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美人皮(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255字
  • 2020-02-19 14:12:28

不知为什么,自从踏入这小镇开始,雨就下个不停。九妹托腮坐在窗边,瞧着外面随风飘散的雨丝,整个人也感觉纷乱起来。

陈大山被杀一案已然拖了太久,每当她觉得自己将要接近真相时,事情总是出乎意料的变得棘手。为什么?难道这张美人图上真的被下了诅咒?每一个知道它秘密的人都不得善终吗?但她自小在开封府长大,她父亲是从不迷信的。他总是说,这世上根本没鬼,鬼怪只在人们心里。犯罪之人总是试图利用人们敬畏鬼神的心里来为自己作掩护,以此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想到此处,她低头看了看摊在手心里的那幅美人图。突然,她全身一颤,那幅美人图此刻真的从缝隙里渗出了血珠。那血珠覆着淡墨,让画中人更加变得凄艳妖魅。

“你在干什么?“

九妹身子一僵,那幅画整个滑到了地板之上。来人俯身捡起,拿在手里一端详,脸色竟也一下子变了。

“看来那吴到三说的都是真的。这幅画的确不同寻常!”九妹转头盯着柴玉,语声颤颤。

柴玉眉峰皱了皱,缓缓吟道:“血色莲池,美人花开。十二铜人。。。看来咱们有必要先去去那莲池瞧瞧。。。”

“那十二铜佛寺呢?”

“一座荒寺,你还怕它跑了不成?”柴玉语声淡淡道。

九妹点头,但心里却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有什么大事就要发生了。

......

早晨下了一阵细雨,到了午后总算云消雨霁,朗日高照了。

九妹向阿三旁敲侧击的打听了去莲池的路,一行三人喝过下午茶便上路而去。莲池在离镇向西十里之地,穿过一片桃林,远远望见地势凹下去一块便是了。

此时正是春季,湖里的莲花还未开放,但那碧叶却也迎风招展,再被淡绿的湖水一照,更加显得风姿绰约。

如此绝美的所在,怎会被人传说的如此可怕?三人下车,立刻被眼前的美景所迷,简直不能将其与什么血色联系起来。

只听九妹摇头叹道:“看来世人所说也不尽是实。都说这湖变红,可你们瞧,那不还是碧莹莹的?”

柴玉沉思远望,半晌才淡淡道:“凡是不能只看表面。”又转头对宋奇道:“阿奇!你潜入那湖中瞧瞧!”

宋奇脱了鞋袜,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很快便消失在那一片碧荷之中。九妹知他是想印证阿三之前关于十二具血尸的说辞,也不去管他,只静静的坐在湖边的一块大石上,等待宋奇出来。

日影渐渐倾斜,一团阴云遮住了头顶,柴玉和九妹已在岸边等了大半个时辰,九妹连梦都做了好几个了,但连宋奇的影子都没瞧见。

“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九妹见宋奇许久不上来,联想到这湖诡异的传说,脸色不由一变。

柴玉不动神色的凝望着湖水,没答话。宋奇出身淮北,投靠他之前,在长江一带做过水盗,所以他的水下功夫是没得说的。他许久不出来,一种可能是发现了什么,另一种则是。。。想到此处,他眉头突地一拧,莫非真的出事了?

两人正疑惑间,湖面突然动了动,跟着水花四溅,一条人影兔起鹘落般瞬间游到了岸边。

“公子!”宋奇擦干身上的水珠,将衣服穿戴整齐,“属下在水下发现了好几具尸骨!”

“尸骨?”九妹惊道。

“怎么回事?“柴玉脸色仍旧淡淡,好似发现尸骨好似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

宋奇道:“这湖看着浅,实则极深。而且,下面暗流涌动,水藻纵横交错,稍有不胜便会给缠住手脚,溺水而死。属下下去之后,入眼竟是莲叶的根茎,此外再无特别之处。于是,属下又往水深之处游了游,谁料竟在里面发现了十几具尸骨。”

“那尸骨可是女子的?”九妹问道。

宋奇摇头:“不是,而是男子的。根据尸骨的骨盆判断,这些人年龄大概在二十到四十岁之间。”

“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的男性。。。”柴玉沉吟道,又问:“还有呢?”

“据尸骨判断,这些人都是被人捏断颈骨而死。另外。。。另外,属下还发现。。。”

“发现什么?“

“这些人身前似乎是从事某种手工劳动的人,因为他们的手指骨,特别是大拇指都不同程度的受损。”

颈骨断折而亡,拇指磨损?“这是干什么营生的?难道是木匠?”九妹疑惑道。

“不会!”柴玉断然否定了九妹的想法,“木匠常年虽也从事手工劳作,五指应该都会不同程度的损伤,不会只有拇指特别磨损。”

那会是干什么的呢?九妹摸了摸下巴,先是湖里浮现出十二具被剥了皮的女尸,现在湖里竟又出现了不明身份的男尸,看来此事越来越有趣了。她抬头望了望日头,转头道:“天快黑了!不如咱们再去一个地方,如何?”

......

寒月当空,翠屏山,铜佛寺。

包九妹从未见过一座山如此的阴寒诡异,也从未在黑暗里就近观察过一座破败、荒芜的寺院。

寒风扫过林梢,卷起了一地的落叶,九妹从心底感到一股冷意。

“这里不会有鬼,是吧?”九妹下意识的往柴玉身边凑了凑,小声嘀咕道。

柴玉似笑非笑的瞧了瞧她,“那可说不准!像这种深山荒庙,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九妹眼底闪过一丝寒意,颤声道:“你唬我的吧!”

“你怕了?”柴玉低头瞧了瞧自己此刻被九妹死死攥着的胳膊,痛感隐隐传来。

“谁。。。谁怕了!”九妹手上下意识的紧了紧,指甲已嵌入柴玉的胳膊,“我包九妹就是阴阳判官,专门对付那些阴间小鬼的。哼,再说这世上也根本没鬼!”

柴玉皱了皱眉,却没说破。只淡淡道:“哦?那是最好!”又转头道:“阿奇,前面带路!”

宋奇笑着睨了九妹一眼,只听轰隆一声,那寺门轰然而开。

想是寺院荒废过久,大门打开那一瞬,一股阴风扑面而来,里面还夹杂着潮湿腐败的味道,闻来令人作呕。

柴玉四下扫了扫,“好重的湿气!”

突然,叮铃叮铃之声随风送来,九妹怔了怔,转头瞧去,才发现原来是檐头的铁马被风吹动的声音。她暗舒了口气,头皮感觉紧刷刷,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要紧张!”柴玉似是看出了她的不安,低声道。

那语声温温的送入九妹的耳鼓,九妹这才惊觉,自己近与柴玉贴得紧紧的。她脸一红,赶紧松开胳膊,往远靠了靠。幸好,天色昏暗,柴玉没看清她的窘态,他只奇怪的瞟了她一眼,便朝大殿走去。

那正殿十分宽敞,当中佛龛上供着一尊铜佛。只可惜日久蒙尘,上面早已被蜘蛛占领了。殿上西北角也因年久失修,塌了半边,冷风呼呼的往里灌,倒比外面还凉爽不少。

九妹近前抹了抹那供桌,尘土足足积了有三寸厚,看来确实是很久没人来了。

昨夜未名客栈的伙计阿三说,铜佛寺建于唐显德三年,破败之前,一直烟火鼎盛、香客凑集。可不知为了什么。二十年前,这里的和尚突然一夜之间全部失踪,不知去向。官府得到消息,派人前来追查,但都是无功而返。后来,路过这里的人,都声称见到了死去僧人的鬼魂。此后,这座寺庙就再也没有人来过,时间久了也就渐渐荒废了。

“有什么发现?”这时,柴玉从后室绕了回来,九妹问他。

“正如咱们看到的。蛛网密布,房梁倾颓。除了尘土之外,没一个活物。”柴玉一边说,一边手里漫不经心的笃笃敲着扇柄。

九妹顿了顿道:“莫非不是这里?”

话音甫落,后院突然传来宋奇的喊声。两人相视一眼,往后院而去。

后院占地极阔,入眼处便是座高大巍峨的伽蓝殿,殿东西两边耸立着高高的楼阙。寒月朗照,两边阙楼在地上投下了黑影,衬着周围广植的松柏,越发显得暗影重重,鬼气森森。

看这建筑风格确实是唐代所建,九妹暗忖,这时宋奇的音声再次传来。

包、柴二人绕过回廊,穿过角门,竟来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方形广场。广场正中是一座颓败的白塔,两边则各自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十二尊铜佛。这十二尊铜佛或坐或立,神态庄严。月光斜斜的打在脸上,他们竟发现那铜佛嘴上挂着一丝诡秘的微笑。

柴玉上前推了推那铜佛,不见动静,又挨个儿敲了敲,但仍旧没什么反应。但他很肯定,那诗里的十二铜人就是眼前这几尊挂着诡异微笑的铜佛。他转头瞧了瞧白塔,又瞧了瞧身旁的铜佛,一时猜不透里面的玄机。

这时,只听寺里挂在前院的铜钟忽然轰轰轰的响起,惊起了栖息在梢头的夜鸟。只瞧树上扑簌簌落了一阵树叶,十几只飞鸟瞬间消失在深蓝的夜空中。三人大惊,顾不得答言,宋奇率先奔了出去,紧接着柴玉对九妹说了一句“待在这里!”说话间,人已掠出了丈许。

山野寂寂,朗月罩上一丝阴翳,顿时铜佛寺整个笼在了黑暗里。

九妹惊疑的扫了扫身旁的铜佛,头皮骤然抽紧。没事的!她握紧腰间的匕首,全身戒备。

“唉。。。”静寂突然被一阵叹息打破。

“谁?谁在这里?”九妹寒毛倒竖,四下扫了扫。

“唉。。。”那鬼声再度传来,如怨如泣,听着甚是渗人。

“谁!?”一个幽影默然在塔后闪了闪,消失了行迹。

“站住!”九妹也不待柴玉他们回来,径直追了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