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洛阳案(九)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5534字
  • 2020-02-20 12:15:09

吴天宝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被人挟持。

他本是洛阳厢军,因家里以前是做厨子的,所以入军之后就一直在厨房干活。刘天和见他人实在,手艺好,便对其格外的看重,故而还不到一年光景,他已经在军营里颇有些身份了。哪个士兵家里办酒,哪个虞侯请客吃酒,他都是坐上宾。

不想,今晚吃酒回来,半路上竟被人挟持住了。来人不让他乱说话,还亮出白花花的刀说要割掉他的耳朵。吴天宝自小胆子就不大,如今被这么一吓,立刻腿软眼花,任由人家摆布。

黑屋子里有了点点亮光,吴天宝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对面还坐着一张鬼脸。他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两眼翻了翻,又要晕倒。只听对面那鬼脸说,要是敢再晕过去,就割了他的耳朵下酒。他无力的挣扎了一下,再也不敢晕。

“你叫什么?”鬼脸问。

“吴。。。吴天宝。”

“干什么的?”

“军。。。军。。。做厨子的。”

“最近,军营里没发生什么怪事儿吗?”

怪事儿?吴天宝愣了愣,赶忙摇头:“没。。。没什么事儿。”又说:“这位鬼。。。大爷,俺就是个厨子,家里穷才吃了军饭。。。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

“老实点儿,别说废话。我问你,军营里究竟最近发生什么事儿没有?”说着又补了一句:“劝你想明白了再说,要不然你这腿就甭要了。”亮出一把亮斧,只听咔的一下,旁边一个凳子已经散了架。

吴天宝吓得瞪着眼珠子,抖着嗓子说:“大爷,营里真没事儿啊。。。”

那人哼了一声,提了斧子就要起身,吴天宝忙道:“您容我再想想。。。对了,这几日营里多了些生面孔,听说至从外地调来的。”

“还有呢?”

还有?吴天宝瞪着眼想了想,才说:“还有一件不知该不该说。”

“说!”

“是是。还有就是自从新调来人后,有几日没见到刘天和刘将军了。听说刘将军染了风寒这几日都在房里静养。”说完,吴天宝小心翼翼的溜了对面一眼,但来人戴着鬼面,看不见表情,他心里直打鼓,不知自己说的合不合人家心意。又瞧了瞧鬼脸手里的斧头和自己的大腿,顿时吓得出了一头的汗。

鬼脸半天没做声,末了突然问:“还有呢?”

“没。。。真没了。”

鬼脸抬眼盯着吴天宝,盯的他心惊胆战。这光景虽不过是一瞬,但吴天宝却觉得仿佛过了一百年。末了,只听那人哼了一句什么,之后起身出去了。

吴天宝抬眼在这间简陋的屋子里转了转,不知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鬼脸人转进另一间屋子,摘下面具,“三位都听到了?”

此时,柴玉、李逸寻、宋奇都抬眼看着来人。

“咱们下一步怎么办?”九妹理了理袍子坐下,“这人胆小的很,我一吓,他什么都说了。不过,看样子他真的不知刘天和的状况,我想咱们还得另想法子。”

柴玉慢悠悠的摇着这扇,一副事不关己的清高模样,九妹狠狠剜了他一眼,才转向李逸寻。

李逸寻说:“既然从外围打探不出来,那就进去瞧瞧。”

九妹接起来道:“不错,眼下外面那个厨子真是个好掩护。”

听他二人如此说,宋奇转头瞧自己家公子,只瞧柴玉慢悠悠道:“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奉陪,就此告辞了。”

说完,也不理会九妹二人,径直出门,只听门外传来马嘶声,竟去了。

九妹:“······”但转念一想,人家人也帮你抓了,线索也问出来了,还有什么必要待下去?柴大公子果然是个怪胎。

。。。。。。

驻军辕门口的岗哨已将九妹跟李逸寻查了三遍,直到确定没有携带危险物品,才肯放行。

吴天宝强颜欢笑跟相熟的厢军打了招呼,这才领着了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后厨。

放下挑菜担子,九妹觉得全身的筋骨都快散架了。这是她第二次假扮小商贩,但对于挑担子这种事仍旧没什么经验。

“二位爷,还有什么吩咐?”吴天宝灰着一张脸,小心陪问道。

李逸寻让拿两套军士衣服过来,吴天宝性命在人家手里攥着,自然不敢造次,乖乖的从柜子里拿了两套衣裳出来。九妹二人换后衣服,将吴天宝照旧困了锁在里间,自己二人大摇大摆的在厨房里往外面窥伺动静。

这时,有两个士兵走了进来。

“吴大哥,吴大哥?”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边进边喊。

“二位兄弟有甚事儿?”九妹笑嘻嘻的迎上去。

瘦子见两张陌生的面孔,顿时愣了愣,心里起了疑虑。

九妹赶紧让二人坐下说话,还捧来了两杯粗茶。

瘦子打量了二人一眼,问道:“你们是谁?吴大哥呢?”

九妹道:“咱们都是吴大哥的亲戚。我是他表弟。”说着指了指李逸寻,“这是我大哥。吴大哥昨日吃酒吃坏了肚子,怕军营的兄弟们没饭吃,就让咱们先来帮两天的忙。”又问:“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那个瘦子叫何二,另一个稍微胖一点的叫雷猛,他二人都是军役,平时干些打杂的粗笨营生。

“你俩真是吴大哥的表亲?”何二一双圆眼滴溜溜的直转,显然是不信。

“这还有假?”

这时,里间传来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重物倒地的声音。

“什么声音?”何二说着就要往里间走。

九妹一把拉住他,抬头示意李逸寻,李逸寻急忙进了里间,出来说是柜子上的小柜子不知怎么掉下来了,没啥事儿。

何二哈哈笑道:“像是老鼠干的好事儿。对了,两位是从哪来的?”说着眼睛不住的盯着九妹二人。

李逸寻跟九妹都是一怔,这人看着不起眼,但着实刁钻。他们绑吴天宝的时候根本没问他的籍贯,这要是信口胡说,铁定会露馅儿。李逸寻伸手握住桌子下的腰刀,准备攻击。

九妹一把拉住,笑了笑对何二道:“何兄弟这是信不过咱们兄弟吗?老家是哪儿,想必何兄弟再清楚不过了吧。怎么?如果二位着实好奇的紧,那现在就跟我去见我大哥,问问怎的?”

雷猛捏了把何二,赶紧陪笑道:“我这兄弟就是嘴贱,二位别跟他一般见识。吴大哥的亲戚,咱们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对不对?”这后一句话是对何二说的。

见雷猛给自己丢颜色,何二乖觉,赶紧道:“是是,都是我嘴贱。哈哈。。。”

何二跟雷猛都是低级厢军,平日里没少受人欺负,但自从攀上了吴天宝,光景比先前好了些。是以他二人虽心中怀疑,但毕竟不敢轻易得罪,赶紧陪不是。四人又谈了些时候,何、雷二人这才告辞走了。

“刚才怎么回事?“九妹问李逸寻。

“吴天宝自己撞到地上想求救。”李逸寻盯着何、雷二人的背影说道,又说:“这姓何的是个难缠的货,咱们也许不该放他走。”

九妹深有同感,“可他们大摇大摆的进来,如果这时不见了,肯定会惹人怀疑。”

李逸寻也没太理会这件事,看了看天色,说道:“眼下离天黑还有些时候,咱们的时间不多,必须赶紧找到刘天和。”

不觉间已到酉时,九妹跟李逸寻正趴在桌子上桌子上研究地形图。这幅图乃是早前根据吴天宝口述绘制出来的地形图。

九妹认真的扒拉着地图,但怎奈自己从未打过仗,连兵书也没从瞧过,所以看的甚是吃力。李逸寻心思灵敏,不一会儿就给她指出一条人少安全,掩人耳目的路径。九妹瞠目结舌,心里暗愧。

两人正研究的热火朝天,刘天和身边来人传话说,刘将军今日胃口不好,口味要清淡点,最好是清粥小菜。

清粥小菜?九妹顿时傻眼,她可从未做过饭,这要怎么弄?她向李逸寻求助,李逸寻摇头叹息,撸起袖子开始切菜、熬粥。看那熟练的手法,绝非第一次下厨。

“你竟会这玩意儿?”九妹好奇。

“这有什么稀奇?”李逸寻将菜叶子放进开水里焯了焯,“一个人常年在外,吃食必须得自己解决,但又不能委屈自己,自然得学两手准备着。”

九妹错愕半日,感叹道:“你不干老本行,改行当个厨子也挺好。”

李逸寻:“······”

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两人将清粥小菜放入食盒,提了跟着导引官来给刘天和送饭。

但两人刚走到门口,房里便出来一个高瘦模样的军官说,刘将军身子还没打好,外人不便打扰,将饭菜搁下就行了。九妹二人只得将食盒交给那人提着送进去。那人拿了食盒刚要转身,突然回头问道:“你们是哪个营的?怎么从未见过?”

李逸寻说的谨慎:“小的们原是杂役,今儿因吴大哥身体欠佳,咱们才被临时调来送饭。”

那人冷眼在九妹跟李逸寻身上转了转,似是没在意,转身进去了。九妹他们从刘天和那里出来,都觉得心情着实不好。这营里现在就是个狐狸窝,甭管怎么小心都容易惹人怀疑,守卫岗哨又多,要见刘天和着实难上加难。

二人一路低头,生怕被别人怀疑。到了后厨一进门,顿时觉得屋子里情形不大对头。他们急忙进了里间,看见绑着吴天宝的椅子倒在地上,但吴天宝已经不见了。

“坏了!赶紧走!”李逸寻抓起九妹胳膊就往外走。

不想刚出了门,就听见四面有人喊:“来人呢!有刺客!”

此时,虽已天黑,但周围火光四照,亮如白昼,一队人正举着火把往后厨这里来,领头人就是何二跟雷猛,后面还跟着吴天和及一票执杖厢军。

原来何二跟雷猛从后厨出来越想越不对劲儿,干脆找了个地方躲起来窥探动静,等九妹他们送饭时,进屋悄悄来探访,正巧撞见被捆缚的吴天宝。吴天宝说了自己被绑缚的经过,何、雷二人赶紧去找营里的虞侯,这不九妹二人回来正好赶上他们带人来捉拿。

李逸寻见前路被堵,正琢磨着怎么冲出重围,岂料一回头却发现九妹正蹲在地上不知做什么。

“你干什么?”

九妹抬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将手里的硫磺粉扔进了后厨,跟着又扔了一个火折子。只听空中砰啪一声巨响,整个后厨顿时燃了起来。

九妹赶紧拉着李逸寻退出一丈远,瞧着对面火光四射,满意的点了点头。何二他们听见后厨失火,顿时惊了一跳,谁也不敢再往前,只愣怔的站在一边,不敢靠近。

“你疯了?”李逸寻见火舌朝他们这边窜来,“怎么引火烧身?”

九妹淡漠的摇了摇头,“莫急莫急。”跟着拉着他转过院子,来到了一棵银杏树下,“爬上去。”

李逸寻不知九妹什么意思,待九妹又说了一遍,才几个起落爬上了树顶。九妹见他如此轻松,摸了摸鼻子,不免有点不满,但还是拒绝了李逸寻的帮助,手脚并用爬上了树顶。等她爬上去,火已经快烧到跟前,李逸寻抬眼四望,不免有些绝望。任他武功再高,也是敌不过水火的。只瞧九妹将盔甲解开,就要往下脱。

李逸寻诧异的盯着她,“你。。。你要做什么?”

九妹笑了笑并不回答,她外面的衣服脱下,又要李逸寻脱。

“这。。。这使不得。”李逸寻拒绝,愣愣的瞧着她。

她哈哈一笑,从随身的包袱里拿出两个羽翼,要李逸寻绑在身上。在来军营之前,她特地回去找了一趟柴玉,问他在火中逃生的法子。柴玉便拿出一部书,将一个如同翅膀的东西拿给她瞧,说这东西可在风起时借势飞行。

九妹觉得这东西极好,便问柴玉要了两副放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没成想,还真用上了。这羽翼是汴梁密府常用逃生的东西,不想九妹竟有。李逸寻耐人寻味的瞧了她一眼,没废话,脱下盔甲绑在身上,借着风势二人逃离了营地。

两人一直飘着,直到二更天才落在郊外的密林之中。

回望洛阳,李逸寻叹道:“可惜没见到刘天和。”

他刚说完,就瞧见林中有动静,他下意识的握紧腰刀,九妹反而推了推他,让他莫急。只瞧一点火光慢慢飘来,三个人出现在视线中。

“刘将军?”李逸寻诧异,刘天和明明在营地里,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此地?

他再睁眼瞧去,见柴玉跟宋奇出现了。莫非?他转头瞧九妹,九妹欣然点头。

她去取羽翼之时,柴玉提醒她,营地中耳目众多,此去只怕会无功而返。九妹向来喜欢跟柴玉唱反调,但这回却觉得他说的极为有理。于是,跟他合计了第二套方案,自己跟李逸寻照旧行事,但柴玉却在暗中观察,如果九妹失手,他便从地下直入营地,救出刘天和。因有吴天宝事先口述的地图,要找到刘天和的房间绝非难事,再说柴玉手下有很多能工巧匠,挖个地道之类的那是不在话下的。

故而,在九妹跟李逸寻被围攻之时,柴玉派人挖的地道已经通了。那时,刘天和正一个人在房中,看见地底下突然冒出几个人来,不免错愕,但待来人说明来意,刘天和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房间里了。

“眼下那里已经被新月教控制了。”刘天和抓了抓头,“咱们只能在就近的营地调集人手。”

李逸寻若有所思的摸索着刀背,点头道:“好,你尽快去调集人手,我即刻回京禀报此事。只要知道新月教的老巢,就不怕他们不束手就擒。”

两人说着又合计了一番,这才各自分手,分头行事去了。

柴玉理了理斗篷,见九妹还在原地发呆,冷冷道:“怎么?舍不得李大人?”

九妹笑意盈盈,“是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柴玉哼了一声,再不理九妹,上马车去了。九妹瞧了瞧天色,已快破晓,叹了口气也乖乖的爬上了马车。

朝阳初升之际,马车稳稳当当的驶向汴梁。。。。。

两日后,刘天和带人打退了新月教,重新夺回洛阳。自此一场血战之后,新月教彻底从江湖上销声匿迹。。。。。。

某日,汴梁城楼。

新月教土崩瓦解已是两日前的事了。此刻,九、李二人立在望楼上,任风吹乱发丝,许久不交一言。

过了片刻,九妹道:“在想什么?”

李逸寻平静道:“老梁。”

“老梁?”

李逸寻点头:“其实,老梁只是他在组织里的代号,至于真名是什么,没人知道。还记得死在喜迎客栈的那个新月教的叛徒吗?”不等九妹答言,又说:“他就是老梁,真实身份是派往新月教的密探。老梁以前就是一名文书,为了彻底剿灭新月教,他自告奋勇甘愿隐姓埋名。他卧底五年,没回过一趟家,甚至女儿出嫁也没敢回去。出事前,老梁还跟我说,这次事情完了,他就能回家了。可没曾想,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九妹似乎了悟了什么,“也就是说,你其实一开始就知道老梁是自杀的?”

李逸寻缓缓点头:“从看见他尸体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因为他说过,加入任务失败,他会用在手臂上刻上一个十字。”

九妹回想,她好像的确在死者的手臂上看到一道十字疤,但当时并未往这上面想。

“那你又为何要挟持我?”

“可能当时时间仓促,老梁并未留下关于包袱的线索,所以我以为。。。”

“你以为是我藏起了包袱?”九妹问他。

李逸寻默默的点了点头,目光仍旧未从远方收回。九妹没有打断他,她知道李逸寻此刻正在跟一个老友告别,那个人代号老梁,可能注定连名字都没人知道。

风吹的有些急了,九妹听见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阿九姑娘以后可有什么打算?”李逸寻望着天边的夕阳,缓缓问道。

九妹摇头:“此后恐怕再难出门了。”

李逸寻道:“阿九姑娘如此聪慧,可曾想过做官?”

九妹淡淡一笑,“大宋从未出现过女官。。。”

李逸寻笑而不答,转身离开。九妹望着他被夕阳拉长的影子,心内五味杂陈。

没有人愿意永远生活在黑暗里,但为了大多数人,他们必须做出这样做。但他们的姓名注定不会被人记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