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洛阳案(六)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039字
  • 2020-02-20 12:12:19

洛阳,铜驼巷,兴业坊。

九妹睡的正香,就被一阵打斗声惊起。出门一瞧,见柴玉、李逸寻二人正手提长剑,比试切磋,打得好不热闹。

这两人,大清早的不多睡会儿,这出的是什么幺蛾子。九妹揉了揉睡眼,打算继续关门睡觉。

“姑娘早。”

九妹转头一瞧,见柴玉的丫头招儿恭恭敬敬的立在一边。

“怎么了?”

“公子已吩咐准备好了早饭。请姑娘梳洗过就去用餐。”招儿仍旧低眉顺眼,但口气却是不容反驳。

“你们家公子真是厉害啊。”

“姑娘过奖了。请姑娘梳洗。”说着四五个丫鬟一字排开端着洗漱用具进了九妹的屋子。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头,九妹朝院子方向恶狠狠的剜了一眼,而后不情愿的进了屋子。

不知的柴玉想的太周到,还是这帮丫头们太伶俐。九妹一一瞧去,名门闺女所用的胭脂、梳具,花花绿绿,一应俱全,竟比得上一间普通的胭脂铺子。

浪费,真是太浪费,九妹摇头叹息。虽一向知道柴玉是个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对生活起居及其讲究的家伙,可没曾想竟细致到这般地步,真是。。。无法形容。九妹这时候发现了多读书的重要性,否则还真是形容不出来。

“你们家的公子还真是会享受。”九妹为了掩饰自己的没文化,赶紧转移话题。

“姑娘说笑了,公子一向节俭,与京城的王孙公子是不能比的。”招儿说。

节俭?她是在说笑吗?九妹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丫头竟然说柴玉节俭。

“对,你说的对。”见她说的一脸认真,九妹干笑两声,心想在人家的地盘还是给点面子为好。

梳洗罢来到客厅,柴玉已经坐在一边喝粥了,却不见李逸寻的踪影。

九妹问:“李逸寻呢?也在梳洗?”

柴玉淡淡道:“你起的太早,人家已经去药铺了。”

这是起得早吗?这个柴玉近来说话总是夹枪带棒,真不知自己怎么得罪他了。

“既然如此,我也先走了。”九妹撂下筷子准备去瞧热闹。

“站住。”

刚走到门口,就被柴玉寒气逼人的口气给冻住了。

“干嘛?”

柴玉道:“你要是想去街上闲逛呢,我一会儿让宋奇陪你去。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儿就别出门了。”

九妹不忿:“你这是限制我的自由,按大宋律法是要蹲大狱的。”

“那也比你出去惹是生非让人杀了强。”

“老柴。”九妹可怜兮兮的瞧着他。

“没商量。”

“我保证不惹祸还不成?我就去瞧一眼。”九妹上前给柴玉揉肩,殷勤周到,“就出去一会儿。”

“不成。”

“你、你、你。。。好,算你狠。”

“你的早饭。。。”

“不吃!”

。。。。。。。

李逸寻这家伙明白就是和柴玉商量好撂下自己的,九妹气忿忿的想。卸磨杀驴,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怪道她三姨姥为了阻止小妾进门要死要活的,男人真是没良心。

“咕噜噜!”九妹摸了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肚皮,深悔自己没顺手拿一个包子。但头可断血可流,骨气不能丢,可不能让柴大公子看不起。

此刻她一个人正坐在假山上,面前是一个池塘,池岸上植着三五颗江南绿柳,随风摇摆,映着池中的鲜红锦鲤,让人肺腑都觉得清凉舒爽。但九妹死死的盯着湖中欢快的游鱼,正想着怎么捉来烤着吃。谁让柴玉不仁?主人惹的祸,自然心爱的鱼儿来偿还咯。

这时,九妹远远的听见有人说话,她转头,瞧见管家正领着几个人往后院方井那边去。

她好像早晨听见招儿说,自家的井不出水了,莫非是来疏井的?

九妹眼珠子转了转,她可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注意。

五月的天气,已经有些微热了。柴玉正在书房练字,突然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闹腾。

“公子,不好了。”招儿跑来着急忙慌的说。

“阿九又出什么新幺蛾子了?”柴玉头也不抬,他这府里一向清静,如今突然热闹起来,肯定跟九妹有关。

“不是阿九姑娘。咱们池子里的鱼不知为什么突然都游上了岸,成片成片的死在了池滩上了。”

“什么?”

那可都是自己最心爱的鱼啊。柴玉顾不得穿外跑赶紧赶去池塘。

到了池塘一瞧,果真鱼成片的死在池滩上。

“怎么回事儿?你们每天怎么喂鱼的?”

见主人生了气,管家吓得慌了神,忙回说:“这两日多雨也不敢多喂食,但都跟平常的鱼食一样,没喂其他的东西啊。”

宋奇瞧了瞧,转头道:“公子您来瞧,这些鱼没死,而是醉了。”

醉了?柴玉走近瞧了瞧,果真那些鱼一股子酒味,也没死,只是醉的不省人事了。

“谁给鱼喂了酒?”柴玉问。

众人面面相觑,都说没有。忽然内中一人说道:“小人刚才瞧见阿九姑娘在这里来着。手里好像提溜着什么东西,因刚才小人忙着送东西也没看真切。不知是不是。”

“阿九呢?”

“阿九姑娘说累了,在屋子里休息呢。”招儿回说。

柴玉猜这事多半跟九妹脱不了干系,一面让人将鱼先放进缸里养着,一面吩咐好好淘洗池子,事毕后朝九妹的屋子去了。结果去了一瞧,床上了除了枕头,哪里有九妹的影子?

这个不省心的主儿又跑了。柴玉真是哭笑不得。

。。。。。。

柴玉满脸愁容的当口,九妹已经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了洛阳市集上。

今早,她将柴玉心爱的锦鲤都灌醉了,害得那些个醉鱼竟分不清东南西北自己跳出池子,引起了全府上下的恐慌,还以为那些鱼死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话说九妹瞧见有人来疏井,顿时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她先到厨房要了几坛子好酒,说是要和柴大公子不醉不休。柴府的下人自然知晓柴玉待九妹不同,所以很爽快的给九妹几坛陈年花雕酒。九妹不喝酒,也不在乎这酒名不名贵,一股脑都倒进了池子里。原本只想着鱼醉了浮上水面也就罢了。不曾想,这鱼儿竟都上了岸,还成片成片的上来。

既然老天都帮自己,九妹觉得自己也没法子喽。之后,她问小厮威逼利诱的借了身衣衫,等在后院门口。待有人发现鱼浮上岸后,大呼小叫的唤管家,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入那几个疏井的工人中。管家见柴玉心爱的锦鲤死了大半,自然没工夫管他们。只匆匆的付了钱就走了,那些工人也不知就里,以为九妹是管家派来监工的小厮,也没在意。就这样,九妹顺利的混出了柴府。

“哈哈哈,该!”九妹现在想起来,心里还着实受用。谁让柴玉这般可恶?她能想见柴玉看见自家的锦鲤醉倒一片,肯定脸都气绿了。不过,他那是活该!

对了,还有那个可恶的李逸寻。真是过河拆桥的主儿。九妹愤愤的扬了扬手里一件物事,这是一块青玉雕成的大内令牌,先不说工艺,光是这块玉瞧着就值好几千钱吧。

蠢,真是蠢的可以。当日李逸寻命悬之际,将此牌给了自己,可他自己倒忘得干干净净。没有令牌,看谁还认你这个大理寺少卿。九妹得意的把玩着手里的令牌,琢磨着怎么做弄一下李逸寻。

。。。。。。。

汴梁城靠汴河发迹,洛阳城靠洛水兴盛,好似每个城市的兴起都跟水脱不开关系。

九妹从柴玉那里跑出来,首先便向人打听了济丰堂的所在,好在这济丰堂还算有名,问了几个人都说是在洛河边上。九妹也不耽搁,一径奔了来。

既然决定做弄一下李逸寻,也就不急着见他。九妹见河边有几间茶铺,瞧瞧天色还早,自己又肚子饿的稀拉哗啦的,干脆挑个干净铺子的坐了,又问伙计要了一壶好茶,几盘子点心。伙计瞧这个小哥,年纪虽轻,但一身的器宇不凡,不敢怠慢了他,挑选了几样店里出名的点心,盛在精致的细瓷盘子里,端了来。

“敢问小哥,不是这洛阳人吧?”伙计将吃食摆上桌,边殷勤道。

“小二哥好眼力。咱们听说洛阳是个好去处,特意来游山玩水的。”

伙计喜上眉梢,笑道:“小哥这回可是来巧了。咱们这里三天后要举办牡丹花会,到时候全国的牡丹名家都要参加,可有眼福了。”

九妹很贴心的给了小二赏钱,复又向他打听对面的济丰堂。

小二笑嘻嘻的接了赏钱,笑道:“你说济丰堂啊。已经开了有五六年了吧,生意一直不错,老板人也大方。”

“那你今日可有见过一个年轻人来?”九妹给他形容了一下李逸寻的身高、长相。

“这小的还真没留意。”

“多谢。”九妹到了谢,边吃东西边观察对面的动静。

多么过了小半个时辰,九妹发现店里今日竟没有一个人进去?这是巧合吗?

她正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看到李逸寻走进了济丰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