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走尸之谜(二)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051字
  • 2020-02-19 14:13:48

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正常人都会惊讶,比如包九妹。但也有例外,柴玉却看上去正好相反。

他披着一领黑色斗篷,眉目疏冷,活像谁欠了他几百钱似的。听九妹惊讶的叫出自己的名字,柴玉只微皱眉头,似乎在说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你怎么在这里?”九妹问他。

“访友!”柴玉冷冷丢下两个字。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福伯赶紧接口道:“原来几位相识。这就好了,那各位就随小人去客房休息吧。”说着一手擎了灯,领着众人往后园去。

九妹不知自己又哪里得罪了这尊瘟神。柴玉整日这样给自己甩脸子,简直比大姑娘还喜怒无常。她侧头一想,莫非是因为没请他吃饭?可这个理由似乎有些牵强,名满京城的柴大公子竟然会因为不请吃饭就甩脸子?说出去谁信!她赶紧晃了晃头,止住了自己恶毒的想法。但也不敢跟他过于亲近,只远远的缀在后面,以防自己被柴玉那冷冽的气势给逼的喘不过气来。

相比九妹来说,萧有道就不会估计那么多了。他除了是个书呆子之外,还是个话唠。人说,腹有诗书话最多,那大概就是说他的。他听九妹说,面前这位俊俏公子就是柴玉后,当时就激动的热血沸腾。想当年,他在太学读书的时候就拜读过柴大公子的文章,读过之后登时就被内中的胸襟抱负以及个人才华所折服,还拿着自己诗稿去柴府拜访过柴公子。只可惜,柴公子爱四处游历,所以萧有道没缘拜见,回家狠狠叹息了好几天。这回好容易偶像就在目前,他当然会抓住一切机会讨教了。

只瞧萧有道指手画脚,说的唾沫星子飞溅,要不是柴玉站的远,估计早就给喷了一脸了。九妹见表哥如此丢脸,恨不得直接上去将其敲晕。但想想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方,不好过于无礼,这才勉强忍住了。

她侧头望去,见柴玉面上虽没露出什么厌恶不快的表情,但脸却一直拉的老长,常常是萧有道说十句他也回不了一句。而且,那一句甚短,最长也不过五个字,但这已经让萧有道感激涕零了。

说话间,福伯已将他一行五人领到了厢房。不过,由于房间有限,只有四间,宋奇和莫雨住在了一起,其他人一人一间。萧有道还想缠着柴玉问东问西,九妹只好半拎半推的将他赶回了房间。萧有道依依不舍的瞧了瞧柴玉,乖乖回房休息。

九妹略略松了口气,如果表哥再说下去,以柴玉那阴晴不定的性子,搞不好会让宋奇直接扔出墙外喂狼。

雨下了一阵又一阵,到了半夜似乎渐渐制住了。九妹身子疲累,还没来得及脱衣服,已倒在床上呼呼睡去。

但到了后半夜,院子里突然传来人的哭叫声,声音凄厉,让人听了不由得睡意全无。

九妹爬到窗前,院子里一片漆黑,并没人在。她正疑惑间,又一声惨叫传来:“救命啊!炸尸了!”九妹侧耳听了听,发觉那声音好似是从前院传来的。

这时,隔壁的门板呼啦一声,有人出来了。九妹披了件斗篷也跟了出去,见廊子上站满了人,那惊叫声将大家都吵醒了。

“出什么事儿?”萧有道揉着睡眼,出来问。

“听说是诈尸了!”九妹漫不经心道。

“什。。。什么?”萧有道吓得差点装在柱子上,一双手不由自主的扯住柴玉的袖子,抖个不住。

柴玉嫌恶的皱了皱眉,九妹知他平日最讨厌别人碰他,赶忙上前将萧有道拉到一边,安慰他道:“兴许是我听错了!听错了!”

但萧有道哪里能听进去,兀自攥着九妹不撒手。

不一会儿,福伯和几个庄客提灯出现。九妹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福伯脸色灰白,喃喃道:“没事!没事!刚才有个守灵的庄客大概睡过去了,一时眼花惊动了各位。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说着带人去了,九妹他们见主人家不肯说,也不好再打听,都回房安寝。

......

夜里下过雨,隔天空气清新凉爽。

莫雨去马厩找车夫,路过院子之时,见田家下人都挤在院子里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什么。他年纪小,好奇心胜,便过去打听。

只听一人道:“你还不知道呢!昨夜二太太死了。”

莫雨吃惊,忙问:“怎么死的?”

另有人压低声音道:“听说被人捅了好几刀,现在太太听说已经吓昏过去了。管家已经叫人请村长报官去了。”

“什么被人!”又一人脸上现出诡秘的表情,“是老爷的厉鬼把二太太给杀了。”

众人都吃了一惊,忙问怎么回事。

只听那人又道:“昨夜是田四守的夜,他说自己睡到半夜,忽然觉得凉飕飕的。结果睁眼一瞧,差点吓得背过气去。只瞧老爷的尸首从棺材里爬了出来,走出灵堂,朝偏院去了。田四当时就给吓晕了,等他醒来,又见老爷浑身血淋淋的走了回来,手上还拿着把菜刀。”

“真的假的!”众人不由得打个寒噤,同时朝灵堂望了一眼。

“那还有假?”

“可老爷不是最宠爱二太太的吗?怎地会杀她呢?”

那人哎了一声,挤挤眼道:“老爷怎么死的?你们真以为是突发疾病而死。实话告诉你吧,是被二太太气死的。”

“咋回事?”这时一个长脸的虬髯汉子也加入了八卦团。

那人又挤了挤眼,“还不是那女人不检点?听说,她勾引咱们庄上的账房先生白先生被老爷知道了,老爷大发雷霆,当夜就给气死了。”

虬髯汉子咂了咂嘴,还待再问,只瞧管家沉着一张脸走了过来,喝住了众人。众人低了头,各自走开,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莫雨得了这个大消息,赶紧回去八卦给了萧有道,萧有道又八卦给了包九妹和柴玉,还发了一长串的关于一夫多妻制弊端的议论,最后总结道:“可见孔老夫子说的一点不错,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九妹一张俏脸登时沉了下来,问道:“表哥你说谁?”

萧有道脸白了白,赶紧赔笑道:“没说你,没说你!我这不是一时口无遮拦嘛。得罪!得罪!”说着连连作揖。

九妹瞪了他一眼,转头瞧见柴玉嘴角弯了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这时,福伯进来说,他家二太太昨夜死了,县老爷已亲自来了,现在正在厅上问话,请他们过去。

......

九妹他们到的时候,大厅上已占满了差役和前来听候县老爷问话的仆妇丫鬟。

那县官老爷是个矮胖的中年人,一脸滑稽像,此时他正眉头紧锁,询问面前一个显然被他一番疾言厉色吓坏了的丫鬟。他身边是个中年妇人,那妇人相貌端严,一身重孝,眼睛红肿,想来就是田夫人了。

“老爷!萧大人他们来了!”福伯上前禀报。

那县令听说后,脸上立马展开了温和的笑容,对萧有道又是拱手又是叙年庚,还说自己才疏学浅,让萧大人一来庆阳县就遇上了这等事,真是失礼至极。萧有道单纯,况他初入官场也不会跟这帮成年打官腔的人打交道,只道人家是真心问候他,心中着实高兴,也不住的作揖。

九妹看着这两人拱手寒暄,唠唠叨叨,哪里是来问话的,倒像是来叙旧的。她轻轻咳了一声,提醒萧有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萧有道这才赶紧敛了笑容,向田夫人告罪。那田夫人只是到个福,算是见过了。

县令又问萧有道身后是些什么人,萧有道一一作了介绍,并特别指出柴玉是京城有名的名士贵人。那县令这个官是买来的,对文章根本一窍不通,更没听说过柴玉。但他极会讨好别人,说是久仰柴公子的大名,七的八的说了一大堆,最后见柴玉没什么反应,且对自己也没什么好感,这才乖乖的闭了嘴。

县令招呼众人坐下后,又对萧有道说:“下官辖内出现了这种事真是让大人见笑了。大人乃殿试榜眼,又饱读诗书,能力自然比小弟的强的多。小弟还望大人不吝赐教,帮下官一起断断这案子。”

县令比萧有道整个大一轮,竟一口一个小弟,九妹都替他不好意思。萧有道见这县令如此赞誉自己,心中一感动,忙道:“大人不必如此。要是能帮到大人那是最好,只是小弟才智浅薄,怕给大人帮了倒忙。”

“怎会!怎会!”那县令趁胜追击,苦着脸道:“有大人帮忙,此案定会水落石出。。。”

其实,他是觉得此案诡异,尸体杀人更是闻所未闻,万一查不出凶手,正好拉萧有道做个垫背,这样案子交到刑部时,那里也不会太追究了。

萧有道哪里知道县令的小心思,见人如此信任自己,当下脑子一热就答应留下来一同帮县令查清此事。连包九妹连连对他使眼色,他都没理会。

县令见此事已妥,登时拉下脸来,让人将昨夜那个看见死尸的庄客田四带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