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古墓咒怨(三)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083字
  • 2020-02-19 14:35:31

日头西坠,寒风刺骨。街上的行人也因这冻死人的天气出来的少了,沿街的铺子里都点上了灯,更让人觉得冷。

九妹缩着身子,将手缩在袖子里,鼻涕都顺着流了下来。心里直埋怨天气,今日失算了,出来时明明还是艳阳朗照的,哪想到没过几个时辰就这样了。这要是回去得了风寒,还指不定给风儿说呢。

展昭见她这个狼狈样子,干脆拉着她胳膊,两人一起在街道上跑起来。风冷天寒,跑了几步,九妹身子略觉得暖了些。

“展大哥,你觉得胡老板说的是真的马?”

“不好说。”展昭皱眉,他们这些商人平日里惯看人说话,死的尚且能说活了,何况关系自家性命的事?

刚才在聚宝斋,胡老板虽承认这两件东西来路不正,但绝不承认它们之间有什么瓜葛。说是,不同的客商送来的,想来没什么关联。再问他客商的姓名住处,他也说的含糊其辞,只说了个叫武城的掮客,说是自己从没见过物件儿的主人,都是这个叫武城的在中间说合。

展昭他们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只得先告辞出来,并吩咐跟来的衙役去找这个叫武城的掮客。但虽有了线索,展昭心内还是不整顿,总觉得这件事不那么简单。

想到此处,展昭干脆打发九妹先回去,他还要折回去瞧瞧才安心。九妹早就冻得两眼乌青了,也没客气,冒风跑回去开封府。

......

不听丫鬟言,吃亏在眼前。风儿待九妹出门之时就让她穿个大氅,可那玩意儿又厚又重,穿着行动不便,就没听风儿的话。这不,她回了开封府当晚就浑身发热,得了风寒。

公孙先生给她调了一副药喝了,虽则半夜轻省了些,但两个鼻子堵的铁桶似的,九妹呼一口气就跟上刑场一般。风儿也不敢离身,整夜都在九妹床前给擦身子,喂茶水,直闹到天明,方才沉沉睡去。

隔日上午,九妹拖了个病身子非要去外头透气。风儿好说歹说没说动,只得给九妹里三层外三层,裹得跟肉球似的,方来到院子里。九妹记挂这展昭昨夜去聚宝斋的事,便去厢房找他。哪知道打扫屋子的小厮说,展昭经一夜没回来。

九妹心中犯嘀咕,莫非是出了什么事儿?展昭武功高强,她倒是不担心,只是可别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聚宝斋出了什么事儿才好。正想着,只听前院一阵嚷嚷,忙到前面一瞧,见几个衙役押了一个胡人正往前厅去。九妹认出是聚宝斋的老板胡安成,正自纳闷,就见展昭后脚跟了进来。

九妹迎上去问出了什么事儿?展昭诧异的瞧着九妹裹得跟粽子似的样子,又好笑又好气。他告诉九妹,昨夜自己去了聚宝斋盯着,谁知三更之时,胡安成打点了车辆行李竟要连夜逃跑。胡安成是本案重要嫌疑人,不能随便放走,他又怕胡安成有什么闪失,干脆就将其带回开封府,看看能不能再挖出什么线索来。

“如今瞧来,这胡安成八成是做贼心虚,要不然也不会想着逃跑了事的。”九妹说道。

展昭点了点头,也不跟她啰嗦,直接让风儿将九妹送回了房间。自己审胡安成去了。哪知,九妹还没走几步,庞太师就带着人来了。他听说聚宝斋的老板可能跟成王被杀一事有关,非要提审胡安成,还一口咬定他与盗墓贼勾结,挖了王侯的墓葬,要将其法办。

想不到庞太师竟消息如此灵通,九妹从此也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了。她赶紧回房,将自己见过的那个羊尊的样子画了出来,又问开封府的画师要来了李甲那个丢失了的瓷瓶的样图,一起带来见公孙策。

公孙策见多识广,不仅给九妹讲了羊尊的年代还连带着讲了青铜礼器及秘色瓷的相关知识。九妹听了头都大了,她只关心一件事,这两件东西会不会是从同一个墓里出来的?

只瞧公孙策摇摇头,不论是前朝还是本朝,贵族们死后都爱将自己喜爱的古董陪葬,所以没有见到真物,还真不好判断。九妹也不啰嗦,干脆利落的收了样图,推说自己还有事,溜了。

......

人比人气死人,九妹冒着寒冷挪进柴家之时,柴玉正坐在火炉前,喝茶读书,小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

但下一刻,当他看到一个五彩斑斓的大粽子挪进自己房间之后,一时间还真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当他终于看清来人后,心里那点子好奇立刻就烟消云散了。这世上只要是跟包九妹扯上关系的事儿,你见怪不怪也就得了,否则非得心脏病发作不可。

“阿九姑娘大驾光临,又是所谓何事啊?”柴玉用火钳子捅了捅炭火,口气淡的没有一丝波澜。

九妹就近靠着一张椅子坐下,笑道:“说的跟我老登你家门似的。”

难道不是吗?柴玉看了她一眼,似乎为她的厚脸皮而感到吃惊。九妹见他这个鬼样子,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本来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还真不怪人家。

“那个。。。那个。。。”九妹狠命吸了吸鼻子,以便那个淡色的液体不流出来丢人,“哎呀,就是。。。”

九妹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柴玉吃惊于九妹的忽然转性,倒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了,毕竟能让包九妹不好意思的情形很难得。

“有事儿就利落说。”柴玉头也不抬,说道。

“这么说,你答应了?”九妹立刻容光焕发,刚才一进门那个寒酸样子即刻不见踪影。

柴玉吃惊的望着包九妹,不可置信自己再一次被包九妹耍了,他苦笑,也对,在包九妹面前他看似很威风,实则从未赢过,没回都给唰的熟熟的。

九妹见他那个要死不活的样子,伸出爪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轻松,又不是让你卖身葬父,瞧你那个样子。”

柴玉:“......”

他哼了一声,说道:“有事儿说,无事赶紧走。”

如此言简意赅,也只有柴大公子能有这气势了。九妹识趣的收敛了恶作剧的俏脸,从怀里拿出两张样图在桌子上铺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