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古墓咒怨(五)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187字
  • 2020-02-19 14:38:20

打开石门,门后有一条石砌的甬道,里面漆黑一片,两人只得一点星火照明,所以显得甬道甚是黑暗逼仄,看不清前方的情况。

为防危险,白玉堂当先领路,九妹随后。空廊回音,只闻两人的脚步声。走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九妹忽然脚下一空,狠狠摔了一跤。爬起来一瞧,竟瞧见脚下有一堆陈年的白骨铺在路边。

是何人死于道中?白、包二人均有些疑惑,又往前走了几步,边瞧见白骨越来越多,更有几具尸骨旁丢着几只珠宝链子、玉石等,地下还散乱的丢着各种铲子、棍子、罗盘等器具。

九妹瞧了瞧,说道:“看来这墓早先已被盗墓贼光顾过了?只是这些人为何都死在此处呢?”

白玉堂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想来是分赃不均,自相残杀。”

二人又继续往前走,穿过一个廊子,面前赫然出现一间敞厅。里面除陪葬品外,正中停着一具漆红色棺椁,虽这零星灯火望去,显得异常诡异。九妹下意识的左右瞧了瞧,出了一手心的冷汗。

白玉堂笑她胆小小,说道:“亏你还将来想干刑狱的营生,瞧个棺材就吓成这样,以后还不知成什么样子呢?”

九妹提脚狠踩了他几脚,说道:“你胆子大,你去瞧瞧啊?”

白玉堂让九妹拿着火折子,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吹燃,径直走向棺椁。九妹不敢一人久待,也跟了上去。白玉堂将火交给九妹,试着推了推那棺材。想来是被诸多盗墓贼关顾过,所以当初下葬时的封钉都给撬了出来,很容易就推开了。

推开之后,两人往里瞧,见里面竟还有一层棺材,而且棺木甚小,还是生铁打造而成的。两人狐疑的对视一眼,正想伸手开棺,忽听九妹叫了一声。

白玉堂回头问怎么了?九妹道:“且不要开棺,你瞧这里。”说着,指向棺材前的一块铁牌。

白玉堂就着灯火仔细辨认那上面的字,竟赫然写着“开棺者死”这几个大字,十分醒目。不知为何,白玉堂霎时间心中划过一种不好的感觉。

但他性子执拗不羁,不以为然道:“想来是那些蠢人为了保护自家的东西,所以故意为之的吧。”

九妹左右瞧了瞧,这座墓葬已空空如也,陪葬品早就被人搬的七七八八了。忽然,她目光钉在了一个方向,满脸惊骇之情。

白玉堂见她如此,忙问怎么了?

九妹不答,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左右端详了一阵说道:“我认得这东西。”

白玉堂瞧那不过是尊礼器,也没什么稀罕。

九妹道:“你不要小瞧这东西,这是羊尊。。。”于是将自己在聚宝斋见过此物,以及成王购买之事告诉了白玉堂。

白玉堂想了想道:“依你说来,这成王可能就是因买了这尊礼器而殒命的。”

九妹又摆灯四面照了照,见放棺椁的后面石台上放着一只瓷瓶。她之前见过李甲管家描述瓷瓶的样图,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我明白了,不管是成王还是李甲,只怕都是因买了这墓中出去的陪葬品而被杀的。”

白玉堂思忖道:“这么说,凶手很可能跟这墓主人有瓜葛咯?”

两人正说着话,白玉堂突觉左耳边一阵冷风,他一把将九妹推开,旋即一柄弯刀朝二人面门刺来。白玉堂将手中火折朝对方扔去,对方急闪身,墓中边顿时暗了下来。九妹还未来得及思忖,白玉堂与那沉在黑暗里的人已刀光剑影斗在一处。那人功法怪异,刀刀均是杀招,不容人片刻喘息。

九妹瞧着惊异,不觉间脚下噔的一声,竟踩到了一块硬块上。九妹捡起一瞧,是一块羊脂玉,晶莹润泽,但因年深日久,上面已有点点黄斑。九妹细瞧那上面,上面赫然刻着柴字,翻过背面来,上面刻着一个月字。

柴月?看来这很可能是墓主人的名字,九妹猜测。

九妹辨玉佩的空挡,白玉堂已经跟那沉在黑暗中之人过了十数招,那人虽招法怪异,但功力却在白玉堂之下。所以,白玉堂虽觉招法怪异,但时刻久了,便渐渐摸索出门道来。那人见不是白玉堂的对手,虚晃一招,一个纵身陷在黑暗中,不知去向。白玉堂不敢过于逼近,毕竟他对此处不熟悉,怕敌人另有埋伏。

“先离开此处。。。不好!”白玉堂拉了九妹正要奔往来路,但先前进来的甬道上忽然压下一扇石门,立即将二人封死在了墓室中。

两人即可去找新的出路,但这墓室四面都是石壁,即便有门,若非熟悉陵墓之人也是无能为力的。二人东瞧瞧,西摸摸希望找到某处机关。但危险仍未过去,不久之后,那石层的缝隙里竟渗入了阵阵烟雾。

“混蛋,这帮家伙是想把咱们熏死在里面。”白玉堂一边捂住口鼻,一边骂道。

“快找出口。。。”九妹鼻子里进了烟,抢得都快睁不开眼睛了。

眼看时间在流逝,但二人仍旧未发现出口。九妹此时已经被熏的脑袋发木,马上就不行了,白玉堂虽比九妹好些,但也处在崩溃的边缘。两人跪坐在地上仍旧在敲打,寻找出口。

烟此时已经笼罩了整间墓室,仅剩的一点空气也要被烟吞没了。包、白二人都呼吸困难,脑子发沉,无力的靠在石壁上。慢慢的,慢慢的,九妹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开封府,正要推开大门,忽然耳边轰隆一声巨响,开封府两扇朱红大门竟轰然倒塌。

九妹觉得背部一轻,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但随之有风呼呼吹了进来,身体也不那么难受了。旋即,她似乎觉得有人在叫她,她艰难的驱赶着疲惫,想试着清醒过来。也不知过了多久,眼皮好似不再沉重了,她猛然清醒过来,第一眼边瞧见了展昭跟张龙的脸。

“阿九。。。怎么样?好些了吗?”展昭关切道。

“小祖宗,你倒是说句话啊。”张龙一脸焦急道。

九妹重重咳了几下,终于觉得好些了,虚弱的摇了摇头。

“白。。。白。。。”九妹勉强挤出这个字,但再也说不了什么了。

张龙赶紧道:“放心,那小子好着呢,死不了。”说着转过脸去,赵虎正扶着白玉堂,白玉堂说了声“阿九”,点了点头,告诉她自己没事。

展昭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先离开。”

说罢,他背着九妹,张龙、赵虎扶了白玉堂一同往外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