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水妖事件(七)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4687字
  • 2020-02-19 14:48:40

府衙停尸房失火,顺便燃着了旁边的库房,府尹大人又是叹气又伤心,直闹腾了大半夜,火势才渐渐平息了。

九妹听见两个救火的衙役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说当时的着火情形,心凉了大半截,本来想着或许在关老堡主的尸体上做些文章,结果这下倒好,简直是鸡飞蛋打,一场空。她盘腿坐在地上,一个人愁眉苦脸,长吁短叹。

白玉堂看不下去,提醒她:“不如咱们此刻就溜身?”

她狠狠的瞪了白玉堂一眼,溜你个头,自己清清白白的一个人,就这样逃走算什么正人君子?再说,她也不觉得崔寒冰那种家伙会给他们逃走的机会。就算逃得了一时,她很肯定,崔寒冰一定会不依不饶,整日追着他们,没个安生日子。

说话间,衙役来说崔寒冰此刻要见九妹。九妹虽不知是什么事,但想来也跟这夜里的失火之事脱不了干系,悻悻的走了出去。白玉堂吵着非要跟着去,却被四五个衙役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喂,你们眼睛都长到屁股上了,到底有没有眼力劲儿?难道不知道小爷是谁吗?小爷可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陷空岛白五爷。。。”

衙役冷漠的转头瞧了他一眼,转身走了,留下白玉堂在那里又叫又骂,九妹无奈的瞧了他一眼。这人性子着实跟她差不多,要不然两人也不会成为朋友。

崔寒冰在衙厅里已经等了许久,旁边还坐着唉声叹气的府尹胡大人。胡大人上任不过三个月,这又是被人威胁割头发,又是停尸房失火的,他真的觉得自己上任那天铁定忘了看日子。但割头发倒是小事,烧了孤鸿山庄老堡主的尸体,那可不是好兆头。那个关少白可不是个什么好惹的,再加上他身后的帮派势力,胡大人已经做好丢官的准备了。

但这些话他不能跟崔寒冰说,崔寒冰身后也是有人的。他案子办砸,有猎门顶着,自己呢?没依没靠的,简直惨到了极点。他埋头想了半天,觉得怎么也得先发制人。他忽然想到,他老婆的舅舅好像跟庞太师有些交情,说不准还能保住自己的脑袋。

所以,九妹进来之时正好瞧见胡大人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还差点跟他撞个满怀。

崔寒冰木偶般杵在厅中,她进来时也没回头,忽然问道:“姑娘刚才说有话要说,不知是何事?”

九妹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崔寒冰。

刚才她坐在牢房中,无意中摸到了颈部那个被刺的地方,忽然想到,凶手既然会用此状方式对付自己,那老堡主会不会呢?凶手既然要嫁祸自己,势必只会留下一个明显的伤口。可昨晚瞧过,老堡主全身唯一一处伤口是飞云刀刺出来的。但她分明瞧见,在那之前老堡主已经倒地而亡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剩下那个真正致命的伤口一定很细小,小的人们都注意不到。

“但凶手事先已经用同样的手法在我身上留下一个小刺孔,为防万一,他。。。”

“他放火烧了停尸房。”崔寒冰听到这里亮眸一闪。

九妹道:“不错,他这是要毁尸灭迹,让我们再也找不到线索。”

崔寒冰问道:“如果一切真是如此,在下只有一个疑问。那凶手为何要嫁祸你呢?动机是什么?”

鬼才知道他的动机是什么?费了这许多脑筋要嫁祸她一个小女子,一定是吃饱了没事干,闲的厉害。

崔寒冰盯了她一会儿,眼眸深深,看不出在想什么,九妹心里有些发怵。末了,崔寒冰转头道:“姑娘并没有说实话。”看到九妹惊讶的表情,他没有停下而是继续说道:“前几日,河中捞出一个尸体,据说是漕帮的人,名叫阿义。而这个阿义,据说是偷了关家的一个锦盒,姑娘难道就不想知道那里面是什么吗?”

“是什么?”

“美—人—图—”崔寒冰一字一顿道。

听见美人图这三个字,九妹脸色一变,她虽还没有明白凶手真正的意图,但这件事一定跟美人图脱不了干系。

“什么美人图?这跟这件案子有什么关系吗?”九妹问。

崔寒冰转身走到她面前:“姑娘这么快就忘了。京城首富陈大山那件案子还是姑娘经手办的,为此姑娘还特意去了趟莲湖镇。我得到可靠消息,最后一个见到美人图的人就是姑娘你。你说,这件案子跟你有关吗?”

九妹定定的望着崔寒冰,像是要在他眼里探寻着什么。她不知道关于美人图,眼前这个人究竟知道多少,可这件事从头到尾确实只有她知道。不,不对,知道这件事的人一共有三个人,难道是。。。。。。

崔寒冰一直盯着她,此时瞧见她了然的神情,微微转头,这时一个颀长的身影从后堂走了进来。

那人身上披着一件月白色斗篷,载着月色翩然而来,神情却跟月亮一样沉静冷傲。

九妹腾然跃起:“我就知道是你。你这个家伙,还真是不可靠。”

来人神色淡淡:“我做什么了?比起某人不告而别,我这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崔寒冰倒是识趣的很,转身道:“两位慢慢聊,我还有事,先失陪了。”说着很快消失在浓墨般的夜色中。

九妹盯了崔寒冰的背影一眼,大剌剌坐下来,“我说柴大公子,你是狗鼻子吗?怎么我在哪里你都知道?怪不得我一直觉得这个崔寒冰古古怪怪的,原来是你派来的呀。”

她说话向来粗野,柴玉眉头微皱,“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那崔寒冰岂是人人都能驱使的动的?要不是你多管闲事,让人家查案查到了我这里,谁有空管你。”

柴玉向来傲娇,说话总是能噎死人,但此刻眼神却十分柔和,少了平日里的凌厉之气。

九妹觉得他怪怪的,赶紧调开视线,“什么意思?莫非那幅美人图之事已经传到猎门耳中了?”

“你跟人跑了这么久,京城发生了什么自然不知道了。”柴玉语中含刺。

“什么跟人跑了,说话一定要这么难听吗?”九妹听着怪不舒服的。

柴玉瞥了她一眼,告诉九妹,京城最近发生了连环命案,死的都是有头面的人。而这些死者之死都是因为之前处理过一桩旧案。

“什么旧案?”九妹一听立刻来了兴致。

柴玉正要说话,忽然门哗啦一声,两个人撞破门板飞了进来,紧接着一个人闯了进来。。。。。。

白玉堂骤然见到厅上二人,惊讶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但随后他心中却涌起极度的不快。

刚才在牢房中,他担心的坐立难安,可九妹倒好,居然跟柴玉这个家伙在这里说说笑笑。他板起脸,走近厅堂,冷哼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柴大公子。怎么?柴公子就这么迫不及待,追人都追到衙门里来了?”

柴玉傲然道:“白公子不是也一样?”

这话不咸不淡,却将白玉堂的冲火性子一下点燃,要不是九妹拦着,他铁定会冲过去跟这个一脸傲色的家伙干一仗。

“你怎么来啦?”九妹将他推开几步,生怕他烈火性子上来跟柴玉起冲突。又瞧了瞧被踢坏的门板和在地上不住哼哼的衙役,说道:“你也太冲动了些。最下喝口茶吧。”说着拉白玉堂坐下,倒了杯早已冷冰冰的水给他。

白玉堂气儿不顺,也不管那水是冷是热,一口气干了下去。待一杯冷水下肚,刚才还如烈火焚烧的胸膛略微宽松了些。

崔寒冰听见这里有动静,带了几个人赶了过来,见是白玉堂闹事,也没说什么,只打发手下扶那两个衙役回去好生敷药。

“白公子发如此大的脾气,不知是他们哪里得罪了你?”崔寒冰盯着白玉堂道。

白玉堂哼了一声:“小爷就是气儿不顺,要想兴师问罪,尽管来。”

九妹就是再迟钝也知道他这是因为柴玉着了气,赶紧跟崔寒冰解释了一番。末了话题一转:“崔大人急急赶来,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崔寒冰点头没看了坐在一边的柴玉一眼,“有人在河边发现了一具女尸。我们怀疑这女尸很可能就是昨夜引姑娘去见关老堡主的人。所以,在下想请姑娘去认认。”

九妹一听说有了消息,心中一喜,忙说她现在就去。

此时天已经大亮,崔寒冰点了点头,带着三人去了江边。

......

朝阳给江水晕上了一抹淡红色,天气晴好,岸边渔船上家家冒着炊烟,好几个渔夫坐在岸边织网,一边等着吃饭。

发现尸体的正是这里的一名渔夫,当时他正要出船,谁料船刚一飘离岸边,就撞到了一件物事。船轻轻震了一下,渔夫赶紧往水下一瞧,正见一名残缺不全的女尸浮了上来,头仰着,一只胳膊已经没有了。

“当时小人吓坏了,赶紧去找里正。”那名渔夫说道。

“阿七说的没错。小人一听说出了人命案,立刻就去官府报案去了。”这时在一旁里正恭敬道,“大人咱们这里多年没出过这种事了,莫非是咱们渔人做了什么错事?”

崔寒冰没有答话,问道:“这女子你们可见过?”

里正摇头:“咱们这里总共五十户渔民,大小人等,小人不敢说都认得,但绝对没有这样一个人。”说着瞧了瞧旁边的渔夫一眼。

渔夫先前沉默着,见里正抬举他,赶紧陪着道:“里正大人说的没错,小人们从生下来就在这里住着,从未见过这名女子。”

崔寒冰摆了摆手,让衙役带他们下去录口供。他抬起头远远的看了九妹一眼,冲她点了点头。九妹上前来看了看女尸,那女尸脸已经被江水泡的变了形,缺了两只腿跟一只胳膊,看着十分渗人。她蹲下身子仔细瞧了瞧,幸好那女尸脸无法辨认,下巴上的红痣却完好无损的长着。她点点头:“不错,当晚带我去的人正是她。”

崔寒冰站起身:“如此一来,姑娘的嫌疑就可洗去大半了。”想了想又皱眉道:“不过,究竟是什么能将人咬成这个样子呢?”

先是那个侍从阿义,又是孤鸿山庄的丫鬟,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听崔寒冰说着话,一个想法突然闪过九妹的脑中,她突然道:“你想会不会。。。会不会这江水跟湖水是相通的。”

崔寒冰眸光一闪:“姑娘为何会作此判断?”

九妹道:“我想起一件事。前几日,伺候关老堡主的丫鬟死了,尸首只在山庄的湖中发现的。她当时的死状跟这个女人有些像。。。。。。”

听了九妹的话,崔寒冰不再迟疑,赶紧让人去找几个会水的人来,下去江里去探探。但人们对江中的水怪十分忌惮,谁都不愿意下去。直到崔寒冰说每人赏五两银子,才有两个人愿意下去。

不过,他们也不敢冒然行事,而是全身用蜡油将水靠的缝隙封好,又随身带了刀具,这才潜了下去。

两个人影消失后,九妹抬头望了望太阳,巳时刚过。

......

一夜没合眼,九妹多少有些疲惫,但她不敢睡,她清楚的知道那两个人带回的消息对她意味着什么。白玉堂已经冷了一上午脸,也不搭理九妹,九妹数次想跟他套近乎,都被他冷冷的拒绝了。九妹没法子,也只好闷坐在一旁。

柴玉也不是个爱热闹的人,他只是静静坐在一旁,读着随身的一卷书,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白玉堂什么情绪都显在脸上,但柴玉却恰好相反。你永远看不到他疾言厉色的样子,即便心中有事也瞧不出来。但不知为何,九妹就是知道,他其实也在生气,只是九妹拿不定,到底是气白玉堂呢?还是在气自己?

想不通的事就不要为难自己,这是九妹活了这么大的人生信条。她抬起头,见崔寒冰正一动不动的站在江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嘴唇却抿的紧紧的。

她知道崔寒冰跟自己的心情是一样的,他们都想赶快知道事情的真相。因为对执着于这些人的人来说,真相往往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不觉间,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众人心中都揪着,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没有人敢忘坏处想。这时,江面上忽然冒起了几个水泡,接着一个身穿青色水靠的渔民浮出了水面,很快另一个渔民也游了上来,只是与前一个不同,他胳膊上还带了点伤。

崔寒冰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第一个渔民将同伴的伤裹好,说他们在水下发现了一个洞穴,两人一时好奇就有进去瞧了瞧,但没曾想那里面竟然有道闸门隔着。他们搬开闸门,一直往里走,直到发现了一个地下溶洞模样的地方。里面有一个大池子,池水浑浊,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他们突然想起小时候老人说的一个关于水底宝藏的传说,便想下去探探,看有没有。没想到,两人刚一下水面,就有一个怪物游了过来攻击他们。

“要不是小人们跑的快,兴许就没命了。”前一个渔民说,“但老二还是胳膊给咬了一口,是我一刀扎瞎了那怪物的一只眼,才捡回了两条命。”

“那怪物什么样子?”九妹赶紧问道。

“块头十分大,背上勾勾叉叉的,长了很多的瘤子一样的东西。嘴长。。。”他吃力的回忆着。

“还有一双黄眼睛,牙齿有这么长。。。”另一个渔民补充道,还比划了一个手势。

众人一时诧异,这世上还有这么一种东西?一群人正在错愕间,柴玉走过来。

“是猪婆龙!”他说。

“猪婆龙?”

“不错,这种动物只长在江河里,想来是从上游游下来的。”柴玉简短的说。

“长在江里的怪物,还修了闸门。。。”九妹突然道,“这东西不是自己来的,而是有人豢养。”

“而那豢养之地就是孤鸿山庄。”崔寒冰眼中寒光一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