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洛阳案(七)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256字
  • 2020-02-20 12:20:55

洛阳,知府府,后衙。

梅舒玉着急忙慌的去见李逸寻,不了迎头撞上了正好进门的文书莫虚卿。

“大人这是去哪里?”

莫虚卿是梅舒玉专门礼贤下士请的参谋先生,平日里在梅舒玉面前并不拘礼。他身穿深蓝道袍,头戴子午冠,曾是洛阳邙山上玉青观的修行道人。

“原来是莫先生。”梅舒玉扶正自己歪掉了的乌纱帽,“京城有人来,本府正要去见。”

“哦?什么人?”

“这。。。”此事事关机密,梅舒玉口气犹豫。

“哼!罢了!”莫虚卿甩开道袍,“不耽误大人了。”

“莫先生留步。”梅舒玉升迁发迹都要靠这位先生,自然不能得罪了,“本府不是有意瞒先生。实在是大理寺有密信,让我不要张扬此事,所以才不曾对先生讲。”

“大理寺的人?”莫虚卿缓缓道。

“正是。”

“让本道猜猜,可是大理寺少卿李大人?”

“这、这、这。。。莫先生真乃神人也。”梅舒玉佩服之至。

“小事一桩,既然大人有客来,小道也不便打扰。只是大人乃正四品的官阶,怎么会对一个小小的从四品如此在乎?这不是辱没了大人的威名吗?”

“是是,莫先生所言极是,是本府刚才昏了头。”梅舒玉陪笑道。

莫虚卿离开后,梅舒玉终于松了口气,刚才这一场谈话,他发现自己后背都湿了一片。

“大人为何如此怕这位莫先生?”小厮边给他擦汗,边轻声道,“他不过一个还了俗的野道士,大人你怕他怎的?”

“胡说!”梅舒玉轻声呵斥道,“你懂什么?咱们不想在这洛阳终老就得靠他帮忙,懂吗?”

小厮的德得了教训不敢作声,忙帮梅舒玉提着袍子,梅舒玉长出一口气,这两位瘟神他谁也得罪不起。

知府府,花厅。

九妹上下打量着梅舒玉的花厅。虽贵为知府,一方的行政长官,但梅舒玉的花厅却布置的十分简朴。除了几件家具还算像样之外,房间里几乎没一样名贵的瓷器,竟是些诗词字画之类。

“朝廷的俸禄不多吗?怎么一个洛阳知府竟穷成这样?”九妹感叹。

李逸寻放下茶杯,“早就听闻梅舒玉是个节俭之人今日一见果然传闻不虚。”

“听你这口气,好似对他还有几分好感。你不怀疑他了?”

“这是两回事。李某一直以为能让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的就是好官。先不说梅舒玉是否投靠新月教,但至少这洛阳的繁华是有目共睹的。”

九妹想了想道:“听你这话好像也对。不过,你既如此仁民爱物,为何当初要选择武职,像梅舒玉做一方长官不是很好吗?”

“姑娘阅历还浅,不知这世上有很多事是由不得你选的。”李逸寻说,“再说,天下的文官已经有很多,这里面也不乏仁民爱物的好官,但真正能替百姓伸冤昭雪的人却很少。当然,包大人算是个例外。”

这些话九妹从未从一个青年人口中听到过,如今听来,竟觉得心底隐隐有某种热流的涌动。自己以前一直嚷着要替百姓伸冤昭雪,但所做之事大多有个浅薄的出发点,只是好奇,从未真正正视过老百姓究竟需要的是什么。听了李逸寻的一席话,九妹深觉惭愧。

“你怎么了?”李逸寻见一向爱叽叽咋咋的九妹竟然沉默了许久,不禁有些好奇。

“李逸寻,你以后一定会是个好官。但愿你能记住今日说的话,十年之后,我希望你的初衷还是一样的。”九妹突然郑重道。

“你呢?阿九姑娘如此聪慧,有想过以后要怎么样自立吗?”李逸寻震惊于九妹认真的表情,岔开话题道。

“我。。。”

“哎呦,让两位久等了,实在是梅某失礼了。”

这时,梅舒玉快步走了进来,身后的小厮还在帮他整理凌乱的袍子。

“梅大人严重了。”李逸寻行礼。

梅舒玉赶紧接住,又拉着手跟李逸寻寒暄半天,这才落座。

茶过三巡。梅舒玉开口道:“李大人这次来可要多待几天,兄弟客房已经准备好了。”说着转头对九妹这个冒充的跟班也点了点头。

还真是风雨不漏啊,九妹佩服的五体投地。对比自家老爹那张整天冷死人的脸,还是梅大人这张和蔼可亲的八字脸在官场中占便宜啊。

梅大人是个自来熟,又文采出众,还没坐几刻钟,各种嘘寒问暖,诗词歌赋已经说了一车。末了,看看时间不早,邀请李逸寻二人进内用餐,说已经让厨房准备了一桌酒席,还特别声明说,薄酒粗饭希望两位贵宾不要嫌弃。

结果三人一到饭厅,九妹就知道梅大人是个实诚人。满桌子的菜除了腌萝卜,就是青菜豆腐,勉强的一个荤菜还是一盘子炒鸡蛋,那瓶酒貌似稍微好些,听说是离京上任时同僚送的。

一个正四品大员生活简朴成这个样子,九妹连连乍舌。本来之前觉得开封府已经是官员中生活清贫的了,但包大人偶尔还能沾沾荤菜,可席间听梅大人所言,他竟吃了三年的素,没吃过一次肉。一个四品大员穷成这个样子也是没谁了。九妹决定回去一定跟柴玉嘀咕嘀咕梅大人的清贫生活,好让他以之为榜样,不要太过奢侈。

相比九妹,李逸寻对梅舒玉的大吹大擂,哭穷自夸就淡定了许多,他是来查案的,可不是来听人哭穷的。

“梅大人想必已经收到在下的密信了?”李逸寻冷不防道。

“呃?正是。”梅舒玉正说的热火朝天,一时间竟有些错愕。

“李大人放心,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梅某一定尽力配合。”梅大人是个机灵人,很快转了过来又变的克制了。

“如此甚好。”李逸寻淡淡道。

一席酒席吃了半个时辰,李逸寻说自己累了,梅大人只好吩咐下人带客人回房。本来自己还准备了一车话呢,看来今儿是没法说了,梅大人依依不舍的送走了李逸寻二人,深觉意犹未尽。

回到房间,九妹问李逸寻可曾探出了什么?

“我刚才有意说出密信的事,可看他的反应,好似并不知道济丰堂已经出事。”李逸寻说,停了停问道:“你可刚才有什么发现?”

九妹摇头:“除了听他哭穷,好似也没什么收获。不过这人估计真是节俭,否则裤子也不会旧成那个样。我估摸着。。。怎么也有个七八年了。”刚才梅舒玉一时说的忘情,不小心漏出了自己裤子,那件裤子半旧不旧,已经快连颜色都认不出来了。

“嗯。今日且就这样,明日咱们在他府里探探。”李逸寻意味深长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