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古墓咒怨(二)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1944字
  • 2020-02-19 14:41:05

这年雨雪足,不过刚进腊月,天气已经冷的呵气成冰。再加上下过几场雪,虽则街面上暖阳高照,但雪却是一点没化开。

这对旁人倒也罢了,可对京城聚宝斋的胡老板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他们开古董铺子的,自然是希望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都有人上门光顾才好。可街上积雪不消,天气又冷,来买古董的达官贵人自然就少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人家。人家从来都是富贵场中过日子,难免娇生惯养了些。这种冷死人不偿命的天气,与其出来挨冻,还不如貂裘加身,拥炉喝酒来的惬意。这样一来,他们倒是舒服了,可胡老板却急的心窝子疼。

这两天,他又弄来一批物件儿,谁都知道古董是个时兴东西,人们的口味不过三五日就变了。比如,今日还时兴汉代的胭脂盒子,名儿指不定就时兴唐代的养鱼缸子了。所以,胡老板一心想在这两天将这批东西出手,那可是他费了大力气,花了大价钱弄来的,如果就这么砸了手里,那可不是耍的。

但爷们不动脚,下面的人就是急死了也没用。胡老板憋得慌,只得靠在门框子上指挥伙计扫雪。他大概觉得京城就他家门前一条街,只要将这条街扫开了,那些达官贵人们也就蜂拥而至了。

可偏偏天公不作美,他没等来财神爷,倒是等来了一群瘟神爷。而且,瘟神爷还告诉他一个天大的坏消息,开布庄的李大老爷昨日死了,据说死前看过的最后一样东西就是从他家店里淘的一个古董瓷瓶。

胡老板顿时干瞪眼,他死他的,跟自己卖的古董瓷瓶有什么关系?

“展大人该不会是怀疑小人跟这件事有什么瓜葛吧?”胡老板说道,“这您可就冤枉小人了。小人确实卖了东西给李老爷,可并没有杀人呢。”

展昭不动神色,只说:“胡老板不要紧张,咱们来也是例行公事罢了。”

客套的说了几句,展昭便直奔主题,问他那瓷瓶的来历,以及李甲的情况。

胡老板是个商人,与人打交道,察言观色,那自是不在话下。况且他嘴皮子又伶俐,当下便将此瓶子的来历,跟自己与李甲的一段交往和盘托出。

据他说,自己与李甲认识已经有五六年了。李甲生前特别爱鼓捣古玩儿,出手也大方,所以他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给李甲留着。至于那个瓷瓶,那是他几天前弄到的一件前朝古董,是唐朝的物件儿,秘色瓷,色泽莹润,价值不菲。

“当然,您知道这种瓷艺已经失传了许久,所以能弄到手并不容易。”胡老板说,“小人本打算卖给成王的。嘿,没想到。。。后来李老爷看上了,小人就脱手卖了出去。”

“敢问胡老板,前几日聚宝斋拍卖的那个羊尊跟这瓷器可是从同一个地方来的?”九妹听胡老板说完,忽然问道。

胡老板愕然,忙道:“小人也不知道。您知道咱们收货从来不问来由的,这是规矩。”

九妹看了他一眼,啧啧摇头道:“这就是胡老板的不是了。”

“怎么?”胡老板吃惊道。他可没明白九妹有几根花花肠子。

九妹道:“按大宋律法,私自倒卖文物可是犯法的。你不问来源就敢卖,万一这东西来路不正,是从哪个王侯墓里挖出来的,那可不妙啊。”

胡老板咽了一口唾沫,陪笑道:“姑娘严重了。小人是正经的生意人,虽出货人身份保密,可保证却对是正路来的。”

九妹别有意味的哦了一声,故意往前凑了凑,眨眨眼又道:“不是我说你,胡老板,您恐怕还不知道吧?成王前几日也死了,听说死因好似跟你卖给他那件羊尊有关哩。”

九妹说这话时,一副体己人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胡老板跟她是什么亲戚呢。展昭心里暗笑,但面上仍不动神色,任由九妹诈胡老板。

胡老板在京城扎稳脚跟不容易,一家的身家性命都在这间古董铺子上。此时,听了九妹这番话,早吓得脸色青白,开封府他是不怕的,可他怕皇亲国戚啊。况且,成王还是死在那件羊尊上的,万一到时候追究起来,他的小命儿还能保得住?

“姑娘。。。说笑了。。。”胡安成瞧了展昭一眼,心内还有几分不信。但见展昭没表示反对,不觉有些慌了神儿。

九妹故意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道:“我这也是看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份儿上给你提个醒儿。既然胡老板这么有把握,那咱们就不打扰了,反正听说齐太妃娘娘已经将此事捅到圣上面前了,庞太师都惊动了。”说着叹了口气,“不过呢,现在还没个眉目呢。不过,听说要是查出了此事的因由,那可就是个凌迟。庞太师什么手段,胡老板怕是也听说过吧?”

何止听说过,简直就是耳提面命?他时常给庞太师送东西,还有不知道的?记得有一次,他去给庞太师送一件儿古董,就亲眼见庞家下人在庞太师的授意下将一个不听话的手下给活活打死了。而且,太师脸色变都没变,还笑嘻嘻的跟他说话,临了让下人将那死人当猪狗似的扔了出去。

胡老板此时是不能不信了,他喝了一口茶水,水还泼在了袖子上。但他毫无知觉,仿佛脑子里给什么东西绊住了。

展昭与九妹对视一眼,说道:“既然胡老板什么都不晓得,那咱们就回去吧。想来庞太师应该有更好的线索也说不准儿。”

说着两人就要起身,胡老板急忙将两人拦下,说:“二位慢着点儿,小人还有几句话没说的。”

展昭与九妹重新坐下,听胡老板将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