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水妖事件(一)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049字
  • 2020-02-19 14:39:34

本来想着结局的,但有了新的灵感,还是决定把它写完。打算再写六七个故事,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大家。

---------------

早春时节,汴梁城虽未繁花盛开,但也已经是绿草如茵了。

一日,因天气晴好,白玉堂便雇了一艘舟子,拉着九妹在湖上泛舟。舟子如鹞般在水面上一荡一荡,白玉堂见她愀然不乐,便问怎么了。

九妹懒洋洋的趴在矮几上,叹气道:“你不知道,我过几日就要进书院念书去了。”

白玉堂见九妹如此,噗呲笑道:“活该。谁让你好好的大家闺秀不做,偏偏爱到处惹是生非,这下玩火了吧?”说着,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复又笑道:“哎,我说,你进去念几年书,说不定能越发出息了。就是肚子里没几滴墨水,嫁个个别王孙公子想来也是不成问题的。”

九妹呸了一声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想再理他,转头喊船家就近靠岸,要下船去。

白玉堂急忙制止,陪笑道:“当我没说还不成?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小气了。”

九妹冷哼道:“亏你还说这话,我现在这样可是有你一半责任的。”心想,要不是有你这个最佳损友,我也不会被公孙先生禁足,还不许再插手案子。

白玉堂奇道:“这也怪我?”

九妹撇他一眼,扭过头盯着窗外景色:“当然。”

白玉堂半天没话说,过了半晌,说道:“你既不想去,有的是法子,何必这样怨天尤人的。”

九妹没理他,心想你又有好法子啦?白玉堂瞧了瞧她,故作神秘道:“要是信我,明日便见分晓。”

九妹不知他这话是真是假,也没放在心上,又跟着他游乐会儿湖,便回去了。

这天夜里,也不是是什么时分,九妹正睡得香甜,忽闻耳畔有人叫她。九妹睁眼一瞧,惊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只瞧白玉堂正笑意盈盈的瞧着自己。

“你。。。”九妹正待发作,白玉堂赶紧伸手制止,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嚷什么?想让全开封府都听见?”白玉堂低声道。

九妹定了定神,说道:“你来干什么?想吓死人呐,大半夜的。”

白玉堂道:“没时间啰嗦了,赶快收拾收拾,兴许还能赶上开船。”

开船?“什么船?收拾什么?”九妹脑子还不甚清醒。

白玉堂无奈叹气:“你不是不想去书院吗?”

“所以呢?”

“那还不快走?等着包大人送你去呢?”

经他这一提,九妹心中瞬间清明,要不说自己有时候蠢呢。不想去,难到还硬等着被逼迫不成?九妹点了点头,简单抱了抱衣服银两等物事,跟着白玉堂溜出了开封府。

他们二人到达汴河之时,天还不甚亮,天边蒙蒙有些灰光。汴河上更是沉沉一片,只有一只小舟停靠在岸边,船夫见客人已到,一声吆喝,船便随着流水哗哗的荡了开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天际,只留一轮红日正自缓缓升起。

......

小舟随着河水一路南下,停靠在一处沿江的小镇边。白玉堂付了船钱,他们便就近上岸在小镇上住了一夜。次日一早,问店伙计打听去扬州的客船。

但店伙计说,他们这里没有直达扬州的客船,码头上停靠的也多半是货船。九妹与白玉堂到了码头,问了几个船都不搭载散客。最后,白玉堂跟船主说付双倍的价钱,那个船主跟雇他船只的客商商量了一下,才同意搭载。

那客商是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扬州人,为人也比较热情,邀白玉堂二人进了客舱坐下,还让特意让船主给九妹跟白玉堂腾了一间单独的屋子。

九妹虽现在是一身男装,但跟一个男子住着到底不甚便当,白玉堂便又跟船主商量了一下,跟船主挤了一间舱室。

客船一路顺风顺水的沿着长江往扬州而下,沿途风景美不胜收,九妹与白玉堂谈谈说说,不觉间已到了宜兴。

这天夜里,下了点小雨,九妹正准备就寝,船忽然停了。九妹觉得有些不对,急忙披了衣服奔出船舱,出去一瞧,见白玉堂正站在甲板上,向前望着什么。

“怎么了?”九妹走过去,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但天灰蒙蒙的,什么也没瞧见。

白玉堂回过神来,转头道:“你进去休息吧。刚才附近又艘船沉了,船老大救上两个人来。”

他虽口气淡淡,但掩饰不住口气里的担忧之意。

“那两个人有什么问题吗?”九妹听出他话中有异,抬头问道。

白玉堂笑道:“也没什么。就是其中一人上船之后,船蓦得沉下去不少,想来是个有钱的财主。”

“你该不会是动了什么歪心思吧?”九妹玩笑道,“区区几两银子,你白小爷也会放在心上?”

白玉堂又恢复了懒洋洋的神态,伸了伸懒腰,说道:“谁知道呢。兴许小爷一会儿兴致上来,拜访一下这人也未可知。”

他一副戏谑的口吻,九妹也没在意,复又回到船舱了继续睡觉去了。

夜黑沉沉的,耳边除了哗哗的水声,再难听到其他声响,九妹听着水声,不觉间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船轰的一声,似是撞上了什么东西,接着外面传来一阵喧哗之声。九妹一个激灵,赶紧爬起来穿好衣衫,奔了出去。只瞧船上明晃晃的一片,船上众人都站在甲板上,对面水中迎面听着四五只小船,小船上各有三四个人,除了划船的舟子,每人手里都擎着一支火把。

“你怎么起来了?”白玉堂转头看见九妹,走过来说道。

九妹揉了揉眼睛,正要问出了何事。这时,对面船上咚的一声,跳上一条长须大汉来。那大汉身材壮硕,手长脚长,满脸的麻子,看着十分的凶狠。

“这位爷。。。”船主刚要上去搭话,便被大汉蛮狠的推开。

“秦公子,拿了人家的银子,便想做缩头乌龟,不敢见人了吗?”大汉冲着对面的船舱吼道。

话声刚落,只听对面船舱中传出几声冷笑,但那人并未出来。

大汉见他不理,脸上怒气横生,复又喊道:“姓秦的,别给脸不要脸。大爷跟你客气是看在你家老爷子的份儿上,要是你在不识抬举,别怪你唐爷爷手下无情。”

那大汉又警告一番,但里面仍旧没有动静,似乎铁了心不理睬这姓唐的。

大汉暴怒,提起手中一只长斧便朝那舱门飞了过去。只闻砰砰几声,那长斧已飞过长门,向里面击去。这斧子去势如此凶猛,外面众人不禁为里面之人捏了一把汗。但过了片刻,里面仍旧没半点动静,连斧子摄入里面,也如泥牛入海,没有半点消息。

究竟怎么回事?九妹与白玉堂对视一眼,白玉堂摇摇头,让她不要理会。

那姓唐的大汉,满脸怒色,认为舱里之人实在太过无礼,气的哇哇大叫,一个纵身便带着几个手下冲了进去。

霎时间,里面乒乓呼和之声大作,众人惊愕之际,只听轰的一声,舱门已给撞破,先前进入的那几个人都给扔了出来,且都断手断脚,气息奄奄了。停了半刻,那大汉给扔了出来,但已经七窍都是黑血,在甲板上挣扎了几下,便即不动弹了。

九妹大惊,她自认也见过不少恶毒的功夫,但如此狠毒,瞬间令人七窍流血而亡者还是头一遭。白玉堂皱眉盯着地下的尸首,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与那唐姓大汉同来之人,见首领瞬间毙命,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不敢上前,抬了同伴的尸体,一轰上船走了。船主瞧着满船的血迹,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隔了半晌,只见舱中出来一人,身材矮瘦,仆役打扮,过来跟船主说了两句话,说他家主人最见不得不洁之物,吩咐船主将甲板打扫干净,还给了一锭银子作为酬谢。船主本吓得不轻,但见了银子也不好推辞,叫人提了水将船打扫干净。

九妹跟白玉堂进舱坐下。九妹见刚才白玉堂的神色,知道他必定知晓此事,便问他那姓秦之人的来历。

白玉堂皱眉道:“咱们今日运气不好,碰上了瘟神。这姓秦的乃是漕帮帮主秦枭之子,名叫秦南客。为人阴狠毒辣,杀人不眨眼,想不到竟在这里遇上了。”

“你如何认得他?难道是凭刚才那姓唐大汉的死状?”

白玉堂点头:“不错。秦枭以毒砂掌成名,这毒砂掌甚是阴毒,只要给打中,瞬间七窍流血而亡。”

“那姓唐的大汉呢?你可认识?”

“江南有个斧头帮,帮众都使板斧作为武器,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人多半是斧头帮的一个小头目。”

九妹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刚才听那姓唐的大汉的口气,他似乎是为了一笔钱财而来。难道说,秦南客劫了斧头帮的财宝?”

白玉堂道:“未必。漕帮乃是沿江第一大帮,怎会将斧头帮的东西放在眼里?只怕这事另有蹊跷。”

他话音刚落,只见舱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