕,顶着一只红鼻子,吩咐道:“去给咱们的新邻居送份儿见面礼。”说着又伸着脖子瞧了瞧,“咱们出家人也不能少了礼数不是?”说完很认真的点了点,摇摇摆摆的下楼去了。

九妹很认真的瞧了瞧自己又转头看了看红莲,忽然有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但师父吩咐了,徒弟自然不能违背。于是,在一个晴朗的日子,九妹扛着自家菜园子里种一篮子新鲜菜蔬来柴玉的新家拜访来了。

柴玉一脸嫌弃的瞧着九妹脏兮兮的袍子,脏兮兮的双手,让她洗了手再来。九妹一脸愤然的被领进屋子里洗了手,又掸干净了袍子上的土,这才坐进柴玉窗明几净的客厅里。

“几日不见,你倒是越发出息了。”柴玉瞧了瞧九妹,嗯了一声,又道:”不错,越来越像个村姑了。“

”什么。。。“九妹一口茶水卡在嗓子眼儿,差点就喷了柴玉一脸,但她吸了吸气,还是扔住了。

只闻茶杯咣当一响,九妹义正言辞道:“我这都是被谁害的?还好意思说?”说着将鞋子扔在一边,“今儿我就在这儿吃饭了。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让厨子做出来。姐姐好几个月没动荤菜了。”

柴玉皱眉瞧着九妹那两只满是土灰的鞋子,傲然道:“这是我家。”

九妹挑了挑眉毛,一脸杀气腾腾道:“所以呢?”大有你要是再敢啰嗦,我就砍了你的架势。

柴玉见此,识趣道:“想吃什么?”

九妹咬牙切齿道:“鱼!”说着又补充道:“最好的那种养在池子里的大锦鲤鱼。”

柴玉蓦然回想起了自己在洛阳那一池子被九妹差点儿祸害死的鱼来,赶忙道:“要吃鱼,没有,得现钓。”

九妹盯了他一眼,双手抱胸,一副不好惹的架势,“那就钓啊。”

柴玉感觉的自己吃了一嘴的咸盐,沉声吩咐宋奇去准备钓具。宋奇强忍着大笑的冲动,走了出去。

九妹是个急性子,想要什么,立马就要。柴玉顶了解这种火爆性子,为了与对方和平共处,他顶着太阳乖乖的坐在河边钓鱼。

九妹来这里时候不短了,据她所知,这里的河水寒的很,一般是很少有鱼类存活的。可她就是想借此治治柴玉,以此来报复此君将自己丢弃在这里的大仇。但她似乎忘了一件事,回到玉新观好像是她自己的选择。

时间在一寸寸的流逝,日头也渐渐升高,但柴玉还是一脸平静的坐在河边垂钓,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样子。九妹等了大半日,性子早就磨光了,她开始坐在旁边抓耳挠腮,活像山里耐不住性子的猴子。

“你到底行不行啊?”九妹不耐烦道。

“快了!快了!催什么催。”

“我饿了。”

“再等一下。”

正当两人打嘴仗之时,九妹低头发现河水竟渐渐浮起了红沫。

怎么回事?九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你瞧。”

柴玉顺着九妹手指的方向看了看,脸色倏的一变。

这时,从上游飘下了一团黑色的东西,待那东西飘到近处,两人脸色都变了。

那竟是一具尸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