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傀儡杀人(四)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302字
  • 2020-02-19 14:50:56

程小乙问:“既然他们都不是凶手,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小乙哥,现在可以将我让你请来的那个人请出来了。”九妹说。

程小乙让一个手下将他刚才从戏班子里带回的一个傀儡戏艺人带了进来。只瞧那人神色沉郁,满脸疮疤,瞧着十分可怖。

九妹转头问林夫人:“夫人可认识眼前这个人?”

林夫人仔细瞧了瞧那人,迟疑着摇了摇头,“不认识。”

九妹又道:“他叫仇云,来自岭南。”

林夫人听到岭南二字,一瞬间仿佛被连劈中,“岭南。。。难道?”她求助的望向九妹。

九妹转头看着那个叫仇云的人说道:“成安伯,事到如今你也该脱下面具了吧。”

仇云幽幽的瞧了瞧九妹,平静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发现的。但事到如今已经无所谓了,该死的人已经死了,我此生已经无憾。”

“你真的是成大哥?”林夫人不敢置信道。

仇云冷笑:“认不出来了?也对,你们在这里享福,哪里会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只有去过那里的人才知道。”他闭上了眼睛。

“我。。。我们对不起你。”林夫人喃喃道。

仇云不再说话,而是嘶哑着嗓子道:“你们不是要找凶器吗?就在戏班子里的杂物间的红木箱子里,你们自己去找吧。”

回去的路上,程小乙依旧对仇云杀林云野之事困惑不已,“仇云怎么会跟林云野扯上关系?一个是岭南的傀儡艺人,一个是京城大匠。”

九妹笑了笑道:“仇云根本就不是仇云,而是林云野的师弟成安伯。”

“成安伯?当年被流放到岭南那个京城大匠的儿子?”程小乙十分惊诧。

“是,当年林云野嫉妒成安伯的技艺跟出生,在给皇家建造别苑时,故意偷走成安伯废了三个月心血画成的样图,害得成安伯不能如期交稿,还因为延误朝廷工期被发配到了岭南做苦役。而林云野自己却将那幅图当做自己的样图交了上去,这才有了后来的京城第一大匠林云野。”

“原来是这么回事。”程小乙感慨,“怪不得成安伯要杀林云野。这林云野着实坏到了骨子里。”

“是啊。我也没想到一个在刑部档案里死了三年的人,却没有死,还成了傀儡艺人又回到了汴梁。”

“什么死了三年的人?你是说成安伯其实已经死了。。。”程小乙脸色变了变,“该不会真是鬼?”

小乙哥的脑子真是浆糊,九妹不禁为他的前程担忧。

“那个闹鬼的传闻又是怎么回事?据说,那个木匠当晚真的见过身穿蓝衫的范六安啊?”程小乙不解。

“只不过是个障眼法而已。”九妹笑道,“仇云可能打听到了范六安跟林云野之间发生的事,便想借着鬼神之事,转移人们的注意力,让这件案子永远成为悬案。”

“也就是说,当晚那个吊着的人其实也是仇云?”

“是啊,别忘了,成安伯可是个傀儡艺人,他完全可以用丝绳假装吊在树上,当时又是晚上,那匠人忽然看见一个吊死鬼,吓都吓死了,自然没发现。那人其实是两手拉着丝绳,只是远远看着像是吊着罢了。再说,人们往往很主观,只要是之前发生过的事,再次场景重现,他们会按图索骥,完全忽略现实的情况。”

程小乙啧啧乍舌,想不到看似复杂神怪的案件,却竟是如此简单。

......

他不知道自己还怎么能活下去,但每每想到那个叫林云野的人,他就咬牙告诉自己决不能就真么死了。

五年前,他原本是京城最炙手可热的匠人,可就在一夜之间,全变了。他成了阶下囚,成了一个被世人抛弃的人。但他没有绝望,因为他还有妻子跟儿子在等着他。

到了岭南后,他整日在料石场干货,烈日的暴晒,让他全身脱了一层皮,还要忍受看守的百般辱骂跟毒打。但这一切都没有让他动摇过,他仍旧充满希望,希望有朝一日能和妻儿团聚。然而,噩耗就是在此时传来的。

他的妻子因不堪生活的重担劳累而死,儿子也于一年前得了痨病而亡。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活下去,他数次想死,但都被人救了下来。

那人告诉他,好死不如赖活着。可没有希望的活着却比死还要可怕。得知妻儿去世的消息,他整日如行尸走兽般活着,看守打在身上的皮鞭也没有了触感,仿佛在打一块即将死去的木头。

直到三年前,他见到了一个人。得知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真相,原来图没有丢,而是被师兄林云野窃走了,而林云野正是因为此图成了京城大匠。

他又气又恨,原来自己的一切不幸都源自于这个人面兽心的师兄,这个自己曾经最信任的人。他发誓要报复,可此刻他必须从这个人间地狱走出去。

他逃了几次,最后都被抓了回来,打的遍体鳞伤,几乎死去。可他没有放弃,最后一次逃亡,他杀了一个看守,毁了他的容貌,放了一把火,终于逃出了那个人间魔窟。就当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时,他却重新获得了自由。但此时的他已经剩下半条命了。一个过路的戏班子救了他。班主是个老者,慈祥温和,他没有嫌弃这个奄奄一息的人,而是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就这样,在班主的精心照料下,他又活了过来。

为了报答老班主,他用自己那双匠人的手为班主制作了上百个人偶,也是从那时起,他学会了傀儡戏。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活下去,他活着就是为了报仇。所以,当他听说一个戏班子要去汴梁时,他告别的老班主,又回到了汴梁。

他已经准备好了。那晚,他趁着夜色潜入了林家,见到了林云野。可笑的是,林云野竟然没有认出他来。是啊,五年了,他早就不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成安伯了,而是一个满脸伤疤,形貌狰狞,活在地狱里的仇云。

当得知他的身份时,林云野吓坏了。仇云第一次笑了,林云野应该恐惧,因为这一切都是他造的孽,包括眼前这个半人半鬼的仇云。他漠然的瞧着林云野可怜巴巴,苦苦哀求自己放过他时的样子,心中忽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他怎么可能放过林云野?他活着就是要杀了面前这个让人倒胃口的伪君子。

于是,他毫无迟疑的勒紧了手中的绳索,看着林云野一点一点的在自己面前死去,最后像一堆烂泥般整个摊在地上。

他以为那一刻自己会感到轻松,可下一刻他却泪流满面,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他失去的太多了。如果可以,他只想做一个小匠人。

或许直到那一刻,他才猛然明白,原来自己要的只是平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