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汴河鬼船(四)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068字
  • 2020-02-19 14:29:56

“白石溪的态度如此从容镇定,与我想的完全不同。”回去的路上,九妹疑惑道。

展昭瞧了瞧天色,说:“越是平静的外表,越是不正常。”

“什么意思?”

展昭:“你想,一个生意人,最在乎的就是利润,谋利之事。如今他手下的楼船出了这种事,正常人一定会脸色愁苦,整日吃不下饭。可你瞧瞧白石溪?提起邱工之事就跟说别人似的,不奇怪吗?”

九妹笑道:“兴许人家有的是钱,根本不在乎这么点蝇头小利。”想了想,突然道:“除非,这钱根本就不是他的。他是替人做嫁衣。”

“你是说,凶手真正的目的是白石溪背后之人?”

九妹点头:“咱们顺着白石溪这条线顺藤摸瓜,说不定能揪出那个幕后之人。。。”

展昭笑了笑,点头道:“孺子可教也!”

“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了。”

“有吗?”

“明明就有。骗子!”

“哎哎,阿九你真是个爱胡搅蛮缠的人。。。”

此时,夕阳在山,落日的余晖将两人投在地上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

开封府,衙役房。

张龙已经回府有小半个时辰了,但他的怒气还未消散。按照魏狗儿说的地址,他带着衙役突击去了南街那家客栈搜索。可当自己将凶手的画像递给客栈老板瞧之时,老板却说从未见过此人。

“怎么可能!你是有意包庇罪犯的是不是!”张龙怒气上冲,一把揪着老板的领口,稍一用力便将老板提离了地面。

那老板虽也见过不少大场面,但还是被眼前这个阎王似的的官差给吓得半死。

“小店。。。真没这么个人。。。”老板结结巴巴说。

“你就不能再仔细瞧瞧?”张龙红着一双眼,逼近老板。

老板被他的威势所逼,竟吓得两眼一番,当场晕了过去。

“真是没用!给他灌点热水!”张龙一脸无奈。

店小二哆哆嗦嗦的去提了壶茶水,跟着厨子又是掐人中又是活络四肢。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只闻老板“嘤”的叫了一声,缓缓转醒,但见了张龙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又要晕厥。

张龙指着他道:“你要是再敢晕。信不信让你去蹲大牢。”

老板咽了口唾沫,再也不敢晕倒,只坐在那里不住的喘气。衙役梅七见这架势,怕出事,小心提醒道:“张爷!您忘了?那老小子说那人好像姓崔。。。”

“嗨!”张龙一拍桌子,“你怎么不早说。”他是个粗心之人,这事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说!你们这里最近可住过个姓崔的人?”张龙粗声粗气道。

“小。。。小人这就去查!”老板在厨子跟小二的帮助下,吃力的回到柜台,开始翻看登记簿。

但这过程有些长,完全是因为老板给吓破了胆,手脚不利索,脑子不清楚,查了好半天,终于在张龙再次发脾气前找着了。

“您。。。您瞧!五天前确实有一姓崔的客人,可。。。可两天前他已经退房了。。。”

“什么?!”张龙吼了一声,老板觉得屋瓦都给他震得簌簌发抖。

“他长什么样子?”张龙问。

“长身量。。。长着络腮胡子,不过看着挺文气的。”

“太不像话了!你们是怎么做生意的?”张龙砰砰拍了拍桌子,“一个杀人犯住在店里,你们居然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张龙只管在那里得吧得吧说的唾沫星子横飞,老板低着头只管点头哈腰,末了心想,罪犯脸上又没写着字,他怎么晓得?但这也只是想想罢了,怎敢说出来?

约莫说了两盏茶,张龙才普及完大宋住店法,临了还不忘叮嘱一句:“以后见到行迹可疑之人立刻报到开封府,懂了吗?”

“是是。小人一定照办!”老板带着伙计将这尊瘟神恭恭敬敬的送出店门口,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张龙正想着刚才的情景,这时展昭跟九妹前后脚进来了。

“展爷,阿九你们回来了?”

“张大哥你那边有进展吗?”展昭问。

张龙简单的将魏狗儿跟姓崔客人之事说了,又道:“这小子八成是做了伪装,看来咱们还得另想法子。”

展昭沉吟着道:“魏狗儿现下何处?”

“还在破庙里关着呢。”

“放了吧!他知道的应该都已经说了。”

张龙点头:“好。。。”刚出门,就瞧见九妹跟梅七坐下门廊下发笑。

“出什么事了?”张龙拧了拧眉,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九妹回过头来,笑着说:“大哥,听说你今天将客栈老板吓晕了?哈哈。。。你说,你这都是第几回了。要再这样下去,恐怕全京城的小儿都吓得白天不敢出门了。”

梅七笑道:“谁说不是。你没瞧见那客栈老板吓得那个样子,就跟丢了魂儿一样。”

张龙摸了摸后脑勺,也挨着两人坐下,说:“你尽听梅七瞎说,是那老板胆儿太小了。”说完似乎觉得没什么说服力,又道:“真有那么凶?”

梅七点点头,很肯定的嗯了一声,又道:“大哥不是我说你,你真应该改改你这火急火燎的性子。不然。。。”

九妹接口道:“不然,怎么娶媳妇儿?”

说罢,两人又哈哈大笑,连带着张龙也给他们逗笑了。

展昭站在门口瞧着这三人,嘴角也跟着弯了起来。心想,大家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如果没有杀戮,这平静开心的日子倒也不错。

这一夜,圆月挂天,整个汴梁城都是欢乐的味道,除了一个人。

此时,这个人正身披黑色斗篷,穿梭在汴梁城的大街小巷中,直到到达一处宅子。

他上前敲了敲门,里面很快有了动静。片刻,门中渗出一点灯光,接着吱呀一声,一个弯腰驼背的老者将门缓缓打开。

“你来了。。。”

“来了!”

“主人已等你多时了,进去吧!”

“是!”黑斗篷应了一声,黑色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只听吱的一声,那扇朱漆大门将暗夜关在了门外。但门里人不知道的是,此时远处正立着一个身穿素衣的年轻男子,嘴角闪过一抹诡异的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