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洛阳案(五)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173字
  • 2020-02-20 12:12:01

夜深,人静,更初断。

九妹不自觉的觉得手掌有些许紧绷,她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衙役,但当日被死魂围攻的画面却在脑中不断闪现。

公孙先生说,活人有时候比死人还要可怕。以前,她确实没什么感觉,但经历过之后,觉得字字箴言。

“你还好吗?”李逸寻见九妹脸色在月光下白的煞人,不禁有些担心。

“自小养在深闺,自然是没见过这种场面的。”柴玉的话很适时的从头顶飘来。

九妹嫌恶的超树顶看了一眼,柴玉此刻正悠哉悠哉的立在一棵树的树稍上,身法轻盈,还偶尔荡一下,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武功高强。

“放心,没事。只是有些冷罢了。”九妹勉强漾出一个难看的微笑,心中将柴玉的祖宗十八代每个问候了一下。

月光慢慢黯淡了,面前的客店在黑暗中模糊的一团,好似一个会吃人的怪兽。

九妹他们回到这里已经有小半个时辰了,但一直不敢轻举妄动。他们能想到包袱就在客店,死魂不可能想不到。问题在于谁动作快而已。但此刻客店中一片漆黑,他们不敢肯定死魂是否已经先他们一步到达,或者他们根本就是等来寻包袱的人自投罗网,自己好一箭双雕。

时间一刻一刻的走着,九妹的心更加不安起来。看看天色,再过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如果不趁着今晚行动,此后要在死魂的眼皮底下拿回包袱就更加难上加难了。

“此刻就行动吧。”九妹转头对李逸寻说了一句,话落人已经窜出了老远。

李逸寻待阻止已然不及,只得跟在身后冲了过去。

客店的院子静极了,竟连狗叫的声音都没有。九妹觉得自己可能进了一座死坟,头皮不禁有些发紧。但木已成舟,不能顾忌,她凭着记忆朝马厩摸索而来。因为此前,她推演了无数次,觉得马厩最不引人注意,也是最安全的藏匿地点。

九妹朝马厩行进之时,李逸寻正凝神静听周围的动静。从一进这院子,他就觉得这里的气氛非比寻常。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客栈很可能已被新月教控制,老板跟伙计也可能已死于非命。但今晚可能是他们唯一能拿回包袱的机会。他回头仰望,见柴玉仍旧站在树梢,在薄薄的亮白的月光中形成了一个剪影,恍惚间像是月中的仙人。

“喂,你在做什么?快来!”九妹回头招呼他,身子一转眼就消失在了黑乎乎的马厩中。

马厩中还有两匹马,但都看着都很萎靡,也无心管九妹他们,只顾着发出很沉重的呼呼声。

九妹一进马厩就开始在草堆中乱刨,也顾不得脏。李逸寻一壁帮她,一壁全神注意身后。

但两人并未发现包袱。莫非包袱根本就不在马厩,是自己判断错了?九妹不禁摸了摸下巴,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但她很快打消了疑虑。依死魂的行事,他们肯定会将客栈翻个底朝天。如果他们已经找到了包袱断不会费大量人马去追杀自己跟李逸寻,那就是说,包袱肯定就在客栈某个地方。按老板说,死者生前只到过两个地方,马厩跟客店,客店中没有,那一定在马厩的某个地方。

会在哪里呢?九妹开始细细打量马厩,开始在马棚周围摸索,突然手指似乎碰到了一个质地像布料的东西。

“把你的火折子给我。”九妹对李逸寻说。

李逸寻将火折子吹亮交给九妹。九妹一面用手护着火折子,一面将手伸向那个夹缝中。起先掏出了一块粗布,再往里掏,竟摸到一卷纸。九妹心头一喜,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只是东西深嵌在里面,后来还是李逸寻帮忙才拿了出来。

李逸寻借着火光瞧了瞧,说道:“这回你立功了。”

九妹松了口气,这倒霉事儿可算是要到头儿了。

两人收了东西准备离开,却觉得头顶凉飕飕的。抬头一瞧,见几只鬼眼绿油油的盯着自己。不用说,他们今儿的运气还真是‘好’的很。

“两位要去哪儿?把东西交出来,兴许还能活命。”内中一个怪声冷幽幽的说。

李逸寻嘿嘿冷笑,“想要东西就来找我。”说着拿出手里的东西晃了晃,几个纵身,人已窜到了屋瓦上。

死魂的目标是包袱里的东西,自然顾不得九妹,追李逸寻去了。

九妹得了空儿赶紧向外冲,此刻她身上有重要的证物,可不能让李逸寻的心思白费。

“事儿都办妥了?”九妹刚出门,就仰头瞧见柴玉悠哉的立在树梢,大有隔岸观火、幸灾乐祸的意思。

“你早就看见那群该死的怪物了?干嘛不告诉我们?”九妹鼻子都快气歪了。

柴玉仍旧一副关我何事的样子,“这点小事如果都摆不平,也不必在大理寺混了。”说罢也不言语,纵跃间人已跳出了老远。

九妹虽猜到宋奇可能已经去帮忙了,但还是给柴玉的风凉话气的够呛,很不得讲这个坏家伙生吞活剥。但念在事态紧急,是的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去了。

当晚,李逸寻和宋奇回到南髯酒店,天已经蒙蒙亮了。索性驻守在客店的只是些小角色,也没费什么功夫就全给收拾了。只是九妹听说客栈已经被新月教血洗了,老板一家跟伙计全数被杀,都是一刀毙命。

杀人越货,她自小在开封府听过不少,可灭人全家这种缺德事儿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她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端了新月教,否则真是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人。

。。。。。。。

一夜的辛劳,众人精神都十分疲惫。南髯酒店的老者端来了热汤饭,九妹胃口不好,只勉强吃了半碗饭。柴玉见她萎靡不振,以为是着了风寒,深悔自己昨晚不该放她去走这一遭。但把了脉并无大碍,见她只是不停的打瞌睡,这才放了心。众人吃了饭,李逸寻跟老者商量进洛阳的事儿,九妹则躲在屋子里美美的睡了一觉,约莫黄昏的时候才醒来。

李逸寻告诉她,自己打算明日去洛阳跟济丰堂的金老板接头。九妹也嚷着要去洛阳,她此次就是为了来洛阳看花的,哪里想到竟碰上这许多倒霉事儿。李逸寻问柴玉打算如何,柴玉在洛阳有宅子,说众人可以在那里落脚。

休息了一日,众人辞别南髯酒店,往洛阳去了。老者望着众人远去,看了看风色,知道就要起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