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洛阳案(四)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834字
  • 2018-09-21 17:33:35

当林子里出现一片火红之时,九妹还未完全搞清楚状况。只觉得这里气氛异常的诡异,不知何时,一群身披红袍,头戴白色鬼面具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这群人身上没有半点生者的气息,倒像是来自地狱的使者。

想到地狱二字,一股寒意从脚后跟一直渗入骨头里,一时间,九妹觉得自己仿佛忘记了自己还活着这一事实。

“他们是谁?”

“你看不出来吗?”怪人说,“他们就是新月教的信徒。专门负责杀人的死魂。”

“死魂?”九妹第一次听说这等渗人的名字。

“死魂出世,鬼门大开。”其中一个死魂瓮声瓮气的说,“阁下不想死,就将身后那个女孩交出来。”

怪人嘿嘿冷笑:“堂堂新月教,纵横江湖数十年,难不成怕一个丫头吗?”

“怕与不怕,都由不得你们,而是要教主大人发落。她亵渎了神教,自然该以血祭神。”那人说。

“喂,你们疯了不成?我什么时候亵渎了你们的什么神教?”九妹愤然道。她自诩见过不少脸皮厚的,但这么脸皮厚的还从未见过。

“别做无谓口舌之争。”怪人看了她一眼,“这群人来路怪异的很。一会儿,我杀开一条路,你一直跑,出了林子五里路,那里有个叫南髯的酒店。店主是个隐士高人,他可保你周全。另外。。。”说着,怪人将一件物事交到九妹手上,又嘱咐道:“安全后进洛阳济丰堂找一个姓金的人,把这个交给他便是。”说罢,也不再看九妹,只瞧一道亮光划过夜空,怪人被一群红衣怪物包围。

九妹瞧的惊疑,一瞬间竟不知自己要做什么。只是瞧见那些死魂出招凌厉怪异,一个个好似恶鬼,瞬间便可将怪人融进火焰之中。

“还愣着做什么?快走!”怪人长啸一声,剑刃插入肉体的闷响随着一阵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闻见血味,九妹一个机灵,瞬间清醒过来,她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怪人受了伤。但眼前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九妹顾不得许多,只是埋头往前跑,希望早些去到那南髯酒家。

但那些红衣教徒并不打算放过她,如鬼似魅般跟着她。旋即,一双钢铸厉爪倏然而来,挡住九妹前路。

“亵渎神教者,杀无赦!”声到人道,几个教徒飘然而来。

九妹的心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她手扣展昭的飞云刀,希望关键时刻能拖延时间,争取一线生机。她回头瞧了瞧身后,再有几步路就要出林子了。

“你们究竟想要什么?是要那包袱吗?”九妹故意大声问道。

果然听到包袱二字,几个红衣教徒停了下来,问道:“包袱在哪里?”

“在。。。在。。。”九妹边退后边喃喃说。

“在什么地方?”那个瓮声瓮气的家伙又问道。

“就在那里!”九妹往对面掷出一个东西,趁着教徒愣神之间,随手飞出无柄飞云刀。飞云刀快如闪电般没入红衣教徒的肉里,空气中又出现了那种血的甜味。

南髯酒店近在咫尺,但红衣教徒的速度显然比九妹快。她还未赶到目的地,已经被教徒围在了垓心。

“亵渎神教者,杀无赦。”领头人恶狠狠道。

九妹能感觉到他的愤怒,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你们不想要包袱了吗?还是说,你们其实并不听教主的命令,竟敢对我动手。”九妹扬声问道。从刚才提包袱一事,她就已经看出,这些人没有找到包袱之前,是决然不会取她性命的。

“大胆恶女,花言巧语。看火!”说着一团绿色的火焰在九妹脚边燃了起来。火团如同一条吐着信子的长蛇,蜿蜒着向九妹窜来。完了,完了,小命休矣!挣扎后退间,九妹分明闻到了一股子焦味。

“喂,我可是你们教主要的人。你竟敢随意伤我!咳咳。。。”

“花言巧语,罪加一等。”红衣人讪笑着抬了抬手,火比刚才燃的还要旺。

九妹感觉浑身被炙烤的难受,嗓子跟胸腔里也被烟呛得几乎窒息。眼中看见的尽是模糊的影子,刹那间,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对死亡的恐惧。渐渐的,她脑子已经木了,眼睛看到的再也不是眼前的火跟红色的人影,而是回到了某天自己熟悉的一个场景。那是开封府,一切都那么熟悉。。。。。。

“阿九,醒醒,快醒醒。”

怎么会是柴玉的声音?九妹觉得脑子一冷,渐渐的回到了现实中。

“你没事?”柴玉看着两眼发痴的九妹,眼中满是担心跟疼惜。

待九妹看清眼前人,恐惧渐渐散去,满心委屈,大颗泪珠滚落,像孩子般躲在柴玉怀中伤心的哭起来。结果,鼻涕眼泪几乎将柴玉的前襟沾湿了。

“没事了,没事了。不怕不怕。”

九妹本以为柴玉肯定又会痛骂自己一顿,哪里知道,这回他竟温言软玉,不但没生气,还一个劲儿的安慰自己。

她哭了半截,突然想起一事,“怪人。。。怪人有危险!”

“怪人?”柴玉不解。

九妹郑重点头,脱离柴玉的怀抱就要朝森林而去。哪知,刚转身便瞧见宋奇从里面走了出来,背上还背着一个男子。

“怪人!”九妹迎着他们跑去,“他没事?”九妹瞧见怪人满身是伤,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没事。只是受了重伤。”宋奇转头道。

“那些红衣人。。。”九妹转头瞧柴玉又瞧了了瞧宋奇。

“姑娘放心,已经走了。”宋奇将怪人放下,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药丸,说这是紫丹,专治内伤的良药。

柴玉问她究竟出了何事?九妹简略将事情经过说了,又问:“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还不是你忽然不见,我以为你被什么歹人劫持,一路追踪。可在喜迎客栈却断了线索。今日要不是路过此处去洛阳,只怕你的小命就休矣。”柴玉说。

“对了,你们怎么会惹上了新月教的人?”柴玉继续追问。

九妹悻悻道:“谁惹他们了。是他们一直追着我跟怪人不放。”

“怪人?”柴玉皱眉瞧了瞧昏迷不醒的那人一眼。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莫非姑娘真的不认识此人?”宋奇插话道。

九妹不解,“他难道是什么我该认识的人?”

宋奇道:“此人乃是大理寺少卿李逸寻。”

“李逸寻?”九妹在脑中搜索着关于这里人的信息。

李逸寻,现年二十五岁,大宋最年轻的大理寺少卿。此人文武双全,乃是仁宗朝有名的文武状元。入主大理寺后,查办了不少疑难案件,因此在刑狱间颇为知名。只是此人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真正认识他的人很少。

“你是说,他竟是当年办过姚克安案的李逸寻?”九妹一脸难以置信。

她还记得公孙先生给她讲过当年闻名全国的姚克安案。姚克安乃是四川都统,为人嚣张跋扈,卸任后回京途中被人杀死,一直没有找到凶手。尽管圣上责令三个月内破案,但因此案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线索,不少官员都束手无策。李逸寻出生刑狱世家,父亲李靖庭乃是西南巡按御史,惯会抽丝剥茧,解疑寻根,但奈何这桩案子发生的太过诡异,证人又太多,竟也陷入两难境地。

李逸寻当时正在太学读书,听闻此事后,特意上书呈请协助父亲查明此案。圣上早就听说过此子的名讳,一来为了天家的颜面,二来真想试试此子之才,便很快准奏。李逸寻连夜赶往出事地点,只用两天的时间便破了此案。原来姚克安回京途中看上了一名女子,要强娶这名女子。女家不同意便发生了冲突,派人打死了女子的父母,硬是将此女抢入了府中。这激起了民愤,一天夜里,十几个村民买通驿站的厨子,潜进姚克安的驿所亲手杀死了姚克安。事后被几个官兵发觉,但姚克安为人残暴,这几名官兵不齿其为人,不但放走了村民,还互相约定绝口不提此事。是以,这桩案子明明简单,却因当事人众口一词而变得复杂。

李逸寻抽丝剥茧,厘清头绪,很快破了案。但他并未就此了事,而是将姚克安身前重重罪过一并上达天听。圣上闻知此事后,不但赦免村民杀害朝廷命官之罪,还重重赏了他们,赐名义民村。由此,李逸寻的大名也享誉大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