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危情午宴(三)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487字
  • 2020-02-20 12:29:23

苍茫云海,放眼望去尽是红墙绿瓦。

“他走了。”

“我知道。”九妹收回远眺的目光,转身面对李逸寻。

李逸寻淡淡道:“我有时候觉得,或许做一个普通的女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看了看九妹又道:“你选择了最难走的一条路,不后悔吗?”

九妹淡淡一笑,“既然选择了,何谈后悔不后悔呢?”

是啊,既然已经选择,何谈后悔与否?李逸寻望着红绿斑驳的宫墙,半晌道:“陈二娘已死,这条线索断了。”

九妹点头:“或许,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郡主的身边人。”

“你怀疑她的贴身丫鬟仆妇?”

“只是贴身丫鬟。”九妹肯定道,“我需要她的一切背景。”

李逸寻笑笑,“看来你已经想的很通透了。”

她没有回答,而是又转头看着远处,但唇上已染上了一层笑意。

。。。。。。

静夜鸦啼,月色惨淡。

一只萤虫在黑夜中飞舞,尾部发出淡淡的绿光。

汴梁驿馆一间厢房内,一支莹绿的簪子发出淡淡的幽光,一个身穿翠色衣衫的女子坐在梳妆镜前,缓缓将簪子插上乌黑的发髻。簪子插好后,她转头赏了赏,唇边升起一丝浅笑。

午夜已过,约定的时刻就要来临。

后院的凉亭里静静地点着一盏风灯,灯火微弱,在风中飘摇不定,好似一只在火中挣扎的蛾子。

一团黑影慢慢进入了灯火之中,它全身上下被黑色的斗篷包裹着,只有一张白惨惨的面孔露在外面。鸦啼不知何时已经停止,只有风声轻轻扫过叶片的声音。

如果静默不过一个弹指的光景,很快翠绿的衣衫出现在了后院中。那黑影看见她动了动,女子看见要等的人,看似十分兴奋,快步迎了上去。

“都准备好了吗?”黑影沉声问道。

女子拍了拍随身的包袱,轻轻靠在了黑影肩头。黑影似乎有些不耐烦,催促道:“时间不早,这就走吧。”

女子点了点头,随着黑影走下凉亭,往院中走去。刚走到院中,黑影却停下不走了,“什么动静?”他沉声问道。

女子屏息听了听,回过头去刚要说些什么,突然黑影猝不及防的退了那女子一把,只听一声惨叫,幽深的井水闷声起了一阵涟漪。黑影看看月光,惨白惨白,他收了收斗篷,带着包袱,扬长而去。

李逸寻见到秋红的尸体是在清晨。那时他刚要吃早饭,差役来报沁怡郡主身边的丫鬟秋红死了,尸体是在井里发现的。

他早饭没顾上吃,就匆匆赶往了现场。仵作没有在秋红身上发现伤痕,推断可能是地面湿滑,不小心掉了进去,又因是晚上,所以大家没有听见求救声,以至于秋红当场溺亡。

李逸寻查看了尸体跟死者的住处后,很快否定了这种说法。他指出,本案有两个疑点,首先一个妙龄女子为何深夜会出现在驿馆的后院中,如果是如厕,茅房并不在后院中。其次,死者的房间里整整齐齐,衣服手势却四散在一旁,这显然不符合情理。那么,这只有一种解释,衣服首饰是凶手在死者死后才送来房间的。可能是由于时间仓促,凶手来不及叠放整齐,也有可能是凶手自作聪明,故意将东西弄乱,造成一种晚间休息的假象。

为了证实自己的推断,他找来平日里跟秋红相熟的丫鬟仆妇询问。果不其然,那些人丫鬟仆妇告诉他,秋红平日里的确是个整洁干净的姑娘,房间里从来都收拾的井井有条,即便来了驿馆暂住也是如此。可秋红刚来此地,人生地不熟,谁会想要害她呢?这点李逸寻还一时摸不到头绪。只得下令将尸首暂时搬回大理寺,待进一步勘验。

尸体运回大理寺后,九妹对秋红的尸体进行了眼看,她提出一个观点,即秋红是被她自己的情人杀害的。

“何以见得?”李逸寻不是没往这上面考虑,但据与秋红相熟的丫鬟说,秋红并没有喜欢的人。

九妹指了指面前已经有些肿胀的尸体,说道:“第一妆容不对。我见过沁怡郡主身边贴身丫鬟的妆容,她们裙衫颜色都偏柔和,像这种翠绿的绸衫,颜色太过显眼,身为丫鬟仆妇是绝不会选的。”说着她又指了指秋红的发髻,“你瞧她的发髻,这种盘绕式的绝不是丫鬟们平日里挽的,还有这根莹绿的簪子。据我说知,在咱们大宋,一般丫鬟仆妇的月钱是两吊钱,等级稍高一些的也只不过是三吊钱而已。你瞧这簪子,做工细致精巧,用的还是上好的和田玉,一个丫鬟能戴的起吗?”

李逸寻听她说完,点头道:“你这只说了第一点,其他的呢?”

九妹看了看他,沉重道:“秋红怀孕了。”

“什么?”

“我刚才按过她的肚腹,有硬块。我虽不敢十分确定,但至少有三个月身孕。”九妹将尸体轻轻盖上。

从停尸房出来,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走了很长一段路,李逸寻才道:“也就是说,这个男子利用秋红在王府的身份实施了谋害郡主的计划?可一个足不出户,又是新来汴梁的侍女,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呢?”

九妹轻轻拨开挡住视线的树叶,停步道:“你没有认真听我说。”

“怎么?”

“秋红怀孕已有三月有余,这说明她在来汴梁之前就认识了此人。我在想,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混在郡主随行队伍中的人员。”

“从襄阳王府到汴梁最慢也要两三个月的路程。。。莫非?”李逸寻眼睛亮了亮,看向九妹。

九妹点头:“我们只需查查近三个月内襄阳王府的随行人员名单便可。”

。。。。。。

算来已经过了两日,再有一日,九妹跟流心约定的日期就要到了。

但自从回汴梁以来,案子进展的并不顺利,九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准时赴约。这几日天气变得更热了,九妹不敢踏出大理寺,只能在后院的一处树荫下纳凉。

这时,李逸寻大踏步走了进来,“有消息了。”他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一扫前几日的颓丧。

“如何?”

“我派人查阅了近三个月来从襄阳王府来的随行人员,发现有一姓王的马夫有重大嫌疑。”

这姓王的马夫名叫怀庆,是郡主在半道上遇到的。那日,沁怡郡主的车驾在一间客栈歇息,可不知什么原因,第二日所有的马突然生了病,走不了路了。郡主身边的老家人赶紧去向店主打问附近是否有能治兽病的人。店主想了想说,附近有个叫王怀庆的人对此相熟,于是郡主立马差人去请。没曾想,这王怀庆还真有些本事,只给马喂了些药粉,马立刻就恢复了精神。之后,沁怡郡主见这人得力,怕路上马又出什么问题,便顺手雇了王怀庆,让一路跟着,一直来了汴梁。

“王怀庆此时在何处?”九妹问。

“三日前已经辞工回乡了。”

“三日前?”那不是秋红死前不久之事?九妹想了想道:“你觉得此人是否已经出了汴梁?”

“不好说。”李逸寻道,“不过,我已经让人画了画像去全城通缉此人,如果他没出汴梁,想来定会有回音的。”

两人一路说着话,一面往回走,等走到九妹暂住的书楼门口时,文书崔苗匆匆赶来说,王怀庆有消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