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美人皮(七)修改版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4475字
  • 2020-02-19 14:12:57

那白色的幽影一闪既没,包九妹循着它消失的方向一路追去。转林绕廊间,不觉已追出去老远。

但当她转过一处僻静的院落时,那影子却突然没了踪影。九妹抬眼扫了扫面前的院子,荒凉颓败,杂草遍布,有的地方草丛竟已没到膝盖。这是什么鬼地方?九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额上沁出细汗。

这时,面前的几间厢房中突然传出一阵响动,虽则声音不大,但在这深山静寂中却听的清清楚楚。九妹掏出火折子,轻轻吹亮,蹑着步子朝其中一间屋子走去。她伸手推了推那扇红漆早已剥落殆尽的木门,但木门只吱呀一响,并未打开。九妹又试着推了推,才发觉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顶着。

她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况且此时身在险境。她抬起脚,猛的朝门一撞,只听哗啦哗啦几声响,其中一扇门轰然倒地,惹起了满鼻子的灰尘。九妹待尘土落尽,这才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这间屋子远比外面看到的要大,屋顶很高,屋里也极其宽敞,一进门便是一个大厅。厅中靠墙挂着黄色的帐幔,帐幔后面则是很大的神龛,上面隐约还放着牌位。庙里怎么会有牌位?九妹凑前照了照,上面竟是无主的牌位。那牌位在火光中发着幽幽的亮光,倒真有几分诡异。九妹又抬眼望去,见那神龛共是三层,每层放着四个牌位,共是十二个,且上面都没有名字。

十二个牌位!九妹目光闪了闪,莫非与那十二个被剥了皮的女子有关?她又往厅堂两侧看去,目光突然一凝,直惊得目瞪口呆,半晌不敢动一动。原来那是十二具棺木,整齐的排列在厅堂的一侧。窗外的月光淡淡的照进来,那棺木笼在半明半暗的光影里,只让人觉得阴气森森。

九妹倒吸一口凉气,硬着头皮缓缓靠近。这时的她思绪纷乱,不知觉的的回想起,未名客栈半夜里那一声叹息,以及血色莲池里那十二具血淋淋的女尸,还有那幅沁出血珠的美人图。。。。。

她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这世上根本没有鬼!九妹这样告诉自己。她定了定神,走到一具棺木前,伸手试着推了推。不料,那棺木并未封住,只轻轻一推,盖子立马滑到了一边。九妹探头望去,眼前的景象竟又让她大吃一惊。那棺木中竟躺着一具金色的铜人,身形大小一如真人一般,表情痛苦,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

看到棺材之中躺着的是铜人,九妹的胆子终于舒了口气。她又转身将身边剩下那十一具棺木推开,令她惊讶的是,剩下的棺材里也同样是铜人。只不过,那铜人面上或怒或喜,或嗔或惊,表情不一而已。九妹恍然,原来那诗句里所说的十二铜人并非刚才广场上的十二具铜佛,而竟真的是铜人。她凑近这些铜人仔细端详着,但并未看出有什么古怪。

九妹一时茫然,觉得还是将柴玉、宋奇他们找来再做打算。她将那十二具棺木又一一合住,正待起身,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

钟声轰然响彻整座荒山之中,一个黑影快速掠过屋檐,很快消失在一片树丛之中。宋奇随后而至,也跃身而起,几个起落间没入树荫深处。

那黑影身形如游鱼如飞鸟,窜出树丛又掠上屋檐,见身后追踪之人轻功了得,忽然左手扬起,旋即寒光几点掠空飞出。一时间,只瞧空中火星骤发,跟着乒乓之声大作,宋奇凝起几个剑花已将那暗器一一击落。他见那黑影即将落下屋檐,使出一招“百步流星”,猛听嗖的一声,长剑在空中划一道银虹,霎时刺入。那人闷哼一声,整个身子重重跌了下去。

宋奇脚尖轻点,落在前殿的空旷的场院里,游目四顾,见地上除了几点鲜红色的血迹,那人已不知去向。

夜静的让人发慌,连刚才还厉叫不停的夜枭,此时也隐没了行迹。宋奇缓缓俯身,伸手去捡地上的佩剑。忽然觉脑后呼呼风响,跟着寒光四散,一柄巨锤劈头砸来。那锤十分沉重,砸到面前,似乎连风都为之一凝。宋奇纵身而起,一招千斤压顶,挥剑斩上那铁锤。只听砰,黑暗中火花四溅,入耳处尽是金属撞击之声。这一下来势甚猛,那人直滑出五六步,才立定身子。宋奇横剑扫出,乘胜追击,但那人顺势甩出一把精光锐利的铁离子,只闻砰砰几声,黑影已趁机朝西北角窜去。宋奇舞剑如花,将那暗器一一格开,剑落人已紧追而去。

铜佛寺一重院落套着一重院落,那黑影脚步如飞,显然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宋奇初入此间,虽追敌经验丰富,但此时正值黑夜,地形又不熟,难免有些头昏脑涨。他定了定神,又拔足追了上去。但黑影转过角门之后,再次不知去向。他举目四望,见前面是一座亭子,亭顶上吊着一口锈迹斑斑的大铜钟,想来刚才的钟声就是从这里发出的。他拔足过去瞧了瞧那铜钟,见并无异样,正待转身去别处,突觉头顶一凉,旋即巨锤当头斫下。宋奇给这巨锤一迫,只得侧身推入凉亭。但这正好中了那人的圈套,只听轰的一声,锤子绕个圈,斩断了铜钟上的铁链子,那钟骤然失重,竟迎头罩下。

这变故来的好快,宋奇竟来不及反应。这时,一柄长剑掠空而出,闪电般劈向铜钟,那钟嗡的一响,竟给撞的偏了几寸,减缓了下落之势。宋奇借机原地一滚,总算在钟落下之时逃出生天。

“公子!”宋奇满头冷汗,感激的望着柴玉。

“没事吧!”

宋奇摇头叹道:“可惜那刺客逃了!”

柴玉瞧了那铜钟一眼,眉间泛起一丝波纹,似是想说什么,但还是淡淡道:“走吧!”

柴玉、宋奇回到后殿那处广场,但包九妹却没了踪迹。

宋奇大惊:“公子!莫非是调虎离山之计?”

柴玉目光沉了沉,将视线定在了泥地之上。这里今日下过雨,土地潮湿松软,地上只有一排脚印消失在白塔之后,且也没有打斗的痕迹。所以,他判断,九妹并未被人挟持,以她好事的个性,定然是发现了什么,这才离开的。

“分头找!”柴玉甩下一句话,身子一晃,人已钻入塔旁的树丛中。

......

地宫阴森而黑暗,但包九妹却觉得这不算最可怕的。因为她面前此刻正立着一个白发红颜、披头散发的白衣女人。这女人不止浑身上下是白色的,连那眼珠都让人觉得淡的没有颜色。

“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包九妹问她。

那白衣女人扯出一个淡的不能再淡的笑容,“无相城!”

无相城?九妹是第一次听这个名字,她自忖对名号没什么研究,不过此刻她却突然发觉自己很想念妙心和尚。妙心和尚跟柴玉一样见多识广,但对于这无相二字,恐怕妙心知道的更多。

“你千方百计的引我来,究竟想干什么?”九妹抬头瞧着这个几尽透明的女人,终于问出了出来。

白衣女人缓缓道:“血色莲池,美人花开。十二铜人,无相城来。”那声音听着飘飘渺渺,似在云端又似远隔重霄。

九妹怔了怔,原来这才是那首诗最完整的意思。她抬头瞧了那女人一眼,又道:“前天半夜在客栈外的那个鬼影也是你吧?你为何要杀我?难道只因我撞破了你的秘密?”

白衣女朱唇微启。轻叹道:“我要想杀你,又何必千辛万苦的带你到这里来。”

“不是你?”九妹摸了摸下巴,“那你究竟想做什么?”

女子淡淡的瞧了她一眼,说道:“想必你也瞧见外面那十二个无主牌位了吧?二十年前,我和那十二的女孩子一起被一群人带到这里来。当时,我们只道是哪个大户人家要招婢女,可没想到,我们竟就此踏入了人间地狱。他们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竟活活的将那十二个女孩子的皮扒了下来。可他们哪里知道,人皮最是难以保存,稍有不胜便不能再用。于是,十二个人,只制成了一幅人皮图。”

“他们?他们是谁?”九妹心中一动,追问道。

“他们是四丰山的土匪,烧杀掳掠无恶不作。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陈大山是怎么死的吗?陈大山就是当年四丰山的寨主,人称虬髯狂刀。也正是他动手杀了那十二个女孩子。”

“所以,陈大山是你杀的?为了报仇?”九妹问道,“可为什么只死了十二个人?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白衣女没有否认,接口道:“对那样一个人,死了算是便宜他了。”说罢顿了顿,又道:“我是被人所救。不过,严格来说,也不是被人所救。只是这里来了更厉害的对头,所以他们无暇顾及我这个小蝼蚁罢了。”

九妹恍然:“你做了这么多事,就是为了引起世人的注意,好揭开二十年前的真相,是不是?”

白衣女淡淡一笑,无比凄艳,就像那幅美人图上的女子,“人都死了,揭不揭开又有什么关系。只是她们死的太惨,背后的那个大对头又太强。我命不久矣,看来是报不了仇了。”

“所以,你想找个知道真相的人替你报仇?”

白衣女点头:“不错,只是这事太过凶险,不知你愿不愿意?”

九妹反问道:“既然事情如此凶险,我又为何要帮你?”

白衣女笑了笑道:“人一旦有了执着也就有了弱点。如你不愿知道真相,今日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难得这世上还有一个知己,九妹笑道:“看来这件事我是非帮不可了。”又道:“你还没告诉我,他们为什么要做那张美人图。这无相城又是何地?”

“美人图。。。”那女子正要说出真相,忽然全身发怔,跟着软软摊倒。

这变故太过突然,九妹急忙冲到了女子身边,伸手扶住她:“你怎么了?美人图究竟怎么回事?”

“好。。。好。。。保护美人图。。。终有。。。一天,你会知道。。。”那女子留下这句话,便再也不能作声。

“喂。。。”九妹伸手摸她后背,发现背上渗出了血迹,原来白衣女说话跟她说话之时,有人暗中射出了暗器。

真相如此之近,可九妹还是失去了机会。这难道就是人世?你解开了一个谜团,但下一个谜团却又悄然而至。九妹轻叹一口气,一丝不知该如何自处。

突然,地宫里的烛火灭了,跟着九妹觉得面上一凉,只听嗖的一声,一点火星扑面射来。

仿佛只在电光石火之间,只听铮的一声,那枚火星砰然落地。跟着一个黑影如风般掠出,地宫东南角上传来兵刃交击之声以及人的闷哼之声,之后一切又归于沉寂。身在黑暗之中,九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一人擦亮火折子,露出了苍白的面孔。

“柴玉!”九妹惊叫,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没事吧?”柴玉瞟了眼九妹怀里的白发女人,眼波不易察觉的闪了闪。

九妹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忽然道:“你知道吗?原来那十二个女子是被陈大山杀害的。”话落,又惨戚戚道:“杀人竟是为了制作那幅美人图。”

柴玉见九妹说话语无伦次,又神情疲惫,知道她受了太多的刺激,“走吧!这里不宜久留!”

“为什么?”九妹木然的望了望他,似是没听懂。

柴玉刚要答话,忽然整个地宫山崩地裂般震了起来,头顶上的碎石纷纷下落,一块块砸到他二人身前。

“地宫要塌了,快走!”柴玉大喊一声,拎起九妹,兔起鹘落般的射了出去。

外面早已天亮,朝阳正沐浴在玫瑰色的霞光里。柴、包二人刚冲出地宫,只听身后一声轰鸣,地宫连同上面的厢房都整个塌陷了。

......

莲池镇的轮廓渐渐变得模糊,九妹最后望了它一眼,心底一阵凄凉。

不管这世上发生过何等惨无人道之事,但有些东西却仍旧无知无识,一如你初见它时的样子。

一直闭目静坐的柴玉忽然睁眼,淡淡道:“在地宫之时,那女人跟你说了什么?”

九妹笑着睨了他一眼,漫不经心道:“无非告诉我陈大山生前的一些罪状罢了。”

“是吗?”柴玉别有意味的瞧了瞧她。

“是啊!不然还有什么?”九妹笑颜如花,“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会知道我在哪里?你见到棺材里的十二铜人了?”

“如果没见到,你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了。”

九妹碰了个软钉子,又笑道:“开启那地宫的机关复杂,你是如何知道的?该不会你以前就来过吧?”

“无聊!”柴玉丢下一句话,又闭上了眼睛。

九妹瞬也不瞬的瞅着柴玉那张油烟不近的面孔,突然发觉自己并不了解眼前这个人。他文雅悠然的背后,究竟是怎样一种面孔呢?

此外,这趟追凶之旅也让她心中充满疑问。陈大山背后的对头是谁?无相城又是什么?美人图里面又蕴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惜,地宫已毁,知情人已死,但愿真的像那女子所说,她终有一天还会知道真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