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汴河鬼船(三)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1990字
  • 2020-02-19 14:29:05

月色凄迷,暗夜中,汴河如一块黑耀石般黑的不见底。

哗啦啦!哗啦啦!不知何时,更不知从何处,水天交接之处飘来一艘灯火通明的楼船。

楼船上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点声音,就这样飘啊飘啊,直到抵达那片死亡水域。

这时,垂柳掩映处,走来一个醉眼惺忪的醉汉。

此人名叫黄兴三,汴梁吉昌药铺的伙计,同时也是一个嗜酒如命的酒徒。

“三月三来天气新,小妹妹出门遇到哥。。。遇呀么遇到哥。。。咯!”

走到汴河那条狭窄的河道之时,他似乎隐约看到水里有一艘船停在岸边。

黄兴三咦了一声,自从水鬼的传说流传来时,这里夜里再也没有停过船。怎地突然冒出来一艘呢?敢是自己眼花了吧?黄兴三死劲儿的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瞧去,可那里确实是停着一艘船啊。

敢情是个不要命的!黄兴三浑身打了个激灵,酒也醒了一半。对面的芦苇荡里,整个尘在沉沉的夜幕中,看不到一点灯光。

黄兴三不敢逗留,摇晃着往前走。然而,他还未走出几步远,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阵歌声。

那歌声缥缈虚浮,荡啊荡的钻入了黄兴三的耳里,静夜之中,仿佛有种动人心魄的力量。黄兴三停下脚步,人不由自主的朝那歌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楼船上的灯光此时越发的明亮,水里投下点点倒影,如同飘在星河之中。黄兴三似乎还听到了里面觥筹交错,男女玩闹谈笑之声。他走啊走啊,只听噗通一声,水面重归平静,那楼船也消失了踪影,世界再次被夜色包围。。。。。

......

开封府,内院。

九妹难得起了个大早,刚要出门吃早餐,迎头碰上了展昭。

“展大哥!早啊!”九妹兴高采烈的冲他挥了挥手,“你看起来脸色不好,一夜没睡?”

展昭打个呵欠:“是啊。昨夜看了一夜的档案。”

九妹;“你还在追查邱工背后那金主?”

展昭点头:“汴梁城里凡是有头有脸的商人都查了五遍,也没个线索。”

九妹点头,忽然道:“你就没想过,那人很可能不是个商人?”

展昭:“什么意思?”

“你想啊。汴梁城中的有钱的富商是不少,可有能力办商行,买船的人可不多。这些人不是衙门里有后台,就真是富可敌国。可皇上虽然鼓励商业发展,却不鼓励他们做大做强威胁官办的买卖。。。”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人八成是官场中人?”

九妹点头:“即便不是,也跟官场中人脱不了关系。不过你也不用烦恼了,兴许今天就有消息了。”

展昭听她这话说的蹊跷,心内已猜到了一二,扳着脸道:“你又去找柴公子帮忙了?柴王爷不理世事多年,你不要总给人家惹麻烦。”

九妹不以为然:“是他自己答应的,我又没逼着他。再说,他们家在码头有产业,查查这事不是顺手的事吗?又没让他倾家荡产的。”

展昭:“你呀!看来真应该把你送进书院去好好管教管教。否则,上房揭瓦的本事都有了。”

九妹奇道:“什么书院?”

展昭告诉她,太后认为大宋的长治久安,光靠男子是不行的,女子也应该读书习字。特别是朝中五品大员以上的女儿,这些人将来都是要做朝廷重臣的贤内助的,如果没些见识,将来怎能相夫教子,兴门立户呢?所以,太后打算开办一个女子学院。

“大人正考虑要不要送你去呢!”

“我不去!太后虽然说的有理,但孔夫子说了要‘因材施教。’我志在刑狱之事,绝不去。“九妹恨恨道。

展昭笑道:“平日里也没见你怎么爱读书,关键时候倒是想起拿孔夫子当挡箭牌了。”

“我。。。”

“展爷!”

展昭回头:“什么事?”

衙役:“今儿一早有人在汴河打捞起一具尸体。。。”

张龙正好走过来,扬声道:”打捞起尸体你们自去处理就是,何必来劳烦展爷。“

衙役唯唯:“可那尸体是在那片传说中的有水鬼的水域发现的。而且。。。”

展昭:“而且什么?”

“而且,今儿早汴梁城都传遍了了,说是水鬼杀人,阴魂作祟。。。”

张龙惊道:“有这事儿?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那地方老出事儿?”

展昭眉毛挑了挑:“走去瞧瞧!”

......

展昭一行人赶到汴河码头之时,河岸上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前来开热闹的人。张龙脾气不好,见这许多人堵在岸边,干扰了官府的正常勘察,眼睛一瞪,将人群赶开。人们见他凶巴巴的样子,跟着活阎王似的,纷纷退后,有那些胆大的,虽被赶开,但仍远远的站在岸边不走。

此时,仵作正在验尸,展昭询问了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一个渔民。

这渔民是个哑巴,连比带猜的,展昭废了好些功夫,但却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得罢了。他有到河边走了走,在芦苇荡里发现了一个空酒瓶,有瞧了瞧岸边的泥迹,心内已明白了几分。

“展爷!”沉思间,仵作已验完了尸。

“情况怎么样?”展昭问他。

仵作:“此人是溺水而亡,从尸体的肿胀程度瞧,这人应该死于昨夜子时到丑时之间。”

展昭点点头:“应该是醉酒失足落水而亡。”又回头道:“把尸体抬回去。”

两个衙役上来七手八脚的将尸体抬走了。张龙见展昭皱眉,问道:“大哥有什么疑虑吗?不是说醉酒失足溺水而亡吗?”

展昭点头:“不错,从现场看这人确实是溺水而亡。可我总觉得,他失足的地点太过蹊跷。”想了想又道:“罢了,兴许是我想的太多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张龙怔怔的瞧了展昭一眼,心想展大哥如何变得如此疑神疑鬼了?但到底是个粗心的人,心内想了过后,又很快忘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