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洛阳案(三)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464字
  • 2020-02-20 12:10:52

九妹本想一走了之,但刚走到街角还是忍不住折了回去。

就在刚才偷偷溜出客栈之时,她分明瞧见有伙不知名的人潜进了后院。夜黑风高,无故出现,而且还不以真面目示人,傻子也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一种可怕的念头袭上心房,九妹再也忍耐不住,撒腿就跑。怎奈九妹是个好心的人,一想到那个绑架她的人可能会遭遇的危机,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歉疚。但他武功高强,以一敌十是绝对不成问题的。九妹心里不住的这么告诫自己,可最终还是又掉头折了回去。

自己就瞧一眼,看看发生什么就走。九妹不住的说服自己。

缺月隐没在云层之后,整个世界顿时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树荫遮住地面最后一点斑驳,随着寒风,晃动着,如同此刻院中这躁动不安的空气。

屋子里的灯不知何时已经熄灭了。九妹不知那人是否在里面,更不知等待他的将是何种危机。

这时,不知从哪里传出几声夜枭的啼叫,让这渗人的院子更添几分可怖。

月光渐渐透过厚重的云层又露出了几点青光。

突然,几个黑影闪电般向屋中窜去,旋即房门重重的关上。再也听不见一丝响动。

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九妹鼓起勇气溜到门边,意图向里面张望。但还未戳开窗子,就被一股大力拽了出去。她下意识的摸出腰间的匕首朝身后刺去,但手臂却瞬间被狠狠的扭住。好大的力道,九妹心中一惊。

“是我。。。”那人闷哼一声,听声音好似受了重伤。

“你。。。”九妹感到手臂上一松,身后一个重物重重的倒了下去。

九妹转头一瞧,地上躺着那个戴斗笠的家伙。。。。。。

九妹见过的死人比活人多,至于照顾病人,那简直就是破天荒头一遭。不,应该是头二遭,如果柴玉也算病人的话。

昨夜喜迎客栈发生了命案,听说死了好几个人,而租用那间屋子的一男一女却都不见了。据此官府推断,这一男一女有可能是江洋大盗,半路投宿遇上了仇家,将仇家杀害后,逃走了。

九妹手里拿着通缉自己和怪人的海捕文书,真心感叹这官府会请画师,竟然没有一处地方是相似的。她明明是个鹅蛋脸,他竟硬生生化成了瓜子脸。再瞧瞧怪人的脸,胡子拉碴,一脸横肉,怎么瞧都不像是江洋大盗,倒像是个杀猪的屠户。

造孽啊,造孽!九妹讪笑着将通缉令小心的折起来放进口袋,三拐五绕,终于回到了昨晚临时找见的一处荒废宅子。这里除了到处是灰之外,清清静静真好可以养伤,还蛮不错的。

“喂,大侠,我回来了。你醒了没有?”

“还没醒?看来伤的的确够严重的。”

虽然男女有别,但奈何这家伙伤到了胸口,为了救命,九妹不得不暂且阁下礼教大防救他一救。

可这人真是重的跟死猪一样,九妹费了半个时辰才将药上好。真心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救这个绑自己的人。九妹气鼓鼓的想,一眼瞥见他头上那顶难看的斗笠。他这样不怕捂的慌吗?

可能是她解绳子时劲儿用打了,怪人动了一下,“你。。。做什么?”

“没什么?看你带着帽子不舒服,帮你解开。”九妹瞧那人不再反对,便理直气壮的拿下了斗笠。

没曾想,拿下斗笠的那一瞬间,竟对上了怪人那双明亮的眼眸。奇哉怪也,九妹竟觉得自己从未见过那么明亮柔和的眼眸。孟老夫子说,眸子不掩其恶。如此说来,他竟是个好人喽。平日里读书也没用过心的九妹,这时竟想起了孟老夫子,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你。。。你笑什么。。。”那人见九妹一脸笑意,略微有些错愕。

“没什么。觉得好笑就笑了。”

“你。。。”他激动牵动了伤口,疼得嘶嘶直吸气。

“看见了吧。这就是你恩将仇报的代价。亏得我救了你。”

怪人瞧了九妹一眼,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也没有反驳,乖乖的躺下了。

九妹与这家伙在荒宅中住两天,他怕那些人找来。他们便转移了阵地,一路来到了洛阳城郊。但眼看洛阳近在眼前,他却不走了。

莫非是这城里有什么古怪?九妹问了他好多回,他也不正面答她,九妹一气之下也决心不再理他了。

某天晚上,星光灿烂,刚吃过烤鱼,九妹正打算心满意足的享受一下晚餐后的美妙时光。怪人却靠了过来,还在九妹身旁坐下了。

“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回来?”怪人很认真的问九妹。

“哪天晚上?你说什么呢?”九妹本想戏耍他一番,以报前仇,但遇上怪人很认真的表情,她也只好收起自己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不为什么。只是想回去看看好戏。”

“其实,你不该回来的。”怪人抬头望着星空慢悠悠的说,“如果那天我遭遇不测,你不怕吗?”

“怕什么?他们要杀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怪人摇头:“他们固然要杀我,但更要杀你灭口。”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在去找你之前,先去了趟县衙。但整个县衙一夜之间全部死于瘟疫。”

“你说什么?瘟疫。。。怎么可能?”九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想让人一夜之间死于瘟疫绝不是难事。”

“他们?他们是谁?”

怪人没有回答,很安静的看着九妹。

九妹心中一动,连忙抬头道:““那是。。。难道。。。”

“不错。正是那新月印记。”怪人很认真的说,“那名死者跟新月教有大瓜葛,而且他还藏着新月教一个大秘密。不曾想却在上京途中被杀。新月教自然不会让知道他们秘密的人活着。”

“可我只不过看过那图腾而已。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九妹不解道。

“那便够了。当然,这也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什么?”

“你知道吧。死者的包袱不见了,那里面装着新月教所有的罪证。”怪人说。

“你是说。。。你是说,他们怀疑我跟那个包袱有关?”

怪人嗯了一声,又继续道:“当时发现死者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店小二,另一个就是你。如果店小二没有看到那个包袱,那最有嫌疑的就是你。”

不错,发生凶案时,那间客房的房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如果不是店小二一早发现不对撞开房门,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里面的情况。排除凶手,能拿走包袱的的确只有九妹跟店小二。而他们来找她,显然是已经盘问过店小二了,但却一无所获。因此,九妹才成了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如此说来。。。。。。

“你究竟是谁?莫非你才是那个凶手?”九妹认真地审视着眼前这个人。

怪人淡淡一笑,“如果我是凶手,你觉得你还会活到现在吗?”

“那也说不准你想知道包袱的下落才暂且留我一命的。”

“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怪人往火堆里扔了几块木柴。

竟然不辩驳。九妹停了停道:“就算跟你没关系。可你仍未告诉我,你是谁?带我来洛阳又是为了什么?”

怪人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忽然林中一阵骚动,九妹知道他们的麻烦又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