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美人皮(五)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4094字
  • 2020-02-19 14:12:03

骤雨初歇,夕阳透过槛窗洒下了一地红光。

包九妹双手支颐,盘膝着在一堆又臭又脏的茅草上。她和柴玉已在这间狭窄昏暗的牢房中待了有小半个时辰了,可除了偶尔巡视的狱卒外,竟没有一个人搭理他们。九妹耐不住性子,又是喊又是叫,最后还装了一会病,但那狱卒只是来瞧了她一眼后,下次便再不肯上当了。

“现在怎么办?”九妹瞟了眼端然静坐在一旁的柴玉,“如果他们十年不来理睬我们,难到我们要在这鬼地方住上十年不成?”话落,又嫌弃的打量了一下牢房。

“稍安勿躁!”柴玉淡声说了句,便不再出声。

这家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打坐?九妹横了他一眼,心想刚才要不是这小子从中作梗,只怕他们现在早就吃上晚饭了,何必在这鬼地方瞎耗?再说,那几个衙役虽仗着人多,但凭柴玉和自己的本事,想走那绝不是难事。可柴玉倒好,竟死死拽着她的袖子,不让轻举妄动。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小子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九妹眼珠子转了转,笑嘻嘻的坐了过去,温言道:“我说柴大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不妨说来听听!”见他没什么反应,想了想又道:“你瞧这天快黑了。你总不想在这里过夜吧?”

柴玉不睬她,半晌才眼眸微启,冷冷丢来一句“没有!”意思是没什么计划,过夜又何妨?

九妹审视了他半瞬,见这人不知那根筋搭错了,竟又故态复萌不理人。只得乖乖的闭了嘴。她可不敢随便惹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

她又退回自己的草堆,但屁股还未坐热,牢里来人了。两个衙役不分青红皂白的将她二人押出牢房,说是县官老爷要见他们。

他二人到堂上之时,天已经黑了,县衙大堂上灯火通明,一个身穿蓝色官服,年纪约莫六十多岁的老者正端坐子堂上。那老者生的一对老鼠眼,唇边两片稀疏的山羊胡子,看着甚是机谨。

“堂下何人?快报上名来!”县官见他二人上堂,啪的拍了拍惊堂木,嘶声问道。

柴玉板着一张脸,傲然的盯了那县官一眼,撇过了头。那县官见这两人如此无礼,将那惊堂木又重重的拍了一下,喝道:“大胆刁民,见可本官不跪也就罢了,竟敢不答本官的问话!来人!给我打!”

话落,四五个衙役执杖上前,要拖柴、包二人出去。

“且慢!”包九妹知柴玉自重身份,忙对那县官道:“你这县官好不晓事。你瞧这位公子一身器宇不凡,那可是大有身份之人。你要是得罪了他,只怕你明日就可回家哄孩子去了!”

那县官冷笑一声:“好大的口气!本官倒要瞧瞧,你们有什么来头!说!”

包九妹拱手道:“小女子呢,只是个无名小卒。可我身边这位公子就不一样了。他可是驰名京城,才华横溢,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迷死万千少女的柴玉柴大公子!”

她这几句话明着是称赞,其则暗讽,柴玉如何听不出来?只瞧他转过脸冷哼了一声,九妹伸了伸舌头,又道:“总之,你是得罪不起的。”

“柴玉?”县官老爷那两双鼠眼滴溜溜的转了转,忽然摇头道:“没听说过!”

柴玉虽是京城名士,但这穷乡僻壤的官老爷如何能听过?九妹之所以这样说,是故意气气柴玉,谁让他不理人呢?所以,这县官的反应完全在她意料之内,她忍不住嘿嘿一笑,偷偷望了眼身边的柴玉,只瞧他脸如严霜,默然不语。

九妹清了清嗓子,又道:“柴大公子都没听说过?太孤陋寡闻。那京城郑国公柴让的大名总听说过吧?”

那县老爷似吃了一惊,“你是说。。。”他一时失态,扒着桌子直直的盯着柴玉。

“不错!他就是郑国公之子,柴大公子!”九妹宣布道。

眼前这人竟是郑国公之子?那县官愣了一瞬,忽然哈哈大笑道:“郑国公家的公子?哈哈哈!这种鬼话你都敢说。那郑国公府是何等门第,那柴公子又是何种有身份的人,怎会没事跑到咱们这种小地方来?你唬谁呢?”

嘿!这县老爷还真是糊涂人。九妹摇头叹息一回,“我可说的都是实话。你要不信,那我也没法子。看来你这官也做到头了!”

那县官老爷听她说的像真的似的,脸显疑惑之色。这时站在一旁的师爷,走过去低声提醒道:“老爷不可上了当。这两人很可能是杀了石捕头的元凶,咱们要是放了,那是要闯大祸的。”

县官沉吟半晌,又高声喝问道:“你们说是郑国公府里的人可有什么凭证?”

九妹无奈道:“人都在这里了,还要什么凭证!难道天底下有谁甘愿给人家乱做儿子的不成?”

越说越不像话,柴玉横了她一眼,九妹尴尬一笑:“我是说,咱们就是真的,如假包换!”

县官见他们拿不出证据,脸色一沉,认为是故意侮辱自己,喝道:“好大胆的刁民,竟敢消遣起老爷来了。看来不给你们点厉害,你们不知我柳老爷的厉害!来人!给我拖下去打!”

“谁敢!”柴玉眼风四下一扫,锐利逼人。

那些衙役见这人来者不善,一时竟愣了愣,倒也不敢太过霸道。

“反了!反了!愣着作死吗?还不赶快拿下?”师爷赶紧吼道。

衙役们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围成一个半圆,将九妹二人团团围住,手捏长杖,以防这两人突然发难。

九妹瞟了柴玉一眼,叹道:“这下好了!晚饭没吃上,先要吃顿板子了!”

柴玉大袖挥了挥,拦在九妹身前,冷冷盯着那群衙役。

忽然,不知是谁喊了声“上!”,十几支棍子齐刷刷的照柴、包二人劈来。柴玉顺势打起一个旋子,劲风过出,只听噼啪哗啦几声,那棍子已然从中折断,还有几个衙役跌了出去,躺在地上嗷嗷直叫。

“来人!反了反了!给我上!”县官见来人如此厉害,吓得早跟师爷缩在了桌子底。

这时,又有几个衙役手执棍棒、长刀从外面冲了进来。对准柴、包二人劈头就砍。九妹飞起一脚,踢倒了两个衙役,又从他二人手中夺了兵刃,一个鹞子翻身,顺势蹿到了那县官老爷身前。县官和师爷见她突然奔来,早吓得魂飞破散,躲在几案之下不肯出来。九妹玩心大起,拿着棍子横戳竖翻,只听桌子底下砰砰砰几响,想来是那县官和师爷惶急之下撞在了上面。

九妹哈哈一笑,正待再戳,忽听有人喊道:“住手!”

九妹回头一瞧,见宋奇不知何时已出现在柴玉身边,他旁边还跟着一个白脸后生,面生的很。

“你。。。你们,你们竟敢毒打朝廷命官。。。”县官笸箩似的声音从桌子底下转过来。

“出来吧你!”九妹将县官一把揪了出来。

那县官受了惊吓,官服也皱了,官帽也歪了,脸色阵红阵白,气哼哼道:“你们竟敢公然大闹公堂。。。还有没有王法!”

九妹嘿嘿笑了笑,给他将帽子扶正,道:“山高皇帝远的。王法管用吗?记得刚才被你们抓来时,我们也问了,同样的话,可您老人家手下的衙役说,他们就是王法,不知是也不是!”

“你。。。你这是污蔑!”县官转了转昏黄的眼珠子,喃喃道,完全没了先前的威风。

“嘿,你这老糊涂!”九妹顺势扬了扬手里的刀,想吓吓他。不料,却被柴玉喝住,不让她继续胡闹下去。

县官灰头土脸的瞧了他们一眼,问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柴玉对宋奇点了点头,宋奇亮出一个铜牌,道:“咱们是郑国公府的人。我身边这位是我家公子。”

那县官虽然人糊涂,可眼睛却一点也不糊涂,他凑近瞧了瞧那块牌子,大惊道:“下官眼拙,不知是国公公子驾临,还请海涵。”顿了顿又道:“不知公子有何吩咐!”

柴玉冷冷道:“你着人捉我们来究竟想干什么?”

县官回道:“昨夜,后巷住着的石原亨死了。下官见他死的蹊跷,就叫人带他老婆胡氏来问话。胡氏说,她丈夫从未与人结仇,不过今早两位前去拜访,还谎称说认识死者。所以,她怀疑石原亨之死与几位有关。”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身为父母官都不动动脑子的吗?”九妹教训道。

“是是!都是下官一时糊涂,还请见谅!”

柴玉瞟了他一眼,没做声。宋奇接着道:“你不是想知道石原亨的死因吗?我身边这个人就能告诉你!杨秀才把刚才跟我说的再说一遍给老爷听听。”

那姓杨的白脸秀才惊惧的瞧了瞧宋奇,扑通跪倒,将自己怎样与胡氏勾搭,以及怎样意图杀害石原亨的事统统都说了出来。

原来他与胡氏在一起后,感情日笃,但那秀才自尊心强,受不了被人背后指指点点,几次想要半途放弃。可胡氏抵死不从,秀才没法子只得躲着胡氏。后来,胡氏来找到他,说要跟他做长久夫妻,并暗室他杀了石原亨。杨秀才当时一听吓坏了,他到底是读过几年圣贤书的人,怎能杀人呢?胡氏见他胆小,便危险说要去官府告他,说他调戏良家妇女。要知道,大宋礼教森严,**罪在大宋可是要骑木驴,杀头的。杨秀才没法子,只得硬了头皮答下来。

当晚,胡氏给石原亨灌了酒,让秀才将其引出门,趁着石原亨昏昏沉沉之时,一把将他推到了水沟之中。石原亨当场撞破了头,杨秀才和胡氏二人做贼心虚,也不敢仔细查看,见那秀才没反应,只道是死了,慌忙逃回家中,直到今天早晨才敢出来打听消息。后来,官府找胡氏前来问话,胡氏怕事情败露,干脆栽赃柴玉他们,说他们来路不明,恐怕跟丈夫之死有关。县官巴不得有个替罪羊,这才差衙役去客栈拘捕柴玉他们问罪。

县官得了凶手即刻命手下去将胡氏抓来,又向柴玉他们连赔不是,说自己瞎了狗眼,有眼不识泰山,又说了许多七的八的没用废话,这才放柴玉他们离开。

......

回客店的路上,九妹不咸不淡的瞅着宋奇,盯的宋奇浑身直发毛,忍不住道:“姑娘有话直说!”

九妹笑着睨了眼柴玉,摇头晃脑道:“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属下啊!我说柴大公子怎地在牢里也是有恃无恐的,原来是有你这么个得力人替他办事啊。佩服佩服!”停了停又道:“说吧,你们该不会是早就猜到石原亨之死另有隐情吧?”

宋奇正色道:“冤枉!咱们也是听那伙计阿三说了那么一嘴,公子这才让我去打听的。没曾想,那杨秀才如此胆小,还没等我问,他就吓得什么都说了。”

九妹哼了一声,柴家办事手段之狠辣,她又不是没听说过。听说有一年,郑国公家有个侍妾跟人私奔,柴家将那人直接晒成了人干,现在还躺在床上等死,而那侍妾则直接割了舌头,卖到了西域为奴。虽说这都是老一辈手里的事,但保不准柴玉他们也会这么干。要知道,腹黑也有遗传的。

她又笑着推了推柴玉道:“看来柴大公子也好多管闲事呀!”

柴玉一直不做声,这时冷冷道:“废话真多!你不是饿了吗?还不快走!”说着已大摇大摆的走了。宋奇冲她做了个鬼脸,跟了上去。

奇葩!绝对是奇葩!翻脸比翻书还快!九妹耸了耸肩,也追了上去。

回客栈时已然很晚,但伙计阿三还等在门口。一见他们回来,忙迎上来,“各位没事了?真是谢天谢地!”说着也不等他们回答,忙忙去准备饭菜去了。

九妹吃了半拉饭,忽然抬头问阿三可有听过关于十二铜人的事?

阿三摇头,又想了想道:“十二铜人到没听说过。但咱们这里不远有座翠屏山,山上有个寺庙,以前叫做十二铜佛寺。不过,那里已经荒废很久了。。。”

十二铜佛寺?九妹眼光倏然亮了亮,心内已有了主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