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古墓咒怨(五)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734字
  • 2020-02-19 14:38:50

展昭他们出了古墓,但走到墓道口时,发现之前的向导严二喜脸朝外躺在地上,胸口还插着一把银柄匕首。张龙将严二喜身子扳过来,探了探鼻息,回头对展昭摇了摇头。

展昭让张龙扛着严二喜的尸体,一行人走出墓口,回到了树林中。九妹跟白玉堂本来没什么大碍,只是吸入了不少的烟,降息了半天也就没事了。

此时,展昭正跟张龙、赵虎等人商量事情,只留白玉堂他们在隔壁的树旁休息。

白玉堂调息完毕,神采恢复,眼眸不住的盯着展昭的后背瞧,九妹凑过来笑道:“怎么?被他给迷住了吧。”

白玉堂坏笑:“说的是。如此英雄人物,岂有不爱之理?”

九妹:“......”她本想奚落白玉堂一下,但随即觉得好像自己才是被奚落的那个。她不甘心的动了动嘴,说道:“你向来瞧不上我展大哥,可人家今儿可是救了你。以后怎么办,该知道吧?”

白玉堂摸摸鼻子,不以为然道:“你放心。小爷想来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

两人正说着话,展昭过来道:“什么有仇报仇?”

九妹笑着睨了白玉堂一眼,“没什么。”又道:“刚才太着急,我正有事要告诉你呢。”说着将在墓中所看到的一切说了。

展昭沉吟点头:“原来如此。”

九妹又道:“之前,我们明明瞧见大哥走到林子里就不见了。你们怎么会知道我跟白玉堂在墓中?”

展昭告诉九妹,这墓除了早已封闭了的墓门外,在清虎岭山岗下树丛中还有另一入口。他们今夜便是从这另一道入口进来的。但入口处年久失修,处处塌陷,他们着实费了些力气才找到墓口。但刚过去就听见九妹他们的敲打声,没曾想,进去一瞧竟是他们。

“你真是不听话。这事有多危险,要不是咱们刚才到的及时,你兴许就没命了。”展昭正色道,满脸责备之色。

展昭待九妹犹如兄长,虽平常纵容她,但疾言厉色教训的时候也不少。一席话,说的九妹低头不语,毕竟刚才确实是自己鲁莽了。

白玉堂在一旁冷冷道:“展大侠也不必训阿九姑娘,这都是在下护之不利之过。”又道:“今日你救了咱们,白玉堂一定谨记在心。但我与你还有诸多事没算清,来日再说。”说罢也不回头,径直走了。

白玉堂素来性子傲,让他屈尊根本不可能。展昭也不与他计较,但一旁的张龙却生了气,嚷道:“这厮着实无礼。哪天给我撞见,一定把他那粉脸打成馅饼。”

一句话说的众人都笑了。张龙纳闷,这有啥好笑的?难道不是吗?那白玉堂粉妆玉砌像个娘儿们,他早就看着不顺眼了。

......

此时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展昭带了众人一路下山。但虑到他们人手不够,这清虎岭里面又大有文章,也不回村子,径直奔汴梁来。

腊月时节,天气寒冷,众人身上单薄不耐严寒。走了几里路,瞧见左近山下有处道观,展昭一行人便上去敲门求宿。

一个小道童睡眼迷糊的提着灯笼开门,展昭说明了来意。道童便将几人领了进来,开了两间耳房让众人歇宿。又嘱咐道:“各位施主,咱们这山里虎豹横行,夜里只在房中闭门安睡便好,不要出去走动。”

众人谢了,都歇了。夜里风紧,彤云密布,不一会儿竟下起雪来。

房中被子单薄,又没炉火,九妹冻得睡不着,只得拥被起来抹黑坐着。

忽然房门栓子突的动了动,九妹警觉,转身匿在门后。过了片刻,只瞧一个道士模样的人悄悄潜了进来,手中还握着一把弯刀,觑准床榻就一刀砍了下去。但却落了空,等他回身九妹已拿起身边的椅子朝那人砸了过去。那人冷不防,被砸的摔倒在地。

九妹扔下椅子夺门而出,这时展昭他们房中也传来了打斗之声。展昭一掌劈开门,跟着张龙、赵虎纵了出来。

霎时间,观中房檐下落下十几个高手,手握长刀向展昭等人杀来。来人武功高强,展昭他们只区区四人,纵使武功再高,也难以挡住。

展昭边斗边喝:“阁下是谁?为何要暗害于我?”

领头人冷哼一声,说道:“去阎王那里再问吧。”说罢,手上加快,刀刀刺入致命之处。九妹踢翻一个道士,夺了对方的长刀,但对方人多势众,九妹与之斗了片刻,便觉难以为继。张龙、赵虎等人被五六个大汉围住,想要过来帮九妹,却是无能为力。

展昭见九妹命在顷刻,突然飞身纵起,身子如雪花搅过,逼退来人闪到九妹身前助她。六七个道士又很快围了上来,瞅准九妹是展昭的软肋,刀刀向九妹砍去。展昭要顾九妹,又要看顾敌人趁隙攻入,精神稍分,便被结结实实刺了一刀,鲜血迸流。展昭抬起脚,一脚将身前两人踢飞,但胁下中刀不比别处,稍一呼吸便觉疼痛难忍。九妹身前被两人围着,又无能为力,急的快哭了。

一长须道士觑准展昭背后空隙,一刀砍至,展昭待砍到身前两人已经不及回顾。电光石火之间,一白衣人突从天而降,一剑封喉,那道士瞬间身死。众人展眼一瞧,来人原来是白玉堂。

白玉堂左手剑,右手锁链,双手配合默契,帮着众人对敌。众道士见头领身死都有些泄气,见白玉堂众人厉害,不敢就留,等了片刻都要离去。白玉堂待他们逃跑之时,一条链子摔出,将剩余人都圈住,正要一剑一个杀了。

展昭喝住,“刀下留人,问明来历再说。”

白玉堂耸耸肩,插剑入鞘。张龙、赵虎在柴房找了绳子将余下五六个人都捆了,拘在观堂之中。展昭一一问他们口供。

内中一人说,他们本是这附近的土匪,六个月前受雇这观中老道,准备盗取山中的古墓。不料,却抢先来了一伙盗墓贼,将东西都盗了去。老道震怒,派他们杀了这伙人,但宝物却已经流入了古董商那里。

“于是你们便杀了那许多得到宝贝的人?”展昭问道。

那人呐呐点头:“咱们跟他们说过,只要把东西交出来,便不予追究。但他们财迷心窍,誓死不肯。。。”

“那你们为何要看去死者的上肢,还要摆成环状?”九妹插口道。

那人摇头:“小人也不知。都是老观主吩咐的,小人们有钱挣,别的也不敢多问。”

“那老观主是什么来历?你等可知道?”展昭问。

“不知。”

“你们来之后,可有什么人来找过他?”

那人摇头。另一人却道:“三哥你忘了,经常有一个老妇人来找观主,咱们还背地里说是观主的相好呢。”

先前那人点点头,说:“是是,小的想起来了。确实是有个老妇人长来此处打醮做法事,说是给她的亡夫超度的。”

九妹道:“那妇人是不是姓孙?”

“你怎么知道?是姓孙。”那人奇怪道。

九妹对展昭道:“我知道了,与这老道勾结的孙姓妇人就住在清虎岭下。”说着将自己与白玉堂借宿之事以及遇袭之事都说了出来。

展昭吩咐张龙、赵虎两个将其余人等都先押回开封府,自己则跟九妹、白玉堂来寻那孙姓妇人。

但那屋中早就空空如也,孙大娘跟她的孙女小爱早就不知踪影。三人在屋中搜寻了半天,发现供奉土地爷的背后有个暗格,里面放着一张通关证跟一块令牌。

白玉堂拿起那块令牌道:“这是屠龙帮分舵主的手令。”

展昭接着道:“还有通往辽国的凭证。看来这次盗墓事件肯定跟辽人脱不了干系。”

九妹道;“也就是说,屠龙帮跟辽人勾结盗取我大宋皇陵?”

展昭点头:“想来却是如此。”

当事人既已不知所踪,展昭三人也无耽搁,牵了马立刻赶回了汴梁,将此事向包大人禀告了。包大人即可上奏天子,圣上即刻着人去保护后周皇陵,不在话下。又下令松江知府剿灭屠龙帮,破的屠龙帮众只能转移至地下活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