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洛阳案(一)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493字
  • 2020-02-19 14:51:16

嘚嘚嘚,汴梁通往洛阳的官道上忽然出现一头黑皮油亮的毛驴,待那只驴走近,再仔细一瞧,原来上面还侧身坐着一青衫女子。

那女子年纪不大,约莫十七八岁,相貌不怎样出众,但那双玻璃珠子般的眼睛不时滴溜溜的转着,瞧着很是机灵。

只瞧她一边哼着小调,一边磕着瓜子,意态甚是悠闲,浑然一副踏青游玩的架势。

不错,这女子就是汴梁大名鼎鼎的包九妹。做人没什么特长,除了吃喝玩乐,耍性子,就是闲着没事儿读话本,学着里面的不良闺秀离家出走。

两天前,她购置了一套话本《江湖十大异闻录》,从此便萌生了出门做大侠,解救天下弱小的想法。故而,趁着老爹跟一干人等在外地公干的空儿,便偷偷溜了出来。奈何出来后,不知该去哪里,在汴梁转了一上午。在茶馆喝茶时,忽而听闻洛阳牡丹花节正要开始,便拿着不多的银两,骑了自己心爱的小驴花子儿朝洛阳来。

此时,已然过了正午,天气竟有些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的样子。九妹手搭凉棚探头向前张望,一片不大的林子,几块不甚高的土埂子,竟一户人家都没有。

作孽啊。九妹吆喝一声,花子儿嘚嘚嘚的沿着官道跑进了林子,身后扬起一阵尘土。约莫跑了三五里,花子儿一声嘶鸣,停了下来。九妹勒住缰绳,远远瞧见一个猎户模样的大汉朝自己这边走来。

九妹腾的一声跳下驴子,迎着大汉,恭敬施礼道:“这位大哥,不知此处是什么地方?离洛阳还有多远?附近可有客栈?”

大汉瞧了她一眼,关切道:“此处名叫黄泥坡。姑娘要去洛阳?往西走,还得好几百里地呢。”说着瞧了瞧天色,又道:“如今天快黑了。姑娘要是想找安歇的地方,再往前走十里,转过右手边的山坡,坡下就有一个小镇子。”

九妹谢过猎户,重新上驴,又嘚嘚嘚的往前赶去。

......

汴梁城,柴府。

一间静室,柴玉盯着一张纸笺,眉头拧成铅块。

九妹又离家出走了,这回是真的不知去向。柴玉捏着风儿送来的纸笺,心情起伏不定。阿九自小就不懂事,胆子又大的很,从来不知道世道险恶,整天在外面惹是生非。他虽处处护着她,但一个人铁了心要作死,你就是长着六只眼,也盯不住啊。

“宋奇!”柴玉叫了一声,“动用咱们所有的眼线查查阿九的行踪。”

宋奇吃了一惊,忙问:“阿九姑娘又失踪了?”

柴玉叹了口气,又补上一句:“要尽快。”

宋奇瞧公子脸色着实不怎么好,赶紧转身出去了。

他刚出去,柴夫人就领着丫鬟走了进来。

柴玉见母亲进来,将纸笺收起,起身行礼。柴夫人看着他,问道:“刚才见宋奇慌慌张张的走了,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特别的事。”柴玉言简意赅。

柴夫人横了他一眼,“你不用瞒我。听说包家派人送来了一封信,该不会又是包家那个不省心的丫头出了什么事儿吧?”

柴玉默然不语。

柴夫人瞧儿子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心里有气,冷冷道:“包家的事你管的也太勤快些了。虽说,你们俩从小一块儿长大,但毕竟都长大了,也该注意自己的身份。”

“母亲。。。:柴玉打断她。

柴夫人摆摆手,不容置喙道:“襄王的女儿沁怡郡主快回京了。到时候,你们俩人见见面,此事就定了吧。沁怡那女孩子不错,温柔体贴,又知书达理的,想来将来定会是个不错的贤内助。”

“孩儿不会娶沁怡郡主。”

“为何?”柴夫人扳着脸厉声问道:“她哪点配不上你?”

柴玉道:“沁怡郡主哪里都好,是孩儿配不上她。”

此言一出,柴夫人鼻子都快气歪了,“你喜欢包家那个丫头是不是?她有什么好?粗鲁没规矩,哪点配做我们柴家的媳妇?我告诉你,想要娶她进门,除非你不认我这个母亲。”

柴玉一脸油烟不近的样子,躬身道:“配不配孩儿说了算。”说罢,大袖一挥,转身走了。

柴夫人气的手直哆嗦,丫鬟婆子都慌了,赶紧吩咐厨房端来了参汤。喝了点参汤后,柴夫人的气才算平顺了。

旁边一个老嬷嬷道:“夫人犯不着为个不相干的丫头气坏了身子。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咱们公子还年轻,自然受不住那些个狐媚子的诱惑。再说,哪个男子年轻之时,没有过几段风流韵事?”

柴夫人点头问道:“依你说,该怎么样?”

老嬷嬷道:“此事倒也不难。公子不是喜欢包姑娘吗?咱们就让她知难而退。”

“怎么说?”

老嬷嬷凑近柴夫人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通。末了,柴夫人眉开眼笑,说道:“阿如,果然这些年我没有白疼你。”

老嬷嬷连说不敢,但心里却是极为欢喜的。

......

九妹按着猎户的指点,在天黑之前,终于找到了位于土坡下的那座小镇。九妹此时又累又饿,几乎是拖着身子朝一间客栈走去的。

小二哥见九妹进来,赶紧迎了上来。他还未开口,九妹就将缰绳往他怀里一甩,“帮我把驴喂了。把你们店里最好的吃食都端上来,还有准备一间上房,还有洗澡水。”

小二哥忙应了一声,将缰绳交给身旁的伙计,打发他将驴牵往后院的马厩里,引着九妹进了客栈。

酒足饭饱后,九妹方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她先洗了个澡,之后便惬意的躺在床上,窗外的上弦月透过窗格子淡淡的扫了进来,九妹迷迷糊糊顿时如坠入迷雾之中。

这一夜,她做了许多的梦,梦里有许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最后都糊成了一锅粥。正迷迷糊糊间,忽然听见敲门声。她睡眼惺忪打开门,见是店小二。

“怎么了?”九妹问。

小二哥陪笑道:“姑娘,有人要见你。”

九妹正待问是谁,就瞧见一个颀长的身影朝自己走来。

小二哥笑道:“就是这位公子。”说着赶紧退到一边。

九妹抬眼认真的瞧了瞧来人,连招呼也懒得打,直接走进屋子里,“你怎么又来了?又是风儿那丫头告诉你的?”

柴玉进门将斗篷放在一边,坐下道:“你这丫头太不省心。你怎么又一个人跑了,难道真觉得自己有三头六臂不成?”

“瞧柴大公子说的。我这不是听说洛阳要举办牡丹花会嘛,顺便出来瞧瞧。”

“好个顺便。”柴玉冷冷道,“你有没有想过我。。。我们这些朋友会担心你的。”

怎么听着有些不对劲儿?九妹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我错了还不行?”又道:“不过,柴大公子的消息还真是灵通。我来洛阳根本没几个人知道,这你也能查出来。”

柴玉不做声,抬手倒了杯茶,显然不打断跟她啰嗦什么。

九妹自讨没趣,半晌忽瞧着他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假装没见到我,自己回去。二是跟我一起去看牡丹。”

柴玉横她一眼,对九妹先发制人,抢了自己的台词很是不满意。

“如果我两个都不同意呢?”

“那就没商量了。”九妹做了个请的手势,“柴大公子风餐露宿,着实让人感动。但这里庙小配不上您这种高贵的公子,您还是连夜回去吧。”

柴玉不理她,优雅的喝完茶,起身道:“今晚先歇着。明天咱们再讨论这个问题。”

九妹冲他愤愤的扭了扭鼻子,柴玉摔下一句:“就这样。”潇洒的转身离去。

......

这一夜,九妹辗转反侧,天蒙蒙亮就起身打包好行礼,偷偷溜到了马厩,打算带着她的花子儿远走高飞。

花子儿歇了一夜,瞧见主人,顿时有些兴奋,正待张嘴欢迎。九妹一个箭步冲上去,捂住了花子儿的嘴,连连嘘声,“乖,花子儿最乖了。”话落,她探头探脑的瞧了瞧后院,确定没人后,解开花子儿的缰绳,朝后门走去。

可她刚打开门栓,就瞧见宋奇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门边。

“阿九姑娘早。”宋奇伸了个懒腰,眯着眼道:“今儿天气不错啊。”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肯定是柴玉干的。九妹心中狠狠的将柴玉骂了个底儿朝天,但脸上却笑嘻嘻道:“天的确不错。”末了,只听砰的一声,门板子差点被九妹磕下来。

九妹关上门,愤愤的将花子儿拴好,上楼去找柴玉算账。

她向满脸睡意的小二哥打听了柴玉住的屋子,气势汹汹的走了。

小二哥瞧着眼前这个像只斗鸡的女子,浑身不由的打了个激灵,他探头瞧了瞧滴水檐外青蓝蓝的天,貌似不冷啊。

“我问你。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钱,要你这辈子追的我这么紧。”九妹斜着眼盯着柴玉,质问道。

“也许。”柴玉完全不搭理他,正在浇窗前掌柜的养的那几盆长相难看的兰花。

“你就不能放过我吗?”九妹顿时泄了气,“你干嘛让宋奇堵在门口拦我,难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柴玉停下手,顺便摸摸自己的胸口,很肯定的说:“不会。”

一万点暴击啊。九妹气的咬牙切齿,但又打不过他,最后只得好言道:“柴大公子,我知道你整日闲的很。但可不可以请你不要老盯着我,京城那么多的人,你找他们玩儿不好吗?”

“不好。”柴玉仍旧细心的浇灌着那几盆看起来像枯草一样的兰花。

“说吧,你究竟想怎么样?”

“跟我回去。”

“不可能。”

“那就没法聊了。”柴玉不咸不淡道。

九妹拳头紧了紧,恨不得朝他那张俊脸上狠狠来一下。柴玉放下手中的喷壶,转头道:“听说这家客栈的炸饼做的挺好,要不要来点。”

“不要。”九妹转过脸。

“那算了。”柴玉淡淡道,之后自己要了份炸饼跟一碗小清粥,还有几样配菜。

九妹生无可恋的瞅了瞅他,觉得他甚是不要脸。当然,九妹向来认为,凡是不让她干事情的人都不要脸。

她愤愤的离开柴玉的房间,正待下楼去,却听见隔壁房间里传来一阵叫喊。

九妹一个箭步,立刻冲向了传出吼叫声的那间房。到了一瞧,见小二哥一脸惊恐的坐在地上,他面前的床榻之上正躺着一个死人,血殷红了整张锦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