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汴河鬼船(五)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562字
  • 2020-02-19 14:30:16

展昭回到开封府之时,公孙策跟九妹正围着桌子吃早饭。

展昭往往桌子上瞟了一眼,小米粥、厨子老邓特制的辣菜,还有汴梁人早起最喜欢吃的炸面圈。尽管他肚子已经饿的咕咕直叫,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展爷,您回来了!”老邓第一个瞧见了他,“我这就给你盛粥去。今儿的粥熬的可香了,嘿!”

“有什么进展吗?”公孙策瞧展昭一脸萎靡不振,放下碗。

“跟丢了!”展昭失望的说。

昨夜,他跟张龙赵虎他们去监视白石溪,希望能顺藤摸瓜找出白石溪背后之人。可白石溪是个狡猾至极的人,故意用两拨同样打扮的人引开他们。为了以防万一,张龙赵虎分别追了上去,他则留在原地,为的就是防白石溪故意耍阴谋。果不其然,两拨人走了不到半个时辰,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从货栈里走了出来。

展昭一路跟着他,来到一处华宅前,直到白石溪消失在门后。

听展昭讲完,公孙策沉吟不语,九妹问他可知道拿出宅子的主人是谁?

展昭摇头:“目前还不知道。这宅子倒手多人,原先是一个叫刘顺义的富商的宅邸。可这个人半年前举家迁往岭南去了,宅子也卖掉了。不过,我已经让人去查了。”

九妹:“也就是说,白石溪背后之人财力也不容小觑。”

展昭:“没错。”

公孙策:“以我瞧,这个神秘人只怕不好对付。可能是朝中的某种势力,或是江湖势力也说不定。”

九妹听见江湖二字,突然叫道:“会不会是屠龙帮?”

屠龙帮?展昭跟公孙策齐齐看向九妹。

九妹抹了抹嘴:“我听人说过这个帮派,听说他们的帮主就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所以,我想会不会。。。”

公孙策皱眉,问展昭:“你久历江湖,可听说过这个屠龙帮?”

展昭:“这个帮派是近十年才崛起的帮派,所以我对它也不是很了解。不过,他们一向在江浙一带活动,难道会插手汴梁之事?”

公孙策沉吟:“屠龙,屠龙。只怕是个不安分的势力。”

九妹惊讶:“难道他们是想刺杀皇上。。。”

公孙策哼了一声:“不许胡说。阿九,我最近给你布置的《左氏春秋》,你读的怎么样了?好好在家里读书,外面那些事,不用你操心。”

“嗯。。。差不多了。”

公孙策:“差不多是什么意思?读完了,还是只读了个开头?还是根本就没读?”

“。。。我吃好了,先走了!”

九妹弹簧似的跳了起来,就往门口跑,不巧正跟迎头走来的老邓撞了个满怀,哗啦一声,老邓手里的粥碗整个被打翻,粥汤撒了他一身。

“邓叔,对不住!”九妹歉然似的说,但脚下却不停,一直往跨院跑了。

老邓气的干瞪眼,喊了声:“小祖宗,你倒是慢着点呀!”又对展昭说:“得,这下没得吃了。我再去煮!”说着拾起碎碗走了。

展昭望着九妹的背影,喃喃道:“阿九总是冒冒失失的,将来可怎么办呢。。。”

公孙策眼神异样的瞧了瞧他,突然道:“听说阿九跟柴家公子走的很近?”

“唔。。。”

“这个不是个好兆头啊。”公孙策若有所思的说。

展昭抬头看了他一眼,正要答话,突然见一个衙役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出什么事儿了?”公孙策问。

“先生,展爷!有人来报案了。”

“怎么回事儿?”展昭也顾不得吃饭了,随着衙役往外走。

......

来报案的人是礼部尚书钱忠俞家的管家钱槐。

“展大人你可得救救咱们家大人呐。”钱槐一见展昭就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展昭皱眉:“钱大人怎么了?”

“我家大人今日一早上朝之后,就失踪了。家里都找了一上午了,跟他相熟的几个友人家里也都找过了,可仍旧没有半点踪影。”钱槐说。

“哦?那你们可有去宫门口打听?兴许是宫里留了下来。”

“去了,守卫说朝会一散大人就走了。”

展昭若有所思道:“钱大人平日里常去的茶楼曲馆也去了?”

展昭问得如此直接,钱槐有些不好意思,他家大人是出了名的好玩乐,平日里在歌舞坊有不少相好,一空闲就去消遣。钱大人失踪后,他们第一个就去了个个青楼楚馆去问,可都说没见过,夫人急的没法子,这才来开封府报案的。

“没有。展大人你可得想想办法啊。”钱槐哭丧着脸说。

“你家大人可有仇家?或者最近遭到过什么人的勒索?”

钱槐想了半天:“没有啊,小人跟大人多年,从未听他说过有什么仇家。”

展昭见问不出什么,只得着着急了几个衙役,同钱槐到府上去瞧瞧再做计较。

......

夜凉如水,展昭回到衙门已经是子夜时分。

礼部侍郎钱忠俞失踪一天,至今连点消息都没有。这绝对不是个好兆头,如果像钱家人说的那样是绑架勒索,那为何到现在连一封勒索信都没有呢?

钱忠俞失踪的背后肯定大有文章,展昭想,否则他刚才问话的时候,钱夫人不是那个状态。瞧她的神情,她分明好像知道些什么,可不知为何却故意含糊其辞。莫非这些事跟钱大人的失踪有关?可钱大人会跟谁结仇呢?他实在想不出。看来此事也只有借助公孙先生了。

他走到厢房的时候,公孙策书房的灯还是亮着的。听见脚步声,公孙策说道:“是熊飞吗?”

展昭应了一声,进了书房。

“钱大人有下落了吗?”公孙策问。

展昭摇头:“还没有。如果是被绑票,那绑匪确实大胆了些,竟敢绑架朝廷命官。可我担心的事,此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公孙策沉吟着点了点头:“你说会不会是江湖中人做的,进来这汴梁城似乎不那么太平了。。。”

“难说。。。对了,先生。您跟着包大人多年,对这个钱忠俞了解多少?他当官之前是做什么的?”

公孙策摸了摸胡须:“这位钱大人我倒是见过几面,为人十分的精明。进京之前,据说在扬州做过几年参军,后来不知怎么攀上了庞太师,后来就官运亨通,一直坐到了礼部侍郎。不过,对他早年的经历,一直是众说纷纭。据他自己说,是出身书香世家,可有意思的是,此人并不认识几个字,平日的奏章都是他手下的幕僚代笔。”

“那皇上怎么还会重用他?难道真是因为庞太师的举荐?”

“此人虽学问不怎样,但为人能说会道,极擅逢迎,又会蹴鞠,你知道圣上年少时对蹴鞠之戏是十分喜欢的。”

“他的身世众说纷纭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竟信口雌黄不成?”展昭问。

“谁真谁假,这不得而知。不过,有阵子传言,他以前做过航运的买卖,还当过水盗。但大多可能都是杜撰的,做不得准。”

展昭沉吟道:“那钱大人近年大概五十几岁,在扬州做参军之时是多大?”

“算来可能有二十年了吧。怎么了?”

二十年前?那不就是扬州那艘商船来汴梁的时候?难道说,这个钱忠俞跟扬州那件灭门惨案有某种关联?展昭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公孙策。

“你是说,扬州商船船主一家一夜之间没杀那件案子?”公孙策惊讶,“那件案子一直悬而未决,连被害人的死因都记载的很模糊。如今经你这么一说,倒是有些可能。可那家人不是没有亲人了吗?难道。。。”

展昭点头:“漏网之鱼。那家人的后人来报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