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危情午宴(三)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722字
  • 2020-02-20 12:29:50

汴梁,宋河茶楼。

快到晌午,来吃茶的客人渐渐多起来。宋河茶楼位于汴河北岸,因自家茶食做的好,平日里客人甚多。最近,听闻茶楼里新近来了个极会做羊肉汆面的厨子,慕名而来的人就更多了。

此时,九妹跟李逸寻正坐在靠尽楼梯的一处坐头,要了两碗羊肉汆面跟几碟子茶食。面前的茶食只九妹动了几口,李逸寻却是看也没看,只凝神瞧着对面楼层的一个年轻男子。

这个男子身穿短衫,面容白皙,瞧着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正一壶壶的喝茶,像是等待什么人似的。

李逸寻观察了他半天,并没觉得他跟寻常讨生活的后生有什么不同,只是形影动作像是个练家子,但对于这点他依然不敢十分确定。九妹将水杯住满,悠悠道;“你猜他要等谁?”

李逸寻摇头,但视线仍旧没有回来,手指下意识的摸索着杯沿,随时准备抓捕。但他试了几次终还是没有,对于王怀庆等的那个人,他十分的好奇,当然他也知道这可能只是个陷阱。如果一个人深知有被发现的危险,还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公众场合,那只有两种可能:一这人并不如他料想的那样狡猾老练,二此人对自己非常自信,对自己所做之事十分有把握。李逸寻左右扫了扫,此刻宋河茶楼布满了大理寺的官差,不怕王怀庆不就范,只是他隐约觉得事情绝不会这般容易。

过了一盏茶的光景,楼下传来了咿咿呀呀的胡琴声,一位打扮入时的女歌人正在翻唱一曲正时新的《蝶恋花词》,歌人声音柔媚圆润,字字钻入昏昏欲睡的茶客耳中。

九妹自诩是个粗人,对曲子本就没什么兴致,但那胡琴拉的是在太嘈,不禁往看台上看了一眼。她刚将目光锁定在那位个人身上,就发觉哪里似乎不对头。

这首《蝶恋花词》曲子并不复杂,也没有高音,但不知为何那人脸却越唱越白,九妹甚至瞧见了她额头上渗出的细汗。不对头,十分不对头啊。她刚想对李逸寻说些什么,就听见看台方向传来一阵骚动。九妹起身看去,吃了一惊,那个人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来人呢!快救人!”不知谁喊了一声。

这一声更加引起了人们的骚动不安,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九妹正想着什么,就听旁边什么东西卡嚓碎裂的的声音。她回头,旋即眼前人影一闪,李逸寻已经箭般射了出去,她再朝对面看去,王怀庆已经不见了踪影。

中计了!九妹立刻意识到了,她随后朝李逸寻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

王怀庆好似已经料到有人追自己,他掀翻了几个茶客,疾如脱兔般朝门口奋力奔去。刚才四散在茶楼的差役也已经朝门外堵截,很快王怀庆被差役围在了垓心。

王怀庆出手如电,顷刻间已经打翻了几名高大差役,而且招招狠辣,力道用老,被他击中的差役非死即伤,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想不到此人竟如此厉害,九妹不禁大奇。她猛然想通了一些事,驿站马生病,店主举荐马夫,看来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可她仍旧不明白的是,为何王怀庆这一伙人会对沁怡郡主下手,目的是什么呢?杀了郡主谁是受益者呢?她沉思的片刻,李逸寻也已经加入了战团。

但显然对方不是李逸寻的对手,两人过了几招,王怀庆已力不从心。李逸寻挽个剑花,出手留有余地,他只想生擒此人,并不想将招式用老。但两人显然想的不一样,他力道沉猛,招招向李逸寻攻命门进攻。

双方如此僵持了半盏茶的时刻,李逸寻猛力一击,将王怀庆打到在地。差役立刻围了上去。忽然,九妹听见几声扑扑入肉之声,再定睛瞧去,却见四五个差役中有两人已经被一只短箭穿喉,两道血柱喷涌而出。

这人竟袖中藏箭!王怀庆趁众人愣神间,纵身一跃,试图跳出包围圈。

这时,一辆马车出现在了街道上,一个人正从马车上下来。

九妹一瞧,今日可真巧了,柴玉竟然也来凑热闹。九妹见他一脸从容,见此景象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显得有些不耐烦。

来人看见柴玉竟径直向他奔了过去,柴玉静静地看着他,好似看一只脱了笼的兔子一般。就在王怀庆要接近柴玉之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他竟劈手打到一个差役,夺了差役手里的长剑,又深深的回头看了柴玉一眼后,长啸一声,自刎而死。此状令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连一向冷热不进的柴玉都不禁变了脸色。

柴玉的绝世容貌都已经可以让罪人悔过了?九妹慢慢悠悠走下楼梯,但一缕阴霾爬上了脸庞。

李逸寻吩咐差役般尸体,清理现场,又吩咐将伤员送去医馆看伤。他只遥遥对柴玉点了点头,便带了几个人走了。九妹知他是去查王怀庆的住处去了,犹豫片刻也跟了去。

有了王怀庆的画像,李逸寻他们在汴梁近郊找到了他藏身的一处农家。那家只有一个修鞋的老头住着,对王怀庆之事一无所知,只是说这人三日前才搬来这里的,因出手阔绰,人看着还算正派就什么也没问。

之后,老头领着他们到了王怀庆栖身的那间偏房。房中昏暗,除了一个土炕跟几床破杯子外,最显眼的就是一个红木旧柜子。李逸寻吩咐人将柜子打开,里面竟藏着一个不省人事的女人。

九妹上前辨认,认得是沁怡郡主,又探了探鼻息,竟微微又些气。差役将沁怡郡主放在炕上,九妹细细查她颈部,发现了一个细小的针孔。这证实了她几日前的猜想。在《华佗医经》中有记载,人的脖子处靠近耳部的地方有一处穴位,如在此处施针,人会出现长达两个时辰的假死状态。根据沁怡郡主当日的情状,排除她患有旧疾的因素,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郡主并不是自然死亡,而是有人做了手脚。而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对郡主施以毒手的人,一定就是她身边之人,所以九妹才会想到她的贴身丫鬟。但不想,秋红并非真凶,而真正的凶手竟然会是王怀庆。

王怀庆为何会伤害沁怡郡主,又为何要陷害郑国公府呢?这恐怕是个永远的秘密了。。。。。。

半个时辰后,昏迷不醒的沁怡郡主被送回了驿站,太后皇上派来了最好的御医,所幸郡主只是被人封了穴道,身体并无大碍,只是被人在重要穴位施针伤了元气,需静养几月罢了。

李逸寻将郡主之事简单上了个折子,正待回大理寺整理案件资料之时,却发现九妹不知何时已经离开。她只在书楼留下短短一句,再会,珍重!李逸寻瞧着这短短的一句话,轻叹一声,望了望窗外的日色,竟已黄昏。

九妹是在流心踏出慈云观时赶到的。这之前,流心本以为九妹不会回来了,她已经打算回去向师父请罪了,不想九妹竟晃晃悠悠的出现在了夕阳中。

“姐姐,你回来了?”流心喜极而泣,朝她奔去。

九妹大方的替她擦去泪珠,又大方的背上竹篓,问街边卖糖葫芦的买了两串糖葫芦,之后两人慢慢悠悠的朝玉新道观走去。两个人道姑竟在街上大摇大摆的吃糖葫芦?街上行人都被这两个怪人吸引了目光,纷纷驻足观看。

九妹本就脸皮厚,全部在意,但流心还是有些不习惯,但在九妹的影响下,过了一会儿便好了。两人一路吃着糖葫芦,一路说说笑笑,在暖暖的夕阳下,人影被拉的好长好长。

她们越走越远,两双眼睛正静静地注视着二人。

“公子,您当初送阿九姑娘去玉新观看来是个正确的决定。”宋奇说。

柴玉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可不正确吗?为了九妹这丫头,红莲那个老道姑不知贪了他多少亩良田,真是暴殄天物啊!他不无苦涩的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