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洛阳案(七)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1814字
  • 2018-12-28 15:35:21

月吐出米拉般大小的一块光斑,院子里热的没有一丝风。

更声已经敲了第二下,但九妹却没有睡意。她只觉得这屋子热的让人烦躁,后来索性起来打开窗户,吸一下夜晚的凉气。

然而,就在她打开窗户的一霎那,一个黑影在对面的树丛间闪了一下。九妹机敏,旋即便追了出去。但院子里沉沉一片,哪里有半点动静?莫非是错觉?但她很快便否定了这种想法,她自认眼力并不差,又是清醒的时候,怎么回看花眼?

有人!准确的说是有人在监视自己,会是梅舒玉吗?九妹回到房间,感到某种不安。从进知府府衙开始,她就一直隐隐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跟李逸寻,但那种感觉并不强烈,直到刚才。。。看来梅舒玉府里的这潭水深的很。

隔天九妹起来已经是日上三竿,那时李逸寻已经在院子里练剑了。

“没休息好?”李逸寻见九妹无精打采,略微有些纳闷。

“还说呢。”九妹伸了个懒腰,“你昨晚没发现什么?”

”怎么说?“李逸寻眼光闪了闪。

九妹遂将昨夜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你说会是梅舒玉监视我们吗?”九妹问。

“不好说。这府里看似太平,但我总觉得里面暗潮汹涌。”

“那我们下一步该如何?”

“今日梅大人中午要宴请咱们,到时候静观其变。”李逸寻一字字道。

。。。。。。

中午梅舒玉特意吩咐府上的厨子加了几个菜,他觉得即便自己受委屈,也不能让京里来的李大人受委屈。

听梅舒玉说加了菜,九妹还挺高兴的,可到了花厅一瞧。炒鸡蛋换成了蒸鸡蛋,青菜萝卜换成了萝卜青菜,不过有一道菜还勉强看的过去,梅大人竟日经派人上街买了酱豆腐干,看着红油油的样子,肯定很下饭。

“二位请坐,不要客气。”梅大人热情招呼道。

九妹偷偷摸了摸自己没了油水的肚皮,莫名可怜起自己的五脏六腑来。

这时,一个身穿蓝袍,道士打扮的人走了进来。九妹瞧了瞧,这人看上去约莫四十来岁,留着两绺发了黄的山羊胡子,但神色甚是倨傲。

“莫先生,快请。”梅舒玉撂下李逸寻直接迎来上去。

“好大的架子啊。”九妹小声嘀咕了一句。

只瞧他在在梅大人的陪同下大模大样的走了进来,看着好似他才是知府,而梅大人只是个小跟班。

“李大人,梅某给两位引见一下,这位是我府上的莫虚卿莫先生。”说着又给莫虚卿介绍李逸寻。

“莫先生可是邙山玉青观的高人,在下有幸得莫先生,真是荣幸之至。”梅舒玉似乎对刚才的介绍不满意,又补上了一句。

那莫先生听闻李逸寻是京城来的,也并没有高看一眼,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反而倒是对九妹感兴趣。

“这位小兄弟唇红齿白,本来是富贵场中人。可惜了。。。”莫虚卿说着惋惜似的摇了摇头。

“敢问道长,小可有什么不妥吗?”九妹很配合。

“我看小兄弟印堂之上有一股子浊气,只怕不日就有血光之灾啊。”

“哎呀,道长,您可得救救我呀。在下刚刚二十岁还未娶亲,家中还有双亲待奉养,您可得救救我呀。”九妹一脸真诚的说。

“事呀,事呀。”梅大人有浓重的鼻音,也很热心的在旁边帮腔,“这位九兄弟如此年轻,道长可得救救他。”接着又很贴心的安慰九妹,说莫先生道行高深,一定有办法的。

莫虚卿摇头晃脑的掐指一算,说道:“不过,九兄弟也不必过于担忧。只要这两日兄弟不出门,再喝下贫道这贴药就好了。”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两个黄纸包来。

九妹恭恭敬敬的接了过去,心中早就笑掉了大牙,这个大骗子,分明是听到自己刚刚说他架子大,故意整人,还装的这么像。

莫虚卿很受用的点了点头,转头对李逸寻道:“不知李大人来洛阳有何公干啊?”

李逸寻知简单的应付了几句,在接下来的宴席上,梅大人一个人将莫虚卿夸了了天花乱坠。九妹则低头直管吧啦那盘红油豆腐干,末了梅大人一低头,看见自己费了好些银子的豆腐干被吃的干干净净,而自己竟一块也没吃。

九妹看着梅大人那忧怨的小眼神,也爱莫能助。

吃完酒往回走已是下午光景,李逸寻一脸的心不在焉,好似有什么心事。

“你莫不是发现了什么?”九妹问他。

“你觉得那个姓莫的道人如何?”

“虽不知梅大人为何对他这般尊崇,但在我看来这人八成来路不正。不是骗子就什么邪门歪道之人。”九妹说的诚恳。

“跟我想的一样。我一见此人就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但具体却想不起来。”李逸寻说,“但此人绝不简单,至于他待在梅舒玉身边的目的,一定不单纯。”

“你该不是怀疑他和新月教有关?”

“不好说。他给你的药呢?”李逸寻像是忽然想起,旋即问道。

九妹将两个纸包交给他,“我查过了,只是普通的药粉。想来他只是想吓唬吓唬我而已。”

李逸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今晚你机警些,如果新月教真把手伸向了知府衙门。想来不日就要动手了。”

“知道了。”

两人说着又合计了一番,各自回屋不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