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傀儡杀人(一)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112字
  • 2020-02-19 14:45:15

林家大宅位于染香街附近,两扇朱漆铜钉门,看着十分的华阔。

进了门是五间正屋,两侧环绕回廊厢房,东西两边的粉墙上各有一个小角门,里面是隔院。

死者林云野的书房在第三间房屋中,仵作提着医箱径直走了进去,九妹随后跟着。书房不大,一进门一间厅堂,里面还分出一个隔间。厅堂正面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隔着成套的白瓷镂花茶具,桌子后面放着矮柜子,上面放满各种亭台楼阁的模型,都不过几寸高,朱漆色,但做工却十分的细致精巧。柜子上面是幅鲁班画像。

林云野的尸体头朝北倒在正厅跟隔间的交界处,双眼凸起充血,嘴巴大张,可能是死了有一段时间了,尸体看着有点僵硬浮肿,大概是天气热的缘故,竟还有拇指大小的尸斑若隐若现。

九妹尤其见不得那尸体上那红色的尸斑,急着撇过脸去。自从上次在松江吃了公孙玄的什么断肠丸,她就总觉得自己胃里不舒服。虽然,当日她立即去找了大夫医治,大夫也告诉她,她身体并无异状,根本没有中毒的迹象。九妹不禁怀疑是公孙玄故意恐吓她,好逼她就范。可口里这么告诉自己,心里到底还是疑心,回来之后又让公孙先生诊治,先生也说没事。她不信那些大夫,可公孙先生的医术她是服气的。但她觉得自己还是留了后遗症,每每见到颜色模样跟那断肠丸相同的东西,她总是由不住干呕阵阵。

她赶紧撇过头,往旁边走了几步。

仵作从医箱中拿了验尸格目出来,唤九妹帮她填写。九妹别别扭扭的走上前,接过格目,转到尸体后的一张堆满图纸的桌子边,又问林家下人要了水,研开磨,小心按照仵作的指示填了起来。

林云野身上共有两处伤,一处在颈部,是被什么细线型的东西勒紧所致,另一处在腹部,刀伤,根据伤口的切口可以推断应该是用菜刀一类的东西造成的。但真正的死因并不在腹部,而是在颈部,也就是说,林云野是窒息死亡的。

“怪了。”仵作边查看林云野腹部的伤口,边说:“这凶手好像是怕林云野死不透似的,已经在将其勒死了,还要在肚子上补上一刀。这是有多大的仇恨啊。”

九妹奋笔疾书的手指顿了顿,抬头望了眼尸体所在的方向,又赶紧别过了头,问道:“林云野是被人勒死的?那凶器是什么?”

仵作又瞧了瞧死者脖子上的勒痕,摇头:“具体不知道,但可以确定是细丝一类的东西,而且。。。很有韧性。奇怪。。。”仵作像是瞧见了什么惊异的事物一样睁大眼睛俯身朝死者颈部瞧去。”

九妹赶紧搁下笔走过,早忘了那些尸斑了。

仵作指了指那根细细的勒痕,“我从医二十年来,从未见过如此纤细的伤口。可瞧着又不像是普通的细绳。那种东西韧度一般都不好,不可能轻易勒死人的。”

九妹凑上去瞧了瞧,眉头皱了皱,可当她瞧见死者脸上的斑痕后,猫似的跳起身,走到了一边去了。

......

验完尸已经快到晌午,开封府的铺头程小乙正在院子里问话。此刻林家人都聚集在了前院里,个个垂头耷眼,瞧着死气沉沉的。

九妹走过去叫了声小乙哥,便靠这廊柱听他们说话。

第一个发现林云野尸体的是他家的丫鬟,名叫桃红。七王爷要在汴梁城郊造一座别墅,负责建造的工匠就是林云野。七王爷是皇上最宠爱的兄弟,此事是皇帝特地下了旨要林云野督造的,所以他不敢怠慢,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准备图纸。为此,他整日待在书房中,半个月连书房门一步都未踏出过,一日三餐也是在房中吃的。

桃红是负责服侍他的丫鬟,今早去给林云野送洗面水,敲了半天的门也没人应。林云野脾气不好,如果正遇到他全神贯注设计图稿之时有人打扰,势必会发一通脾气。可桃红一连敲了好几次门都没有回应。桃红心中迟疑,试着推了推门,门却吱吱呀呀的开了。桃红倒吸一口冷气,小声叫了声老爷。但里面仍寂静无声。

桃红透过门缝往里瞧了瞧,一眼瞧见林云野整个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她惊了一跳,赶紧去唤老爷的贴身仆役王大。王大赶来时发现林云野已经死了多时,连身体都僵硬了。

“小人立即去禀报夫人。夫人也吓了一跳,吩咐小的快去衙门报案。”王大说。

“你们当时进去时,可发现了什么异常?或是,什么物事?”程小乙问。

两人均摇头,当时他们都惊慌的很,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

这时,一个仆役突然说:“小人忽然想起一件事,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用。”

程小乙点头:“你且说来听听。”

那仆役说,昨晚寅时前后,他去上茅房,路过后院时,隐约听见什么咔擦咔擦的响动。他一时好奇,朝声音的来处走去,可等到了地方,那里却什么也没有。他正要转身,一撇眼却瞧见廊子上映出一个矮小的人影来。

“那人影一跳一跳的,瞧着挺怪的。可府里并没有小孩子。”仆役说,“小人还听到一阵怪异的笑声,阴惨惨的。小人还以为是鬼,吓得头也不敢回,埋着头就跑回房里去了。”

“胡说!这世上哪里有鬼!”站在一旁的林夫人苏氏断喝一声,吓得那仆人脖子一缩,再不敢做声。

程小乙扫了苏氏一眼,苏氏走上前道:“捕头大人不要听这斯胡说,咱们林家清清白白的,哪里有什么鬼怪?您还是尽快查处凶手,为老爷做主。。。”说着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程小乙没说话,问道:“不知公子在何处?”

林云野跟苏氏只有一个儿子,但这个儿子自从林云野死后就没出现过,程小乙有些生疑。

苏氏用帕子拭去泪水,赶紧说:“逸儿昨日跟人吃酒,想是还没回来呢。”

程小乙点了点头,派了衙役去将林逸找回来。

九妹在旁边静默了半天,这时忽然问先前那个仆役:“你能肯定是在寅时前后见到那影子的?”

仆役看了苏氏一眼,迟疑着点了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