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傀儡杀人(三)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884字
  • 2018-05-28 11:28:04

程小乙心里有些紧张又有些得意,他回头瞟了秋瑞一眼,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半个时辰之前,他带领五个衙役前来林府的后院池塘里捞东西。这个叫秋瑞的仆人在暗处探头探脑,行迹十分可疑。他怀疑这人跟林云野的命案有所牵连,便将此人抓了来。但此刻他心中还是有些惴惴的,因为他要找的东西还未找到。

万一九妹猜错了呢?程小乙越发的不安起来,他开始在池塘边不住踱步,脸色在面前两盏灯烛的映衬下显得有些灰暗。

他目光牢牢盯着面前的池塘,耳边不时传来哗哗的水声,两个衙役半撸起裤管,大半个身子淹没在浑浊的池水中,正在俯身摸索着什么。

林家的管家一直在旁边陪着,脸上虽平静无波,但却不住拿眼瞟着程小乙,对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显得异常困惑。

时间一点点流逝,程小乙感觉自己的心情也已经沉到了湖底,马上就要爆开。这时,只听一个衙役兴奋的喊了一声“头儿找到了。”之后从水里捞起一把水淋淋的菜刀。那菜刀在灯烛下发着黑幽幽的光,瞧着有些渗人。

程小乙见到此物,眉眼顿时舒展,摆了摆手:“拿过来。”

衙役蹚水上岸将刀交给了程小乙,程小乙在微弱的烛光下细细打量了一阵儿,转头看向此刻面如死灰的秋瑞。秋瑞不敢瞧他,但颤抖的双腿已然出卖了自己。

程小乙没做声,嘴角划过一丝满意的笑,而后吩咐几个人带着秋瑞回开封府。

......

从刑部回来,已然到了上灯时分。

九妹累的一屁股跌在椅子里,连风儿关切的问话都懒得回答。

风儿一脸嗔怪:“小姐,你跑到哪里去了?虽说是跟柴公子出去,但咱们也是知书识礼的人家,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回来,万一让那些多嘴多舌见不得人好的婆子们瞧见,还不知怎么说咱们呢。”

“知道了,知道了。”九妹灌下一大杯茶,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风儿瞧九妹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叹口气,“厨房还给小姐热着饭,我去端来。”说着转身扣上了门。

这丫头真是烦死了。在外头跑了一天,感觉自己身上都是汗臭味,九妹先去后面换了件衣服。等她出来,风儿已将饭菜摆好。九妹低头一瞧,两碗梅花扣肉,一碟素炒豆腐,一碟子酱菜,那梅花扣肉做的又嫩又香,她的口水不住涌上来。

风儿给九妹盛好饭,九妹正待大吃一番,程小乙却来了。九妹知他是有了进展,忙放下筷子,问他在林家可有收获。

程小乙喜上眉梢:“不出你所料,咱们真个在池子里发现了那柄菜刀。我回来顺便找仵作验看了,跟林云野肚子上的那道伤口严丝合缝。”

“嫌疑人可捉住了?”

“捉住了。你猜那人是谁?”程小乙得意的摇了摇头,“是林家的仆人秋瑞。”

“动机呢?”九妹往嘴里扒拉了一口饭。

“仇杀。”程小乙接过风儿递上的茶水,一口喝干,又道:“据秋瑞交代,林云野偷了他老婆,他气不过才想杀了林云野。”

“但真凶并非是秋瑞,对吗?”九妹说。

“不错,你料的都对。秋瑞当时进去之后,林云野就已经死了,他当时吓坏了。但夺妻之恨还是让他忍不住在林云野肚子上戳了一刀,但行凶之后吓破了胆,怕人发现,将刀扔进了后院的池塘里。这几日也终日恍惚,怕官府找上他。但过了几日,见没有动静,心也就渐渐放下了,直到咱们今天去林家打捞,他心里一怕这才露出了马脚。”

程小乙说罢又瞅着九妹道:“不过阿九,你是怎么知道凶器在哪里的?万一那秋瑞不出去窥探,我们即便找到了菜刀也不能就断定谁是凶手啊。”

九妹点头问他:“还记得林老爷腹部的伤口吗?”

“伤口?”程小乙略微想了想,“有什么不对吗?”

“林云野身上一共有两处伤口,一处在脖子,另一处则在腹部。但奇怪的是,腹部那道伤口却是林老爷死后才造成的。这说明当时现场共有两个人。你有细细观察过那伤口吗?手法极其拙劣,一瞧就知道是有人在极度惊慌的情况下造成的。而那个真正的凶手手法却干净利落,在现场没有留下丝毫线索。这说明什么?说明凶手是有预谋的杀人,而第二个人很可能只是一时意气罢了。”

“一个极度惊慌的人,砍了死者一刀,接下来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迅速离开现场,处理掉凶器。”程小乙附和道。

“不错,咱们再来瞧瞧林老爷书房的位置,正好在后院的池塘边上。那你说,凶手是会带着一个带血的凶器到处游走找地方藏起来,还是直接扔进荷塘,神不知鬼不觉了事。”

“原来如此。”程小乙恍然,想了想又道:“那你怎么知道那第二个人会在咱们打捞时出现呢?”

九妹笑了笑道:“其实我也不那么有把握。只是觉得,如果人心里有鬼,就会在乎一切跟这件事有关的东西或人。他当初扔掉刀,但心里并不坦然,甚至还受着良心的折磨。所以,当有人知道了自己藏匿凶器的地点,必定如惊弓之鸟,露出些马脚,也就可以理解了。”

程小乙点头道:“姑娘果然好思谋。可凶手到底是谁呢?”

“凶手很快就要浮出水面了。”九妹说,“只是还需要小乙哥替我办两件事。”

“你说!“程小乙顿时来了精神。

“这第一件,明日巳时召集所有林家人上堂,我有话要说。”九妹笑着瞟了他一眼,“这第二件嘛,你去帮我寻一个人。”

......

昨夜着实累着了,九妹直睡到辰时二刻才从床上爬起来。醒来一瞧时间不早,也顾不得吃早饭,胡乱洗了把脸就一溜烟儿去了林云野家。

九妹到达时,程小乙和林家的人已经在堂上等候多时了。九妹道了声失礼,林夫人吊着一双三角眼问她:“姑娘有什么事要说?咱们都不是闲人,没那么多功夫白白浪费。”

九妹连忙赔笑道了声:“对不住。”又道:“今日着急大家来呢。确实是有几件事要跟各位求证。”

“哦?”林夫人眉毛挑了挑,“什么事?”

九妹笑着看着她,从怀中摸出一个牛皮纸包:“不知夫人可见过这纸包?”

林夫人看见纸包,脸色骤然一变,但很快恢复了镇定:“这是什么?不就是一个普通的纸包吗?”

“不知夫人为何要刻意强调普通二字,是有什么不普通的纸包,夫人见过吗?”

林夫人脸色一沉:“一派胡言。我怎么会见过这种东西?”

九妹又问身边的林公子林逸,是否见过这纸包。林逸脸色比他母亲还要灰白,忙道:“没有,从未见过。”

九妹将纸包打开,说道:“各位有谁见过这种纸包吗?”

程小乙接过闻了闻,说道:“这不是包砒霜的纸包吗?”

九妹欣然点头:“不错,这就装砒霜的纸包。林夫人,你猜这纸包是在哪里发现的?”

林夫人哼了一声,冷冷道:“这我怎么会知道。”

九妹说:“是在林公子死去的那个丫鬟栾娇的房间里。”众人惊讶之下,九妹又道:“栾娇又是从何处得来的呢?是从你,她一直心爱的林公子手里得来的。”

“胡说!’林夫人暴喝,”我儿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而且,一个贱婢,我儿子怎么会看在眼里。你不要信口雌黄。”

“我并没有信口雌黄。其实,想杀林老爷的人共有四个。除了林家那个仆役秋瑞,还有两人就是他的妻子跟儿子。”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众人都盯着林夫人跟林公子瞧。

“你这么说,有何证据?我要去官府告你。”林夫人义正言辞道。

九妹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林公子,“有人在街头看到过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公子跟一个卖药郎中买了一包砒霜,而那个公子正是林大公子。巧的是,那个郎中在同一天还卖给了林家仆妇一包砒霜,后来证实那个仆妇正是林夫人的陪嫁丫头。”

“母子俩同一天买砒霜,为了什么?难道是真的用来毒老鼠?可据我所知,林家的灭鼠药都是从汴梁的药铺买的,而且这种事似乎也不用主人家插手。那么他们买来做什么呢?不会是用来杀人吧。”

“你。。。来人给我将这个满嘴胡说八道的丫头拉出去。”林夫人怒极喝道。

管家脸上为难,看了眼程小乙不知该如何。

“够了!”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林公子终于站了出来,“你说的不错。砒霜都是我买的,跟我娘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发现的,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有下毒。也没有杀我爹,虽然我真的很恨他。”

“逸儿!”林夫人扑向自己的儿子,泪如泉涌,母子两抱头痛哭,半晌林夫人转头道:“我儿子没有杀人,你们都冲我来。那个老不死的早就该死,即便我们不杀他,他的仇人也多得很。”

“没错,要杀林老爷的人也的确多的很。”九妹接下去道:“你们确实没有杀林老爷。因为当日林公子的砒霜已经被栾娇偷走了。这也就是栾娇为什么自杀。她无意间得知林公子要杀林老爷,她爱慕林公子,决不能让他做个杀父的悖逆之人,所以在林公子还未动手之前就将药偷走了。可林老爷当天还是被杀了,她第一个想到的凶手自然就是林公子。因为那晚林公子偷偷从后门进屋,栾娇看到了他。而林公子确实也是打算当晚动手,但他回去却发现药不见了。药忽然不见,林公子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害怕,他怕这件事可能已经被人发现。所以,为了洗清嫌疑,他当夜又偷偷回到了那家客栈。我说的对吗,林公子?”

林逸缓缓点了点头,神色哀戚。

“但栾娇并不知道林公子之后干了些什么。所以,林老爷之死,她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林公子。或许,她不能面对心爱之人成为凶手,也为了保护林公子,所以选择了自杀。”

“那林夫人又是怎么回事?”程小乙问。

“林夫人因为林老爷的不忠,早就对他恨之入骨。二太太的事可能成为了他们之间的导火索,所以林夫人也想杀了丈夫。她让心腹丫鬟买了那包砒霜,也想毒死林老爷。你们都知道,林老爷喜欢吃醉鸡,而且每晚都会吃一只,再小酌一杯。但那晚林老爷不知因为什么事,却没有吃。所以,那醉鸡一直待在厨房里,没有人动过。林老爷死后,也没有人再想起那只醉鸡。可巧,那日我听见厨娘骂一个十几岁的小厮,说是野猫进了厨房吃了醉鸡撑死了。我看过那野猫的尸体,它不是撑死的,而是被砒霜毒死的。厨娘也证实,林老爷死那日,除了她跟送食物的丫鬟,另一个出现在那里的人就是夫人的贴身丫鬟。所以,我推断,在醉鸡里下毒的就是林夫人。”九妹说。

“你说的没错。我一直恨他,他对我不好也就罢了。还跟要野女人生孩子将我们母子赶出家门。虎毒还不食子呢,他却连自己的儿子都要抛弃。不是人简直不是人。”林夫人恨恨道,“但苍天着实有眼,有人替我们报了仇,他是死有余辜。”

“夫人这话是何意?难道你知道有人要杀林老爷?”九妹问道。

林夫人转过头,不做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