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古墓咒怨(一)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4232字
  • 2020-02-19 14:33:22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护国寺都是绝佳的修心养性的所在。每次只要九妹一入妙心那间掩映在竹林深处的禅房精舍,立刻会觉得仿佛一下子进入了一个世外桃源。

“今日怎会有空?”妙心请九妹落座,一边煮茶道。

茶水的热气顺着桌面钻入了九妹的鼻孔中,九妹觉得身上暖了些。

“几日不见,自然是想你了。”

她惯爱跟妙心开玩笑,妙心淡淡一笑,说道:“只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聪明绝顶的妙心和尚,九妹伸了伸懒腰,意态甚是慵懒,拖着下巴随口道:“成王死了,你可知道?”

妙心看了她一眼,说道:“听说了,你冒雪前来专程为了此事?”说着,将一杯煮好的热茶放在九妹面前。

九妹玩味似的摸着茶杯的边缘,半晌才说:“如今柴玉也牵扯进了此案。”

妙心没搭话,只慢慢的搅着铜釜中的茶汤,那茶汤色呈淡绿,清香扑鼻。

九妹继续道:“齐太妃一口咬定是柴玉杀了成王,可事实是,柴玉只不过刚好前一日跟成王闹过些不愉快罢了。你觉得这里面没有别的原因吗?”

妙心放下汤勺,淡淡道:“你是想知道齐太妃跟柴家到底有何关系?”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原来重点在这里。

九妹嘻嘻笑道:“不愧是妙心和尚,厉害。”

九妹从不随便夸赞别人,每逢她夸人不是有所求就是那个人要倒大霉了。妙心与她相交日久,怎会不知?

“这都是陈年往事,说来话长。”妙心显然在有意推脱。

九妹不识相道:“那就长话短说。”

她今日是非要知道真相不可得,再说妙心的师父慧谷大师跟柴王爷一直交好,对柴家很是了解。妙心又自小跟着慧谷初入柴家,又是柴玉的好友,九妹思忖,妙心即便所知不多,但定能帮她解惑。

妙心问她:“你就如此想知道?”

九妹很真挚的点点头,她既已打算介入成王被杀一案,那就少不了要排除一些不必要的因素,否则只会让自己在后面的案子里产生困惑,陷入迷途。

妙心点头:“好吧,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齐太妃祖上是后周权贵之臣,一直与柴家联姻,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柴王爷跟齐太妃还是亲戚。只是后来,王朝更迭,柴家失权,齐家也跟着对宋称臣,柴齐两家的联姻也就此中断。但虽儿女婚姻之事不在,可两家仍旧交好。

所以,齐太妃自小便出入柴家的门庭。柴王爷跟齐太妃少年弱女,接触久了,自然就会产生不一样的情愫。可当时两家都是归顺之臣,先皇自然不可能让两家走的太近,以免因而产生谋反之心。所以,一道旨意,最终将两人拆散,齐太妃入宫为妃,柴让自然也娶了别的宗室之女为妻。

“既然如此,那齐太妃最应该恨的应该是先皇,这跟柴王爷又有何关系?”九妹不解。

“怒其不争吧。”妙心感叹道,“大概齐太妃觉得如果当初柴王爷争取一下,他们就会在一起吧。只是柴王爷没有任何反抗就接受了安排。”

“那这倒怪不得齐太妃了。先是自己别逼入宫,后又爱子死的不明不白,难怪她要陷柴家于不义了。”

话虽如此说,可齐太妃不知道的是,当时柴王爷之父柴老王爷以死相逼,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想争取却又无力争取,恐怕是这世上最无奈的事吧。

听妙心说完,九妹久久没有说话,眼中渐渐浮上了一层雾气,她完全明白这种感受。想当初山贼攻入县衙之时,面对安溪为了保护自己而惨死的场面,自己何尝又有办法呢?事情虽已过去多年,但九妹却仍旧无法释怀,她知道也许自己一生都会带着这样一个枷锁过了,毕竟自己的生命是另一个人用自己的命换来的。

九妹想的入了神,直到听到妙心给她加水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来。

“今日多谢你,让我又排除了少许困惑。”九妹起身道。

妙心叫住她:“你是打算介入成王被杀一案?”

九妹点头,“听闻成王死状蹊跷,或许。。。”她话到嘴边却没说出口。

雪越下越大,九妹红色的防雪斗篷很快消失在漫天雪雾之中,妙心和尚站在门廊上一直望着,直到人与远山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你为何不亲自告诉她?”

这时一个人影来到了妙心身边,妙心也不回头,淡淡说道。

来人披着一件深黑的大氅,眉目清冷,淡淡道:“这世上没有什么能阻止她。可我却不能亲自说出柴家的事。。。”

妙心回头看了来人一眼:“你是觉得那也许也是你与阿九的结局?”

柴玉定定的望着满天飞雪,没有说话,也许有些人远远看着便好,靠近了只会带来无尽的伤害。

......

夜深了,成王府整个笼罩在一片冰冷之中。整个府里只有一处点着一盏灯,其余都陷在黑暗之中。

九妹正是在这样的夜里潜入王府的,她身边还跟着展昭。不,应该确切的说,是她跟着展昭。

今日早些时候,展昭决定夜探成王府,看看成王的尸首。九妹死乞白赖的要跟着来,她的理由很充分,自己跟公孙先生学过几手验看尸体的妙招。她嘴上说的好听,可事实是她一上课就打瞌睡,对公孙先生的话也常常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至于她怎样学到几手验尸的方法,那大概跟其从小混迹大牢有关。九妹从小顽劣,包大人又顾不上管她,干脆一犯错误就关禁闭。后来,包九妹进大牢就跟进自己家似的,再加上她性子活泼随和,从仵作到牢头,甚至还有犯人都喜爱这个蹦蹦跳跳,又调皮的小姑娘。

久而久之,她不仅养成了爷们儿的性格,更是经常跟着仵作大爷屁股后头看验尸。所以,对她来说,尸体就跟菜市场上卖的猪肉,没啥好怕的。

展昭猜测,她这几手八成是从这段生活中学来的,更知道她之所以提公孙先生,那是便想给自己施压。意思是,公孙先生都同意我,还教我两手,你要不带我,那就是不给公孙先生面子。

展昭对面包九妹时真是哭笑不得,好在这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事,就带她来了。

到了成王府,府中倒是没什么异常,可当两人看到成王的尸首时,不禁大吃一惊。。。。。。

有时候,真相就在眼前,可人却往往看不破其中的关节。是对手太高明,还是我们不够聪明?这很难说,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人在超出自己预料之外的事物面前,往往是不够冷静的,所以自然也就会沉溺其中,错过最佳的时间。

展昭与九妹来到空无一人的厅堂之上,堂前除了一棺,一灯,别无他物。二人瞬间心中有些犹疑,为何身前不可一世的成王的灵堂竟会如此简陋?但这疑问只是一闪而过,二人径直朝棺木走去。

棺木竖停在牌位之后,暗色的木料在惨淡的灯光下发出点点亮光。展昭稍稍用力,棺木便很配合的朝一旁划开。然而,当两人探头望进去时,不由得呆住了。

棺木中绝不是成王的尸首,而是一名女子的尸首。展昭惊讶之余,转身将供桌上那盏孤灯擎了过来,仔细辨认。这回没错了,里面躺着的就是一名女子的尸首。这女子看起来十七八岁,生的明媚艳丽,即便现在已然故去,仍让人觉得很美。

“她是谁。。。”九妹诧异的望了望同样困惑的展昭。

展昭摇头,将手中的灯盏慢慢移近尸体,颈部一道暗红的勒痕便露了出来。展昭再仔细瞧那勒痕,前端微微朝上,竟是自缢而亡?

死者是女子,展昭不便细查,剩下的便让九妹代劳。九妹将尸身细细的查看了一番,告诉展昭,死者身上并无其他伤口,是自缢而亡无疑。

“只是。。。”九妹眉头微微皱起。

“只是什么?”

“这女子腹部胀起,硬硬的,似乎怀有身孕。”九妹口气迟疑,毕竟她只是个年轻的姑娘,对此类事情还不算精通。

展昭听了怔了怔,一时之间也有许多疑惑之处。

只听九妹又道:“会不会成王根本没死。他此次炸死完全是跟母亲演了一场戏,用来陷害柴家的?”

展昭沉吟着摇了摇头,齐太妃跟柴王爷之间的事已经过去多年,就算齐太妃再对其恨之入骨,也绝不会拿自己亲生儿子的生死作戏。且不说成王愿不愿意,如果此事被揭发了呢?那可是欺君之罪,齐太妃母子就是再大胆,量来也不会作此糊涂事的。

可眼前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为何成王换成了一名女子,这女子又跟成王有何瓜葛呢?齐太妃究竟想要隐瞒什么呢?

九妹见展昭眉头紧锁,问下一步该怎么办?展昭轻轻将棺材盖上,摇了摇头。

事已自此,恐怕除了齐太妃,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了。况且成王府不比别处,如果给人发现,也是不妥,二人暂且压住心头的疑问,打道回府去了。

......

第二日,九妹刚吃过早饭,皇上的圣旨就到了。

昨日齐太妃进宫哭诉成王被冤杀一事,矛头直指柴家父子。成王无故被杀,此事非同小可,虽皇上绝不相信柴玉会杀害成王,但迫于太后跟齐太妃的压力,还是急招柴家父子进宫对质。

但齐太妃并没有拿出什么有力的证据,紧凭柴玉与成王在古董店交恶一事,显然是难以服众。思来想去,皇上决定让开封府全权督办此事。但齐太妃不依不饶,控诉开封府,故意拖延案子,极力举荐庞太师与开封府共同协办此案。

庞太师得了机会,如何不愿意,所以隔天一早,就趾高气扬的领着齐太妃,拿着圣旨来开封府耀武扬威了。

此案目前案情尚不明朗,包大人自然不能过多说什么。庞太师仗着齐太妃的气焰,尾巴翘到了天上,对开封府上下一顿冷嘲热讽。但包大人也不是善茬儿,几句话就将庞太师气的脸红脖子粗,扬言如果开封府此次敢包庇凶犯,他定要开封府整个吃不了兜着走。

齐太妃也跟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给包大人施压,以至于送走这两位瘟神后,包大人觉得自己都快虚脱了。他立即唤来展昭,让他带人去成王府验尸,这次还让展昭将圣旨带上了,他就不信,齐太妃还敢抗旨不成?

九妹兴奋的眉飞色舞,换了衙役的衣服,直接跟着去了成王府。展昭有心培养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成王府。不过,这次的成王府里里外外,都挂起了素帐,灵堂就设在正厅,齐太妃当先哭的昏天黑地,见展昭他们进来。

齐太妃睁着两只红桃似的眼睛,质问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你们开封府还有没有王法?竟敢闯入王府重地,包拯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们无法无天吗?”齐太妃破口大骂,气势颇为凌厉。

展昭也不与她计较,直接端出圣旨了事。齐太妃万没想到他们竟来这一招,当下有点蒙。待展昭吩咐仵作上前查看成王尸体之后,齐太妃才回过神来。

她冲到棺材前,横手拦在前面,喝道:“放肆!我儿生来高贵,岂是你们这些人能亵渎的?滚出去!来人!”

齐太妃刚喊出口,王府管家已带着十几个手执棍棒的家丁冲了进来。

“太妃娘娘,皇上既已下旨让开封府督办此案,在下就有权查看尸体。”展昭说道,“娘娘对此百般阻挠,不知究竟为何什么?难道这棺材里躺着的不是成王殿下?”

展昭一语戳中齐太妃的心事,太妃脸顿时涨得通红,断喝道:“胡说八道。这棺材里躺着的不是成王还能是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展昭淡淡道:“即使如此,娘娘就请让开。我想您也想尽早查出凶手是谁吧。”

说着又让仵作上前,齐太妃却仍旧不愿离开,说道:“你们都离开。我儿的尸身,我自会请皇家的御医前来验看,事后通知你们便可。”

展昭眉毛挑了挑,厉声喝道:“圣旨在此,谁敢阻挠就是欺君之罪。”

他这几句话口气凌厉霸气,齐太妃气的脸色发白,喊道:“你要是敢开棺,哀家今日就撞死在这棺前。。。”

齐太妃竟以死相逼,展昭一时间没了主意。

这时只闻砰的一声响,不知谁说了一句:“咦?这不是成王啊?”

众人一愣,回头向那人望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