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汴河鬼船(五)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115字
  • 2020-02-19 14:30:40

展昭关于漏网之鱼这个结论得出不久,钱忠俞就为他提供了可靠的证明。

隔天一早,展昭还在睡梦中,赵虎就慌慌张张的跑来敲门,并告诉他,汴河今早发现一具男尸,并且很有可能是钱忠俞。

展昭对这个惊人的消息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是铁青着一张脸,带着几个人立刻赶往了出事地点。

他赶到时,钱忠俞的夫人跟管家也到了,衙役们帮着钱夫人喝推看热闹的行人,将钱夫人带去认尸。

仵作揭开男尸身上的白布,这具男尸全身浮肿,面目全非,至少在水里泡了有五六个时辰。

钱夫人上前辨认,并很肯定的告诉展昭,这就是她的丈夫钱忠俞大人。

当钱夫人这样告诉展昭的时候,不知为何,他脑中却闪过一丝一缕,他说不出是哪里不对,但就是觉得别扭。但他也知道,自己的看法有时候是不作数的,因为在场之人除了钱夫人跟钱槐之外,他们谁都没见过钱忠俞。

钱夫人哭的死去活来,这更加印证了尸体的身份。

展昭问管家钱槐:“确定是你家大人吗?”

钱槐盯了尸体半日,迟疑道:“跟大人的身量差不错,穿着也一样。。。”

钱夫人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呵斥道:“这就是大人!”又对展昭说:“难道妾身连丈夫都不认识吗?”

展昭跟钱槐都没有说话,在这件事上,似乎现在只有钱夫人有发言权。

仵作告诉展昭,钱忠俞是被毒死之后,再抛入水中的。

“什么毒?”展昭问。

“砒霜!”仵作回答。

竟然是砒霜,为什么不是凶手常用的乌头碱呢?展昭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疑惑。

......

汴梁,钱忠俞宅邸。

钱夫人的情绪似乎好些了,但展昭询问她时,她眼中满是警惕跟排斥。

“我说过了,你们与其在这里跟我一个妇道人家浪费时间,不如赶快去找杀我丈夫的凶手。”钱夫人说。

“我们会的。”展昭冷静的说,“但我想知道的是,夫人是如何认出尸体就是钱大人的?可他已经面目全非了。”

钱夫人怒气冲冲的盯着展昭说:“他身上的衣服是我亲手做的,难道我不知道吗?”

“就凭一件衣服吗?也可能是凶手出于某种原因穿在另一具尸体身上的。”展昭若有所思的说。

这句话明显触怒了钱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言下之意就是说,我说谎吗?天底下有哪个那女人会认错自己的丈夫!我要见包大人,我倒要瞧瞧他究竟是怎么管教手下人的。我好歹也受封一品诰命夫人,现在却被一个四品侍卫怀疑。。。”

“夫人请息怒。在下并无意得罪夫人,只是为了尽快找出杀害钱大人的凶手。”展昭说。

“最好是这样。”钱夫人脖子一扭,显然不愿意再跟展昭搭话。

展昭没法子只好告辞出来。钱府之中曲径通幽,回廊环绕,展昭在下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门口。他刚要出门就听见钱槐叫他。

“钱管家有何事?”

钱槐左右看了看,说道:“我家老爷的事。。。小人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展昭眉毛挑了挑,“钱管家是觉得那尸体有问题吗?”

钱槐含糊道:“这、这小人也说不好,可我总觉得那不像是老爷。”

“可你家夫人已经证实了。。。”

“是、是啊!”钱槐支支吾吾还想说些什么,这时下人来说夫人找他。

“展大人失陪了。”

展昭点头嘱咐道:“钱管家若是想起什么,可随时来开封府找我。”

钱槐应了一声,跟那人去了。

展昭望了钱槐的背影一眼,问守门人:“你家老爷平日里上朝都是一个人吗?怎么没人跟着?”

守门人答道:“平日里老爷都是坐轿子进宫的,也会有小厮跟着。可昨日老爷说上朝后要去拜访朋友,只骑了马,身边带了一个马童跟着。散朝后,老爷就把马童打发回来了,说晚饭前回来。”

“钱大人可有说,那个友人是谁?”展昭问。

“这个小的就不得而知了。”

展昭:“你能带我去见见那个马童吗?”

守门人有些为难,“这要是让夫人知道。。。”

展昭笑了笑,往他手里塞了串铜钱,“无事。你只帮我传个话就好。我在门外的茶摊等他,你叫他来就是了。”

“是是,小人这就去。”

展昭离开后,守门人跟另一个仆人交割了差事,自去后院找马童去了。

......

马童并未给展昭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是个有些认生且呆头呆脑的少年。

展昭给他倒了杯茶水,温言道:“你不用紧张。我是衙门里的官差,只是问你你个小问题,你如实回答就成。”

“你叫什么?”

“二。。。二牛。”

“好,二牛。我问你,你家老爷散朝之后是从那个方向走的?”展昭问他。

“。。。从御街的方向。”二牛说。

“你们下朝或上朝之时可有遇见什么人?或是,你家老爷可有什么不对头?”

“没、没有!”二牛摇头。

“那他可有跟你说要去哪里?见谁?”

展昭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二牛只是摇头。展昭叹了口气,看来他是真不知道了。问完话后,展昭给了他一串铜钱,打发他去了。自己则信步回开封府。

他刚进门,张龙跟九妹就迎上来,“怎么样?有进展吗?”

展昭摇头,将刚才在钱家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二人。

九妹道:“想来那个钱夫人肯定隐瞒了什么重要的线索。要不要我去帮你探听一下。”

“是啊,是啊!”张龙附和道,“主子不开口,底下人难道还能封住嘴吗?”

展昭对九妹道:“你呀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府里待着吧。仔细公孙先生问你书。”

九妹自讨没趣,瘪了瘪嘴,算是抗议。

张龙道:“那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展昭想了想道:“这样,你带两个衙役去御街附近的商铺问问,看昨日辰时到巳时之间,有没有人见到过钱大人。另外再叫两个人守在钱家,将他们的一举一动随时告诉我。”

“好嘞!”张龙搓了搓手,自去布置去了。

九妹转头问:“展大哥,你真的放着我这么个好的探子不用?”

展昭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