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水妖事件(五)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640字
  • 2020-02-19 14:41:24

夜幕降临,九妹歪歪扭扭的靠在一张榻上,觑眼瞧着窗外。

此时,天虽黑了,但临窗的湖面却沉静的很,淡淡的斜月映在水中,仿佛蓝底子布上绣着一块银白的光晕。

九妹深深打了个呵欠,她是个闲不住的人,这种吃饱没事干的日子还是少点为好。

这时,丫鬟来说,关老堡主要见她。九妹浑浑噩噩的脑袋一下子清明了,来了几天都没见着这位传说中纵横江湖的老堡主,如今竟要见自己,她还真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关老堡主住的院子偏僻,九妹随着那丫鬟绕过了几个廊子,又穿过了好几个院子,仍没到达的迹象。九妹不耐烦,想着叫住丫鬟问问。可她刚要开口,却却蓦然间听见身后草丛中有什么动静,她回头瞧瞧,竟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莫非是自己听错了?心中虽有一丝狐疑,却没怎么在意。

她转回头正要跟那丫鬟继续答话,却猛然发觉,那丫鬟已经不见了。九妹心中一动,赶紧四处找寻,但四周除了繁茂的花木,人踪全无。想来是有人要跟自己开个玩笑,九妹最喜欢这种即危险又刺激的游戏了。她脚下不停,继续沿着石板道向前走去。

走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浓密的树丛中隐约透出点点灯光。想来就是此处了,九妹慢慢走进近,待拐了一个弯子,眼前赫然出现一座红楼。这楼十分的气派,琉璃黛瓦一瞧就花了大价钱的。九妹根据她粗浅的经验估摸了一下,如此级别的楼阁,如此华丽的装饰,主人至少是个尚书级别的大官。

但如此之地,怎会有尚书?九妹暗笑自己的愚蠢。她走上前去,轻轻瞧敲了敲门,“有人吗?”

房中没人应声,九妹又敲了敲门。忽然,里面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九妹察觉出不对劲儿,一个箭步窜了进去,只瞧一个白发老者俯身趴在地上,嘴角沁出黑色的血。她还未看清死者的伤势,便觉得脖子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随后浑身麻麻苏苏的,很快没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等九妹醒转,发觉自己躺在一把红木椅子上,她面前是那个老者,而那人已经换了姿势,仰面倒在了对面的椅子上。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九妹瞬间嗅出了危险的味道。她向想起身离开,却发现自己腿脚酸软竟无半分力气。她咬了咬牙,硬是站了起来,转眼瞧了瞧房间,发现背面有一扇窗子,便想走过去。

她还未走到窗前,就听见身后哗啦一声脆响,“杀。。。杀人啦!”

一个稚嫩的女声喊道,转身跑了出去。九妹无奈的看着地上的破碎的茶盏,这世上高明的犯罪手段千千万,但人们总是用这种低级的嫁祸手段。可有什么办法?这种手段虽然很恶心,可总是屡试屡验。唉!九妹深深的叹了口气,她也不打算走了,干脆直接坐下来,等着关少白他们来兴师问罪。

果然,没过半盏茶的时分,关少白带着一帮人冲了进来。瞧见这个场面后,先是痛心疾首一番,后来又说不相信九妹会做这种事。九妹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是没用,只能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关少白捏着泪帕子将受害者家属的苦情戏码表演完。

“你这究竟是为什么?”关少白痛惜的问九妹。

九妹摇头,她也想知道是为什么?她好端端的在房间里躲懒,偏偏有一个丫鬟出来叫她去见堡主,她去见了,却闹出了这种事,她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可没曾想。。。你、你却杀了我爹。。。”关少白大概因为悲伤过度,说话没什么条理。

九妹叹气:“我说我没杀人,你信吗?”

关少白没说话,一旁的管家却气势汹汹的嚷道:“你这个杀人凶手。少堡主您瞧,这个匕首是不是很眼熟?”

关少白走近瞧了瞧那柄插在关老堡主胸口的匕首,仔细端详。九妹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得嘞,原来不知何时,挂在腰间的匕首没了踪影。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作假当然要做全套,既然是指正自己是凶手,岂能没有标志性凶器?

所以,关少白还在辨认凶器之时,九妹很干脆道:“那是我的匕首。名叫飞云刀,你瞧旁边有一朵飞起的云纹是吗?”

管家顺着刀柄看去,果然瞧见了一朵飞起的云纹,“少堡主,凶手果然就是这个女人。她杀了老堡主。。。我去报官。”说着急匆匆走了。

关少白不可置信的瞧着九妹,他很难相信,一个凶手竟然承认的这么爽快。

“你。。。”他想问个究竟,但却被九妹打断。

九妹一抬手:“我知道你现在肚子里有很多疑问,但同样我也困惑的很。我只能说,这是有人故意要害我,其他你看着办吧。送官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能送官。。。谁敢送一个试试?”

这时,白玉堂气急败坏的冲了进来,喊道。

瞧见情势不对,关家的护院都围了上来,警惕的盯着白玉堂。白玉堂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径直走向关少白,“阿九没杀人,这是有人嫁祸。”

“那这把飞云刀怎么解释?而且,刚才她自己也承认了。”关少白转头道。

白玉堂愕然:“阿九,你真的承认了?”

九妹摊开手:“不承认还有别的选择吗?我人在这里,刀在关老堡主的身上,你觉得呢?”

“怎么会?你绝不可能。。。”白玉堂迟疑着,显然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但这犹豫也只是一瞬,他抬起头大声道:“阿九绝不会,她是被陷害的。这么卑劣的手段难道你也相信?一定是有人偷了阿九的刀,诱骗她来这里意图嫁祸的。阿九,我们走。”

白玉堂踢翻围在身前的护院,拉起九妹就要往外冲。但此时他觉得自己的肩膀一紧,转眼已被关少白紧紧钳住了。

“你们不能走。杀人之事还未说清楚。。。”

白玉堂不耐烦跟他啰嗦,两人就在大厅里打了起来。关少白平日养尊处优,但武功并不弱,甚至比白玉堂还高出几分。九妹瞧见关少白掌风凌厉,长此以往,白玉堂绝不是对手。她正待出声呵止,管家带着一帮衙役冲了进来。

领头之人是个年纪约莫二十多岁的冷面男子,穿着一身黑衣,冷气森森,凌厉逼人。

“我乃朝廷金捕崔寒冰,何人在此喧哗?”话落,人已插到关白二人之间,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关白突然被一股压力所迫,不得不同时扯掌退开。

“原来阁下就是人称冷面阎王的寒捕崔寒冰,见识了。”白玉堂道。

大宋王朝立国之初,为了防止前朝的阴谋颠覆,曾建立过一个秘密地纠察组织名叫猎门。这个组织一直颇为诡秘,没有人知道他们的首领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有多少人。但凡出自猎门的人个个武功高强,行事狠辣,在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这个崔寒冰就是其中一个狠角色,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但他每次出现都会引起腥风血雨,所以人们才会称其为冷面阎王。如今,这个冷面阎王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关家,难道说关家牵扯进了什么对大宋不利的阴谋之中?要知道猎门从不管这些杀人越货的小事,他们每每出现就意味着有惊天的大阴谋在酝酿。

崔寒冰没有理他,径直走向关少白:“听闻关老堡主被杀,在下特意前来查看。”

崔寒冰语气冰冷到极点,仿佛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冰人在说话。关少白皱了皱,他嗅到了不好的气息,但想到此人身后那个庞大而诡秘的组织得罪不得,便没说什么,只做了个请的手势。

崔寒冰不再客气,越过众人向尸体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